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4年10月19日)
    亲爱的爸爸:

     您再也听不到女儿呼唤声,如果您在天有灵,一定会听到女儿的呼唤。不管我是睡在西安门大街22号、还是睡在地下通道、天安门附近,多少次我在梦中见到您:我们不停的奔走在各个信访部门,排队、等待、接待……爸爸——,爸爸——,情急之下呼唤父亲惊醒的我,不知何时早已是泪流满面。 (博讯 boxun.com)

    上访的路是一条不归路,是一条死路!爸爸,您就是走在漫漫上访路上的一员,您在冷漠、拖延、推诿的信访制度下,含冤含恨死在上访路上。我要控诉这不知道害死多少人的信访制度:现行的信访制度就是挂号处,并且只挂号,不看病。

    2004年10月19日是您离我而去一周年的日子,在这一年时间里,我仍然奔走在各个信访部门,排队、等待、接待……。我仍然没有找到家,没有找到财产,没有找回亲人。至今,不知道我家的一切财产在哪儿!

    抢劫后的财产在哪儿?现在,国管局和公达天林长拆迁公司相互推诿。国管局陆山平说:财产被公达天林拆迁公司陈永增拿走了,存放在丰台区石榴园公达天林公司的房子里,而公达天林公司刘建平、高林说:财产被国管局陆山平拿着,就是他们不给你家安置的。你找他们去。

    我们的家和财产,居然,被抢的没有着落!这是一个“以德治国”的法制国家吗!!!

    2001年4月28日中午1:00,拆迁办高林答应补偿一个回迁两居室、一个外迁两居室,外迁地点在回龙观。由于父母年事已高,需就近医疗;我们是当地合法居民,危改回迁,这是有政府文件规定的,因此我们要求全部回迁,高林允诺回去商量商量再谈。

    2001年5月9日,张效林等与我谈安置时拿出1998年裁决书,将我们裁往石榴园小区47楼两居室一套,我要求要一份裁决书时,张效林等答应给我们一份。2001年5月17日张效林等突然来临,不由分说就由十几名民工将我从屋里绑架出去并推到大街上,随即将房子强行拆除,我家的全部财产也被其掠夺一空,连一件衣服也没留下。当时我要他们拿出拆房的合法手续时,他们拿不出任何手续。

    2004年3月28日,由高检、市检、西城区检察院组成的调查组谈话时,西城区检察院检查官说:你家有法院强制执行手续,只不过你们不知道,法院把强制执行权力委托了。我当时要他们拿出拆房的合法手续时,他们既拿不出法院委托,连人都不敢露面,陆山平、李世良见到我竟往车下面躲藏。

    2004年6月1日,东城法院白院长明确表示:他们没有参与强制执行,也没有将强制执行权利委托。

    2003年6月6日,我找到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住宅建设服务中心李主任时,被告知和平里拆迁安置早就结束了。

    2004年7月,我找到新到任的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住宅建设服务中心陈建民主任时,他质问我:你反映盖部长楼对你解决这个问题有利吗?

    到底谁在撒谎,为什么这么多部门替国管局撒谎!

    2001年以来父亲您曾向中共中央发出几千封求救信,如泥牛入海。三年多无数次请求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解决我们家的安置问题,他们始终采取拖延战术。拆迁给我家带来灭顶之灾,不仅财产没有了,我们的住房没有了,我的父亲您也在颠沛流离中死于大街上。我们万般无奈,欲哭无泪,我们发出悲愤的呼喊:谁来拯救!

    父亲您曾在四处求助无门后,发出感叹:《洪湖赤卫队》中韩英控诉万恶的旧社会彭霸天丧天良,霸走田地强占茅房,留下一条破船一床破被,而我的房子被国管局霸占,财产被抢劫一空,连一件衣服也没留下。江山打下来了,我没有用了,该卸磨杀驴了!你们该吃肉了!我更应该控诉谁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