[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博讯2005年1月03日)
(编者按:本人已经以不同方式发稿数次,前后历时两周左右,又经两个编辑花1小时之上处理,仍不完整。感谢记者政文的辛苦,建议:把所有图片上载后,把每个图片的地址,复制于对应的图片说明处,会缩短很多时间,不要分次脱离主文分别发图。因此文的精力投入,建议读者仔细阅读。图片已经全部补充完毕)     

政文专题:司法维权/反腐败/舆论监督——事实考验司法腐败“民告官”问题十分严重之一

从南京市一名优秀高级教师的“民告官”诉讼过程看:江苏省南京市的法官如何维护“法律”权威(二)

     一个案件,7年诉讼,政府和法院5次裁决5次不一样,但是老百姓没有一次能够胜诉。

    官官相护、狼狈为奸,某些地方政府部门渎职犯罪,法院枉法裁判,政府和法院合谋无耻造假。——看:口口声声高喊要“执政为民”、“司法为民”、“司法公正” 的“法治社区、法治市场、法治政府 ”、“法治江苏”,瞒上欺下、虚伪的、腐败的“人民”的某些地方政府和法院,如何滥用司法权利践踏中国人民民权的,使司法堕落为贪官污吏和社会黑恶势力压迫中国老百姓的无耻的专业化的暴力工具 ?今天我们就来剥开它的画皮,看看它到底是什么货色!

转:[网上申诉]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1:践踏人权的“12.9”事件)

南京市优秀高级老教师费荣富告了七年“民告官”对司法的

《控 诉 书》

    关于1997年12月9日(世界人权日前夕) 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法院强行拆除尚书村1-1号费荣富房屋(见事迹照片,我们称之为:“97•12•9”恐怖事件) 的意见向白下区、南京市、以及江苏省人民法院报告后,至今未得任何妥善解决问题的结果。因此坚持向上级人民法院、检察院、人大、党组织领导、社会舆论监督部门提起申诉和控诉。        

   一、控诉人的房屋是于1993年10月向住所地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改建申请(证据:3)─— 经南京市白下区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城建城管科(经办人有科长严兵和干事孙金荣)和白下区建设局规划科(经办人原科长井建平)等现场察勘后,并按其要求同意将原一层(79年建盖的险房在原面积上)改建为二层楼房。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2:“产权证”;图3:“土地证”)

    政文: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5

(图4、5:“房屋修缮申请表1、2”有政府管理部门审批、签字、盖章等手续)

    而后按正常渠道─— 个人单位、居委会、派出所、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大光路街道办事处等政府各有关部门办理报批手续,并且在规定期限内向区、街道两级政府行政管理部门交纳了建房管理费和建房押金五百多元(证据:4)等等。完全符合“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办法”第28条关于居民改建私有住房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所有规定,同时也完全履行完毕地方政府规定的所有“民房修缮申请”报批手续和义务并对每一细节照办丝毫没有遗漏。最后经政府部门大光路街道办事处签署意见“同意”(证据:3)于1994年4、5月开始准备和改建,6、7月才逐步完工。

    政文: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5

(图6:区房地产管理局收取的“建房用地管理费”和街道办事处收取的“修建工程押金”收据)

    政文: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5

(图7:和邻居的“建房协议报告书”)

    同年7、8月间东邻薛为信与控诉人产生矛盾,投诉到南京市人民政府说控诉人房屋的雨水落到该房屋顶上造成积水渗漏。事实上,其一,有大量人证在控诉人没改建房前该房屋顶就已漏水;其二,有证据足以证明是东邻薛为信的房屋首先侵犯了控诉人的相邻权,把其与控诉人相邻的屋顶檐口盖到控诉人家有“产权”和“土地使用权”的屋顶上,霸占了控诉人具有合法权力的0.4米×8.5米的房屋空间,造成对控诉人的侵害,是东邻构成了侵权。

    随即白下区城管监察大队出面协调,原大队长任祖信带队亲临现场从实际出发,多方协调作出对双方都有利的方案,认为处理后手续可以补办。东邻还是不满意,他依仗权势,仗着他家法院有人(现在有政府人员告知,他家跟法院某院长有“关系”)9—10月间起诉到白下区法院。当时白下区城管监察大队表态主张协调不赞成法院受理。

    白下区法院民庭审判员张中孚审理近两年原打算调解,后因东邻薛为信在法庭上叫喊“为打这场官司我花了三千多块钱我要的是这个结果?”不接受(请注意:当时其律师诉讼代理费最高不过四百元钱,不知钱是怎么花的?当时正流行腐败之风:“大盖帽两头翘,吃完了原告吃被告”。)此后审判人员偏袒一方,在庭审中处处压制并不让控诉人说话,口口声声叫嚷“你有理为什么不做‘原告’?”最后,不顾地方政府行政部门的意见,硬判为违法建筑,责令拆除。

    由此可见,一审感情用事,以权代法,粗暴野蛮地滥用人民司法权力,混淆是非、“徇私舞弊”、“枉法裁判”是显而易见的。控诉人不服,上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二、控诉人于是在1996年底根据《南京市城市规划条例》第六十三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条例》的规定,依法向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要求补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白下区人民政府在其理由不充足的情况下于1997年3月根据区城建局原规划科长井建平的意见,做出控诉人的房屋改建后“超出规划范围和邻居合山部位未处理妥当,不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无不当”的行政复议决定。

    政文: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5

    政文: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5

    政文: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5(图8、9: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1、2)

    控诉人于1997年4月依法向白下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同年6月经审理白下区人民政府的“超出规划范围和邻居合山部位未处理妥当” 行政复议的主要论据遭到白下区法院行政审判庭的否定。但是法院,依然官官相护,越俎代庖。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凭空认为控诉人的建房“只有邻居薛为信的协议,而没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的情况下,不给原告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无不当”。与此同时,在庭审辩论中庭长沈红梅强调说:“如果你有与马秀华的协议就判白下区建设局给控诉人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政文: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5

    政文: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5

(图10、11:区法院行政判决书1、2)

由此可见,实质上控诉人的改建房和领取许可证根本不存在什么问题,就缺与马秀华的协议。现有证据证明控诉人与邻居马秀华的协议早在建房前1993年10月就签订,就是控诉人所在地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城建城管科经办人都知,同时还有马秀华本人的 1996年4月18日诉状中自己也承认建房前鉴定过协议皆可为证。

    可见白下区法院在关键问题上违背事实,以控诉人一时找不出该协议书为由歪曲事实真相,枉法裁判。因此,不服白下区法院判决,根据事实依法上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审判人员戴茹芳也是官官相护,主观臆断,弄虚做假,编造谎言。根据控诉人的建房没有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案件本身就是告“行政不作为”要求补发许可证)为由,认为是违法建筑,不发许可证并无不当,又做出维持原判的决定。(其观点又与“一审”不一致。对此控诉人不服该“判决”,详情见控诉人的《关于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1997)宁行终字第41号“行政判决书”的意见》),而且二审法院戴茹芳与控诉人的律师私下商量,如果控诉人肯做让步,白下区城建局还是可以补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        

  四、控诉人的二层楼房终于在1997年底冬天12月9日遭受司法恐怖主义打击,被充当压迫人民的专业化暴力工具的白下区法院以法院的名义联合地方政府公、检、法以及社会黑恶势力共出动280多人,采用法西斯手段使用机械化的工具铲车丧心病狂地强暴、野蛮摧毁,至使控诉人并校办企业“南京全通电子电器服务中心”的大量财产来不及撤出,而被掩埋砸坏,成为一片废墟,比地震还严重,情景非常悲惨。而后残忍无情地把他们全家老小三代人,并有八十多岁年老多病的老母,连人带物一起抛弃在了冰天雪地。(有大量照片为证)。     

 政文: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5

    (图12:形同地震,一片废墟,已找不出有用的物品; )  

  政文: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5

    图13:企业的招牌打落在地砸坏)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14:楼上废墟中扒出的部分衣物、商品、橱柜和残垣断壁)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15:废墟中到处可见的衣物、橱柜和断壁残垣)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16:砸坏的楼梯、钢架、水池、各种设备和器材)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17:废墟中扒出的电工器材、商品、电器配件)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18:掩埋在废墟中的货橱、损坏的成品器物、和木材碎片随处可见)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19:掩埋在废墟中的商品、资料、文件;图20掩埋在废墟中的衣物、百货、各种商品等)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21:废墟中的办公用品)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22:废墟中扒出的放音设备、损坏的文件橱和面目全非货架)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23:整理出并且已经损坏的房屋材料)

    广大民众目睹惨景,义愤填膺,人们都说“如同伊拉克、科威特战争。”就连上年纪的老人都说“过去我们没有看见国民党这样对待过老百姓,日本鬼子倒是这样做过”,还有的说,“真是没有人性,比日本鬼子还要坏”。现在是寒冬腊月,天寒地冻(已零下七、八度),风雪飘零,控诉人一家老小三代四口人,上有八十多岁 年老多病的老母,下有上中学的女儿和刚开过刀的妻子。控诉人(六十年代末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文革”期间在军队担负“三支两军”工作以及国防军事建设任务,政治军事过得硬,荣获夜间射击神枪手,为党、为国、为人民立下过汗马功劳,七十年代至今任人民教师已三十多年。)为国建功立业,无论在哪里工作都十分出色,至今却落得无家可归流落街头,过着非人的生活。春节就要来临,控诉人全家老小病的病、倒的倒,疯的疯。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24:天寒地冻、北风呼啸、夜深人静,室外气温零下8摄氏度,冻得睡不着头上用遮阳棚和阳伞遮挡寒风和严霜)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25:全家老小在露天借靠邻居家外墙搭起简易棚,看护着这一片惨景,忍受着寒冬煎熬。)

     这次恐怖主义事件虽然范围小,但是实质上是对人类的蔑视,是对人类的民主、人权和心灵的践踏、灭绝人性的惨无人道的威胁和创伤,它严重妨碍了我们人类的生存。我们将此事投诉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政府,政府随即招集法院到场,召开联席紧急会议,走走过场,政府部门声明“拆控诉人的房屋是白下区法院所为,我们政府并不希望,如果法院不对,责任应由法院承担,你们可以向上级人民法院和有关部门起诉、上诉、控诉。”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26:八十多岁年老多病的老母在室外北风呼啸、寒风透骨的中为孩子看护着仅存的一点“财产”)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

(图27:老人终于病倒,来到区人民政府要求讨个说法。)

    白下区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城建部门经办人询问控诉人原由,深感冤枉和委屈,而且十分同情,并明确肯定控诉人“建房前与马秀华家签订协议在薛家之前,不少一家协议。”这证明白下区法院审案事实不清,粗暴野蛮滥用司法权力,践踏民权,枉法裁判,剥夺并侵害了人民的合法权利。          

五、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法院对控诉人改建房屋不公正的审理、枉法裁判和粗暴野蛮的“拆除”已经构成违法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第四十条规定,在既没有“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行政管理部门”的行政处罚决定,又没有作为处罚决定的政府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而是仅由白下区法院单方面通过私人关系─仅民事诉讼中一方当事人薛为信申请“排除妨碍”这一人民内部矛盾,站在与人民敌对的立场上对另一公民全家进行恐怖主义的粗暴、野蛮、惨无人道地残酷迫害,扩大了矛盾,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有滥用司法权力,偏袒和徇私舞弊之嫌,并且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枉法裁判,显失公正。     

在这场恐怖主义浩劫事件中南京市白下区法院怂恿了民事诉讼中当事人(做生意的社会黑恶势力),身着法院制服,冒充法院人员,指挥工程队农民工从白天一直摧毁到夜晚,严重损坏了我国人民法院在人民心目中的庄严形象。          

六、控诉人始终认为控诉人的房屋从审到拆,漏洞百出,是地地道道的违反国法,丧尽天良,丧失人心,与党的思想、路线、方针、政策背道而驰的祸国殃民的冤、假、错案,天怒人怨,天理不容,控诉人深感遗憾。

    事实上,控诉人全家老小在这一场司法恐怖主义的悲剧中遭受了沉重地打击和迫害,被各种痛苦折磨了七年,对于南京市白下区法院严重违背党的领导、危害人民利益、乱党、乱国、违法乱纪的行为以及造成的严重后果,控诉人请求上级人民法院、检察院、人大、党组织领导以及社会舆论监督部门依法严肃予以追查,为民伸冤、昭雪,以安抚民心。

“一时之胜负在力,千古之胜负在理。”   

       

致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控诉人: 南京市马府街小学教师 费荣富    

 1998年2月15日(完)          

(政文,转:/04.8.22)     (以上所有文章全部在南京市“依法治市网”热点评论中已多次发表)(Modified on 2005/1/03) (Modified on 2005/1/05)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