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请关注!
(博讯2003年10月21日)
  打开www.163.com用户名zhen_981密码123456789的信箱,即可看到我本月三号和五在市政府和市委请愿的照片。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之三 (博讯boxun.com)

  2003年10月3日上午十点二十分,郭起真携妻子和儿子手举“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白色横幅到河北省沧州市市政府门前请愿,并散发相关冤案情况的传单期间向关注的大批市民宣讲96年沧州特大杀人案是怎么样破获的,无辜的百姓是怎么样被打入了死牢,受害人的母亲是怎么样被迫害至死,和举报沧州市新华房管所所长马桂臣而受到打击报复近十年和为民请命的人是怎么样陷害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犯?详细情况,得到了广大市民的支持和对腐败邪恶势力的愤慨。

  郭起真携全家再一次地呼吁全社会关注这起长达近十年的冤案。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

  2003年10月5日上午九点郭起真再一次到沧州市市委纪律检察委员会请愿,郭起真的妻子和儿子举着“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的白色的横标,郭起真向热情关注的市民们散发“最强烈的抗议新华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多次,押扣电脑,禁止上网,窃取电脑资料,破坏电脑程序,扣押稿费”的材料。并向特别关注冤案的市民控诉腐败邪恶势力在这近十年的时间对我的残酷迫害和打击,激起了广大市的愤慨和对正义事业的支持。一位老者激动的说:“在沧州市发生的特大杀人案宣称已破获,原来是把无辜的百姓当的替罪羊,甚至逼出人命的冤案,却把沧州市几十万的人民蒙在鼓里近十年,这纯粹是对人民的犯罪吗?”一位中年妇女拿着我写的材料动情的说:“你为民请民,把无辜的百姓从死牢里救出来,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罪人,而把无辜的老百姓打成了杀人犯,又逼出人命来的人,却可以逍遥法外这是什么世道呀!”一位自称是市委保卫科姓王的人从大院里出来见众多义愤填膺的人民对政府部门的严厉谴责时,口口声声地答应与领导联系解决我反映的冤案。一会儿沧州市信房局的姓唐的一位工作人员和一位没有通报姓名的人以解决我的冤案为由,把我们全家领到了在市委左侧的信访局。

  当日上午11点20分车站办事处的李先生和当地街政府的梁主任来到我的家询问我的冤案,并承诺把了解的情况向上级领导反映。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马桂臣指歙一些人残酷地打击报复举报人,妄图制为民请命的人于死地,也永远掩盖不了对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事实胜于雄辨,那些曾被欺骗,被愚弄,被凌辱的广大人民,终将会把一切草菅人命无法无天邪恶分子押上历史的审判台!

  

  最强烈的抗议新华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多次,押扣电脑,禁止上网,窃取电脑资料,破坏电脑程序,扣押稿费

  申请报送单位:2003年3月24日下午已将申请报告送达市公安局办公室054019警号。市公安局在收到此申请报告二十四小时之内,没有正式答复本人及家属,视其同意。抄送:市政府、人大、政法委。

  申请游行人:郭起真及全家

  游行申请原因:新华公安分局有关人员在原沧州市新华房管所书记兼所长马桂臣的亲自指使下,从94年至今的近十年的时间里,曾四次非法的对我实行关押,四次没有履行合法的法律手续;2001年2月2日扣押我的电脑和其他物品,至今没有开具扣押凭证;窃取我电子信箱的来信和关闭我的电子信箱;2003年1月3日后,又向市区内几十家网吧散布“郭起真是法轮功练习者!”胁迫网吧禁止我上网;2003年3月5日以后多次非法地窃取我电脑及软盘上的文件,并且经常地破坏我的电脑程序;扣押国外5月9日寄给我的2889支票。

  游行时间:在我的冤案没有得到公开公正的解决之前,将在沧州市市区和全国各地无定点游行。以及向境内外各大媒体披露。并保留对新华公安分局和一切肆意践踏人权的单位和个人的刑事责任的追究。

  曾任沧州市新华房管所所长兼书记的马桂臣在任职的几年时间内,用公款更新了三辆轿车;出售一套公有商品房竟敢贪污数万元人民币;直接偷漏国家税收高达上百万元人民币;仅在荷花池小区就明目张胆的侵吞了三套超面积的商品楼房。马桂臣在94年与我发生口角后,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喊:“给新华公安分局打电话,把他抓起来!谁敢与我作对,我就治死他!”是口出狂言,还是像<沧州晚报曾吹捧马桂臣时写道<马桂臣说到做到!

  马桂臣给新华公安分局打完电话,见没有搬来能够“治死我”的人,又马不停蹄地亲自驾轿车去新华公安公局拉来了两个警察,气势汹汹地赶到房管所抓人。看到头顶国徽,肩扛盾牌的“人民保护神”--正义的化身,沦为马桂臣的打手和保镖,看到马桂臣盛气凌人不可一势,如此的蛮横,如此霸道的流氓行径,无不激起在场干部职工的愤慨。有正义感的干部气愤的说:“这里难道回到了三十年代,豺狼当道的上海滩吗?!”

  原沧州市新华房地产管理所马桂臣的直接指使和操纵下,新华公安公局于94年6月2日对我实行非法收审。在关押期间,新华公安分局二次向新华检察院提起逮捕申请,均被新华检察院驳回,但这并没有阴止住对我的迫害,又向市检察院提起逮捕我的申请,而市检察院越级对我做出逮捕。新华公安分局于本年7月28日取保释放后(没有履行正式手续)的94年9月9日新华公安分局将我逮捕。并非法关押至95年1月23日,再一次取保(又一次没有履行正式的法律手续)。

  新华法院于95年5月17日,在没有证人,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我做出判处一年的有期徒行缓刑后,并扣押了在我上诉期内依法上诉的上诉状。审判员孔某和一些相关的人没有对此案进行慎重地重审,却多次到我家和朋友单位做撤诉动员,并进行威胁。

  96年7月市房管局以判处我缓刑为由,在没有通知本人的情况下对我做出开除公职的决定。至到97年的下半年,在我索要下,才不得不将开除我的决定送达本人。当时马桂臣曾众目睽睽之下气急败坏地喊道:“你在到单位上来,我就打死你!你有本事就去告状!”

  96年沧州市水月寺小区发生特大杀人案,六天后沧州市电视、广播、报纸,都争相报道破获此案。特别是沧州市电视台,几个频道在十几天连续滚动报道破获特大杀人案凶手王兰歧(我的近邻,居住在沧州市荷花池小区六号楼504室)的消息,并在屏幕上反复播放犯罪嫌疑人王兰歧拖着脚镣,戴着手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的近镜头。当我在居住的小区内听到杀人嫌疑犯的妻子声泪俱下地向我哭诉自已的爱人遵纪守法,绝不会是杀人犯,和看到面容憔悴,神情恍惚,性情温顺的女人,竟然在精神近于崩溃的时刻,却要与执法犯法的办案人员同归于尽时,使我震惊和痛苦万分。经过我向涉及此案的有关人了解和慎密的分析推理,我断定这是一起天大的冤案!人命关天,为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我不敢有一丝的怠慢,立即草拟向上级反映的稿件。并于98年1月23日先后向<南方周末,中央台视台,以及江泽民直接去信反映,却杳无音讯。(99年无辜的王兰歧虽然无罪释放,但已造成无辜的受害人的母亲气绝身亡,父亲精神严重失常!)

  98年夏天我到中央电视台上访,遭到公安人员威胁。当我穿着“冤”字的背心,到天安门广场喊冤时,却立即遭到武警干涉,随后便被关押和收容。

  98年新华公安公局为阻止我在两会期间上访,公然派了二十几个公安人员对我实行24小时的监视,粗暴地开涉我的人身自由,并且经常在深夜对我进行骚扰。在社会上引起极其恶劣的影响。一天派出所所长、指导员和政法委书记,一个被称为是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的人尾追我至亲属家里,威胁我说:“你要是上诉就判你实刑,(即有期徒刑),只要你不在举报你们所长马桂臣,我可以恢复你的工作!”

  2001年2月2日零点,10几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人闯入我的家门,对我的住宅进行了搜查,并且抄走了我的电脑和我七张软盘,两本日记和两本电话本,十二盘软盘在关押我的时候扣押共计十九张。均没有开具扣押手续,(夜入民宅不出示证件,查扣物品不开具扣押赁证,这与土匪有什么曲别?)以“颠复国家政权罪”对我实行刑拘后,多次向检察院提起逮捕申请遭到拒绝,于3月14日,没有办理任何的手续的情况下释放。电脑和所扣东西未归还。公安人员多次找到我的亲属进行威胁,并在网吧非法传唤于我;关闭了我所有的电子信箱,并多次窃取我的QQ号。

  2002年11月6日新华公安分局故伎重演,以我曾为96我市发生的特大杀人冤案向中央电视台和江泽民写信反映情况为由,再一次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我刑拘,并查扣了两台电脑,十二张软盘,二十八本日记,以及八十多张写给江泽民的的手写信件等物品。于2002年11月22日再一次没有办理取保手续释放。试问:谁又应该为这触目惊心的悲惨后果负责?在“三个代表”的呼喊声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的今天,那遵纪守法的善良纳税人,被以食纳税人为荣的“保护神”打入了死牢,逼出人命,却可以当作英雄,而为民请命的人却要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捕入狱,倍受凌辱和欧打!天理何在?这起轰动沧州的特大凶杀案的真相,还被谎言所掩盖,几十万善良的沧州人民至今还被蒙在鼓里!把王兰歧这个普通的个体劳动者刑讯逼供成为杀人犯,就是对全体沧州市人民的污辱和陷害吗?这起特大冤案不弄出个水落石出,谁能保证下一个无辜杀人犯的帽子会不会扣在你的头上呢?

  在近十年时间里,新华公安分局一直积极地充当马桂臣的打手,对我进行四次的非法关押期间,每天强迫从事二十几个小时的劳作,甚至于连续几十个小时的劳作。每一次关押都使我的肉体和精神受到双重的摧残,倍受虐待和凌辱及欧打,造成胸闷、高血压、腰疼、经常性头疼、记忆力严重衰退等病。特别不能容忍的是,新华公安局在2003年1月3日后,向市区内我经常上网的网吧散布“郭起真是法轮功学员!”并威胁网吧管理人员,“哪个网吧让郭起真上网,就把哪家停业!”致使不明真相的十几家网吧禁止我上网。扣押了我的电脑,再不择手段的禁止我上网,妄图切断我与外界的联系,阻止我在网上向境内外的新闻机构揭露他们的丑恶暴行。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捏造罪名,严重的践踏法律,肆无忌惮的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是对“三个代表”的最大讽剌?还是对神圣法律的挑衅?

  在此对新华公安分局执法犯法,草菅人命,迫害我近十年的犯罪行为表示最强烈的抗议!并强烈地要求有关部门和有正义感的人们关注此案。我坚信:在大家的关注下,一切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败类,终将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让我们一起携起手来,共同维护法律的尊严,共同维护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共同与一切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类败做斗争,共同地承担起历史赋予给我们每个人神圣的历史使命,为营造一个公正,平等,合谐,祥和的社会环境不懈的努力!

  关心此案的朋友来信或来电,我即免费寄送反映我近十年冤案的详细经过《告全市人民书》。另外,借此诚聘有正义感并憝悉网络知识的律师两名。

  

  

  注一:96年沧州市水月寺小区发生特大杀人案,六天后沧州市电视、广播、报纸,都争相报道破获此案。特别是沧州市电视台,几个频道在十几天连续滚动报道破获特大杀人案的消息,并在屏幕上反复播放拖着脚镣,戴着手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杀人犯罪嫌疑人的近镜头。当我偶然地听到杀人犯的妻子亲自向我哭诉自已的爱人遵纪守法,绝不会是杀人犯。当我看到面容憔悴,神情恍惚,性情温和,弱不禁风的女人,竟然在精神近于崩溃的时刻,却要与执法犯法的办案人员同归于尽时,使我震惊和痛苦万分。经过我向涉及此案的有关人了解和慎密的分析推理,我断定这是一起天大的冤案!人命关天,为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我不敢有一丝的怠慢,立即草拟向上级反映的稿件。并于98年1月23日先后向<南方周末,中央台视台,以及江泽民直接去信反映。虽然二位家喻户晓的无辜的百姓(杀人犯)坐了三年多的冤狱后,99年春节之前,先后(取保)释放,但是,一受害人的父亲精神已严重失常,母亲因经受不住如此的打击,思儿心切,气绝身亡!试问:谁又应该为这触目惊心的悲惨后果负责?在“三个代表”的呼喊呼声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的今天,那遵纪守法的善良纳税人,被以食纳税人为荣的“保护神”打入了死牢;逼出人命,却可以当作英雄,而为民请命的人却要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捕入狱,倍入凌辱和欧打!天理何在?

  在此呼吁所有有正义感的人们关注此案。我坚信:在大家的关注下,一切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败类,终将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让我们一起携起手来,共同维护法律的尊严,共同维护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共同与一切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类败做斗争,共同地承担起历史赋予给我们每个人神圣的历史使命,为营造一个公正,平等,合谐,祥和的社会环境不懈而努力!

  关心此案的朋友来信或来电,我即免费寄送反映我近十年冤案的详细经过《告全市人民书》。另外,借此诚聘憝悉网络知识,有正义感的律师。

  邮  编:061000 QQ:88239920

  http://home.pchome.com.tw/online/bignews3/guoqizhen.txt

  E-mail: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net/[email protected]

  地址:河北省沧州市荷花池小区5号楼404室  电 话:0317-3077580 郭起真

  星期五 2003年10月19日上午十点

   刑事申诉状

  申诉单位:河北省沧州市新华区法院。

  申诉人:郭起真,男,1958年5月10日,汉族,大学文化,山东乐陵县人,96年沧州市房管局以判处缓刑一年为由开除公职。

  住址:河北省沧州市荷花池小区五号楼404室

  申诉请求:请求法院依法启动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此案。依法撤消河北省沧州市新华区法院(1995)新刑初初字第14号刑事判决书,改判原审被告人无罪。

  申请理由:原审判决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一)、对打架事件原因认定不准确,法律适用错误,定罪不准确。

  原审被告人郭起真本系沧州市新华房地产经营管理所职工。1994年4月1日下午,在一起房屋买卖中,原审被告人起真所开的买卖房屋的单据并未有一丝的差错(有证),但李晓珠却无端挑衅,出言不逊,甚至于辱骂原审被告人,双方因此发生口角。李晓珠首先用算盘打伤被告人,造成原被告左手食指血流不止(有证),被告人出于自保的目的,被迫还手。故此,被告人未有故意伤害之目地,明显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之主观要件。

  (二)、用以定罪的所谓法医鉴定报告及原告证明骨折的原始骨折照片未当庭予以出示,导致被告人和辨护人无法进行质证,故不能采纳。

  作为本案最主要的定罪证据,鉴定报告,特别是受害人的证明骨折的原始照片未当庭出示。根据有关法律规定,鉴定结论应当当庭宣读,鉴定人一般应当出庭对鉴定过程和内容作出说明。但庭审中却在被告人对鉴定报告提出疑义,并申请重新鉴定的情况下,控方依然没有出示关键的鉴定报告,导致被告人和辩护人根本无法进行有效质证。同时,鉴定报告认为李晓珠构成轻伤也与事实不符。实际上李晓珠根本未骨折!李在沧州市人民医院内科“住院”十几天后,(骨折理应在外科接收治疗,)就恢复了正常的上班(有证)。这是骨折患者所能做到的吗?由此可见,所谓的轻伤鉴定报告完全与事实不符合,法院应不予采纳。所以,被告人并不符合故意伤害罪之客观要件。

  (三)、证据之间互相矛盾,不能构成完整、有效之证据体系。所谓的被害人李晓珠和郭杰及贾尉冰的证言不一致。被害人李、郭、贾在证言中证明:是被告人首先拿水杯打的他们,实际上是李首先用算盘打伤被告人。原审法院也已查明了是李首先对被告人造成了伤害,被害人被迫还手,并予以认证。但判决却依然认定被告人是故意伤害李,法律适用显然错误。

  (四)、故意造成他人轻伤缺乏最起码的证据,故意伤害和互殴有本质不曲别。众所周知,我国犯罪概念中构成犯罪的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要严格的区分互殴和伤害的概念,并不是互殴和自保都属于所谓的“伤害”。况且原审被告人郭起真在工作时间内,在并无过错的正常工作中无端受到百般的挑剔后,相继又遭到了辱骂和殴打,才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被迫还手,已致造成了李的脸部红肿,即使有过错,也是原告对他人进行辱骂和伤害在先。退一万步来讲:即是原审被告对李造成了伤害也是在脸上,也绝非在屁股的骶尾骨;即使我造成了所谓的轻伤,也是间接;倘若李确实骨折,那么哪一位骨折的轻伤病人会住在内科治疗?又有哪一位骨折导致轻伤的病人,会在住了十几天的内科病房便可以出入自由,且正常上班呢?

  (五)、扣押上诉状是对公民人权的粗暴剥夺和践踏!更令人匪夷所思,不能容忍的是:新华法院审判员和一些工作人员,在法定的上诉期间接到原审被告的上诉状后,当场对我进行威胁和恫吓,(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曾骄横的地说:“新华法院开院十几年来,还没有一个是判缓刑还上诉的!再上诉就判实刑!”)妄图阻止我的上诉。审判员孔令荣和一些相关人员先后多次到我家以及我的亲属、朋友、单位进行游说,不厌其烦的进行撤诉动员。(若不是受他人的操纵,作贼心虚,又何惧我上诉?)综上所述,原审被告人郭起真所开具的买卖房屋的单据并未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但李晓珠却无事生非,无端的挑起纠纷,出言不逊,甚至于辱骂原审被告人,并由此发生口角。李首先用算盘打伤被告人,被告人出于自保的目的,被迫还手,并无故意伤害李之目的。同时,构成轻伤也无有效证据支持,(鉴定报告未经过庭审质证,且与事实不符,不应采纳),原审被告人明显不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审被告人现根据《刑事诉讼法》之有关规定,在此恳请法院明镜子高悬,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启动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此案,依法撤消河北省沧州市新华区人民法院(1995)新刑初初字第14号刑事判决书,改判原告无罪。

  申诉人:郭起真星期一 2003年3月24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鸣冤八年无公道 郭起真卖肾聘律师
  •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
  • 郭起真全家六日上午在市委请愿(图)
  • 郭起真又遭捕 第三次卖肾急聘律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