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海一名残疾青年的求救信
(博讯2004年1月11日)
    编辑:您好!

     我是中国上海市浦东新区一个残疾人,因出生时大脑缺氧而患得扭转痉挛疾病,在朋友的帮助下给您写去求助信,我在期盼,期盼着能得到您的援助。 (博讯 boxun.com)

     在出生后的26个年头中,由于生理上有缺陷,我始终躲藏在一个冰凌的角落里,为了能改变原来的那种生活方式,也为了提高生活质量,三年前去当地一家医院进行了大脑切开术,然而手术的结果比我能预想到的更为可怕,也就那时起,我人生中另一台悲剧开始上演。

     2000年11月,对未来健康生活的向往,我满怀着希望去做了一次大脑切开术,本想通过这次手术能缓解双手的颤抖,可是其结果并不是我期望的,截然相反,术后病情逐日的恶化,原本在生活上能自理的我在渐渐地丧失这种能力,直至术后第二个星期,我已彻底的丧失生活自理能力,这个突如其来的残酷事实降临到我头上,把我打入无底深渊;

     其中的原因是由于医生不负责而所至,在术中医生在不征得家人签字认同就对我大脑左右各实行了切开术,更为恶劣的是,为了逃脱这一事故责任,医生用钢笔将术前签定的那份合同做了涂改,这是个多么恶劣的行为,医生为什么要这样做?在以后的数月中我得到了答案,曾向医疗事故鉴定中心申请了医疗事故鉴定,但最终的鉴定结果都被予否决;之后又向区、市人民法院提起维权诉讼,去年11月,终审法院也做出了不予支持我诉讼请求的判决结果,所有的希望终于全部破灭;悲痛、绝望、残酷的现实...。

     手术至今已正正三年,如今我已感觉到病情又开始继续的恶化,酸痛后的麻木使我整夜无法入睡,这样的日子我不知还能坚持多久?但我知道,我的存在已成为家中一个经济累赘,巨额的药费压得两老人喘不过气来;而那张所谓公正的终审判决书,就是演义我今后人生悲剧的剧本,孤独的我已成为“悲痛”的俘虏,整日遭受着它的虐待,即时在阳光明媚的白天,我的眼睛依旧模糊不清,黑蒙蒙的一层雾气垂挂在眼帘,始终无法抹清;是的,我承认,在日常生活中,由于残疾,我们的行动能力不如健康人那样方便灵活,但我想这决不是法院做出如此不公判决的一个理由,难道在“公正、无私”的法律面前残疾人的人权是否低级于健康人?穷途末路的我在好友的帮助下给您写上求助信,我期盼着您和社会的关心和帮助。

    

    

    

     一个残疾公民 杨勇

    

    

    一次罪恶的手术,我成为了他们的实验品.

    那一时刻,昏迷中我,任由他们处治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