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4.30沪杭高速公路特大交通事故涉交警制造冤案(图)
(博讯2004年11月03日)

我的丈夫陶勇敢死不瞑目

       我叫张丽玫,下岗工人,家住上海市虹口区杨树浦路323弄5号,我怀着无比悲愤的心情向您反映由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和上海市公安局松江交巡警支队共同策划的一起重大冤案。我恳求您能拿出您的一点时间,为我及我的儿子招雪将要一辈子蒙受冤情。这是我们一家最后的一丝希望,我们将永生不忘。 (博讯 boxun.com)

      2004年4月30日下午17时15分许,在上海沪杭高速公路枫泾至上海段50.8公里处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辆牌号为浙A-5P530的“千里马”轿车穿过高速公路中心绿化带与对方向一辆牌号为闽FY1500的大客车发生相撞,造成“千里马”轿车内四人死亡,大客车内一人受伤,“千里马”轿车报废,大客车车头严重受损,涉案金额将高达120多万元的特大恶性交通事故。我的丈夫陶勇敢就是四名死者之一。

    4•30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后,松江交警巡支队事故科即对事故现场进行了勘察取证。事故发生的当天晚上,上海电视台及东方电视台就对该起交通事故进行了报道。随后,即五月一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等各大报纸、网站也都纷纷报道了这起特大交通事故,报道中均称:事故中四名死者均被抛出车外,当场死亡。

    事故当天晚上,当我们得知该噩耗后,我只感到天旋地转般地晕了过去,虽然儿子已经18岁,但仍是个孩子,那里知道关心别人,只有我的哥哥、姐姐们来我家里帮忙打理后事。整个五一长假,大家都在外出游玩、欢度,我们一家还是料理丧事,整个家庭都在悲痛中渡过了这漫长的“五一”国际劳动节。

    我们在为我丈夫料理后事及去交通队联系的时间,我们就隐隐约约地感到一丝不祥。听有的人说四个死者都飞出车外,可也有说飞 出去的是三个人,还有一个仍在车内等等。同时,当我们在为我丈夫更换丧衣时,有心细的朋友拍下了我丈夫受势的照片。不过,我们一家还是十分信任公安交巡警,一定会查明事故真相,还其他死者一个清白的。在长达一个多月的事故责任认定期,我们一家积极配合松江交警部门的工作,没有给单位和警方制造任何麻烦,我们强压下心中悲痛,耐心地等待着交警认定结果。虽然心里存在种种疑虑,但是我们想都不敢想。可是,正在我们焦虑地等待事故结论的时候,一个重大阴谋也在加紧地酝酿着。6月4日,当我们接到事故责任认定书的时候,噩耗又一次地降临到我们一家的头上。我的丈夫陶勇敢被认定为司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我们一家完全地被打垮了。我们将要面对120多万元的经济赔偿,同时,由于我丈夫应死亡而不予追究刑事责任,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将得不到工伤的任何补偿。我们一家被彻底打垮了,我们母子俩将一辈子都无法还清另外三个死者家属的赔偿费用,而我丈夫陶勇敢的单位――上海悦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将要为我丈夫驾驶车辆肇事而要垫付所有的赔偿费用。

    我们在没有任何证据和理由的情况下,只得接受我们不想接受的所有事实。回想4月29晚上及30日清晨我和我丈夫最后见面的一习谈话,我不仅满腹狐疑。我的丈夫原来开了十几年的出租车,他忠厚老实,自从进了上海悦达汽车销售公司以来,一直勤奋工作,加上他对车辆的熟悉,悦达公司的员工都尊称他为“陶工”。我丈夫平时就讲,他在单位里没必要一般都不开车,特别是当客户将该辆买下后就更不会去开了,除了客户有特殊的要求以外。我们家一直不宽裕,如果因为“手痒”而去动车,被客户看到了会不高兴,而公司又有明确规定。所以一般都不去开客户已经买下了的车。29日晚上丈夫对我讲明天又要陪客户去杭州上牌照,我根本就不担心他会去开车而出车祸。只是叮嘱他早点回来准备过一个开心的“五一”长假。可是,没想到会出车祸,而且又是我丈夫在开车,我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上海电视台播出了“第四焦点”第123期的时间,我所有狐疑全部释然了。我的丈夫是一个重大阴谋的牺牲者,我的一家要为这个阴谋而付出无法承担的代价。但是,我仍不相信党和国家会这样的对待我们的一家,我不信隶属于司法部的上海市道路交通鉴定中心以及松江公安交巡警支队是故意而为。于是,我想到了法律,想到了法庭的公正。但当我们一家听完了悦达汽车销售公司的代理人在出示了所有证据,提出了所有法律赋予的种种申请权利的情况下,法院的主审法官均不予理睬。直到此时,我的心算是彻底死了。我目前只有采取现在的办法,向您反映这个情况,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并寄希望您能关心关心我这个行将就木的人,挽救我和我的家庭,以使我们丈夫在九泉之下得以瞑目。

    以下,我把我们所掌握的证据材料附上,想通过您或有关部门得到几个明确的答案。1、事发以后是谁向媒体讲“车上四人被抛出车外,当场死亡”的?2、查明制造这起冤案的幕后元凶是谁?3、我丈夫陶勇敢是不是肇事司机?

    

    审冤人:张丽玫

    2004年10月30日

    


4.30沪杭高速公路特大交通事故冤案制造过程的情况说明

    


一、冤案出笼的过程

    2004年4月30日下午17时15分许,在上海沪杭高速公路枫泾至上海段50.8公里处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辆牌号为浙A-5P530的“千里马”轿车穿过高速公路中心绿化带与对方向一辆牌号为闽FY1500的大客车发生相撞,造成“千里马”轿车内四人死亡,大客车内一人受伤,“千里马”轿车报废,大客车车头严重受损,涉案金额将高达120多万元的特大恶性交通事故。事发不久,上海市公安局松江交巡警支队事故科对事故现场进行了勘察。次日,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的陈建国、张仁良在沪杭高速公路停车场对该事故的双方车辆进行了静态检验;并由该鉴定中心的刘宁国、吴惠瑛在松江殡仪馆对四位死者的尸体进行了检验,分别出具了第532号车检报告、第287、288、289、290号等四份尸检报告;再由该鉴定中心的陈建国、陈忆九根据上述报告及交通事故案卷作出了第562号交通事故技术鉴定书。最后,松江交巡警支队承办民警陈国荣、朱坤良根据第562号交通事故技术鉴定书出具了第040322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并于6月4日向事故各方当事人宣布责任认定书。至此,认定陶勇敢驾驶车辆造成了重大交通事故并负全部事故责任的各项环节均告完成。

    事故发生后,作为事故当事人的家属,我走访法律专家,也拜访了多位处理交通事故的专业人士。结合上海电视台第四焦点播放事故现场情况,参加了悦达代理人为悦达辩护的全部庭审过程,我们认为,从尸检、车检、综合鉴定到责任认定这看似环环相扣的认定过程,其实质是一个重大阴谋的制造过程。事故发生当时,两车真实的撞击形态与交警部门的分析、鉴定中心的鉴定完全不符。鉴定中心作出的陶勇敢的尸检报告有重大遗漏。鉴定中心作出的死者张晖的尸检报告有重大错误。


  二、4•30道路交通事故发生时两车的撞击形态

    事发当时,小轿车在沪杭高速公路上海枫泾至松江段上行线正常行驶途中,连续遭遇两个占据整个车道的巨大凹槽,致使车辆失去控制,向左撞倒施工护栏(上海市松江交巡警支队事故科副科长陈国荣即本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鉴定人,在上海电视台第四焦点123期中认定――路面凹槽直接导致车辆失控)。此时“千里马”轿车虽经紧急制动,但因车轮碾压施工护栏,路面未见拖印。待轿车甩脱护栏后又由于路面湿滑,无法将车辆刹住。此时,因车轮抱死,路面产生刹车拖印(见照片1)。

    

    

    

    (照片1)

    

    此后,小轿车继续高速前行,以与高速公路中心绿化带成30°—40°仰角的状态,车辆左前轮冲上绿化带路肩斜面,造成车辆向右侧腾起侧翻,并翻过绿化带,冲入对方向车道。由于轿车发动机的自重,造成车头引擎盖部位着地、车尾上翘。(根据对1:18同比缩小的小轿车模型测量,在车头引擎盖部位着地、车尾上翘的状态下,车模后轮最高点距离地面约8.8厘米,同比放大18倍后,小轿车在该状态下后轮最高点距离地面约1.584米,扣除车顶受压塌陷后,后轮最高点距离地面不足1.5米)(见照片2)

    

    

    

    这时,对方车道正常行驶的大客车因避让不及,车头撞击侧翻后的小轿车,小轿车的左后轮撞在大客车车头正面偏右侧,造成了大客车车头正面的撞击形态。

    

    

    

    照片4、5显示:大客车车头正面被撞击部位有一明显的轮印,该轮有二个明显的特征。①轮印非常清晰。该特征说明是轿车的侧面与大客车的正面发生了撞击。②该轮印只有上半部清晰,而没有下半部分。只能是当轿车在四轮朝天时,因下半部轿车车体突出,才能造成轮印上半部分清晰,下半部分无明显轮印的特征。结论是:该轮印必然是在小轿车四轮朝天时才能造成。

    同时,照片6、7显示,大客车的左前角并未损坏,而其右前角明显损坏,结合照片8中所示大客车右侧的损坏情况,只能得出这样的撞击结论――必然是大客车正面与小轿车左后轮相撞才能造成该轮印。

    

    (注:假如该轮印是小轿车前轮造成的,其所能造成轮印的高度与实际高度不相符,由此,可以排除小轿车前轮与大客车撞击的形态。假如该轮印是小轿车右后轮造成的,虽然其所能造成轮印的高度与实际高度相符合,但是,由于小轿车车长4.5米,这样撞击势必造成大客车左前角及车体左侧损坏,这与在客车的实际损坏情况不相符,由此,可以排除小轿车右后轮与大客车撞击的形态。)

    由于此时小轿车前部未与大客车发生接触,轿车后部在受到大客车大力撞击后,成顺时针方向旋转。小轿车左前角又与大客车右前轮部位再次发生撞击。由于大客车因惯性继续前行,致使小轿车被大客车大力推顶20余米停住。(见事故现场图及照片8、9)

    

    

    

    

    在整个撞击过程中,小轿车的驾驶室部位始终与大客车相接并成为旋转的中心。轿车在向右侧侧翻的过程中,三名未带保险带的乘客都滚在了轿车副驾驶室一侧。而此时驾驶员由于受保险带的牵制作用,仍在轿车的驾驶室位置。因此当翻转后的小轿车受到来自其右后侧的大客车的大力撞击后,三名乘客因受到巨大的推力均被撞飞出轿车,而小轿车的驾驶员由于其所处的位置及被保险带锁住显然比同车其他人员更难以脱离车体。

    因此,根据上述照片、现场图不难判断,小轿车的驾驶员始终无法脱离轿车车厢,即便在小轿车车厢严重变形并被大客车大力推顶与地面摩擦20余米的情况下,其仍然无法脱离小轿车。而这个没有飞出小轿车的死者就是张晖(上海电视台第四焦点清晰地说明并拍摄下这个没有被抛出轿车的死者<见照片9>,结合另外三名被抛出轿车的死者可以认定,这个没有被抛出轿车的死者就是张晖)。根据张晖的尸检报告记载,张晖背部及腹部皮肤、肌肉基本完整,证明该死者在轿车与地面摩擦的过程中被裹在轿车车厢内。而不是被抛出车外以后又被压在了车下。假如张晖是在轿车与地面之间被推顶了20余米的话,其背部或腹部必然皮肉无存。

    各大媒体在援引松江交巡警支队发布的事故信息中均称:四名死者均被抛出车外。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在张晖的尸检报告也同样记载:张晖被抛出汽车。

    显然,上海市松江交巡警支队及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向媒体提供了张晖被抛出汽车的虚假信息。他们目的就是要重新“安排”一名肇事司机。


  三、关于尸体检验报告及第562号交通事故技术鉴定书

    1、 第288号尸检报告中记载:死者张晖左肩峰见8×4cm皮肤擦伤,左侧第2肋骨上见7×3cm条状皮肤青紫,及左季肋区至左腰部见18×7cm皮肤擦伤、右腰部见20×6cm散在皮肤刺戳伤伴玻璃碎屑嵌入,右腰背部见10×8cm皮肤擦挫伤等伤势。但在第562号交通事故技术鉴定书中并没有对上述伤势的形成原因进行成因分析。

    2、 在认领尸体时发现,陶勇敢尸体躯干正面有一处明显创伤,创口呈15×1.5厘米,自颈下10厘米起向左下方至左胸,呈右高左低形态。该创伤与驾驶员佩带保险带所能造成的创伤截然相反。(见照片10)

    

    

    (照片10)

    但第289号尸检报告在对陶勇敢躯干部创伤的描写中,对如此明显的创伤却并未记载。

    3、 第289号尸检报告的检验人刘宁国代表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在上海电视台第四焦点栏目中称:之所以认定陶勇敢是“千里马”轿车的驾驶员是因为陶右胯部(髂嵴)见7×3.5厘米的皮挫伤系保险带扣锁所致。

    事故案卷中的现场照片显示,陶勇敢在被巨大的撞击力抛出20余米跌停处有一棵树,陶勇敢下身穿牛仔裤,仰面倒地,右胯部(髂嵴)正对该树。鉴定部门无法排除陶勇敢右胯部的创伤是陶落地时与树木撞击所致。(见照片11)

    

    (照片11)

    4、 第289号尸检报告的检验人刘宁国代表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在上海电视台第四焦点栏目中又称:之所以认定陶勇敢是“千里马”轿车的驾驶员是因为陶下肢骨折符合驾驶室位置受伤的特征。

    经对同型号“千里马”轿车正副驾驶室位置进行实体比对(见照片12、13、14、15)。

    

    

    

    由于“千里马”轿车正副驾驶室构造不同(驾驶室底部位置有离合器、刹车、油门等部件),使得驾驶员双脚无法伸入驾驶室底部,故在车辆受到撞击时,只能造成驾驶员膝盖部位的损伤,同时由于受到保险带的拉力保护,该部位的损伤会减轻许多。而副驾驶室位置的乘员在发生紧急状况时会本能地用双脚撑住副驾驶室底部,在车辆受到撞击而又未带保险带时,极易造成小腿骨折。

    5、 关于第562号交通事故技术鉴定书

    第562号《交通事故技术鉴定书》中检验所见部分(第三部分)引用杨妮的尸检报告内容只占该报告的23.5%,引用张晖的尸检报告内容只占该报告的13.8%,引用周定宇的尸检报告内容只占该报告的21.9%。而引用陶勇敢的尸检报告内容却占该报告的69.4%!引用陶勇敢的尸检报告内容竟然比引用其他三位死者的尸检报告内容的总和还要多出24%!!!但是,该鉴定书却通篇没有推理、印证过程。

    第289号尸检报告故意遗漏了陶勇敢尸体躯干正面一处明显与驾驶员佩带保险带所能造成的截然相反的创伤,在分析陶勇敢右侧髂嵴皮挫和双小腿骨折时故意不与现场树木及“千里马”轿车正副驾驶室构造进行比对。第562号《交通事故技术鉴定书》充分暴露了鉴定人的主观倾向性。

    上海市松江交巡警支队及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就是这样通过隐瞒主要证据、拼凑所谓事故撞击形态将此次事故的肇事司机“安排”成了陶勇敢。


四、上海沪杭高速公路实业有限公司应当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

    1、 上海沪杭高速公路实业有限公司的职责:

    经调查:上海沪杭高速公路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速公路实业公司)成立于1999年8月10日,其经营范围包括代征高速公路规费,高速公路道路桥梁、排水泵站、通讯监控及其他市政配套设施建设维修养护等。

    由此可见,沪杭高速公路上海段系适合机动车辆高速行驶的收费路段。高速公路实业公司有义务保证该路段的建设符合国家有关标准并保持该路段适合机动车辆的高速行驶及安全行驶。

    2、 沪杭高速公路上行段50.8公里处行驶车道的严重缺陷:

    在事发当时,沪杭高速公路上行段50.8公里处有两个连续的、占据整个行驶车道的巨大凹槽。事发次日,上海市交巡警总队会同上海松江交巡警支队事故科高速大队对高速公司进行整改时明确指出:事发路段两处巨大的凹槽“具有严重的安全隐患”。高速公路实业公司对此无异议,且已经组织人员填补了凹槽。事后,本起事故的主要承办人——上海松江交巡警支队事故科副科长陈国荣在接受上海电视台第四焦点采访时也明确表示:“千里马”轿车在经过两个深陷的凹槽时发生剧烈颠簸,“直接导致车辆一下子失控”(见上海电视台第四焦点123期)。

    尽管事发当时高速公路实业公司在十几公里以外的枫泾入口设立了限速标志,但该标志意在告知机动车驾驶员前方路段正在维护。而直接导致本起事故发生的两个深陷的凹槽却在正常行驶车道内,而且凹槽附近无任何警示或提示标志。

    由此可见,事发当时高速公路实业公司未能尽到保持事发路段适合机动车辆高速安全行驶的义务。事发路段两个占据整个行驶车道的巨大凹槽是本起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

    3、 沪杭高速公路中心隔离带的严重缺陷:

    交通部颁布的《公路工程技术标准》第10.0.1条交通安全设施第一项规定:“高速公路应在中央分隔带设置防止车辆闯入对向行车道的护栏并在公路用地外缘设置防止行人等横穿公路的防护网”。

    据查,事发之前及事发当时,该路段的中央分隔带未设置防冲护栏,只有绿化带(见照片1)。

    由此可见,高速公路实业公司未能尽到保证该路段的建设符合国家有关标准的义务。事发路段的中央分隔带无“防冲护栏”是造成两车对撞、小轿车上四人当场死亡、大客车上一乘客受轻微伤、小轿车报废以及大客车严重受损的直接原因。


五、诉讼当事人的权利被非法剥夺

    事故发生以后,死者周定宇、杨妮、张晖的家属及陶勇敢生前所在的单位(上海悦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先后卷入了此次事故的诉讼中。通过旁听庭审了解到,诉讼当事人向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申请鉴定人、承办人到庭接受质证,申请追加高速公路实业公司为被告,申请重新鉴定。但是,整个庭审过程中,主审法官对上述申请均不予理睬。

    作为死者陶勇敢的家属,我们又咨询了有关法律专家,得知申请鉴定人、承办人到庭接受质证,申请重新鉴定是民事诉讼法、证据规则等我国法律赋予诉讼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任何人不得剥夺。申请追加被告,也是我国法律赋予诉讼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并且法院也可依法予以追加。

    作为一个普通百姓,我不明白法律赋予公民及法人的权利为何就这样被剥夺了。这是否就是人们常说的司法腐败?!


六、制造该起冤案的背景与目的

    作为死者陶勇敢的家属,我们对上述情况百思不得其解。经多方了解,我们终于得知:上海沪杭高速公路实业有限公司的实际投资者叫张荣坤,该人拥有众多公共机构的头衔: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名誉副会长、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副会长、上海公共关系协会名誉会长、上海市浦东新区政协委员(民营企业家),其出资32亿人民币买断了沪杭高速公路30年的经营权,并指派其董事局秘书王永德出任高速公路实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见附件?)。

    我们有理由相信,上海市松江交巡警支队及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既要为高速公路实业公司解脱事故责任,又要“摆平”事故的赔偿问题,只能从陶勇敢的“职务行为”(事故发生在陶勇敢陪同客户上完牌照的回程途中)入手。于是,在长达一个多月的事故责任认定期间,上海市松江交巡警支队及上海市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相互配合,共同“安排”陶勇敢作为此次交通事故的肇事司机。随后,松江法院也想以法律的名义让这个“安排”合法化。


七、恳请依法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高速公路管理部门因管理不善在交通事故案件中承担责任在国内已有诸多判例。更高一级的鉴定部门通过事故现场照片、事故车辆损坏的照片、尸体检验的原始照片以及事故现场图和事故现场堪查笔录等书面材料,足以对事故发生的形态及事故责任作出重新鉴定。作为死者的家属,我们期待自己的合法权益能得到维护,我们期待国家早日结束鉴定没有监督的局面,期待国家早日结束鉴定结论左右责任认定的局面,期待真正公正、独立的鉴定机构以及有效的监督机构早日建立,期待法律还我们一个清白,还我的丈夫陶勇敢一个清白。

    

    死者陶勇敢的家属:

    

    2004年10月30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