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刘安军:制止深夜扰民施工遭暴打,残疾人死里逃生呼天不应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9月28日)
  我叫刘安军,男,现年43岁,重残(肢体残疾),无业。家中俩口人,户口
    在丰台卢沟桥南里18号.现住租廉价房,享受最低生活保障救济。在宣武 (博讯boxun.com)

  区枣林后街3号.
  
  4月中旬以来,创通基础建设投资公司下属的拆除公司,违反北京市政府
  非典时期夜里十点不许施工的禁令(平常是夜里十一时禁止施工),昼夜
  在我家后面拆房施工,搅得附近居民彻夜难眠,苦不堪言。
  
  4月30日晚10点半,因我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实在忍受不了了,便找到
  该公司一位姓尔的经理,求他们能够早点收工,也好让我们安稳的睡上一
  晚。而经理答:"您回去安心的休息吧,今晚我们不干了。"哪知,我回到
  家里吃完药刚刚躺到床上,窗外便传来大型机器设备的轰鸣声,震得大地
  微微擅抖。没办法,我只好给宣武区政府打电话反映,区政府把我支到了
  区城管。电话打到区城管,那里的同志讲:"现在是非典时期,我们全都
  被隔离了,没有办法去管。"无奈之下,我和孩子出去与拆除公司讲理。
  没想到那个姓尔的经理,非但不停止其深更半夜的扰民施工,反而对我们
  破口大骂,硬要轰我们走。
  
  一直到了早上,我正坐在拆除公司办公室门外,同他们据理力争,突然,
  姓尔的经理照我的下颌猛击一拳,紧跟着他的副经理把我抱起来,狠狠地
  摔在马路中央。当时我便失去知觉昏死过去。路人见到此况,拨打了110
  电话报警。警察赶到又叫来了救护车。救护人员将我救醒,见我没钱看伤,
  就把我拉到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牛街派出所。
  
  牛街派出所是北京市树立的先进派出所。值班的警察记完笔录跟我说什
  么:"拆除公司的人说没打你,人家也不愿意给你出钱看伤,你先回家去吧!
  试问,那行凶打人的人,为了逃避法律责任,有几个能主动承认呢?试问,
  我一个享受最低生活保障救济的残疾人,又有什么钱去求医看伤呢?试
  问,我身上的伤,那行凶打人的人不给看谁给看?
  
  5月4日,我的孩子拉着我去找拆除公司的领导,却被他们拿着铁锨给撵
  了出来。
  
  5月8日,我和孩子及我的前妻一同到拆除公司办公室理论,叫他们给我
  看伤。拆除公司不仅不为我看伤,还打110电话报警,告我在他们办公室
  闹事。110的警察来后,问明情况说了句:"这个残疾人没闹什么事,有问
  题你们自己协商解决吧。"说完扭头就走了。
  
  警察走后,拆除公司的人对我们狂称:"告诉你,你到我们这里捣乱,打
  的就是你,想叫我们掏钱给你看伤?门儿都没有。"
  
  我对他们说:"你们难道就不怕我到区里告你们?"
  
  拆除公司人答:"我们这个工程是宣武区政府的,宣武界内随你怎么告!"
  
  "宣武区是向着你们,我就到市里去告,我就不相信,咱们国家没有王法
  了"我接着说。
  
  "你去告呀,你告一次就打你一次,我们能让你在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他们
  威胁道。
  
  下午4点多钟,拆除公司副经理再次拨打110电话,要民警把我从他们的
  办公室里哄出去。民警同志说:"你们不让他在办公室里,让他到大街上
  可不行。"副经理说:"我们这儿还有一间空房子,让他先去哪儿等着吧。"
  
  就这样,拆除公司的副经理当着民警的面打开空房门,把我们让了进去。
  不曾想,民警刚走3分钟,他们的经理就用手机召来20多个民工,手拿
  着铁锨、铁棒,喊打。有的人还上了房,拿着砖头、瓦片向屋内扔,我的
  手即被砸伤。正在危急时刻,多亏周围的邻居们赶了过来,才把我、孩子
  和前妻救出来。
  
  第二天,我们就找区政府等有关部门,寻求得到法律的支持和保护。别说
  拆除公司真没吹牛,宣武区各部门还真的不管。这样,我们只好到市政府
  去上访。
  
  5月12日,拆除公司里真对我下了毒手。
  
  那天,我去宣武区建委反映情况,回来走到拆除公司门口时,遇到一个邻
  居就聊起来。这时,拆除公司两个拿着铁棒的民工从后面悄悄摸过来,乱
  棒齐下将我打倒在血泊之中,鲜血浸透了马夹和衣衫。
  
  救护车把昏迷不醒的我送到天坛医院,经过紧张抢救,我侥幸又活了过来。
  经医院检查,我的右臂怀疑骨折,头部、眼眶多处受伤(缝了约29针),左
  耳耳聋,右眼视觉模糊,身体大面积淤肿。
  
  此事,牛街派出所告诉我们,他们已经立案侦察。可是,两个多月来,我
  们连派出所分管这起案件刑警的面都没见过,打人凶手更是杳无音讯。现
  在,我们每天都去派出所,仅仅要求他们找打人单位给我看病治伤。但是
  派出所却总以种种借口相推脱。
  
  现在,于8月10日.凶犯和雇凶等四人都被抓到.雇凶者就是拆除公司经理
  和副经理.凶手和雇凶者虽然都被抓到,可是我的伤病还是没有任何人管,
  也没有任何单位过问,致使我还在痛苦之中.孩子也因为我这次被凶杀导致
  没有学上.使我更加痛苦,可是拆除公司现在还在挣钱,人家一点损失都没
  有,我却依然忍着病痛.现在我急需党给我作主
  
  
  
   刘安军
  
   电话号码:83541925
  
  
  《网路文摘》,徐水良主编
  订阅:[email protected]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