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京城的“新国大”集资诈骗案背后的系列渎职案
(博讯2003年12月02日)
  (亚洲时报在线报道)近期一些被认为涉及李鹏及其家族腐败的报道最近陆续浮上水面,继早前有关三峡的贪污事件报道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27日在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首次向外界披露了曾震动京城的“新国大”集资诈骗案背后的系列渎职案,而外界和事件的受害人一直指李鹏幼子李小勇及其家人有份参与此案。

      “新国大”案号称“首都第一金融要案”,涉及款项超过5亿人民币。事件中,台湾商人曹予飞于1997年6月至1998年7月,成立公司非法收购“新国大”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精登石油公司,其后,曹予飞与龚聪颖、高震宇等人合谋,以承诺无风险投资、高额回报为诱饵,采取设假盘房提供假信息等欺骗手段,骗取3000多人、高达5亿余元的集资款。 (博讯boxun.com)

    事件后来经受害人多次上访揭发,并引起各方面重视。1998年9月3日,侦查员在云南省石林截获欲携款潜逃、欲偷渡出境的曹等三人,共追缴赃款折合人民币3900多万元。

    2000年4月21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分院,以集资诈骗罪依法判处曹予飞死刑;判处龚聪颖死刑,缓期2年执行;判处高震宇无期徒刑;其他涉案人员分别受到不同惩处。检察人员其后再次揭发张连成、宋远、郭敬民等人被揭露受贿协助曹等人隐□真相,使曹等人能够长期公然地以代理期货交易为名,在北京大肆进行集资诈骗活动,而首都的期货、证券和金融监管部门均未能及时发现问题。事件经过重重波折,最后市检二分院在2001年底陆续起诉宋远、郭敬民、张连成等人。

    然而,事件并未就此平息。外间和“新国大”受害者一直指李鹏、其妻朱琳及幼子李子勇涉及此案。自97年来,每年均有人往天安门示威,称案件涉及李派中人。

    2002年1月,“新国大”案受害者第六次在首都市中心毗邻天安门广场的市人大门前示威,超过一百名示威者身穿写有“严惩腐败”等抗议口号的白色背心,在人民大会堂门前,高呼“李鹏,还钱!”等口号,而且点名谴责当时的国家”第二号人物”李鹏,同时要求当局重新调查李小勇有份参与投资的新国大期货经纪公司倒闭事件。此事竟然未受当局阻止和干预,因而引起外界许多猜测。

    此一连串事件发生在多年前,为何有关报章到近日又再行报道?此案被外界指涉及李鹏及其家族,恰巧早前也有报章高调报道三峡的贪污问题,而三峡竟无独有偶,同样牵涉到李鹏。

    11月17日,中国悄悄地宣布:免去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郭树言的职务,连带郭树言的副手何文彬也一并调走。众所周知,李鹏对三峡工程十分“关切”,当年他曾在三峡工程中安插大量人马,郭树言就是典型的“李派”人马。李鹏执政期间的腐败事件陆续浮上水面,事态似乎并不单纯。

    如今看来,虽然有关报道连李鹏等人的名字也未提及,更遑论指其跟连宗贪污案有关;但事实是,这些报章提及此案,已经在无形中增添了不少压力,也证明李鹏已经不能再只手遮天,否则这些案件连浮上水面的机会也没有。然而这些暗中施加的压力能到达什么程度,目前仍是未知之数。

    值得注意的是,直至目前李鹏的势力仍然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罗干在这次事件中有关键角色。一直被视为李鹏系人马的罗干对检察院是否提出起诉、法院会否判罪等问题,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外间现在怀疑的是,罗干会否支持调查新国大案,抑或现时新国大案已经算是结了案,不会再牵连别人或任何有权力人士?如果案件苦主坚称李鹏家人涉案,当局是否应对事件有所交待?如果案件就此“审结”,国内外舆论以至此案的苦主,又是否会满意这样的结果?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