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和县政府的合作我血本无归 诸暨一商人含冤4年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4年11月21日)
       10月30日,浙江省诸暨市,51岁的钟铁培拿着再审通知书,激动地对记者说:“和县政府的合作,我血本无归。4年冤案,我到今天终于看见了可以昭雪的曙光!”

     2000年6月27日,诸暨市金鸡山供水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钟铁培,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被诸暨市检察院收审。2002年5月24日,他被诸暨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同年8月19日,被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 (博讯 boxun.com)

    2003年12月31日,钟铁培刑满释放,之后开始了漫长的举报申诉之路。而同时,由浙江省高级法院副院长王幼璋主编的《经济犯罪疑案评析》一书(今年年初出版),以典型案例的形式介绍并评析了该案。被白纸黑字写在书里的犯罪事实,还有可能翻过来吗?这一度让钟铁培感到很绝望。

    但到了今年6月29日,他意外地收到了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再审决定书》。记者注意到,《刑事诉讼法》对再审立案的条件规定为:“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

    自来水厂合资之痛

    钟铁培于1987年12月起,经营了一家运动服装厂。1994年初,该服装厂和县自来水厂合资成立了金鸡山供水公司,自来水厂占股51%,服装厂占股49%,总经理由钟铁培出任。

    据介绍,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自来水这一政府垄断经营的行业引进民间资本,诸暨市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但是,这一“前无古人”的事业在20世纪的最后一年发生了重大变故。

    2000年,钟铁培的事业稳步发展,水贸公司(供水公司子公司,钟铁培任负责人)集资建设的新房子已经入住;供水公司也已进入赢利期,前景看好。但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却骤然打乱了他正常的生活节奏。

    2000年4月17日,据原供水公司会计张雪梅回忆说,那天突然来了几个诸暨市检察院反贪局的工作人员,他们要求将供水公司的账目全部拿走。

    “账目审查了两个多月后的6月27日,反贪局打电话要我到检察院去一下”,钟铁培回忆说,“谁知这一去就给限制了,直至被逮捕和判刑。”

    至于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原因,有几种不同的说法。

    钟铁培将此事和他举报的一起案件联系了起来。

    记者拿到了钟铁培在案发前后多次向有关部门寄送的举报材料。

    根据材料内容,1999年底的一天,钟铁培听说市里有一个土地置换项目,即市里打算用市区的一块土地置换一家企业的郊区土地。他认为这会造成“巨额国有资产的流失”。在从一位副市长那里证实这件事后,钟铁培当即表示要对此事进行举报。

    “我当时是金鸡山供水公司经理。供水公司总投资8000万元,因为市政府一直资金很困难,所以政府在合资合同中承诺的一些事情一直没有兑现。但当我听到土地换土地一事时,我的心情无法平静了,就立即去找分管副市长。”提起4年前的场景,钟铁培仍然记忆犹新。此后,2000年1月,钟铁培向有关机关发出了举报信。再之后,他出事了。

    曾经参加过合资公司筹建并担任合资公司副总经理的陈玉来告诉记者,关于钟铁培出事的具体原因,他也是在法院判决后才知道的。但是,他强调一点,在他看来,钟铁培在合资初期太急功近利了,因而政府、老百姓和房地产商人们都急了。

    陈玉来说的钟铁培急功近利主要有两点,其一就是市政府征收的自来水价格调节基金。钟铁培想按照合资前政府承诺的那样,把基金全部划到供水公司的账上。对此,包括陈玉来和其他政府派到供水公司的人都不同意,因为这钱是老百姓的钱。他说,在这点上,钟铁培“一意孤行”,连有些市领导的话都听不进去。

    其二就是供水公司“垄断”新建住宅小区供水管网施工,因收费问题得罪了很多房地产开发商。他介绍,根据此前有关协议,所有诸暨市新建小区自来水入户管网建设全部交由金鸡山供水公司施工,结果在具体施工价格上,钟铁培几乎得罪了水厂供水范围内所有的房产开发商。据他所知,开发商们曾联名向各级有关部门写举报信告钟铁培。

    陈玉来说,钟铁培急于收回投资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他太急功近利了。

    最终被判入狱

    2000年12月,钟铁培接到通知,案件已经移交到绍兴市检察院起诉。但次年3月,案件又被退回诸暨市检察院了。

    “2001年3月20日,诸暨市检察院起诉科检察官吕军到看守所提审我。笔录做了3天,共写了41页纸。他让我实事求是地讲,我就全讲了。”钟铁培说,“但此后我就没见到他了。直到2001年7月6日,一个从来没有提审过我的检察官以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行贿、向公司企业人员行贿4项罪名共8项事由将我起诉到法院。”

    此后,经过将近1年的等待,2002年5月24日,钟铁培被法院一审以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钟铁培不服,提起上诉。2002年8月19日,绍兴市法院以职务侵占罪改判钟铁培3年6个月。职务侵占款6.77万元被追缴。

    二审法院认定的职务侵占款是一处楼房的设计费和打桩费,该楼房由钟铁培和供水公司下属企业水贸公司共同建造。

    根据有关法律文书,记者了解到了这一过程。

    1998年,水贸公司在诸暨市城关五角广场建造商住楼,与钟私人开发的住宅楼共同建造,对外统一以“水贸公司商住楼”名义统一设计、统一建造(共墙)。由水贸公司支付了设计费和打桩费。在钟铁培被捕后,经计算分摊到钟个人的就是法院认定的6.77万元。

    但记者注意到,根据水贸公司和钟的协议,这笔款项何时支付,并没有约定。钟和钟的代理人都谈到,水贸公司上述款项也没有全部支付到位。

    记者辗转找到了钟铁培提到的检察官吕军。

    据吕军透露,绍兴市检察院审查完钟铁培一案后,认为“主体不符”,将案子退回诸暨市检察院,当时院里指派他承办此案。“审查完后,我没有起诉,后来写了3万多字的结案报告,提出了不同意见。”吕军说,“当时的检察长也和我谈过几次,但我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反贪局从主体到定性都办错了。此后不久我就被调离起诉科。”

    “提审之前,我并不认识钟铁培,一审判下来后,院里很多同志对我有看法,到了二审之后,我的压力才减轻一些,现在有许多同志都说我是好人,但也有朋友骂我傻。不过,我并不后悔”,吕军认为,“房子是钟铁培与水务公司合建,费用双方有明确的约定,自己结算,双方是平等的民事主体关系”。

    钟铁培刑满释放后,再次开始了漫长的举报申诉之路,并找到了清华大学宪法与公民权利中心帮助维权。该中心杨作福律师认为,钟铁培应该承担的设计费和打桩费等,是钟铁培与水贸公司未结清的债权债务关系,不能认定为职务侵占罪,如果有纠纷可以上法院打民事官司。同时,钟铁培已经与水贸公司有明确的费用承担约定,在案发前尚未结算出来。

    水厂破产

    2003年8月26日,《诸暨日报》刊登了一则拍卖供水公司的公告,起拍价为2473万元。

    钟铁培说,根据这一拍卖价,供水公司在执结完债务和应付款项后,将是“负资产”,也就是说,钟铁培在供水公司的资产将归零,甚至是“倒找”。

    钟铁培始终怀疑,一家2002年利润238万元,2003年1月至4月份利润168万元,估计2003年利润在700万元以上的效益显增的企业为何突然会陷入破产的境地呢?

    钟铁培介绍,“按照合资协议和合同规定,供水公司由自来水公司一方任董事长,制衣总厂一方任总经理。但2000年6月底,我被抓起来之后,供水公司的经营管理权就由市自来水公司一方负责。”

    原供水公司会计张雪梅介绍,2000年底,供水公司600万元的银行贷款到期,但供水公司没有向银行还贷、付息,一直到2003年5月公司破产前这笔贷款都没有还。其实,供水公司当时有钱,在从1995年到2000年6月,钟铁培任经理期间,银行的贷款从没有逾期一天。由于供水公司拖欠制衣总厂的钱迟迟不还,2003年5月8日,制衣总厂申请将供水公司账上的700多万元银行存款冻结了。“后来银行就提出了破产申请,合资公司被强令破产了”,张雪梅说,“其实当时完全无须破产,供水公司仅在市区里的街面房就价值950多万元。”

    2003年9月3日,诸暨市店口镇自来水公司和绍兴市自来水公司参加竞拍。最后,店口镇自来水公司以高于标底5万元的价格竞拍成功。但此后不久,店口镇自来水公司就被诸暨市水务集团(由原诸暨市自来水公司等企业重组发展而来)整体收购。

    曾经参加过合资公司筹建并担任合资公司副总经理的陈玉来告诉记者,“自来水作为一个朝阳产业,按照正常情况,参加竞拍的厂家应该蜂拥而至,拍卖4500万元应该没有问题。”

    按钟铁培的说法,仅有的两家竞买单位中绍兴市自来水公司居然现场没有举牌,致使拍卖成了独角戏,以至于他怀疑这是一起自导自演的拍卖游戏。

    而让钟铁培同样心痛的还有他的制衣总厂。2001年10月,因城市规划,制衣总厂在市里的12间6层新厂房被拆迁掉。而2000年6月29日,钟铁培被有关部门在其家里搜查时扣押的22万元(法院没有判没收),一直未能要回来。

    作为西施故里,目前,金鸡山水厂所在地要建西施殿。记者看到,一座座仿古楼阁已初具雏形。秋风中,金鸡山水厂屹立在山头,静静地注视着这里的变化,默默地等待着自己被拆迁的命运。来源:《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七年冤狱三十年申诉 未获国家赔偿
  • 冤狱,酷刑,无处伸冤, 请求帮助
  • 我的冤狱 - 监狱强制精神测试?
  • 逼供酿惨剧辽宁工人历14年冤狱
  • 高勤荣冤狱案件何时才能再审?
  • 原亳州市副市长四年冤狱再被拘留(图)
  • 紧急呼吁——衡阳农民代表邹志钦面临冤狱
  • 又一冤狱!法轮功大陆新娘入狱一年(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