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12月30日)
    两个悲惨的故事:一个发生在伟大的首都北京、一个发生在经济高度发达的上海。不同两家人命运是相同的,他们都因为拥有私产房屋而遭厄运,悲剧的主人公都是垂暮之年的老人。 中国50年的历史就是财产反复分配、转移的历史,早期以土改、公私合营的手段,先把国民财产剥夺,掌握在官员手下,这些财产经过大跃进、文革,被糟蹋殆尽;到80年代“改革开放”,官员们利用手里的权力,将国有资产瓜分!如果这还算不上是革命的话,那么,没根基的大小企业家们朝不保夕,财产动不动就被剥夺,甚至居民祖上家产也可以被官员任意鱼肉,这不能不说中国在进行一场革命、一场政府撑腰鱼肉百姓的财产革命。

     私产经过了土改、社会主义、文革,仍没被剥夺,而今天光天化日之下被剥夺了,这说明这场革命是空前绝后的。 北京的受害者皮淑风73岁了,家住东城区东直门内民安胡同,私宅是其祖上买来的。在公私合营时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都保住了祖屋,没想到在江总书记一贯倡导我们要讲法制,要讲三个代表的今天,却要被剥夺了,手段还非常特别。 (博讯 boxun.com)

    房产是私人的,政府开发要经主人同意,或给相应补偿,但房地产开发公司骚扰住家、逼迫拆迁、甚至捣毁房屋,这个公司给主人通知时使用假公司名、假公司负责人的名字,手段是流氓手段,这和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有什么区别?两个城市发生着同样的事情,而土匪恶霸却得到政府警察的公开蔽护,这就让人难以理解了。

    北京的故事是这样的:

    在2001年11月1日国务院新颁布的拆迁法将要实施的时候,北京市东城区建委下属的东城区住宅发展中心打着危房改造的旗号,匆匆忙忙的抢在2001年10月28日贴出布告要在民安地区实施危房改造。从此以后我们家的厄运来临了,东城住宅发展中心勾结一帮地痞流氓假冒拆迁公司的人多次来到我家,我们按照江总书记的所倡导的要讲法制,按着拆迁法规的要求,让拆迁公司的人出示拆迁许可证和拆迁资质证明,可是他们始终拿不出拆迁许可证和拆迁资质证明。我们问他们是那家拆迁公司的,他们今天说是“拓荒牛拆迁公司”明天说是“建喜联拆迁公司”当我们找到这两个公司进行投诉时,公司的经理告诉我们,他们公司根本没有在该地区拆迁,他们也在找是谁在盗用他们的名义拆迁。当这伙人再次来到我家时,在我们揭穿真相后,他们又改称“昊海”拆迁公司。他们经常换人,今天晚上这个来,明天晚上哪个来,当我拿出公证书告诉他们:“我们家的房屋有关拆迁法律事宜已在2001年10月7日办理了公证一切由我儿子处理,我年纪大无法处理了。”他们仍然大声拍门,上门威胁恐吓我这老太太,我这七十三岁的老人被他们连气带吓病倒两回,住了一次医院,我那七十四岁的老伴因脑淤血瘫痪在床多年也被他们吓的听到拍门声就哆嗦。

    在他们当中有一自称是经理的告诉我们他叫“田棕义”对我们说:“我们是代表政府来拆迁的,你们不要和政府讲什么产权,政府说产权是你的就是你的,说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告诉你们我认为这就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第一次是文化革命,第二次是财产革命。”“这就跟反右派斗争一样,先让你们提意见,提完了就定你个右派。让你们闹腾产权啊,搞个危改就把产权改没了。”“看你们搬不搬,不搬就强拆。”还说:“副区长在拆迁会上讲了打了白打,砸了白砸,我们后面有强大的专政机关哪”田棕义经理还说:“这次你们该知道政府有多黑,共产党有多厉害了吧”。

    在2002年1月17号晚8点多,田棕义再一次上门与我们谈,谈不成后很生气的摔门离开,10分钟后拆迁公司的工作人员送来盖有东城房管局公章的“解决纠纷谈话函”(在晚上8点多能开出盖有房管局公章的调解函,而且是由拆迁公司的工作人员送上门的)第二天我们按时来到东城房管局地政科,在地政科我们对拆迁公司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可是地政科的工作人员;房地产市场的正宗执法机关的执法人员竟然不核查拆迁公司的合法身份还告诉我们说:“你们管他们合法不合法那?给你们解决房子就行了。而且还在欺骗我们,“说他们是建喜联拆迁公司的,建喜联是具有一级拆迁资质证明的公司”最后提出解决方案。‘按照我们家15口人6个私房本,根据北京市危改办法,给我们6套2居室让我们再拿出120万。当我们提出我们十一间房屋的价值时,告诉我们说:“你们的十一间房屋只给砖头瓦块钱也就8万多。”这是什么解决方案啊,我们上那去找120万啊?这不是在刁难人吗?这不是在逼人走绝路吗?当我们再一次提出田棕义多次上门威胁恐吓的事,这时这个公司的人又声称:“他们公司没有这个人,他们公司的经理叫田贵祥。”

    对于真正的危房改造我是积极支持的,这也是政府在为我们人民群众办好事办实事啊!我也受党教育多年了,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啊!我和老伴还有女儿都已退休在家,每个人的退休金是600多元,儿子们也是工薪阶层,每个家庭要拿出20多万元参加危改回迁对我们来讲实在是太难了,为了不影响危改我们可以搬走为危改让路,我们的要求也不过分,只是按新拆迁法规,实施产权置换,找面积差不多的平房就行。

    2002年2月2日下午2点25分,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开着铲车来到我们家,强行扒毁院墙,捣毁2间房屋,与我的儿子们发生冲突,我的儿子拨打110报警,拨打了2 次110都没有来,北京市公安局对社会承诺的5分种到现场,此时已经过了10分钟了,我儿子第3次拨打110, 告诉如果110再不到现场就将起诉110行政不作为,这样北新桥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我的儿子要求民警做笔录立案,可是民警说这是民事纠纷不立案,我的儿子告诉民警我们对这伙人的身份是谁都不知道,怎么是民事纠纷哪?而且民法通则里有规定,只有法院有强制执行权,其他任何个人或团体都无权执行,况且法院执行也要有送达通知书,他们已经严重违法了。此时民警无奈要求他们出具证明,证明身份;证明拆毁我们的房屋属违法的,还是没有做笔录立案,我们也很无奈的接受了,当我们拿到他们盖有红章的证明时,才发现章的落款是“兴久诚房屋拆迁有限责任公司”后经我的儿子多方调查了解到“兴久诚”公司的真正的法人代表是女性,叫‘罗敬’而不是现在的‘田贵祥’。

    经过这次的冲突后,他们开始变换手法,拆毁公共厕所;断路;2次断水;断电;3 次掐断有线电视与电话。后经我们多次找有关部门强烈要求下,才算恢复用水;用电;有线电视和电话。但至今路不好走,没有厕所。这还不算,周围昼夜施工机器声,大型车辆的噪音扰的我们无法休息,大人上班无精打采的,孩子上学是常常打瞌睡。

    6月13日他们又连续两天昼夜施工,我老伴一个患脑溢血的病人,由于长期得不到休息突发病被999急救车送到医院抢救,现在医院已下病危通知。

    最近他们又变本加厉的迫害我们,招来五百多民工住在我们家傍边,民工在我们家周围随便大小便,我们周围整天是臭烘烘的,苍蝇,蚊子多的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们什么恶毒的办法都使了,下面该雇佣杀手杀我们全家了吧?我们按照法规办事有什么罪啊?我们这点最基本的要求有什么错啊?在大力倡导讲法制的时代,他们这种严重违法行为,黑社会的做法,难道就没有人管他们了吗?这里面就没有职务犯罪吗?这里面就没有严重的腐败吗?是什么势力在支持他们?是什么势力在背后给他们撑腰?他们可以这样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败坏政府形象。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内民安13—17号 皮淑风联系电话: 010--64023549 _(博讯记者:Lewis)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采访有关天津大学拆迁过程------黄世仁的穆仁智与天津大学的卢绍棠
  • 中国拆迁问题年终特稿
  • 苏州暴力拆迁“顶风作案” 市民深夜遭野蛮绑架
  • 北京暴力拆迁的一些典型案例
  • 沈阳两幢楼同时蹊跷起火 怀疑是开发商故意纵火驱赶拆迁户
  • 强迫拆迁逻辑图(图)
  • 拆迁恶行再现京城 大北窑居民谈拆色变
  • 上海警方干预张贴拆迁政策文章
  • 陕西拆迁补偿条例今施行 不得断水断电强迫拆迁
  • 南京拆迁补偿办法将作重大调整 将向社会公示
  • 南京江宁政府圈地拆迁 民营企业利益受损严重
  • 拆迁户的无奈及悲愤(图)
  • 天安门抗议拆迁示威者被判刑:被逼无奈跳河判2年
  • 中国经济时报质疑“报道拆迁属泄密”
  • 政府纵容致拆迁矛盾激化 民怨以极端方式宣泄(图)
  • 拆迁致死人命——青岛市辛安街道办事处境内的一起拆迁事件
  • 上访无效 青岛拆迁户中南海静坐抗议
  • 抗议拆迁示威者在中南海门外遭拘捕
  • 底楼是几楼?成都48户拆迁群众深陷概念“陷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