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博讯2003年9月19日)
    发自安徽青阳

      据安徽青阳县“9·15事件”处理领导组从北京传回当地政府的消息,朱正亮昨在北京成功进行了手术,目前情况良好。 (博讯boxun.com)

      据青阳县政府讲,领导组赴京后,立即向医院预付了5万元医疗费用,并积极对吴春进行了安抚。青阳县外宣办洪主任向记者表示:“我们对此事也很同情,县委县政府一定尽力处理好。”

      但留在青阳的朱正亮家属,依旧忧心如焚。

      朱仁杰告诉记者,昨日上午9点过,他再次接到了母亲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妈妈说她很想见爸爸,可还是见不到。青阳县政府部门的人也未找过我,不知道他们现在究竟怎么样了。”说这话时,朱仁杰的外婆左梅蓉正坐在小竹椅上剥毛豆,一脸憔悴。

      朱仁杰被拆掉的“婚房”

      昨日上午10时左右,记者再次来到了朱正亮位于公园路上的临时住所。这是一幢二层的毛坯房,一楼的铁门已经生锈;二楼的卧室里,家具四处胡乱放着。

      左梅蓉今年已经80岁,9月17日下午得知女婿自焚消息后,昨天一早她就赶到了公园路的临时住所。“他们两个人都是怕死的,有谁会愿意自己烧自己呢?我的魂都要吓没了。”见到记者时,左梅蓉拉着记者的手不停地重复这几句话,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含着泪。

      朱正亮家被拆迁的房子在进行拆前评估时,只评了83949.67元(不含无偿安置宅基地)。而为了建这幢房子,朱正亮一家向亲戚借了五六万,整幢房子共花费了十余万元。朱正亮正是认为这一评估标准过低。

      朱仁杰告诉记者,在收到《限期拆迁通知书》后,他曾从朋友处借得一台摄像机,将房屋外貌、内部装修以及产权证等文件拍了下来。

      “这就是我家的房子,在附近都是算漂亮的。”朱仁杰边看屏幕边说,“这是我妈妈的房间,红瓷砖地面、顶灯都是两三百块钱买来的;这是厨房,刚装修好,都是新的,没用几个月,就被拆光了;这窗子都是用最好的铝合金做的;还有这个地砖,整块买来的,我爸爸原来打算把它们挖下来,可现在都没了……”

      在录像带里,朱正亮被拆迁的房屋与江浙一带农村小康家庭的楼房大同小异,房子干净整洁,装修良好。主楼前面,还有三间水泥平房、两间瓦房和一片菜地。朱仁杰说,这房子他父母本打算作为他结婚的新房。

      “我们怕房子一拆,他们就不认帐。”朱仁杰说。

      “朱正亮是吃了不少亏”

      城西村村支书张严生与朱正亮相识多年。在他眼里,个头不到160厘米的朱正亮性格老实,但很倔强。“朱正亮之所以会采取自焚这种过激行为,主要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张严生如此认为。

      “凭良心讲,朱正亮在拆迁这件事上是吃了不少亏。大辈子的心血都花在这房子上,眼争争地看着房子被推倒,那种心痛他肯定受不了。上访了那么长时间,到现在事情还没解决。……只要我有机会讲上话,我还是偏向朱正亮的。”

      张严生说,这两年来,他曾多次将朱正亮向他反映的情况向上级汇报,也参加过有关部门举行的朱正亮房屋拆迁协调会,但就补偿标准、装修评估等问题,双方始终未能达成一致,这也导致了此前提出的多个协调方案最终流产。

      张严生同时也认为,青阳县政府拆迁部门确实是在照规定办事,而这一规定是达不到朱正亮的要求的。

      焦点:拆迁评估和补偿

      城西村一位杨姓村民离朱正亮家不远,杨持有张严生同样的说法。他告诉记者,村民们对旧城改造十分支持,只是对拆迁的补偿标准、装修评估问题存在疑议。“就我家的房子来说,与有关单位协商的房屋拆迁补偿费约为7万元(288元/平方米×245平方米),用这笔钱,我要再建同等装潢条件的房屋不太可能,如果房子按规划拆迁,将损失几万元。”

      据青阳县征迁安置公司经理罗正介绍,青阳县房屋拆迁补偿都按县里的有关文件执行。对朱正亮户的拆迁补偿是据县政府青政秘字[2000]66号文件规定,按284.91元/平方米进行的,这一补偿标准在同一时期青阳县的房屋拆迁中已属最高水平。

      罗正说,按有关规定,目前该县采取的农户拆迁方式有四种,分别为产权调换、作价赔偿、产权调换与作价赔偿相结合、农户异地安置并作价赔偿。朱正亮户的情况属于最后一种。

      据罗介绍,所谓异地安置即根据规划统一分配宅基地,而作价赔偿则是在依据相关规定的前提下,由拆迁方与被拆迁方协商决定,若协商不成,就由拆迁方聘请专业人员进行评估。评估后,被拆迁方仍拒不拆迁、影响规划实施的,拆迁方就可要求有关部门进行强制拆迁。

      据了解,城西村地处青阳县县委县政府所在地蓉城镇的城郊结合部,地理位置非常特殊。蓉城镇副镇长方才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在这个结合部,拆迁工作确实面临较大困难,“一方面,城西村的旧城改造必须考虑城市形象,县里明文规定不许私人沿路建房;但这里与一般农村又有所不同,该村的村民人均农田面积很小,沿路开店做生意成了村民们的一大经济来源,这就使该地的拆迁工作成了一大难题。”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