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审坤:谁在“逼良为娼”? 万恶的教育乱收费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4年8月14日)
    

     审坤 (博讯 boxun.com)

          又到了孩子们快要上学的日子了,这对很多家长来说,高价的学费似乎是一道必须翻越的大山。家长们尽管平时省吃俭用,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瓣花,可积沙成塔,架不住学费的一个巨浪,抗不住学校的一纸通知。据报道,在海南实验中学上一个初中,就得缴费3万元,这还不算平日里的生活费和学杂费。如此算来,一个月收入3千元的家庭,承担一个孩子上学就显得很吃力了。而当今社会,月收入达到这一标准的委实不多。

          善良的人们无法得知,在“义务教育法”规定的9年期限内,为什么还要在支付高昂的学杂费之外,还得掏这笔不明不白的冤枉钱。说是“赞助”么?咱无力,且不自愿;说是“入股”么?可没凭证,还不分红;说是“抢劫”么?可学校没掏枪;说是“乱收费”么?据说经过物价局批准。 

         将一个孩子送到初中读书,就得掏3万元;在初中的后面还有高中,还有大学,大学后面还得上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还不一定找得到挣钱的工作……天啦!将一个孩子培养成人,没有百万资金就别做梦啦! 

         以前,我们常常说“党培养了我上学”,“祖国培养了我成才”等等,说这些话确实真心实意。因为那时候的学费每学期才几块钱,没一所学校都享受大量的补贴。如今,咱们的经济发展了,据说还有很大的外汇储备,但我们的学校却在大踏步地朝后退了。房改拿走了我们毕生的积蓄,教育再榨干我们的骨髓,制定政策的人们似乎就盯着咱们口袋。媒体披露,这几年来仅教育乱收费就多达21亿元,人均两块钱啦!这些钱用到哪里去了?怎么审计风暴就刮不到这一块呢? 

         这些学校每年都在大量接受财政拨款,他们本来就不缺钱花的。但是,按照这样的收费比例,一所好一点的学校每年就可另外收费数千万,学生报到的那几天,银行的提款车就停在学校里。因为没有钱,多少贫寒学子被挡在了校门外;因为没有钱,山沟里再也飞不出金凤凰;因为没有钱,酿出了多少人间悲剧;因为没有钱,祖国的未来就不再属于每一个孩子……  

        在西湖边上有一座有名的岳王坟,坟前生铁铸着秦桧夫妇等四个铁人,那就是中国最生动的耻辱柱。顶风搞教育乱收费的人,还有,最先提出“教育产业化”的人,除了及时给予党纪国法制裁外,也应该铸一个生铁跪像,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都往其身上吐唾沫。因为任何腐败都只能危及眼前,唯独教育腐败却是在撼动中华民族的根基,高价学费就是教育腐败的表现。 

         如果不出重拳整治高价学费,等到孩子长大了,我们还能问心无愧地说是祖国培养了他,党哺育了他吗?

    谁在“逼良为娼”?

        指定批准中小学高额收费只是为了制止“条子生”,海南省教育主管部门这么解释其政策来由,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如果此说当真,那3万元就能够阻挡批条子的学生夹队么?能拿来让这么牛气学校都买账的条子,这样的学生家长大概不会被3万元的所谓“择校费”难住的,难住的只是不需要条子却拿不出票子的普通人家。果然,“海南视窗”报道,因为“择校费”的门槛太高,难住了一位每月收入2000多元处长的孩子。可以想象,还有多少这样的孩子被高额的教育收费给破灭了读书的梦。

        一位政府机构的处长,官虽然不大,但在海南这不过700万人口的小省,排队大概也在前列。处长的月薪稳定,看着日历领饷,被人们称之为“铁饭碗”。如今,这教育部门的政策一出,端“铁饭碗”的处长居然捉襟见肘了。让孩子上这重点中学么?立马掏不出这么大的一笔钱来;让孩子到差一点的学校就读么?日后怎么给孩子交代?有研究成果表明,教育的差异将影响孩子的终身。一个被金钱阻挡在学校门外的孩子,在心灵里将留下什么阴影?这样的后果,指定政策的人们事先预料过么? 

       教育高收费除了给孩子的打击,带给家长的震荡也是巨大的。也许,这个处长很懊丧,因为他没有灰色收入,拿不到红包,支撑不住一个孩子的学费开支。如果他可以腐败但恪守住了廉洁的底线,此事之后,他还能洁身自好么?一纸收费,会催生多少贪官污吏?这些贪官污吏又会给国家带来多少消极效应,制定政策的人们事后能测算出来么?    

    确实,很多时候人们并不想铤而走险,因为不是走投无路,谁都想做一个守法的公民。可是,如果安分守己居然无法养家活口,安分守己的成本太大,人们还愿意守住底线?学费到了处长们都难以承受的时候,制定政策的人们为什么还要这么一意孤行呢?逼良为娼,人们是该诅咒为娼者还是该责骂逼良者? 

       一位知名中学的校长透露,自从有了收费政策,他接到的条子后不仅要留给位置,还得减免票子,因为敢写条子的主都不是一般的主,得罪不起。由此看来,要么是我们教育部门的发言人在搪塞舆论,要么就是故意撒谎。从网友的跟帖看出,舆论不相信这种蹩脚的解释。可是,谁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 

       无独有偶,眼下的制定政策的人们大权在握,出台的政策都是从一己私利出发。他们可以写条子,那么就批准了学校高收费;他们能用汽车接送孩子到学校,那么就禁止摩托车带未成年人;他们不需要打的,海口的的士起步价就迟迟不降;他们不需要坐公共汽车,海口的公汽就难以正规起来…… 

       “执政为民”,当今最时髦的说辞,但党的阳光怎么就很难照到普通百姓身上呢?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