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博讯2004年3月16日)
    冤案更多文章请看冤案专栏

     请关注一起利用权势严重侵害记者权益的冤案!一群讨要工资的记者,被哈尔滨市副市长的儿媳妇找北京市朝阳公安分局的人非法拘留,其中一位记者还被判刑!时至今日还没有平反!而拖欠的工资至今一分钱没拿到! (博讯 boxun.com)

    造成我们悲惨经历的是哈尔滨市前副市长的前儿媳宋潇,一个自称在红道和黑道都很混得开的所谓高干子女。1年多来,为了维护我们的权益,我们同公检法打了多次交道,我们已经心力交瘁,我们深深感受到权力的黑手一旦介入司法,我们这些草跟阶层出身的小知识分子的命运是如此的脆弱!所谓的司法公正不过是一句空话!

    但我们将不放弃通过种种途径解决这个冤案,与黑恶势力斗争到底!并希望得到各位正义人士的继续支持!


《名人》杂志黑档案

    主管:黑龙江新闻出版局

    主办:黑龙江少儿出版社(办公室电话:0451-82329507)

    社长:于晓北

    主编:赵立程

    投资承包商:薛某

    在京办公地点:北京朝阳区亚运村

     原《名人》杂志社全体记者 2004年3月15日

    千龙新闻网: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为何反被判刑?!

    此刻,让我们把目光投向这样一群青年记者。一件本来十分简单并且已经被基层派出所调解完毕的普通民事纠纷,由于公安队伍中人别人的介入,被人为地拔高,最终上升到刑事案件,权益受到损害的人居然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侵犯他们权益的人却逍遥法外……2003年1月25日上午(春节前4天),《名人》杂志社6位记者去北京朝阳区风林绿洲杂志社办公室领工资。3个记者先到。时任《名人》杂志社行政主管的宋潇递给每个人的只有基本工资2666元,对稿费编辑费只字不提。按正常工作量每人都有1万多,还有许多作者包括许多名家的约稿无法兑现稿费!大家都表示不接受。希望能结算稿费编辑费。这时宋潇开始大骂,让赶紧拿钱滚蛋。不然找人“修理”。在随后对记者的追打中,宋用力过猛致其中一个记者厚羊皮夹克暴裂20多厘米,该记者躲闪不及,手顺惯性一下就杵在其脸上,没有伤痕或鼻子出血症状.派出所按普通民事纠纷调解完毕,对方却打电话给其前夫(哈尔滨某副市长之子),并通过他找来了在朝阳公安分局担任某领导职务的熟人……随后3记者中2记者被拘留,其一后来被判缓刑,上诉被驳回,为洗脱罪名仍在申诉……

     [千龙新闻网报道]近日,不少媒体争相报道了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不成反被判刑的遭遇,引起极大反响,人们纷纷发表意见,抒发感慨,为该记者鸣不平。11月6日上午,该记者王刚(化名)向千龙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下午,王刚的代理律师也向记者表示,《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案有四大疑点。

      劳动报酬引发纠纷

      王刚,男,北京市西城区人,原《名人》杂志社记者。2003年1月,顺利完成了2003年前3期的稿件采编工作后,1月10日,《名人》杂志社赵主编突然通知包括王刚在内的6位记者,解除劳资关系,要他们1月25日去社里领工资。赵主编当时承诺之前的稿费和编辑费一定发给他们。

      2003年1月25日上午,也就是春节之前4天的上午,王刚等去朝阳区风林绿洲《名人》杂志社办公室领工资。王刚与同事李某、郝某先到,时任《名人》杂志社行政主管的宋潇递给他们每个人的只有基本工资2666元,对稿费编辑费只字不提。“而按照正常的工作量,差不多每个人都有1万多。大家都表示不接受,希望能结清稿费编辑费。”王刚向千龙网记者说,“没想到,这时宋潇开始大骂我们,让我们赶紧拿钱滚蛋,不然找人揍我们。”

      王刚等人开始联系劳动监察大队,但是周六劳动监察大队没人在。“就在此争吵期间,宋潇多次表示要找人‘修理’我们,并且要对我们动手,她还拿出一个警官证晃了一下,说自己红道黑道都吃得开。”王刚和李某、郝某都表示,宋潇当时说她虽然不是警察,但证件是真的。因此,他们很害怕,也不想惹麻烦。僵持间,互相都打了110。派出所警察来了后说“别打架,找相关部门解决”,然后就走了,王刚他们又开始联系劳动监察大队,没联系上。

      到当日下午1点半,双方均不让步,事情仍没有结果,王刚等人又累又饿,万分焦急。这时宋潇整理东西准备离开。因为那是春节前4天,他们担心宋潇走了就要等到年后了。“我们当时感觉很无助,于是就跟她商量说能不能先把2666块钱给我们。”王刚说,宋潇这时却不再认帐,说你们以为想要就给你们啊,一分钱都别想。

     说不清的意外冲突

     欲离去的宋潇被王刚等人拦在大门口,要她给钱或等劳动监察大队过来解决问题。“她先扯李某,被推回去了,又准备扯郝某,不知道怎么的,她好像觉得我这里是个突破口。她说‘你找死啊!’,然后猛地抓住我的胳膊使劲一拽,刷一下我的羊皮甲克被扯开了一道20多厘米的口子,从肩上到掖下都裂开了。我险些被摔倒在地上。”王刚向千龙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景,他立不住脚,往前窜了一下,“手不知道怎么地顺着惯性一下就杵在了她的脸上,就听她叫了一下,捂住了脸。”

     王刚等人都立在旁边看,没看见宋潇脸上或鼻子有没有出血症状,这时双方都打了110。一会,大屯派出所的两位警察来了,问明了情况,把他们叫到另一个办公室,了解了具体情况。接着去做了宋潇的工作,警察最后对王刚等人说:“这样,你们去给人宋潇赔礼道歉,这事情就算完结了。至于劳资纠纷,要找相关部门解决。”王刚等人答应了。

     当王刚等人准备去给宋潇道歉时,宋潇开始给她前夫打电话,说:“你不是认识刑警队的那个人吗?把他找过来!”然后出来恶狠狠地对王刚他们说,要让他们在拘留所过大年。“你等着瞧吧,有让你好受的!”

     宋潇的前夫和一位警察模样的人一起来了,他们和刚才的两位派出所警察以及宋潇在外面谈了半天,期间刚才的两位派出所警察还把王刚找出去,让王刚给他们看他被撕破的衣服。“看得出来,这两位警察大哥在帮我们说话。这期间3个多小时,宋潇的鼻子未有任何异常。”王刚说。后来王刚等3人被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

      一份鉴定书导致判刑

     “当天晚上,警察对我们说没什么大事,晚上就能回去。可是那一晚上都没放我们。第二天中午,突然给我和郝某戴上手铐要押走。郝某被行政拘留,而我是刑事拘留。”王刚说,拘留他们的理由是宋潇鼻子有伤痕,这次法医鉴定是轻伤。后来他们才知道,宋潇的鼻子以前做过垫鼻梁手术。

     2003年2月21日,王刚才被取保候审。在预审中,尽管王刚等人一直说明事实是宋潇先拽打,王刚站立不住快倒地时无意中手碰到了宋潇的脸部,但还是说不清。“本来是在拽打过程中发生的误伤事件,却被分割为宋潇先拽完,然后我再打她这样两个事件,从而预审把宋潇拽打我的时候产生对她的误伤,认定为互殴。”王刚说。

     后来此事到了法院,法官问王刚是否愿意调解并赔偿,说调解后就可以把这个案子结了,回到正常的生活当中去。王刚也跟宋潇联系过,宋潇当时也表示:大家本来无怨无仇的,说不会跟我为难。加上法官说,认罪就可以调解,所以王刚以为调解了就不追究刑事责任,“为早点结束这个没有意思让我难受的官司”,王刚表示同意调解并交纳了赔偿费1万元。   然而,在随后的简易程序审判中,法庭依据一份“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刚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这个结果让我十分诧异。”王刚说,“轻伤”鉴定有问题,而且本人行为非故意伤害。而且在事后,积极配合公安机关,接受检查机关调解,赔偿1万元,态度诚恳。而本次纠纷给本人造成的巨大精神和物质损失,本人均没有任何怨言,对他的这个刑事处罚实在不公平。

     律师提出四大疑点

     就该案来说,指控王刚犯有故意伤害罪的主要证据是拿份“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然而,王刚的代理律师却向千龙网记者列举了该鉴定书的四点看法。她认为,这份鉴定书不论是在内容还是在程序上,都存在一定问题,在未进行重新鉴定的情况下,作为证据使用,确有不当。

     鉴定书所依据的送检材料有的材料案卷中没有记载。鉴定书所依据的送检材料是北京同仁医院的病历、诊断证明、CT片。而卷宗中并无伤者宋潇去同仁医院看病的记载甚至没有看病的单据。卷宗中有宋潇去安贞医院看病的单据、X线诊断报告及诊断证明。而安贞医院的诊断报告与鉴定书的鉴定结论是不一样的,是矛盾的。按照安贞医院的诊断证明及X线诊断报告,宋潇的伤不构成轻伤。代理律师认为,即使宋潇同时也去了同仁医院看病,那么鉴定时也应该同时参照上述两个医院的报告,更何况根本没有同仁医院的看病单据,两个医院的诊断证明有矛盾,应该重新鉴定,否则作为证据使用显属不当。

     该案件据被告人和相关证人介绍,存在一定的人情关系,是否也会影响到案件的公正性。据被告人王刚及相关证人郝某、李某的证据材料证明,在派出所工作人员解决王刚、郝某、李某与伤者宋潇纠纷期间,宋潇打电话让其前夫找来一位刑警,后确实是宋潇前夫带刑警到的派出所,这一情况除王刚陈述外,证人郝某、李某可以证明。当日又在该分局法医鉴定室作了伤残鉴定。这种情况的出现,很难保证鉴定书客观公正。

     该案并非故意致伤。该案件的发生是事出有因,而且是伤者宋潇先动手拽破了被告人王刚的皮夹克,王刚在站立不稳的情况下,手碰到了伤者的鼻部,致伤者鼻部损伤,并非故意致伤。从当时双方的情况看,伤者宋潇高大魁梧,王刚身材矮小,而且是伤者先动手拽的王刚,王刚的皮夹克被拽破了20多公分的口子,王刚在站立不稳的情况下,惯性将手碰到了伤者的鼻子,造成的伤害,王刚的行为,尚不完全符合我国刑法所规定的故意伤害罪的故意特征。

     该案件是一起因劳资纠纷发生的普通民事伤害案件。使王刚在没有得到应有的劳动报酬的同时,还要受到民事及刑事的双重处罚,这对王刚来讲确实是不公平的,而且是伤者宋潇动手在前,负有主要过错责任的情况下发生的。

     相关媒介报道: 新浪网首页: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为何反被判刑? http://tech.sina.com.cn/me/media/gc/2003-11-10/1305254221.shtml 新浪网:《名人》杂志记者讨工钱的遭遇到底冤不冤? http://tech.sina.com.cn/media/gc/2003-11-03/1120251476.shtml 搜狐网:拖欠工资引发纠纷 《名人》杂志记者冤案调查 http://media.news.sohu.com/37/25/news215222537.shtml 搜狐网: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为何反被判刑? http://media.news.sohu.com/11/91/news215439111.shtml TOM网首页: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为何反被判刑? http://news.tom.com/1006/20031110-450066.html 人民网:《名人》杂志记者讨工钱的遭遇到底冤不冤?

    http://www.people.com.cn/GB/14677/14737/22036/2173458.html 新华网:《名人》杂志记者讨工钱的遭遇到底冤不冤? 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3-11/05/content_1157015.htm 新华网: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为何反被判刑?! 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3-11/10/content_1169763.htm 千龙网首页: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为何反被判刑?! http://www.qianlong.com/3317/2003/11/09/[email protected] 千龙网:《名人》杂志记者讨工钱的遭遇到底冤不冤? http://medianet.qianlong.com/7692/2003/11/03/[email protected] 网易:《名人》杂志记者讨工钱的遭遇到底冤不冤? http://biz.163.com/2003w11/12361/2003w11_1068012169723.html 雅虎(中文):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 为何反被判刑? http://cn.news.yahoo.com/031110/55/1vnny.html 中国网:祸起劳资纠纷 “记者追讨工资遭判刑”调查 http://www.china.com.cn/chinese/zhuanti/jzj/438779.htm 中国广播网: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为何反被判刑? http://www.cnradio.com.cn/tbtj/200311100254.html 中华传媒网:《名人》杂志记者讨工钱的遭遇到底冤不冤? http://chinese.mediachina.net/index_news_view.jsp?id=65606 红网:拖欠工资引发纠纷 《名人》杂志记者冤案调查

    http://news.rednet.com.cn/Articles/2003/11/484647.HTM 红网:原《名人》杂志记者讨要工钱为何反被判刑?!

    http://news.rednet.com.cn/Articles/2003/11/486093.HTM 湖南广播在线:《名人》杂志记者讨工钱的遭遇到底冤不冤

    http://www.hnradio.com/news/china/DETAILS.ASP?ID=27486 浙江新闻网:原《名人》杂志记者讨工钱为何反被判刑[图]

    http://news.zj.com/China/2003-11-10/138120.html 21世纪人才报:记者“追讨工资遭判刑”调查 http://www.e21hr.com/news/showarticle.php?id=565

    附部分网友评论:

    作者:ina19811981:首先为你那遭受无知善良的厄运结果起而破釜沉舟的进行上诉的勇气表示钦佩和全力的支持.毕竟,这世界上还是存在有良心的人的!!! 很多时候,人们对于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非难或欺骗,总喜欢不了了之,以避免更多的麻烦.可正是这一次次的忍受,才让善良的人更加变的懦弱,吃更多的亏.而掌握权力的人却因人们的甘于忍受而更加肆意妄行,似乎这权力本来就是他的,不用白不用.中国就处于这种社会的典型之一.如果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从第一次的经验教训中汲取力量,努力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的话,这个社会也就不至于走到如今这样让人尴尬的地步了.    然而,正是因为这社会存在这样多的毛病,更需要我们以正确的态度去正视它,面队它,而不是由此消极地抱怨司法的弊端,或走向另一极端采用暴力报复的方法去反抗社会中由于人为的因素导致的不公.因此,每个有良心的法学工作者和民众在感性的埋怨时,更应多一些理性的思考.毕竟,社会之现状是我们每个人之合力所导致的,我们应对自己的社会负责,我们每个人也应该自己对自己负责!!

    作者:白纸扇:应该坚强的抗争到底,我相信真理是经得起实践检验的,尽管中间的路还很长,

    还有很多苦和委屈要吃,要受!把这件事在搞大点,最好能上新浪的评论,通过各种渠道反应,我相信总是坚持正义的人多!毕竟他们的圈子和势力范围有限! 作者:稻城亚丁:深表同情!这种丑恶现象中国大地到处都有,问题是要挺身抗争,你的做法是对的,这样的事宜搞大,搞得越大越对你有利,对他们不利,舆论总是正义的,舆论又是强大的,没道理的东西最怕在太阳底下晒,祝你取得最后胜利!始终关注着你。 《名人》杂志记者冤案是一起严重侵害记者权益、且侵害规模较大、性质较恶劣事件,业已引起首都新闻界的广泛关注。我们关注这些不幸的同仁,其实就是在关注我们自己。希望能引起社会各界特别是相关领导的重视,早日纠正这个冤假错案!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