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愚夫:苏红旗及家人再次被关押殴打
(博讯2004年12月12日)
     2004年7、8月间,苏红旗及家人为郭锦娟被打死案(见附件《一桩“宫外孕”命案的前前后后》)到宝鸡市政府上访两次,宝鸡市公安局既不做鉴定,也不做结论,更不给书面答复。从9月1日到17日,苏红旗及家人先后六次到西安省政府上访,每次都是被镇政府人员接回去,镇政府人员每次都是当着省政府有关人员的面说“回去以后处理”,但回去以后就不闻不问。

    第六次回去以后,镇党委书记陈广宁说:“这个事情只能按救济处理,不能说‘赔偿’二字。”2004年11月8日,苏红旗及亲属共八人再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陕西省公安厅刑侦局技术处吴汉员处长说:“此案省公安厅没有做尸检,更谈不上结论,只是公安系统内部给县上出了一个函,认为县公安局鉴定程序是合法的。”

     11月9日,苏红旗及其父亲、母亲和两岁的儿子展示冤情横幅,在省政府大门东侧静坐,想见省政府领导面陈冤情。10点多,中共扶风县委政法委书记张建新、杏林镇党委书记陈广宁和县公安人员十几个人强行将苏红旗等四人扭着胳膊塞进汽车,直接拉到县胜利机械厂招待所,分别关押、搜身、审问,苏红旗的父亲苏公民还被警察拳打脚踢。到10日下午3点多,苏红旗的父母和儿子才被释放。晚上八点,苏红旗被警察用警车押送到县看守所,一直关押到25日,罪名是“扰乱机关单位工作秩序”。 (博讯 boxun.com)

     12月3日,苏红旗的舅父杨保祥就此案找到杏林镇人民代表大会主席杨天林,杨天林答复说:“这事给你们救济一万五到两万元钱,你们要是不服,就继续上访吧!”杨保祥回答说:“我们不需要救济,只要事情弄明就行了!”

       苏红旗联系电话:0917-5189966 5378508             愚夫           2004年12月8日


一桩“宫外孕”命案的前前后后

    我本有一个完整和美的家庭,父母和妻子带着儿子在家务农过日子,我长年在外打工,生活虽不算富裕,但还算衣食无忧,无大灾大难。

    然而,从2004年1月3日起,这种日子就结束了。

    这一天上午11点多,父母到杏林镇去榨油,家里只有妻子和孩子。中午1点多,母亲先回到家,看到妻子郭锦娟捂着腹部在炕上呻吟,村里的医生已经给妻子打了止痛针。妻子告诉母亲:上午村主任王浩贤、妇女主任杜满席带着村计划生育工作队的四五个人,开着装有八九袋粮食的三轮车来收一孩保证金(就是夫妻生了第一个孩子后,在规定的四五年内不准生第二个孩子,要交500元作保证,违反了规定,保证金不退还还要罚款,就是遵守了规定,这笔保证金也没听说到时有退还的)。他们闯进家里,见妻子拿不出钱,就要抢抬家里的压面机,妻子阻挡,他们就拉扯踢打我妻子,乱打中有人踢了我妻子的下身。妻子跑到大门外呼救,围观的村民到院子里劝阻村干部和计划生育工作人员,这帮收钱的人离开我们家不到一百米,妻子下腹疼痛难支,邻居让我二婶叫来村医救治。

    妻子腹部疼痛愈加剧烈,我母亲又叫来村医给我妻子打吊针,晚11点妻子突然昏迷,父母和亲属赶紧把妻子送到杏林地段医院抢救,县救护中心的医生接到父亲报打的电话,也赶到地段医院参加抢救。妻子当晚12点多含恨而死。第二天(1月4日)凌晨6点多,遗体拉回家。

    妻子娘家的哥哥在县上当交警,他听我们村的支书说我妻子是被我父母害死的,带来娘家二三十人,残暴殴打我父母和我们亲属,砸坏家具、电器、炊具、农具,并抢走我家八千多斤粮食。我因在外做工,4日晚上才赶到家。5日下午3点,公安局的法医在我们家对妻子进行了尸检,娘家人打得我们根本不能接近尸检现场。到场主持的县公安局长李尚林及杏林镇政府、镇派出所、西坡村委会的二十多名干部警察撤离还未到村口,娘家人就在家中放火,烧毁衣被、家具、农具、木材等一切可燃之物。

    尸检后公安局未当场给我们告知结果,经我们多次催促打问,直到1月14日,镇政府的一位干部才口头通知我们,我妻是因宫外孕大出血而亡,与计划生育无关。又过了两天,我们才在县政府要到了尸检书面报告。报告中说:我妻“右大腿内侧有两处大小分别为1.5×1cm、2×2cm皮下出血”,“腹腔内有大量褐色积血,量达3500ml”,“下腹部子宫上方有一12×8×7cm的巨大血肿,仔细剥离血肿,见子宫大小正常”,“左侧输卵管远端膨大,有2cm长破裂口,左卵巢周围有半透明葡萄状块物”。但构成宫外孕的尿、血试验及胎儿检查记录根本没有。

    这怎么能证明我妻是因宫外孕而亡?我妻一直戴着节育环,被打前一直从事农活和家务活,例假正常,没有任何宫外孕的症状。她大腿内侧有皮下出血,子宫上方有巨大血肿,分明是被村干部和计划生育人员打死的。我们全家怎能接受这样的尸检结论?我们先后三次到西安陕西省政府上访。

    1月29日,在我们第三次到省政府上访回来的当天,中共扶风县委副书记黄广谋、县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带领县信访局、杏林镇政府的干部,没有出具任何有效证件,把我父母、我舅父、我叔父、我孩子和我共六人拘禁到离我们家三十多里的胜利机械厂招待所,说是给我们“解决问题”,达十天之久。我们被完全限制了自由,连楼都不准下。我们绝食抗议,要求重新尸检。2月4日,他们请来了省公安厅的姚震等三名法医。姚震连尸体都没见,在拘禁我们的招待所对我们说:县公安局的尸检正确无误,再行尸检,恐怕尸体存放的时间长了,取不到东西,家属得花几千元。其时正值大寒节气,停放尸体的房子因门窗被烧毁,缸里的水白天晚上冻得实实的,尸体根本没有腐变。我们提出了没有血检、尿检、胎盘标本等问题,要求姚法医写下认为尸检正确无误的书面结论,姚震没有写。他请示了他的领导后,说有其他要事,告辞而去。

    我们继续要求请社会非公安、非计划生育部门的人员再次尸检。2月8日,县公安局和有关单位出动36部车辆200多人,带着一串串手铐,封锁了我们村附近的道路,不顾我们和五六百村民的阻拦喊冤,强行把我妻子埋掉。

    四九寒天,我们剩余的四口人回到家中,一切都被砸光、抢光、烧光了,被迫住到亲戚家养过牛、四面透风的危房中,至今家无一粒粮,人无一件换洗的衣服,全靠舅父家救给。

    我们一家种地纳粮,不偷不抢,安分守法。我今年34岁了,只有一个两岁半的孩子。我不知道是什么道理要收一孩保证金?孩子半岁时,村计划生育队就以收一孩保证金为由抢走了我的自行车和VCD机,这次又来抢压面机打人,打死了人还串通一气弄虚作假,包庇罪犯,拘禁我们,强行埋人,企图掩盖罪责。政府就是这样“维护人民的生存权”吗?这是什么世道?谁能还我个“理”字?天哪!救星在哪里?包青天在哪里?

    陕西省扶风县杏林镇西坡村苏家台组农民 苏红旗

    亲友联系电话:0917-5189966 5378508

    13201852068

    2004年6月27日

    网路文摘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