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复旦博士被冤拘半年 平安公司董事长马明哲涉嫌报复陷害
(博讯2003年10月18日)
 马明哲照片:

 (编者按:复旦博士冤案终于以被害人于2003年9月被解除取保候审而暂时告一段落。由于博讯新闻的追踪报道,使得海内外得以了解事实真相。案件也得到了公安部、国家教委、上海市市委和深圳市市委的高度关注。
     (博讯boxun.com)



  2002年3月,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局长,都曾对案件亲自批示。
  
  2002年4月,当平安公司员工窦文伟带领多名警官将复旦博士押解到深圳后,公安部就要求深圳市公安局将案情上报。
  
  2002年6月,当深圳市检察院多次依法驳回了对复旦博士的逮捕提请后,深圳市市委书记亲自批示,要求有关司法人员“依法办案”。
  
  2002年8月,深圳市政法委书记亲自找到马明哲谈话,询问有关情况。
  
  2003年9月,复旦博士被解除取保候审,获得完全自由。同时,深圳市政府公布,免去马明哲平安保险(集团)公司总经理的职务。
  
  综观复旦博士冤案,我们发现其中有很多违背一般常理,更有违反现行法律的不正常现象。但作为海外媒体,我们仍欣喜地看到,深圳市人民检察院能够严格依法办案,及时避免了一场由所谓“权势人物”操纵的报复陷害案件。
  
  复旦博士案件也给予了我们很多的启示。中国的法制状况在不断地进步。公安、检察院和法院三者相互独立和相互制约的机制有效防止了冤案的进一步扩大。
  
  同时,我们也了解到,作为掌控上千亿国有资产的平安公司董事长马明哲,为了能够掩盖事实真相,操纵司法,甚至不惜动用国有资产大肆对国内媒体进行施压和操纵,致使事件真相不能及时公布于众。例如,南方某周报,跟踪复旦博士案件达半年之久。但马明哲借用平安公司的名义,向该报社投入巨额广告费。作为条件,将记者的新闻稿件压下。并通过某些不正当的途径,迫使采访此案件的有关记者辞职。据确实消息,凡是采访过复旦博士案件的国内媒体,都得到了平安公司的慷慨广告,而记者的稿件却不能发表。
  
  博讯将继续关注复旦博士冤案。我们和海内外其他的正义人士都相信,案件必须,也一定会得到公正的解决。)
  
  复旦博士生被冤拘半年 平安公司董事长马明哲涉嫌报复陷害
  
  2003年9月12日,刚刚从复旦大学毕业不到三个月的胡坤,终于等到了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邮寄给他的“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这意味着在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519天(包括刑事拘留43天、监视居住119天和取保候审357天)之后,他终于可以成为一个完全自由的人。而早在这之前的2002年8月,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已经以“罪名不成立”为由,驳回了对胡坤提请逮捕的两次报批和一次复议,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也以同样的理由驳回了对胡坤提请逮捕的复核。
  
  胡坤一案历时一年九个月。而对胡坤进行举报和控告的,正是他以前曾经工作过的老东家——平安保险公司董事长马明哲。而控告的依据,则是胡坤代马明哲曾经领取的四本书的稿费。平安保险公司向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提供的报案材料上,声称胡坤侵占该公司资产稿费总计80,272万元,其中个人所得税6,089.56元。马明哲甚至还在报案材料上亲笔写到“情况属实”,并亲笔签名。
  
  马明哲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人物。他头顶上笼罩着无数的光环,包括: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常委、货币银行学博士,南开大学兼职博士生导师,中共党员,亚洲唯一出任美国中央高科技保险公司的独立董事,等等。
  
  就是这样一个掌控着上千亿资产的大人物,为什么要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地将胡坤这么个小人物投入监狱。而这个小人物又是一个曾经为他工作过两年的前雇员,一个当时正在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
  
  一、著作权纠纷引发刑事案件
  
  2001年10月,平安保险公司董事长马明哲和胡坤就《挑战竞争》等书的著作权及相关稿费发生民事纠纷。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2002年1月,马明哲以平安保险公司的名义,向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上林派出所(现已被撤消)报案,声称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胡坤侵占平安公司资产。报案材料上,盖有平安保险公司的公章,马明哲还亲笔写到“情况属实”,并亲笔签名。
  
  马明哲假借平安保险公司的名义,指控胡坤侵占的平安公司资产,即:由北京商务印书馆公开出版发行的,马明哲等人署名的四本书的稿费。四本书分别为《挑战竞争:论中国民族保险业的改革与发展》、《平安新语》、《平安理念》和《平安故事》。商务印书馆支付四本书的稿费总计8,0272元人民币,其中由商务印书馆代扣个人所得税总计6089.56元人民币。
  
  2002年1月24日,马明哲指使平安保险公司稽核监察部员工窦文伟,带领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上林派出所警官来到上海。在复旦大学南区研究生宿舍,对胡坤的同宿舍同学田贞余,非法扣押和审讯达10余多小时(从当天下午5点半到第二天凌晨3点半)。
  
  二、复旦博士生蒙受冤狱
  
  2002年4月12日,胡坤应上海市公安局文保分局的要求,带着材料到该局反映情况时,被扣留。当天晚上10点左右,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上林派出所警官潘高寿,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名,在上海对胡坤实施了刑事拘留。随后,胡坤被羁押在上海市闸北区看守所。
  
  2002年4月17日,马明哲指使的平安保险公司员工窦文伟,带领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上林派出所钟所长、潘高寿警官和另一名警官,乘火车将胡坤由上海押送到深圳。2002年4月18日,胡坤被关押在深圳市福田区看守所。
  
  2002年5月22日,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证据不足、职务侵占罪名不成立”为由,驳回了对胡坤的逮捕提请。2002年5月24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将对胡坤的强制措施变更为监视居住。随后,胡坤被关押在深圳市福田区保安培训中心。2002年6月10日,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顶住压力,第二次依法驳回了对胡坤的逮捕提请。
  
  2002年7月3日,在及时得到有关案件进展情况下,马明哲指使平安保险公司员工盛瑞生,用欺骗和威胁的手段“劝说”胡坤母亲前往深圳做胡坤的工作,意图使胡坤违背事实认罪。2002年7月11日,马明哲指使盛瑞生带领胡坤母亲前往探视被监视居住中的胡坤,拿着由马明哲事先以胡坤名义起草好的所谓承诺书要其签字,妄图诱骗胡坤违背事实认罪。遭到胡坤拒绝。
  
  2002年9月1日,在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和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多次驳回对胡坤提请逮捕的复议与复核后,马明哲及时得到消息,并指使平安保险公司总经理助理徐光中前往探视被监视居住中的胡坤。意图对胡坤进行威胁,不要出来后控告马明哲的违法犯罪行为。
  
  2002年9月20日,在被迫写下不拥有著作权的承诺书和所谓“感谢信”后,胡坤被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有条件地恢复了部分人身自由。
  
  2003年9月12日,对胡坤实施1年的取保候审结束。胡坤获得完全自由。
  
  三、相关法律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对职务侵占罪名进行了明确的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从《刑法》的规定,我们可以看到,职务侵占罪名的构成需要有四个要素。这四个要素缺一不可。第一,犯罪的主体是公司职员;第二,犯罪的客体是公司资产;第三,行为上利用了职务上的便利;第四,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从胡坤的行为来看,第一,他代马明哲领取《平安新语》、《平安理念》和《平安故事》稿费是2000年6月,他从平安公司辞职是在2000年3月。因此,他不具有职员的身份。
  
  第二,四本书的稿费全部由北京商务印书馆代扣了个人所得税。胡坤代马明哲领取的稿费也是扣除了个人所得税后的稿费。因此,不能够认定依法缴纳了个人所得税后的稿费是公司资产。
  
  第三,胡坤在平安公司只是一名普通员工。其本身并不具有在财务或者其他方面的权利。因此,不具有职务上的便利。
  
  第四,稿费是作者的合法收入。胡坤作为《挑战竞争》的作者,这些稿费名义上虽是马明哲名下,但实际上应该归真正的作者胡坤所有。四本书的稿费也是马明哲授意胡坤领取,并由马明哲赠送给胡坤。因此,不存在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故意。
  
  上面也正是深圳市和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依法驳回对胡坤的提请逮捕的法律依据。
  
  四、实施报复陷害的平安公司董事长马明哲应被追究法律责任
  
  2002年1月25日,平安保险公司员工窦文伟带领深圳市福田区上林派出所的警官到复旦大学南区研究生宿舍,将胡坤的同宿舍同学扣押和审讯10个多小时,这本身就违反法律程序。
  
  胡坤于2002年4月12日被刑事拘留,在看守所一直被关押到2002年5月24日。总计被刑事拘留43天。这已经违法了《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即:拘留30天加提请逮捕审批的7天,总计37天的规定。
  
  同时,深圳市福田区检察院于2002年5月22日,已经做出“证据不足,职务侵占罪名不成立”的决定,驳回了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的提请逮捕。按照《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的规定,“公安机关对人民检察院不批准逮捕的决定,认为有错误的时候,可以要求复议,但是必须将被拘留的人立即释放。”而胡坤直到5月24日才被从看守所释放出来,已经超期2天。
  
  到2002年8月,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以“罪名不成立”为由,驳回了对胡坤提请逮捕的两次报批和一次复议,而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也以同样的理由驳回了对胡坤提请逮捕的复核。这样,深圳市福田区公安局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再次向检察机关申请案件的复议与复核。也就是说,深圳市检察机关已经依法不再受理对胡坤提请逮捕的申请。此时,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和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都已经认定,胡坤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在这样的情况下,马明哲借用平安保险公司的名义,并利用深圳市公安机关,试图通过胡坤的家人来诱骗或者逼迫胡坤违背事实认罪,并写下所谓的认错书或者是承诺书,并要求胡坤放弃稿费。这本事就违背法律和一般的情理。
  
  随后,在胡坤一案已经被认定是事实上的冤案之后,仍对胡坤采取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致使胡坤背负“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达一年之久,这本身就违背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条,“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
  
  综观胡坤一案前前后后一年九个月,其中的法外因素是造成冤案迟迟不能解决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个法外因素,就是来自于马明哲及其利用的某些司法人员。在事实确凿,物证充分的情况下,马明哲将缴纳了个人所得税的稿费诬陷为公司资产,其行为已经涉嫌诬告陷害。而又由于马明哲作为平安保险公司的董事长,平安保险公司的党的关系和干部管理归深圳市政府,马明哲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其对胡坤的行为已经涉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54条报复陷害罪。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再谈迫害复旦博士案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