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为人师表 却不尊重国旗
(博讯2004年4月22日)
    每次参加周一早上的升旗仪式,对我都是一种折磨。

     我们教师的队列就紧靠高三的学生队列,正形成鲜明的对比。学生们绝大多数还能站的比较整齐,还能勉强保持一些对仪式的敬意,但老师队列的情形就大不相同了:队伍稀稀拉拉,身形歪歪斜斜。国歌奏响国旗升起的时候,你的耳边依旧嘈嘈切切,大家还聊兴正浓,东家长西家短,你说碟子我啦碗。言不及义,但却喋喋不休。有时我忍不住用眼角瞟一下他们,看吧,有双手插口袋里的,有抱着膀子的,有双手搓脸做美容的。有位副校长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傲兀的样子。 (博讯 boxun.com)

    这时我身上就不住地冒汗,是羞愧的汗水。不是吗?我们的干部教师就这素质,叫我们身边的学生作何感想呢?我们的学生如果能有点思想的话,还能瞧得起他们的老师吗?他们会不会说老师是言行不一、两面三刀的伪君子?一方面在课堂上大讲特讲什么国旗的神圣,而实际上却根本不拿她当回事。他们会不会从我们的“言传身教”中学到说一套做一套的政治恶习?我们会不会制造出说假话说到连自己都信以为真的政治骗子来呢?

    如果你认为我们的这些老师们是政治上的反对派,对我们的国家和政权的象征之一-----五星红旗蔑视,那就大错而特错了。他们都是“爱国志士”。我曾给他们总结过其基本政治立场:“爱国爱乡爱干部,反美反日反台独。”平时谈起布什沙龙陈水扁,没有几个不是义愤填膺,恨得咬牙切齿的。对四项基本原则,他们也坚持得很好。而且对“右派”和“汉奸”的警惕性也很高。绝对是我们共和国的忠臣。也是遵纪守法的良民。

    但他们就不肯遵守《国旗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第十三条明确规定:“升挂国旗时,可以举行升旗仪式。举行升旗仪式时,在国旗升起的过程中,参加者应当面向国旗肃立致敬,并可以奏国歌或者唱国歌。”“肃立致敬”四个字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项法律条文。其中就有政治教师,他们可是要向学生讲《国旗法》的啊!

    据我观察,从整体上看,升旗仪式中严肃恭敬的程度,高中不如初中,初中不如小学。但最差的是教师队伍。难道小学生的素质最高,而高中教师的素质反而最差吗?这显然不符合逻辑。我看小学生的恭敬恐怕也不是来自高素质,而是很“听话”。而随着年龄增长,经历得事多了,什么事都看透了,假话说得多了,听得多了,自然就不太听话了,也拿什么事都不当事了。国旗甚至宪法对他们来说也几乎不意味什么了。但平日他们不是很“忠君”爱国的吗?这又该怎么解释呢?

    我联想到阿Q们及《药》中的康大叔们。

    阿Q及康大叔们的愚昧、冷漠和麻木自然不必再多说,如果让他们每周一次地参加我们的升旗仪式,恐怕和我们身边的老师们没什么两样。但对于皇帝陛下的忠诚,绝对是无与伦比的。其思想革命化和正统化的程度比我们的愤青们还要更胜一筹。夏瑜说“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康大叔们的愤怒程度绝对不亚于听到“人权高于主权”观点时的当代“爱国志士”。而阿Q执著地认定“革命便是造反,造反便是与他为难”,百年后更有如许之多的知音。其当代版本可以这样表述:“谈人权就是要干涉别国内政,就是与我们为难”,自然必须深恶而痛绝之了。阿Q不知道他的念头是来自哪里,我们后人是知道的,来自统治者长期的教导,来自平日控制舆论工具的专制者的灌输,来自数千年的专制思想中的浸淫和耳濡目染,统治者的思想对阿Q们来说已经是深入到骨髓中融化在血液里了,无药可救。可是,我们的那些“崇高理念”又来自哪里呢?

    一方面是狂热的信仰和崇拜圣上的“金口玉言”,从灵魂深处膜拜状元宰相军机处宣传部的文章,不敢也不愿有一点离经叛道的念头,也想不到“离经叛道”---压根就没这根神经;另一方面却又对国家对社会对政治完全的冷漠和无知,甚至对宪法和国旗也根本不在乎,除了他个人的一点私利几乎没有他真正关注的问题,这种矛盾对立很好地统一在我们的阿Q和大多数国民身上。

    他们也不是没有热血沸腾的时候,象义和团的时候就沸腾过一阵,最近也很有甚嚣尘上之势。比如现在我公开宣称要焚烧国旗,他们的愤怒绝对不亚于康大叔们听到夏瑜的那句“疯话”时,也肯定认为你是“发了疯了”。其实焚烧国旗违反的是《国旗法》的第十九条,不肯肃立致敬违反的是第十三条,无非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分,又有什么本质的差别呢?并不是他们真的就拿国旗当回事了,而是这样一来他们感觉“君不君、臣不臣”,乱了规矩了,他们内心更神圣不可侵犯的一些理念和崇拜比如君权神授、上智下愚、主权至上、人权至下、自由是恶、洋人为鬼、独裁有理、拉登有功、男上女下、授受不亲等等等等根深蒂固的东西被触动了。因此,焚烧国旗这种离经叛道的“汉奸”行径万万是不能容许的,必须置之死地、食肉寝皮才心满意足。

    但对于我来说,我宁愿你焚烧国旗,也不愿意看你在国旗下的冷漠和麻木。尽管按某种标准前者的性质似乎更恶劣一些。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焚烧国旗,是一种政治抗议,是发泄你对社会和政权的不满,从根本上说你还是一个热血的人,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人。是一个关心国家和民族前途的人,甚至是关注人类命运的人,你不满现状,要求变革。这完全不同于冷漠和麻木。我们退100年来譬喻:一个烧大清国龙旗的人,与华老栓康大叔的境界能同日而语吗?

    我的话不应理解为鼓励和主张火烧国旗。而只是对人群素质的低下和思想的愚昧的愤慨。

    我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是哈耶克和胡适的信徒。也从来不愿隐瞒自己的政治信仰,不隐瞒自己对专制和独裁的痛恨。但是,对社会改良却从来都是持温和的态度。正仿佛解放后我们常指责胡适的那样:对当权者是“小骂大帮忙”。一方面对社会和政权持强烈批评的态度,认定知识分子的天职就是批评,对于“舆论一律”“思想统一”等愚民制度有强烈的反感。另一方面,一般不主张通过非法的激烈的暴力手段对抗政权,而希望在宪法的框架内,通过思想解放和政治批评来启迪民智,塑造民主精神,培养自由理念。一方面我可能对宪法等法律制度持强烈批评的态度,同时在现行宪法、法律修改、废除前对它仍保持足够的尊重。比如对《国旗法》,我坚决不同意《国旗法》第十九条,坚决反对对焚烧国旗等政治抗议行为追究刑事责任,因为在我看来那样就侵犯了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国旗所代表的制度必须是人民享有充分自由(包括焚烧国旗在内的自由)的制度。但我也坚决反对在现行的《国旗法》修改前就去焚烧国旗来表现自己的自由追求,尽管我理解你的行为的动机。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不能教育出心口如一、实事求是、热爱自由与民主、关心政治和国家的真人来呢?他们有思想,不盲从。特立独行,脚踏实地,埋头苦干,不怨不尤,满腔热忱,真诚坦荡,充满自由和理性的思想光辉。是有头脑真正的爱国者,他们在国旗下肃立,而且是出自内心的对祖国的热爱。我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