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刘继:政府工作人员如此残暴殴打下岗工人
(博讯2004年9月15日)
    我原是陕西省咸阳市肉类联合加工厂工人,我爱人也在这个厂工作。1997年,我们夫妻双双下岗,到2001年,我们每人每月只领取205元的最低生活费。我有一个女儿2000年考上大学,她每年一万多元的费用,我们就是不吃不喝也支付不起。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凑钱买了个机动三轮车,跑些客货运输挣些钱。但是就这条生路,政府也要截断。政府以扰乱秩序、有碍市容等理由,发布了规定,禁止机动三轮车跑运输。市容、公安、客运管理人员对我们又追又打,扣车罚款,拘留戴手铐。

     2004年9月7日8点多,我把车开到火车站广场停着,来了一个穿便衣的小伙子,在车前挡住我的车棚檐子,要收我的车。我赶紧说了我的家庭因难的情况,并说不让拉人我就回去,保证以后再也不来了。小伙子不答应,随后开来了六七辆挂有公安和地方车牌的小轿车,下来二三十人,将我从我的车上拉下来。市客运管理处法治科科长喊:把这挨毬的给我打。这伙人一下子扑上来,将我压倒在地上,拳打脚踩。我实在被打急了,胡乱抱住一条腿咬了一口。他们这才住了手,上了各自的车,准备撤离。我不能就这样白白让他们行凶,挣扎着爬起来,追上最后一辆车,打开车门上了车。 (博讯 boxun.com)

    我被他们拉到车站附近他们使用的一个库房里。他们赶紧把大铁门锁上,我被打得支持不住,坐在院子里一个水泥墩上。这二十多人又围上来,其中两个强壮的打手把我两臂扭住,在我嘴上狠击两三拳,我倒在地上,他们接着压住我的头在水泥墩上撞,我昏了过去。我醒来后往嘴上一抹,满口是血,上下嘴唇被打烂,两颗门牙被打掉。我大声呼喊,他们才放开了我。我一看衣服,沾满了血,烂得不成样子。医院证明上面两颗门牙脱落,另有四颗牙松动,从头到脚多处是伤。

    我的三轮车也被他们收走了。派出所当天晚上对双方进行笔录后,至今对打人凶手没有进行任何处理。

    我不明白的是,我们夫妻两人都下岗,我们自谋生路,不给社会增加负担,有什么错?政府嫌有碍交通,有碍市容,那你叫我们干什么?为什么这样残暴地毒打我?派出所为什么不追究凶手?我们下岗职工怎么活?

    刘继

    电话0910-6820259 13571001118

    2004年9月14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