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且看郭起真是为民请命,还是颠覆国家政权?
(博讯2004年2月08日)
    郭起真/96年沧州市水月寺小区发生特大杀人案,六天后沧州市电视、广播、报纸,都争相报道破获此案。特别是沧州市电视台,几个频道在十几天连续滚动报道破获特大杀人案,抓获杀人犯凶手王兰歧(我的近邻,居住在沧州市荷花池小区六号楼504室)的消息,并在屏幕上反复播放犯罪嫌疑人王兰歧拖着脚镣,戴着手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的近镜头。

     当我在居住的小区内听到杀人嫌疑犯的妻子声泪俱下地向我哭诉自已的爱人被打入死牢之前详细经过,不能不使我为之动容。看到面容憔悴,神情恍惚,性情温顺的女人,竟然在精神近于崩溃的时刻,却要与执法犯法的办案人员同归于尽时,使我震惊万分,良知促使我不能不过问此案,更不能见死不救。我经过多次向涉及此案的有关人了解和慎密的分析推理,我断定这是一起天大的冤案! (博讯 boxun.com)

    (一)、王兰歧没有杀人动机;
(二)、王兰歧没有作案时间;
(三)、被奸杀的受害人身上金银手饰下落不明;
(四)、杀人犯的作案工具下落不明;
(五)、王兰歧脸上被打的鼻青脸肿,足可以证明是办案人员严刑逼供六天后,才使王兰歧迫不得已做出了有罪供述!杀人偿命王兰歧不会不知道!但他连杀人都敢于承认,他为什么不能交出做案的工具和抢劫的财物?

    人命关天,为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我不敢有一丝的怠慢,立即草拟向上级反映的稿件。并于98年1月23日先后向<南方周末>、中央台视台,以及江泽民直接去信反映,却杳无音讯。我不得不于98年夏天到中央电视台询问和到天安门前请愿,岂料却被天安门广场的公安局逮捕收容,谴送回沧。也许是上级部门对我反映的冤案的重视和关注反馈到沧州,那些挖空了心思制造冤案的老爷们不是及时的纠正自己丧心病狂地制造的冤案,却借我向上级反映情况为名,对我施加更大的迫害。

    98年底新华公安公局为阻止我在两会期间上访,公然派了二十几个公安人员对我实行24小时的监视,粗暴地开涉我的人身自由,并且经常在深夜对我进行骚扰,并反复地逼迫我到派出所里上班,(以便更有利地监视我的行动,)在社会上引起极其恶劣的影响。

    一天,监视我的派出所所长、指导员和政法委书记,以及一个被称为是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的人尾追我至亲属家里,威胁我说:“你要是上诉就判你实刑,(即有期徒刑),只要你不在举报你们所长马桂臣(二),我可以恢复你的工作!”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的这番为虎作伥,肆无忌惮地亵读头上的国微和盾牌,不难看出,新华公安分局对我实行24小时的全方位的监视和粗暴地干涉自由,显然是翁中之意不在酒和瞒天过海欲盖弥障罢了!用二十几名公安警察轮番在我的住宅门前造成如此大的社会效果,所形成如此大的振摄力,无非是借我关注王兰歧冤案,达到对我更为残酷的打击和迫害,这一可以显示马桂臣的恶势力的强大;二可以使我放弃对王兰歧冤案的特别关注!形成一个老子天下第一,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势头。只是我有所不明的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使王兰歧的冤案在暗箱操作中得到掩盖。这种视百姓如草介的流氓行径,何以如此地猖狂?

    99年,随着在沧州担任市委书记薄绍铨的东窗事发,被关押入狱,(2002年因买官卖官走私贩私,贪污受贿等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无辜的王兰歧和王兰军兄弟二人才先后被无罪释放,(这足以证明我向中央电视台和其它人反映的情况完全的属实!)但这迟到的无罪释放,已造成无辜的受害人王兰军的母亲气绝身亡和其父亲精神严重失常的悲剧!

    王兰歧这起惊天的命案,至今已拖了七、八年的时间,王兰军母亲的冤魂还在“以法治国”和“人权状况越来越好”,“达到历史的最好时期”的大地上呻呤哭泣!我们今天为王兰军的母亲讨一个公道,就是为了避免你的母亲,我的母亲步王兰军的母亲的后尘,就是捍卫全世界所有母亲的尊严;关注一个普通农民母亲的生命,就是关注你,关注我,就是关注和珍爱每一个人的生命!倘若无视他人的冷暖、荣辱、生死,就是人性的堕落,就是丧尽了天良!这起人命大案得不到公开、公正的处理,就是对沧州各界人士和全体人民正义行为的亵读和污辱!就是对六百万沧州人民的愚弄和欺骗!不将此案查得个水落石出,且问:下一个无辜的杀人嫌疑犯的罪名,又会降临谁的头上?哪一个又会成为“人民保护神”向上级邀功请赏的牺牲品?

    我为民请命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承认也就罢了,我也不会向整个的世界宣扬自己,但是,如果把我为民请命当作迫害打击我的借口,不是我永远也不会答应,想必每一个珍爱生命和有一丝正义感的人都不会答应。然而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在马桂臣的操纵和指挥下,两次对我实施非法关押之后,(释放时没有开具任何的释放手续)竟然在2001年2月2日(查抄了我的电脑和几十张软盘,以及其它若干物品,均没有开具扣押证明)和2002年11月6日又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将我逮捕,并扣押了两台电脑及28本日记等物品。而这两次的非法关押释放时,又都没有开具任何的释放证明!

    02年新华公安分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我搜捕后,办案人员审问我时曾直言不韪地说:“王兰歧的杀人案与你有什么关系,有你的什么事,你管得着吗?”

    在河北沧州公安局把无辜的百姓扣上杀人犯的罪名打入死牢,是天经地义的捍卫国家政权;为无辜的百姓喊冤就是颠覆国家政权?!在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政权是建立在屠杀人民之上?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和地区存在或潜伏着是非不分,黑白不分,人妖颠倒,令世人泣血扼腕的恶案?!

    如果说我们这个曾被洋人们辱骂过“东亚病夫”和常常听到洋人们辱骂国人是“猪”的今天,少数个别人自取其辱,或丧尽了天良,那么我们那人民的政府和政府的喉舌,以及领导这个政府的最高领导人绝对不会重蹈少数见不得阳光人的灵魂的覆辙。于是我于03年5月又先后到河北省政府和中央电视台门前请愿,03年10月3号和5号我又先后到沧州市政府和市委门前请愿,并且在网上公开发表给胡绵涛总书记的信,请求中央和有关部门的关注。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我近十年的冤案没有因我去有关部门请愿得到重视(一),反而因我去请愿,再一次掀起了迫害我的高潮。03年5日我去市委请愿的当天上午,我曾关注,并为了王兰歧的冤案付出了残重地代价的王兰歧本人到我家,他首先对我给有关部门写信才使他重获自由表示感谢,并一再地表示要好好地报答;二明确地表示不让我牵涉他的案子,并一再暗示他被关押时确实受到了严刑逼供,而且他现在受到了威胁,我也会受到更残酷地迫害;三、他竟然要购买我在市政府散发的传单。“我为了你所蒙受的屈辱到处喊冤,却遭到了二次的关押,至今我还戴着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帽子取保候审,而如今你重获自由,自己忍辱息事宁人还不算,还要让我承认邪恶势力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火执仗地草菅人命的合法化?”

    由此不由得地使我想起山东著名的律师李建强,他受一个被公安羁押的拐卖妇女委托,调查证明她没有触犯法律的证据,经过李律师非常艰苦细致的调查取证,终于使其无罪释放。但当事人出狱后对李不仅没有表示最起码的感谢,却以法院没有开庭为由索要交给李律师的一千元律师费。如果说李律师接收了委托人的钱后,有义务也有责任为其履行职责,那么我没有得到当事人的一分的钱财,我又有什么义务和责任来为其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呢?当然作为一个正常的人都有责任和义务来帮助和关心王兰歧,而作为了受害的当事人,在我为他的蒙冤付出如此残重的代价之后,却还要让我默默地承担由于我在义务和责任的驱使之下,对他所遭受的冤案到处喊冤而造成的灾难!王兰歧的这种违心的劝说固然有个别人的威胁和恫吓作崇,但是从王兰歧96年蒙冤入狱到今天所有涉及王兰歧案各部门的正常行为人,他们的责任心和义务又跑到哪里去了呢?在此案中不仅让少数公安的道行逆施得不应有的惩罚,难道因为更多的人不作为和渎职,甚至于严重地触犯了刑律,并且造成了严重地后果和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让气绝身亡的当事人母亲的冤魂随风漂荡,而一定要那些已经犯下了滔天罪行的人,来追加为民请命人的罪吗?

    在王兰歧的这起冤案当中,我为王兰歧的怯懦软弱感到和遗憾,我为我们这些被称为人民保护神的警察老爷们视人民如草介而感到万分地愤慨,我更为我们的各级政府和最高领导人不作为感到气愤和震惊!

    无庸讳言,世界最为珍贵的莫过于生命,因为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无视他人的生命,就是无视自己的生命!中华民族之所以走过如此多的弯路,发生了如此多的悲剧,之所以远远地落后于世界,之所以曾走进毁灭的边缘,之所以曾被洋人称为“东亚病夫”,之所以至今还被称为“猪”,最为根本的就是极为一些极少数的人,无视他人的生命;或者一个或几个有些权势的人,仅仅为了一丝蝇头小利,为了一个臆想,甚至仅仅为了满足那可惜的虚荣,竟然敢明火执仗地去践踏正义,去蹂躏、愚弄、凌辱,甚至于屠杀人民来获得所谓的“胜利”和“成功”!

    既然你选择了为民请命,既然你还有做人的良知和底线,那么你就要了承担由此而带来的所有灾难!

    新华区法院传我2003年12月15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到民事庭开庭,审理马桂臣告郭起真名誉侵权一案。上午十点审判长和法警以及书记员三人先后入庭,至到十点十分刘云清宣布开庭时,法庭上仅有一个审判长,(距离传票上通知我到庭的时间,竟然迟到了近两个小时),判决书上的审判员王淑芬和代审判员代文波均未到庭。代理原告出庭律师刘建平和齐玲瑞,齐未出庭担任原告律师。记录员竟然坐在了审判员的席上,开庭如此地不能履行法定时间和法定程序,法警却对出入审判庭的人员相当地敏感,(审判庭与几个办公室相连),并严格地限制人员的出入。如此地厚此薄彼实在地令人匪夷所思。

    沧州市新华区人民法院于2004年1月17日送达民事判决书:2003新民初字第1558号判决上诉人在报纸和互联网上刊登原告的致歉书面声明。我依法向沧州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在此我还要赘述的是,每一个用真情孝敬自己父母的儿子,每一个用圣浩的母爱娇宠自己儿子的父母,每一个用青春和生命挚爱着祖国和人民的人,以及每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都会为此案做出一个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判决!

    为了聘请律师本个在网上曾三次卖肾未果,今天第四次在网上发布卖肾广告,并请愿意无偿(或缓交律师费)担任我的诉讼律师,将对我直接进行迫害的所有犯罪人押上审判台!

    另附抗议声明。

    星期六2004年2月7日于沧州

    最强烈的抗议新华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多次,押扣电脑,禁止上网,窃取电脑资料,破坏电脑程序,扣押稿费

    申请报送单位:2003年3月24日下午已将申请报告送达市公安局办公室054019警号。市公安局在收到此申请报告二十四小时之内,没有正式答复本人及家属,视其同意。抄送:市政府、人大、政法委。

    申请游行人:郭起真及全家

    游行申请原因:新华公安分局有关人员在原沧州市新华房管所书记兼所长马桂臣的亲自指使下,从94年至今的近十年的时间里,曾四次非法的对我实行关押,四次没有履行合法的法律手续;2001年2月2日扣押我的电脑和其他物品,至今没有开具扣押凭证;窃取我电子信箱的来信和关闭我的电子信箱;2003年1月3日后,又向市区内几十家网吧散布“郭起真是法轮功练习者!”胁迫网吧禁止我上网;2003年3月5日以后多次非法地窃取我电脑及软盘上的文件,并且经常地破坏我的电脑程序;扣押国外5月9日寄给我的2988支票。

    游行时间:在我的冤案没有得到公开公正的解决之前,将在沧州市市区和全国各地无定点游行。以及向境内外各大媒体披露。并保留对新华公安分局和一切肆意践踏人权的单位和个人的刑事责任的追究。

    曾任沧州市新华房管所所长兼书记的马桂臣在任职的几年时间内,用公款更新了三辆轿车;出售一套公有商品房竟敢贪污数万元人民币;直接偷漏国家税收高达上百万元人民币;仅在荷花池小区就明目张胆的侵吞了三套超面积的商品楼房。马桂臣在94年与我发生口角后,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喊:“给新华公安分局打电话,把他抓起来!谁

    敢与我作对,我就治死他!”是口出狂言,还是像<沧州晚报>曾吹捧马桂臣时写道<马桂臣说到做到!>

    马桂臣给新华公安分局打完电话,见没有搬来能够“治死我”的人,又马不停蹄地亲自驾轿车去新华公安公局拉来了两个警察,气势汹汹地赶到房管所抓人。看到头顶国徽,肩扛盾牌的“人民保护神”--正义的化身,沦为马桂臣的打手和保镖,看到马桂臣盛气凌人不可一势,如此的蛮横,如此霸道的流氓行径,无不激起在场干部职工的愤慨。有正义感的干部气愤的说:“这里难道回到了三十年代,豺狼当道的上海滩吗?!”

    原沧州市新华房地产管理所马桂臣的直接指使和操纵下,新华公安公局于94年6月2日对我实行非法收审。在关押期间,新华公安分局二次向新华检察院提起逮捕申请,均被新华检察院驳回,但这并没有阴止住对我的迫害,又向市检察院提起逮捕我的申请,而市检察院越级对我做出逮捕。新华公安分局于本年7月28日取保释放后(没有履行正式手续)的94年9月9日新华公安分局将我逮捕。并非法关押至95年1月23日,再一次取保(又一次没有履行正式的法律手续)。新华法院于95年5月17日,在没有证人,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我做出判处一

    年的有期徒行缓刑后,并扣押了在我上诉期内依法上诉的上诉状。审判员孔某和一些相关的人没有对此案进行慎重地重审,却多次到我家和朋友单位做撤诉动员,并进行威胁。96年7月市房管局以判处我缓刑为由,在没有通知本人的情况下对我做出开除公职的决定。至到97年的下半年,在我索要下,才不得不将开除我的决定送达本人。当时马桂臣曾众目睽睽之下气急败坏地喊道:“你在到单位上来,我就打死你!你有本事就去告状!”

    96年沧州市水月寺小区发生特大杀人案,六天后沧州市电视、广播、报纸,都争相报道破获此案。特别是沧州市电视台,几个频道在十几天连续滚动报道破获特大杀人案凶手王兰歧(我的近邻,居住在沧州市荷花池小区六号楼504室)的消息,并在屏幕上反复播放犯罪嫌疑人王兰歧拖着脚镣,戴着手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的近镜头。当我在居住的小区内听到杀人嫌疑犯的妻子声泪俱下地向我哭诉自已的爱人遵纪守法,绝不会是杀人犯,和看到面容憔悴,神情恍惚,性情温顺的女人,竟然在精神近于崩溃的时刻,却要与执法犯法的办案人员同归于尽时,使我震惊和痛苦万分。经过我向涉及此案的

    有关人了解和慎密的分析推理,我断定这是一起天大的冤案!人命关天,为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我不敢有一丝的怠慢,立即草拟向上级反映的稿件。并于98年1月23日先后向<南方周末>,中央台视台,以及江泽民直接去信反映,却杳无音讯。(99年无辜的王兰歧虽然无罪释放,但已造成无辜的受害人的母亲气绝身亡,父亲精神严重失常!)98年夏天我到中央电视台上访,遭到公安人员威胁。当我穿着“冤”字的背心,到天安门广场喊冤时,却立即遭到武警干涉,随后便被关押和收容。98年新华公安公局为阻止我在两会期间上访,公然派了二十几个公安人员对我实行24小时的监视,粗暴地开涉我的人身自由,并且经常在深夜对我进行骚扰。在社会上引起极其恶劣的影响。一天派出所所长、指导员和政法委书记,一个被称为是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的人尾追我至亲属家里,威胁我说:“你要是上诉就判你实刑,(即有期徒刑),只要你不在举报你们所长马桂臣,我可以恢复你的工作!”2001年2月2日零点,10几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人闯入我的家门,对我的住宅进行了搜查,并且抄走了我的电脑和我七张软盘,两本日记和两本电话本,十二盘软盘在关

    押我的时候扣押共计十九张。均没有开具扣押手续,(夜入民宅不出示证件,查扣物品不开具扣押赁证,这与土匪有什么曲别?)以“颠复国家政权罪”对我实行刑拘后,多次向检察院提起逮捕申请遭到拒绝,于3月14日,没有办理任何的手续的情况下释放。电脑和所扣东西未归还。公安人员多次找到我的亲属进行威胁,并在网吧非法传唤于我;关闭了我所有的电子信箱,并多次窃取我的QQ号。2002年11月6日新华公安分局故伎重演,以我曾为96我市发生的特大杀人冤案向中央电视台和江泽民写信反映情况为由,再一次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我刑拘,并查扣了两台电脑,十二张软盘,二十八本日记,以及八十多张写给江泽民的的手写信件等物品。于2002年11月22日再一次没有办理取保手续释放。试问:谁又应该为这触目惊心的悲惨后果负责?在“三个代表”的呼喊声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的今天,那遵纪守法的善良纳税人,被以食纳税人为荣的“保护神”打入了死牢,逼出人命,却可以当作英雄,而为民请命的人却要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捕入狱,倍受凌辱和欧打!天理何在?这起轰动沧州的特大凶杀案的真相,还被谎言所掩盖,几十万善良的沧州人民至今

    还被蒙在鼓里!把王兰歧这个普通的个体劳动者刑讯逼供成为杀人犯,就是对全体沧州市人民的污辱和陷害吗?这起特大冤案不弄出个水落石出,谁能保证下一个无辜杀人犯的帽子会不会扣在你的头上呢?在近十年时间里,新华公安分局一直积极地充当马桂臣的打手,对我进行四次的非法关押期间,每天强迫从事二十几个小时的劳作,甚至于连续几十个小时的劳作。每一次关押都使我的肉体和精神受到双重的摧残,倍受虐待和凌辱及欧打,造成胸闷、高血压、腰疼、经常性头疼、记忆力严重衰退等病。特别不能容忍的是,新华公安局在2003年1月3日后,向市区内我经常上网的网吧散布“郭起真是法轮功学员!”并威胁网吧管理人员,“哪个网吧让郭起真上网,就把哪家停业!”致使不明真相的十几家网吧禁止我上网。扣押了我的电脑,再不择手段的禁止我上网,妄图切断我与外界的联系,阻止我在网上向境内外的新闻机构揭露他们的丑恶暴行。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捏造罪名,严重的践踏法律,肆无忌惮的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是对“三个代表”的最大讽剌?还是对神圣法律的挑衅?

    在此对新华公安分局执法犯法,草菅人命,迫害我近十年的犯罪行为表示最强烈的

    抗议!并强烈地要求有关部门和有正义感的人们关注此案。我坚信:在大家的关注下,一切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败类,终将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让我们一起携起手来,共同维护法律的尊严,共同维护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共同与一切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类败做斗争,共同地承担起历史赋予给我们每个人神圣的历史使命,为营造一个公正,平等,合谐,祥和的社会环境不懈的努力!关心此案的朋友来信或来电,我即免费寄送反映我近十年冤案的详细经过《告全市人民书》。另外,借此诚聘有正义感并憝悉网络知识的律师两名。

    邮 编:061000QQ:88239920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地址:河北省沧州市荷花池小区5号楼404室
电 话:0317-3077580

    说明(一)去年我到市委市政府请愿的当天中午,居委会和车站办事处的负责人到我家了解冤案情况。第三天区信访局电话通知我到信访局,信访局长对我的冤案深表同情,强调我不要管王兰歧冤案;并指出房管局开除我公职没有法律依据,应属无效,一再表示可以恢复工作。

    说话(二)马桂臣在担任沧州市房管所所长时,违规更换三辆轿车,利用职权窃取三套商品楼房,并有收受贿络和渎职以及偷漏国家税收,给国家造成特大损失。马桂臣仅与我发生几句口角,就立即狂言把我抓起来,并亲自到公安局拉来俩个警察,把我抓到公安局。之后由于马桂臣的直接操纵,在近十年的时间将我逮捕判刑、开除公职。(2/7/2004 18:17)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请关注!
  • 鸣冤八年无公道 郭起真卖肾聘律师
  • 郭起真蒙冤十年,再燃迫害高潮! 顺将此案转今天在沧州市召开的人大会会议的全体代表!
  • 郭起真又遭起诉!
  •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
  • 郭起真全家六日上午在市委请愿(图)
  • 郭起真又遭捕 第三次卖肾急聘律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