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博讯2004年11月10日)
    

     [博讯论坛] 彝人与攀枝花我面对这苍白而霸道的电脑,盲目地敲打着键盘,也不知道要写些什么和说些什么。在那么一些时候,人总会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谴责和谩骂自己,也许是自我的无奈,也也许是别人的无情。不知在什么时候,在我的生命中多了一座城市叫做攀枝花。它曾经以它的神秘和繁华让我羡慕,也曾经将我大学时候的每一个假期凝固在那一条永远流不到尽头的江水里。不过,罪恶和美丽往往会彼此依存,去拥抱那伪装的正义,随时都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博讯 boxun.com)

    我试着想追问:彝人的历史长还是攀枝花的“历史”长?没有人会回答这个问题,也没有必要让别人来回答,因为攀枝花的人民和政府自己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攀枝花市原叫渡口市,始建于1960年代,是中国三线建设时期的重点项目之一。该市现在所辖的盐边、米易、仁和等县区自古都是彝区,现在仍然也是彝族人的主要聚居区。在该市建立的初期,大约有近10000多彝人参与该市的建设,为攀枝花今天的繁荣和稳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半个世纪过去了,攀枝花已经发展成一个繁荣的工业城市,它的产品运销国内外,同时也养活了上百万的人。然而,生活在这个城市边的彝人们,却在攀枝花滚滚浓烟的笼罩下,过着另外一种生活。历史上,彝族人是一个典型的山地游耕民族,农业和畜牧业并重。人们随自己的牛羊在深山老林中自由的迁徙,自由的流动,他们的脚印几乎遍布整个大西南,无疑也包括今天的攀枝花市。

    新中国成立以后,凉山彝族一方面高歌告别奴隶社会,另一方面也史无前例地纳入了由国家推行的户籍制度,从此人们被束缚在以户口为标志的土地上。然而,户籍制度并没有完全考虑和尊重彝族人自己的生活习惯,人们同样在不断地游耕,不断地流动,不断地迁徙。半个世纪以后,游动的彝族人却和凝固的钢铁在攀枝花市遭遇,上演了一场永远没有结尾的悲剧,戏曲的主题是灰色的民族歧视,它的前奏却镶嵌在苦涩和酸楚的历史中。


从奴隶到难民

    1977年----1995年,从凉山州自发迁往攀枝花市的农民大约有三万人左右。攀枝花不仅仅只是一个工业城市,也是联系大西南的重要交通枢纽。1960年代到1990年,这个城市同样也是云南西北各地区的主要木材集散地,这里曾云集着无数的木材大亨,也养育了大量的江湖大哥。1995年以后,不少来自大小凉山的彝族流动人口也开始在该市的西区格里坪出现,原因是格里坪作为云南唯一一个讲彝语北部方言的宁蒗彝人的重要对外口岸,集中了许多彝族商人,这当然是“无家可归”而又梦想发展的流动彝人的理想谋生之地。

    从1995年开始,流动到攀枝花的彝族盲流开始引起了该市政府的注意,并制定了一些相关的打击政策。1998年以后,由于彝族人之间的强烈认同,攀枝花市政府根本分不清楚盲流和无辜的彝人,将打击的范围扩大到普通的彝族农民。该市政府动用了大批的公安和武警部队,强硬地炸毁和烧毁不愿搬迁的人户们的房屋,导致12000多人无家可归,流落街头,以捡垃圾为生,到2002年有40多人因营养不良和食物中毒而丧生。从此,这些普通的彝族人民走上漫漫上访路,其中上访国务院三次,省政府10多次。

    在国务院的敦促下,四川省委、省政府终于在1999年签发了川委厅[1999]1号文件,派遣督导组汇同凉山州和攀枝花市对攀枝花滞留在攀枝花市内的彝族农民进行安置。其中,攀枝花市负责安置1488户7456人,凉山州负责安置516户2788人。到目前为止,凉山州已经完成安置任务,而攀枝花市的态度和行为却不太乐观。

    攀枝花市自2001年7月起,专门成立“凉山自发迁居越民安置办公室”,米易县和仁和区政府也分别成立了安置办,具体负责协调安置工作。现将该市一年多来的工作成绩分析如下:

    1 安置工作进展缓慢,需要安置的人员生活仍然十分困难。

    米易县计划安置1122户4723人。目前为止,安置工作没有真正落实,只是解决了部分安置点的引水问题,修了一条简易土路,发放过少量化肥和粮食,其余问题全境均未解决。

    盐边计划安置75户339人,除了发过80斤大米和三斤猪肉以外,没有其他任何有效措施。

    金江镇的情况更为严重。其中金江镇计划安置170户939人。自2001年8月起,只同样将其中有“依据”的310人视为安置对象,其余600多人遭到无理的拒绝和恐吓。至于安置工作没人问津,眼睁睁地看着曾经是正片土地的“主人”的彝族人的后代以垃圾为生。

    2 存在的问题

    1) 安置费哪儿去了?国家已经给攀枝花和凉山下拨了每户6000元人民币的安置费,凉山已经足额发放,而攀枝花除了仁和同德的2300元以外,其余一直没有给移民兑现。

    2) 粮食问题除了米易和同德部分越民可以耕种原来的土地以外,其余的人员仍然没有可以耕种的土地,他们中的大多数仍然处于饥寒交迫之中。

    3) 教育问题:攀枝花市境内的彝族移民中现有3000多适龄儿童,其中有1500多人无法入学,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4) 与上述几个问题交织在一起的还有土地、户口、住房等问题仍然没有等到具体的落实和实施,攀枝花市政府的态度和行为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无论如何,政府的职能就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迫害自己的百姓。攀枝花市对于彝族人民的所作所为明显带有民族歧视的可怕的思想和实践。这些世代以游牧为生的农民是无辜的,任何人没有任何理由迫害他们的生活和权利,希望攀枝花市政府对于这个问题有足够的认识和重视。当然,我们也希望国家必须在这个问题上尊重人民的权利和法规。攀枝花市的问题值得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们深思。

    攀枝花这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攀枝花市,同样也发生在与之相临的凉山彝族自治州。中共成都军区在凉山州喜德和越西县交界处“租用”土地作为军事训练基地的事情中,喜德和越西两县政府的举措同攀枝花市所采用的手段没有丝毫的差别,当地的移民搬迁问题目前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解决。据说,这些农民仍然还在上访之中。

    历史太富有戏剧性了,鸦片、海洛因、盲流、难民、彝人这几个没有必然联系的字眼在彝族人的“现代化”过程中在被我们人类誉为和平的攀枝花下遭遇了良心的审问。彝族人曾经因为拥有奴隶而被世界谴责,然而我们现在却将“我们”当作了自己的奴隶,这就是我们所得到的“文明”和报答。我们谴责------我们,热爱这个国家,因为她给予了我们国家的信念和归宿。我们,同样谴责由“国家化”而带来的主体性的缺失。我们,更应该谴责中共攀枝花市这样的不负责任的对于自由和人权的亵渎。我们,更加谴责现代化给我们带来的失落和所谓的文明的强暴。这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我们的自由:让所有的彝族人携起手来谴责像攀枝花市一样的罪恶!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