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打击报复导致八名无辜公民枉冤入狱:一起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背后
(博讯2004年8月19日)


—枉冤囹圄几时伸,泪洒维权路何方
     (博讯 boxun.com)

    题记:本案因涉及为抵制某副省级高官违法腐败行为及同宁德市少数公安不法行为作斗争而遭受打击报复并干预司法审判,最终导致八名无辜公民枉冤入狱.
    
     作为这起全省乃至全国都具有重大影响的复杂疑难的 特殊的政治案件,身为记者的笔者应为无辜受害者家属请求曾以暗访的形式目睹并参于多方了解全案的始末.今载述如下,希望能引起全社会的重视。
    


A经过
    
    福建宁德公安于2002年6月22日起述意见书称:2000年底至上2002年3月底,李建峰组合林顺安、林顺成、詹功振、林顺汉、郑晓华、林潺、刘春梅、阮赛金等人在宁德成立参与“劳动同盟”非法组织,宣称“劳动同盟”是一切反对中国共产党极权独裁统治的团体,政党和个人的联合体,认为中国共产党是唯一的执政党是不合法的。提出“劳动同盟”要通过自己的一切公开、半公开地下等各种手段,争取民心民意。最终组织成为一个与中国共产党共同执政的大党。从而形成“劳动同盟”的理论体系。期间还印刷“劳动同盟”书藉进行散发,该书在前言部分称谨以此册子献给所有受压迫,受歧视的人们,以及至今那些饱受生活磨难和不公平待遇的苦难同胞。意图通过帮助弱势群体以拉扰群众,达到扩大影响,壮大组织,实现“民主政治”,并积极进行组织准备和物资准备。开办武术学校、建设培训基地,培养后备人才,经营网吧,为非法组织活动提供经费,准备枪支弹药。
    
    以上犯罪事实有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及证人证实,书证,物证,辩论笔录结论。
    
    被告人和辩护人称:本案所有有罪证据全系被告人于公安侦查阶段形成的口供,由于该类证据系违法取的的无效证据且一审开庭时全体被告人一致否认,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相关同案书证、物证因在搜查扣押过程中缺少合法性和客观性,不能排除被宁德公安因式分解115事件而打击报复栽赃陷害而成。依法也不能成为定案的证据,本案的二十多位证人法庭调查时却全部沉默,经全体当事多次申请,无一到庭接受质证。全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有在诛多质疑。
    


本案侦查,审查起诉,审判记事:
    
    2002年4月1日由宁德公安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八名被告。
    2002年7月8日移送宁德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02年8月2日经福建省人民检查院指定管辖移送三明市检查院审查起诉。
    2002年9月先后退回宁德公安补充侦查。
    2003年3月4日,再次移送三明市检查院审查起诉。
    2003年4月28日、29日、30日,5月12日、13日、14日三明中院一审第一次开庭。
    2003年5月经三明市检查院两次申请,先后两次退回宁德公安补充侦查
    2003年8月22日,三明市中院一审第二次开庭。
    2003年10月30日,三明市中院一审作有罪判决。
    2003年12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决定二审延期至2004年2月5日。
    2004年2月二审决定不开庭审理。
    2004年2月25日二审未经当面提讯被告人即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本案自2002年3月31日对被告人争取强制措施至2004年月2月25日省高院裁定送达之日,共计拖延了整两年的时间。一审先后两次开庭历时8天之久。律师26人次作无罪辩护,期间案件在审查起诉阶段两次被退回公安补充侦查,在审判阶段,控方两次申请延期开庭,补充侦查,退回公安并在一审及上诉期间多次超审限制当事人超期羁押。在上诉期间即从2003年月10月30日至上2004年2月25日这115天中,二审法庭既未开庭审理此案也未依法提审和讯问。
    
    我国的刑诉法的第187条明确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其他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对事实清楚的,可以不开庭审理。相关司法解释也阐述当面提讯被告人是决定不开庭审理的前提,更何况本案尚有许多无法合理解释质疑。
    
    针对本案证据、主要证据质证意见,辩护律师如是说:无论是一审判决或是省高院的裁定均将被告人的口供作为主要的定案依据。然而却未依法对证据的合理性进行实质性审查。确切地说是通过对一审庭审程序认为控制以及省高院不当面提讯,不开庭审理剥夺对被告人向法庭、合议庭陈述、质证、辩论等权力,不对主要证据进行实质性审查,从而达到限制或不让被告人对由逼、诱供而形成的非法口供。以及书、物证进行 举证和质证的目的,这一点主张有庭审录像在案。同时从二审书面通知三明市看守所延长审限至2004年2月5日的事看,一审也超审限20天之久(2004年2月5日—2月25日)。正是由于这种程序和实体下不公正审理,不能为被告人及家属和社会所接受,最后造成全体被告人两人自缢,六人绝食的集体自杀。
    


B本案被告人社会背景
    
    李建峰 男 65年生 大学文化 原宁德市中级法院审判员。
    林顺安 男 69年生 文盲 原从事水产经营,案发时系网吧业主。
    黄象伟 男 75年生 初中文化 原宁德武校武术教练。
    林顺汉 男 74年生 中专文化 原个人装璜业主。
    詹功振 男 41年生 小学文化 原蕉城区农械厂退休职工。
    林顺成 男 74年生 初中文化 案发时帮忙其哥(林顺安)打理网吧生意。
    郑晓华 女 72年生 初中文化 原个体金铺店主。
    林潺 男 78年生 中专文化 原林顺安水产公司职员。
    
    通过一审法庭调查,至少可以确认以上八名被告至案发时全系奉公守法平民百姓,各自为。同时也不存在任何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动机,也不存在同社会主义制度发生任何冲突,没有出现引发仇恨,仇视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任何事由。
    
    由此可见,犯罪主体不符合《刑法》第105条颠覆国家政权罪罪名的特殊主体,即那些掌握和控制党、政、军大权的人物,同时也不存在任何犯罪动机。
    


C关于刑讯逼供、诱供、指供
    
    一审庭审中,对各被告提出于公安侦查阶段被宁德公安刑讯逼供、诱供指供事实情节及证人证据及相关线索进行陈述和举证时,却遭一审审判长陈颖以时间为由强令限制各被告人于于庭后以书面形式提交。从而限制了各被告对此情节举证、质证、辩论的进一步审查诉讼权。
    
    现将各被告在庭审中遭打断后的断续陈述及庭后书面材料此节事实情节简述如下:李建峰......我被关押在不足一人高的小铁笼里,严刑拷打数十天......后扯下衣领扣子在小铁笼的墙壁上作下记号为证......宁德公安为获取我家属的口供,对我妻子陈明玉非法关押数月之久,强行将我刚满2周岁的幼女与其母分离,任凭哭喊,饥渴过度致多次休克,宁德公安便是以这种法西斯手段逼迫本人的家属在有关的材料上签字......。
    
    林顺安在庭审中关于被公安逼、诱供下陈述及举证三番五次地被审判长粗暴打断,甚至因此而被逐出法庭,不许其参加庭审(该事实有庭审录像记载)。尽管如此,从其只言片语中,全体诉讼参加人还是继续地听到了下列陈述:......4月1日开始便被关进小铁笼严刑拷打,逼迫我按他们早已编好的犯罪经过招认,一直关了六天六夜,......电击、两付手拷反拷、敲打头部,不让睡觉致我口吐白沫,昏死多次,全身冰冷......每份口供都是他们编好的,严刑后逼迫本人签字......。4月5日,宁德公安阮细章对本人说:“你的网吧是李建峰害的,当时他若站出来说句话,网吧以及你们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事了......你若肯配合,我会交待看守所,看守所是我们公安管的,没有人会动你,你若不配合,乱讲话,我会安排死刑犯打你,等你告死刑犯时,他早已被枪......强迫我签各种口供、文书......”
    
    林顺汉在开庭时陈述道:2002年3月31日晚(即拘捕当晚)进我房间的只有一人是魏必栋,我俩因1.15公安敲诈网吧事件中有冲突并结仇,在搜查我房间之前对我殴打,致我头部抗撞向电视机,我当场晕过去,后被送往宁德市第一医院抢救(有当晚的住院记录为),公安在我晕过去以后在我房间内做什么,我完全不知……,侦查期间除对我殴打以外,办案人员还对我说:”提醒你,很多事情你不一定有做,但只要你感觉可能就是,肯答应就是立功,我保你没事,否则罪行加重,你看这些笔录李建峰等人都说了,你又何苦挨揍……,有的办案人员将笔录给我签,不签就打……有位公安在给我看审中材料时说过一句话:“这些材料在目录没有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在人大看守所检查工作时,我对公安口述非法行为做过控告,并由记者用摄影机录下……
    
    黄象伟在庭审中对刑讯逼供、诱供的情形进行了陈述:因1.15公安敲诈网吧受我的抵制未遂事件,我为林顺安起草有关材料并将魏必栋等人栽赃、敲诈以及郑祖耕的滥用职权等街行为“备忘录”的形式进行备忘,向公安提交……。阮细章让民警黄勇以提供警车便利为由力邀本人参与预谋的的走私……02年3月31日晚在宁德酒吧,黄勇以生日为借口与阮细章一起将我灌醉,而后在搜查中,在我住处栽赃“书证”,更换电脑硬盘数据……,在蕉城公安分局地下室,将我连着几天吊在离地面对面1.8米的高墙上,姚玉章、张付斌、林波等对我滥施酷刑……。9月份三明市检查院一个办案人员来提审,不理睬我的控告,却对进行诱供:“这种犯罪只惩罚象李建峰这样的组织者,李建峰都说了……从你电脑上提取了很多材料,不是你的也是算是你的,不管你怎么说就是这样……,庭审质证中发现我的讯问笔录事后有被添加。
    
    林顺安在一审庭审中陈述其在历史上02年3月31日开始被非法关押在宁德“三都澳”宾馆期间,遭到残酷的殴打,以致头被撞在高玻璃上,最后还按公安的要求,还由自己掏钱向宾馆老板赔了25元钱……,逼迫他在公安做好的笔录上签字等等。
    
    此外,詹功振、郑晓华、林潺等也对公安打报复、栽赃陷害、刑讯逼、诱供行为作了控告。
    上述事实有被告人当庭或庭后提交的宁德市公证书文体、住院证明,入所证明,控告材料及庭后审判长公安通过书面形式向法庭提交了证人证据线索及证人名单,申请法庭对当事人及律师无法取的证据取证。如:非法关押地点、体字迹、物证、医院体检的书证、笔录、伪造指模等等。
    
    上述事实由于被告人在接受审判前实际上都处于侦查机关控诉单独控制下,而且也没有有效的监督,并且违法排除了包括律师,看守所在内的监督——公安以涉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全体被告人在侦查期间要求会见律师的请求(如有李建峰4月7日以前的笔录为证)。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陈良与法学家明确提出:对于刑讯逼供、诱供问题的举证其举证义务的主体应是侦查机关。同时按照举证的规则以及最高院的规定司法解释的规定,由于被告人已提供相应证人证据线索,其举证责任再次转向侦查机关。而侦查机关至今未能对此进行否定性举证,一、二审法庭对此节事实始终有意回避,只字不提,不知何故?
    


D认定事实不清,院律师提出的对案件审理存在的一些程序违法和事实错误的问题原文简述如下:
    
    1程序方面:控方没有“书证“鉴定人资格提供证明,更没有让鉴定人鉴定结论进行质证,鉴定结论形式要件不合格。而法院却全部予以采信。
    
    (1)福建省新闻出版局闽新出鉴(2002)12号出版物鉴定书”,不但没有鉴定人到庭接受询问,没有出示其鉴定人资格证明;没有鉴定人签名;而作为机关法人福建省新闻出版局的鉴定结论;也没有鉴定人或者机关法定代表人签署。
    
    (2)福建省新闻出版局关于对《劳动同盟》一书鉴定结论的说明,是在2002年6月3日作出鉴定书后的2002年10月10日再行制作的,没有签署任何鉴定委员会人姓名。
    
    上列鉴定人资格和出庭质证问题,从庭审两次开庭笔录即可看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也曾多次提出,原审均未采纳。上列鉴定还直接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120条第一规定:鉴定人进行鉴定后,应当写出鉴定结论,并且签名的规定。不能视为刑事鉴定结论,不能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2被告人李建峰要求对公安机关所作笔录指纹进行鉴定,特别是有一份笔录的第65页和33页,以证实笔录是假的。因为能涉及逼供、诱供、指供问题,原审不愿采纳(见三明中院第一次开庭笔录第102页和第二次开庭笔录第5页)。
    
    3本案物证没有提交被告人辩认和质证,原审却全部予以采信。原审中最主要的证据之一《劳动同盟》一书,整个庭审过程中均未曾出示,我们认为可能连法官也没有看过这本书,更谈不上辩论和质证。福建省新闻出版局出版物鉴定书及说明的只摘其只言片句根本无法判定说书具有颠覆国家政权的内容。原审判决经此书内容作为主要证据判决被告人有罪,却剥夺了被告人辩认质证的权利。
    
    4不对被告人提出的在公安侦查阶段均被刑讯逼供、诱供、指供问题认真审理,原审判决中也不过及有否被刑讯逼供、诱供、指供。
    
    (1) 拒绝8个被告人讲述受刑讯逼供、诱供、指供的具体经过。
    (2) 拒绝检验被告人林顺成和林潺的伤痕。
    (3) 没有将举证义务分配给控方。
    (4) 审理8个被告人各自分述受逼供、诱供、指供的整个过程笔录总共才四页,可见仅是应付。(见三明中院第一次开庭笔录第10页至第105页9行和判决书)。
    
    5原审拒绝证人出庭作证的申请,致使全案证人无一到庭。其中王乃良、左为辉是否武校学生不理,连该二人真实身份也没有查明,该二人证言却被用来证明武校在培养劳动同盟后备力量。不具有证明力。(见三明中院第二次开庭笔录第5 页)。
    
    6最高法院关于执行《刑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67条规定:“合议庭应当证被告人充分行使最后陈述的权利。”而原审却以时间太长为由,限制被告人在几分钟内做出最后陈述,致使被告人李建峰准备最后陈述50分钟的时间缩短为几分钟,侵害了被告人的诉讼权利。(见三明中院第一次开庭笔录第115页倒5 行第116页第10 行)。
    
    7自2003年5月14日休庭后,控方补充侦查至8月2日第二次开庭,时隔100天,原审只恢复庭审调查质证,却没有再进入法庭辩论程序,从而剥夺了各被告人行使辩护权利和最后陈述的权利。(见三明中院第二次开庭笔录第6页最后4行)。
    
    8事实错误方面(1)《劳动同盟》一书,内容如何?由于控方不出示该书,原审法官和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均无从得知《劳动同盟》一书的真正内容,无从判断该书内容是否违法,更无从得知其是否具有颠覆国家政权的目的,达到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标准?而福建省新闻出版局就《劳动同盟》一书出具的鉴定书,因其违反鉴定要求,且未出示物证,未经质证,故不能作为证据采用。原审判决却以此作为认定8名被告人共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主要事实依据,明显错误。(见三明中院判决书第11页的第12点)。
    
    (2)原审认定被告人成立“劳动同盟”非法组织,其证据全部来源于被告人供述。而各被告均辩称其供述是因受各种形式的刑讯逼供、诱供、指供民致,且未排除。在没有任何其它证据作证其成立时间、地点、参加人、组织结构、组织目的等基本内容情况下,作此成立认定,显属证据不足。(见三明中院判决书第10页的第5 点)。
    
    9辩护律师还指出:
    (1)作为认定本案的主要证据—被告人供述都系公安侦查阶段形成,并且与庭审供述截然相反,而且供述既有相互之间存在矛盾(如被告人对购买汽枪铅弹一事,是否有成立非法组织,何时成立一事;是否有章程存在的供述)。同时这些供述也与其它的书、物证存在矛盾或得不到其它间接以及直接的证据支持,比如枪击玻璃一事,当事人的口供便与物证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只要鉴定2,鉴定一切便可了然。
    
    (2)判决、裁定采信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采信的证据无法相互衔接形成完整锁链。主要是被告人有罪供述几份,外加几份不能说明核从事实的间接证据。
    (3)各被告人的动机、目的不明确,证明犯罪要来的证据不够确。
    (4)法律规定不明确,存在争议,认定的法律依据不充分。
    (5)所有法庭出示辨认均非原物辨认,仅凭照片进行当庭辨认(如枪支、弹药、服装)。
    (6)申请合法法规来新鉴定未予支持,无法还事实真相。
    (7)公安违法从(公安阶段形成二部分被告人笔录可看出)《公安办案程序规定》。例如违反该规定第145条。即:对被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立即送往看守所羁。而肆意将被告人羁押在诸如小铁笼、宾馆、地下室等地,滥施酷刑。违法办案人员林润(也是本案、搜查扣押人员)充当证人。这样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侦查形式足以使任何一个无辜者成为罪犯。
    


E案件从1.15事件开始,F故事是怎样愈演愈烈的?
    
    这近两年的关押期间,全体被告人就相关反映案件情况材料反省、中央各部门就案发了近千余件。但是由于全体被告人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受到各方干预和阻力,致使相当一部份信件被无理扣押,无法寄出;也相当一部份案件的举证材料被法院有意“漏审”。因为只有这样。层层限制,剥夺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有意回避,才能使得一审判决看起来似乎能够认定犯罪事实,二审不开庭审理才能保证案件按照某些领导交待的那样“顺利”结案。造成这种后果的主要原因在于如果申诉人的罪名一旦得以洗清,势必直接触及部分地方领导的以及打击报复,栽赃陷害些者的利益。正由于本案与其他一般刑事案件不同,判决结果存在与一些直接利害关于者的利益冲突,因此,极为反常地在侦查、起诉,审判过程中出现违法、违反常规的做法。
    
     在一审时辩护律师同三明中院负责该案的审判长陈颖会面时,其讲到:“本案并非我三明中院能定的,本案属省高院指定管辖,上面有交待。”上诉期间,2003年12月辩护律师到省高院时,承办人林秉虞法官称:“该案由于有中央某领导人批示,我们不好按正常程序处理。”本案在未作一审判决之前因福建省政法委协调而定,公安机关破案组已因本案而立一等功,另有36位民警各立一、二、三等功和嘉奖。正如辩护律师得知这一消息后说:公安的表彰大会已经肯定了他们的功绩,在公安部门的强大阵势高压下,三明中院未能抵制来自各方的影响,最后作出全体被告有罪判决。——为了掩盖一个错误,势将不惜制造九十九个错误。
    
     为了达到对被告人打击报复的目的,宁德公安少数人铤而走险声违反全国人士。最高法院、最高检查院、公安部关于办案程序的法律法规的规定,以非法的手段收集证据,而作为国家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在案件几次被退回补充侦查以后仍未顶住来自各方的影响。也抛弃《刑诉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采信非法证据定案判刑,造成冤案的发生,伤害了被告人。造成8名被告人集体自杀的严重后果。
    
    本案在一审判决和省高院裁定不对案件证据的合法性等进行一步审查,否则,就能浮出本案证据不足的结论,便无法对这起“特殊”的案件“特殊”的违法乱的人员进行“特殊”的庇护了。这种审理行为,也必将导致整个社会对司法公正信心的动摇。这便是某些人反复强调“特殊”案件“特殊”审理的险恶用心。
    


H真相何时大白
    
    李建峰申诉称:在本案进入庭审的第一天,申诉人察觉诉讼程序已被人为控制,申诉人等的合法诉讼权利已被变相非法剥夺以后,对福建辖区内两次法院的公正审理本案不抱任何希。故申诉人在上诉时将诉状直接送呈最高人民法院,并同时申请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回避,以求作为司法公正最后一道防线。最高法院能够公正审理本案,还申诉人的清白。但未曾料到省高院将本人的上诉状及申请回避请示予以“屏蔽”,在上诉期间剥夺申诉人的合法诉讼权利,断章取义,砍头去尾,采信非法证据,主观意断以这些不确实、不充分的证据认定了当然错误的事实,造成了弥天的冤案。对于这种在福建省乃至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复杂、疑难的案件,直接利害关系者涉及省一级领导艺术的案件,福建省辖区内人民法院因不能排除外界的干扰,不宜继续审理本案。最高人民法院系司法公正最后防线的最后一道壁垒,申诉人完全寄生于最高人民法院能够独立、公正超然地审理本案。
    
    林顺安申诉称:如此清晰的新新证据,终审法院公然违反最高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51条第4页的规定,既不开庭质证,更不敢在终审裁定书中就此新证据进行审查阐述。置刑事诉讼法为废纸,置最高法院解释为废文,我这阶下囚指望司法公正吗。冤枉之际,为求公正司法,恳请提审,开庭审理,方能听则明,其理势必越辩越明,以期怨满皆除,查清证据,控辩皆服,使冤屈白诉,公正白抒,不逃犯罪,不无辜。
    
    目前,除林潺执法之外,其余7名被告仍在建阳第二监狱、榕城女子服刑。面对如此漫长的申诉权路,这一切,是否能够有一天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了。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