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9月19日)

1、对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政府的控诉书


2、评房管局长苗乐如的述职报告

    党、救救老百姓、救救国家吧!——关于对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政府的控诉书

    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

    我们是北京市守法公民。

    很长时间以来,贪官污吏肆虐。它们上下勾结,肆无忌惮地践踏宪法、将法律当作戏法一样随意玩弄;它们吃着我们老百姓的、喝着我们老百姓的、拿着我们老百姓的,还疯狂地欺骗我们老百姓、掠夺我们老百姓,残害我们老百姓,使我们老百姓成了老背兴。它们使共产党的威信扫地,使中国的国际地位下降、使中华民族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它们终将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北京是首都,亦是贪官污吏横行霸道的重灾区。我们就是深受其害的一小部分当事人。

    为了主张正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依照国家《宪法》并相关法律及国务院《信访条例》,频频到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政府、北京市人大或者法院、检察院、各区、县、局等权力部门上访。上访期间因人不同,少则几个月,多则数年,有些人甚至风餐露宿、沿街乞讨、疾病缠身,其悲愤、痛苦、失望、疲惫难以言喻。

    但是,上述部门的官员要么官僚主义不接待(或者自知坏事做绝胆小心虚不敢接待)、要么扯皮推诿不作为,使得我们反映的问题绝大多数如同泥牛入海无消息。更为可恶的是,这些官员非但不检讨北京上访人员何其多的自身原因,反而指责我们影响了社会治安,扰乱了公共秩序,甚至调动大批警力、保安对我们进行压制。压制过程,呵斥、拘押留置家常便饭,拘留、判刑、遭到殴打不在少数。

    事实上影响社会治安、扰乱公共秩序的罪魁祸首恰恰是那些残害人民的贪官污吏,而不是依法行使上访、控诉权力的我们。

    我们都是来自四面八方,怀着期盼新的一届党中央、中央政府、全国人大能够为民作主、为民伸冤、救民于水火之中的共同心愿走到一起来了。毛泽东同志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在我们国家党是领导一切的。

    为了维护党和政府及全国人大的形象,并尽可能的节省中央首长的宝贵时间,我们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第四十一条推选 同志作为代表,将我们控诉北京市委、北京市政府并其下属部门的材料分别归类呈上(具体每份材料均由属名人承担法律责任),敬请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能够真正把三个代表落在实处,本着立党为公、群众利益无小事的负责态度尽快处理我们的控诉,早日还公正于天下、还正义于人间。

    附:控诉材料。 控诉人(签名见附页)(略) 二00三年九月 日

    抄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央政法委

    控诉北京市委、市政府签名册(非法拆迁部分)

    序号 控诉人签名

    身份证号码 控诉材料标题内容及页数 联系方式

    祸国殃民苗乐如,文过饰非颂太平,巧舌如簧掩罪行,遗臭万年千夫指

    ——评9月5日房管局长苗乐如在 市人大常委会上的述职报告

    简介:

    苗乐如其人:人们不难发现,苗乐如的大名最早出现在北京日报上的官衔是北京房改办主要负责人。当时报界人士普遍反映,房改办的举措是“雷声大,雨点小”,房改的收效微乎其微。后来北京市政府便利用拆迁解决住房问题,在拆迁中大肆抢夺公民的合法财产,为开发商及第三人谋取私利。在“以拆代改”,这个“千载难逢”的拉动机遇下,苗乐如有了用武之地,这才被北京市人大任命为“北京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占据了这个显赫要职。

    关键词:法制建设滞后、法制教育、法规培训、败诉较多

    日前市人大常委会上“房管局长苗乐如述职”,照例官样文章,先写成绩、后谈问题、最后是今后工作如何改进。

    谈成绩苗局长不惜笔墨、自吹自擂——截止到2003年6月底(通过6次摇号活动),共解决了1100余户住房困难,乍听起来真是成绩不小(1100确实不是一个小数字),然而仔细一琢磨:苗大人肯定有意忽略了某些数据,那就是:参加摇号的北京市住房困难户有多少?解决1100户住房困难户的问题又占北京市住房困难户总数(一千二百万人口)比例是多少?苗大人为政十年,修建了那么多豪华楼、堂、馆、所,又是为谁人服务的?(1100住房困难户真应该为苗大人歌功颂德了,他们真是幸运!居然摊派上了万分之一的份额)以这样的速度开展下去苗大人还需执政多少年才能彻底解决住房困难户的“困难”?如此成绩值得为此骄傲吗?说你的报告文过饰非、欲盖弥彰大概不算过分。

    苗乐如述职报告中谈到工作中的问题时,却惜墨如金、轻描淡写,他说:“在土地管理工作中,执法软弱现象比较突出”。

    苗乐如谈“法”,可见他知道“土地管理工作”应该依法进行。只是他没有交待清楚:执行的是什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立法法》、《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民法通则》、《城市规划法》、《合同法》,以上法律对“土地批租程序”都有明确规定。述职报告说“执法软弱”指的是不是上面说的这些“法”呢?如果是;那么苗乐如此说未免太轻狂了,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执法犯法、有法不依”更为恰当。

    苗乐如讲“法”,如果指的不是上面提到的这些国家法律,又该是什么法呢不得而知?但苗乐如行政十年所推行的“大规模的危旧房拆迁改造”工程,造成财产权利人财产被侵吞,无数人无家可归、流落街头、沿街乞讨、引发“行政诉讼案”件飙升、数十万人蒙冤受屈、有理无处诉、有冤无处伸、还有许多人被打成残疾,确是无可争辩的事实。这一切难道与部门负责人“苗乐如”所推行的所谓“法律”没有关联吗?苗乐如说“执法软弱”,不知道如果执法“强硬”又将有多少人成了苗乐如刀笔吏下的冤魂?

    苗局长大谈成绩(修建了多少高楼大厦)如何、如何!?可就是不提破坏了多少文物古迹。北京作为历史文化古都历经几个朝代,矗立着无数的古建筑和古老“四合院”,这些文物大都有几百年的历史,可就在苗局长为政期间,其中绝大部分都为水晶棺材式的“中不中,西不西”、商业韵味十足的建筑所取代。中华民族千古文化风味、建筑风格被彻底摧毁。人们都知道“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苗乐如破坏世界文化遗产,在为自己歌功颂德的时候,知不知天下还有“羞齿”二字。

    苗乐如把财产权利人的房产无偿收缴,用来进行他的“危旧房拆迁改造”,把财产权利人受法律保护的利益转让给第三人,无偿剥夺公民的财产,完成了他的“危旧房拆迁改造”工作,而后倒打一耙说:“由于法制建设滞后,法制教育和法规培训抓得不够,致使行政复议案件较多,行政诉讼案件败诉案件较多。”墨写的谎言,掩不住血写的事实:

    是法制滞后,还是暗箱操作:

    实际情况真如苗局长所说吗?还是苗局长另有所图?我国自82年宪法颁布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后,一系列的法制建设出台,依年代为序:试看:

     1、国务院《城市私有房屋管理条例》(国发[1983]191号)

    第一章第3条

    国家依法保护公民城市私有房屋的所有权,任何单位或个人都不得侵占,毁环城市私有房屋。

    第4条

    城市私有房屋因国家建设需要征用拆迁时,建设单位应当给予房屋所有人合理的补偿,并按房屋所在地人民政府的规定对使用人予以妥善安置。

     2、88年4月12日宪法修正案。“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 3、88年12月29日土地管理法第九、十、十一条规定,要求给房屋产权人颁发土地使用权证,并受法律保护。99年1月1日土地管理法又作了修定。 4、建设部89、90、93年连续发文重申我国房屋所有权与土地使用权主体一致的原则。文号是:

     ——建房市(1989)第77号;

     ——建设部令第7号(1990);

     ——建房(1993)第739号。 5、1989.7.5原国家土地管理局印发的《关于确定土地使用权属问题的若干意见》(国土[藉]字(1989)第73号通知,后又改为《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1995)国土[籍]字第26号文,(1995.3.11),其中第28条为:

    “土地公有制之前,通过购买房屋或土地及租赁土地方式使用私有土地,土地转为国有后迄今仍继续使用的,可确定现使用者国有土地使用权。”

    6、原国土局1998年11月18日发布了“土地登记规则”,其中第3、25、42、44条早有明确规定。

    1996年2月1日《土地登记规则(修正)》的第2、3、69、70条又重新作了规定。

    7、1990.4.23,原国家土地局给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的复函:“我国1982年宪法规定城市国有土地归国家所有后,公民对原属自己所有的城市土地应该自享有使用权。”信中并介绍上海1984年就完成了这一法定程序。

    8、1990.5.19国务院令55号《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2条规定:“国家按照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的原则,施行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制度,……。”

    9、1991.3.22国务院拆迁条例第8条;“房屋拆迁需要变更土地使用权的,必须依法变更土地使用权。”另外,第14、19、24条也有裁决、私房、出租房也有具体规定。

    10、1995.1.1《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生效,其中第37条(六)未依法登记领取权属证书的,不得转让。

     11、1999.1.1《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6、21、22、25条早有明确规定。上述国家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均有明确规定,怎么能说是法制建设滞后呢?苗乐如信口雌黄就是想为自己的罪行开脱罪责。

    市房管局篡改那些法律法规

    1、北京市房管局从1988年至今一直不承认88年宪法修正案,对上访人员一概解释为“宪法第十条城市土地属于国家所有”、“私人房屋土地使用权是国家无偿划拨的,拆迁时无偿收回”。甚至公然把这种违宪的解释写入文件。本来《宪法》第67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下列职权:

     (一)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

     (四)解释法律;

    但是,市房管局却自行解释宪法,超越职权,将土地所有权公有化解释为土地财产权国有化,至今未按《土地管理法》第12条规定:“依法改变土地所有权或者土地使用权的,必须办理土地权属变更登记手续,更换证书。”规定完成本市原属公民城市土地所有权权属变更登记,实现其所有权使用权分离,进行土地使用权权属登记,颁发证书这一法律程序。

    2、市房管局在划拨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时,不承认公民享有的土地使用权,不经权属变更登记,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不经评估补偿,就将公民的合法财产——土地使用权划拨或出让给新的土地使用者。

    3、不执行国土局统一印制的《建设用地批准书》,而是自行制定《北京市城镇建设用地批准书》,该项规定早于93年5月1日停止使用,但北京市却还在使用无效版本,不执行划拨土地使用权时,审批建设用地批准法定程序,剥夺了公民获得土地补偿和择居的权利。

    4、《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3条第二款规定,“土地登记内容和土地权属证书式样由国务院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统一规定”。《土地登记规则(修正)》第64条二款规定“土地登记卡和土地归户卡由国家土地管理局统一格式,……。”第三款规定“土地登记所需的其他表、卡、簿按照国家土地管理局制订的基本格式要求,……。”

    但市房管局却自行制定表格,内容上故意漏掉了取得土地使用权的方式,在填表说明上写的是:(5)使用权类型:指土地使用权取得方式与土地的权属性质相对应。国有土地使用权填写划拨、出让、入股或租赁。同时这些表格大部分都不让老百姓自己填写,只让写上姓名,其他的项目均由房管人员填写,结果他们就填上了“划拨”,以便为拆迁埋下伏笔,拆迁时便以“合法地”手段掠夺公民财产。

    上述事实均说明苗乐如是在有意篡改法律法规,所谓“执法软弱现比较突出”(见北京晚报9月5日第七版)不过是他掩盖自己罪行的辩解词。这是公开掠夺公民合法财产,也是典型的暗箱操作实例之一。

    不是立法机构偏要立法

    1、我国《民法通则》第137条,《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第42条,诉讼时效时间均为二十年,但市房管局却向各区县房管局发文,“京国土房拆字(2002)第1116号”的第四条第2款规定,“搬迁期限未满,或者已超过拆迁期限,拆迁当事人申请裁决的,裁决机关不予受理。”直接与国家法律相抵触,特别是《立法法》生效后还这么做,直接与该法第8条(六)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七)民事基本制度和第64条的规定相抵触而无效。

     由此可见,房管局的行文是多么专横跋扈。

    2、98年市拆迁办法的起草单位,竞然没有上位法的根据,与国务院91年的拆迁条例相抵触,这还不算,还暗地里私下发文件,只给房主20%的拆迁补偿款,为何不让开发商收取这种待遇的人只付20%的购房款卖房?

    3、明明是北京市房管局规定的“租金标准”,但98年市拆迁法却夸大其词,硬说是“国家”规定的租金标准,完全和国务院《城市私房屋管理条例》第16条的规定相违背,根本就不是国家规定的“租金标准”。之后,北京市房管局的于良又在《北京房产》杂志上发表文章,称是“标准租”私房,这更不能表达原意,实际上是“强租”房标准。文革结束后,落实私房政策时,北京市房管局又硬性规定:只能代户发还私房主“产权证书”,如果房主不与住户签订“租赁契约”则不发还私人房产,而且这个契约完全是房管局主导的角色。“契约”没有租赁截止时间,房租还由政府制定,房主根本就没处分权,……。

    4、合同法生效后,市房管局还将“拆迁补偿协议文本统一印制,结果成了格式条款订立合同。这种合同的条款一方被免除责任,加重另一方责任。置房产主权利于不顾,按合同法第40条规定根本就是无效合同。

     很多人并不知道“协议”中严重缺陷,结果只要一签字,就被落入陷阱。

    《立法法》生效后,市房管局仍然这样做,对抗《合同法》、《立法法》国家法律。

    够了,只要翻开国家法律,都可以明显地看出,房管局是在有意对抗国家法律。蓄意隐瞒或歪曲国家规定,处处设置圈套,不得不引起公民的警惕。

    由上述一些具体的事实可以看出,市房管局一贯的做法就是:故意违犯宪法、法律、行政法规,把自行制定的拆迁条例凌驾宪法和国家法律之上,结果造成拆迁无法无天,多少人被强拆后无家可归、流落街头,也正是这种拆迁法,破坏了古都风貌,把几百年来就建立起的古都变得洋不洋,中不中,平安大道,两广大道成了城市里的高速公路,交通堵塞,空气污染也更为严重,特别搞了一些假四合院,并非原汁原味的“四合院”,完全是弄虚作假,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洗钱作准备,以便让开发商与政府官员结合,鲸吞国家、私人财产,为他们中饱装私囊。

    对于这样一位局长的述职报告,吞吞吐吐,欲盖弥彰,我们只能强烈要求市人大罢免其职务,没有其它话可说。

    意犹未尽话苗乐如用人,大家都知道苗乐如手下有一位得力干将名叫黄顺清,该人是建设部挂了号的“知名人士”,苗乐如培训出来的“法制骨干”;北京市出台的几部“拆迁条例”(地方性规章)及相关文件,都是由他炮制的。他在接待上访民众时大放厥词说:“什么时候解决私人房产的问题?等到所有房产主都死光了的时候,问题就都解决了!?”一次在接待上访民众时,被上访人问得无言以对、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竞然动手殴打一位近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把老人打伤。他却倍受苗乐如青睐和重用,苗局长在述职报告中说:“法制教育和法规培训抓得不够,……。”恐怕又是在说瞎话了。

    抗日战争时期一位国民党将军(此人名叫续范亭;其家乡父老为纪念其人,在其出生地建一学校起名“范亭”学校),一日,来到国父“中山陵”前,感想万千——日寇节节进犯,国军阻击无力。身为军人守土有则,不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有辱国民重托,愧对国人、愧对先父!随后切腹自杀,以谢国人(范将军有幸不死,被人抢救生还,后投身于抗日战争前线,战死沙场)。(共产党里怎么就一个“续范亭”也没有呢?)身为共产党员的苗乐如,祸国殃民、涂炭生灵,你有何面目面对黎民百姓?你真该替共产党当一个“纪范亭”!

    以自杀方式向国人谢罪当然不可取,然而其对职责无限忠诚、负责的精神却是值得我们政府官员效法。纪将军以自己身驱激励、督促政府雇员、爱国志士尽职、尽责、努力工作。纪将军精神不死、名垂千古!苗乐如你身为共产党人,怎么连国民党都不如呢?

     一公民 2003年9月11日星期四

    《网路文摘》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