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9月17日)
     沙裕光:北京之魂感言

    郑志 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工作委员会上书 (博讯boxun.com)

    北京之魂感言

    首先借此机会感谢北京市建筑设计院都市空间工作室,《建筑创作》杂志社所作的奉献。

    2003年3月17日,当我有幸第一次在贵院科研楼报告厅看到华新民发起的“北京之魂——留住四合院”影展,不能不为之震动、震惊,同时也不能不为之振作、振奋。

    显然,如果没有华新民和叶金中的心血与汗水,我也许依然难以发现“四合院”——这犹如散落在大海深处,包藏于贝壳之中的珍珠。

    当下,四合院真是到了硕果仅存,劫后余生的田地。之所以说硕果仅存,因为它当之无愧是体现中华民族的传统与智慧。不可多得不可再生的国之魂宝;之所以说劫后余生,因为它千真万确经历过曾被以华国锋为首,同时以叶剑英、陈云、邓小平在内的党中央定性为“浩劫”的文革,更遑论曾经李自成进京,满清进京,甚至八国联军,日本鬼子……

     但是,四合院竟奇迹般地存留到今天!

     我不禁脱口而出:“粉碎四人帮,留住四合院!” 乍听乍看,“粉碎四人帮,留住四合院”除却语言文字上稍有对仗意味,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其实,历史往往惊人地相似——“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当年,执政者单凭“政治”目的,轻率利用红卫兵,最终酿成全国武斗,而今,倘若领导人仅为“经济”考虑,过分借助开发商,后果同样不堪设想——因为全国望北京,北京终归是首都。

    忆往昔,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叶直至七十年代中叶,曾有几人敢想敢说粉碎四人帮?同理,在文革已过近三十年的今天,面对拆迁,又有谁人公然大声疾呼“留住四合院”?!

    但,唯真知者有大勇!毕竟有华新民等极少数极少数志士仁人、专家学者、社会贤达、青年才俊挺身而出,仗义执言。我曾拜读华新民女士的文章,并有幸面晤恳谈,深为华新民女士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求索与执着所感动,更为其人文主义和人权意识所感染。正如毛泽东所言:感觉到了的东西,我们不能立刻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更深刻地感觉它。

    是的!这也应该成为华新民之所以忘我地为“留住四合院”而奔走呼号的最好注解。无可讳言,华新民女士作为中法两国人民爱情的结晶,自有其得天独厚的优越之处——她既可以身在其中,又可以超脱其外,在某种意义上,她优越就优越在她很少有“不识卢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拘束与局限,因此,华新民女士将四合院精萃成功展现,就可能敦促很多中国人从熟视无睹、无可奈何的精神状态下觉悟起来,值得庆幸的是:改革开放的中国将有越来越多的人逐渐可以具备象华新民同样的条件。

    “留住四合院”实际就是留住历史与文明。

    当然!我知道在城市更新中保护文物、保护传统、保护文化不啻难上加难,然而我仍相信“创业难,守业难,知难不难。”更相信中国新政府和新一代领导人具有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寻求双胜双赢的能力和尊重历史、尊重文化、尊重科学、尊重实际的胸怀。从而将北京纳入良性循环,有机更新的现代化轨道。谨以此答谢华新民女士与北京之魂。

     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公民 沙裕光

     2003年3月18日写于北京宣武区红居危 改区箫斋

     2003年3月19日誊于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 院科研楼报告厅北京之魂嘉宾留言薄

     2003年4月4日转录修定

    


上 书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工作委员会

    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和《立法法》第九十条第二款规定,我们特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上书本建议书。

    我们认为:北京市2001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同《宪法》及国家制定的其它相关法律相抵触,而该办法又是根据2001年6月13日国务院令第305号公布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相关条款拟定的。

    1、其中的强制拆迁条款内容严重的违反了《宪法》第十三条、第三十九条和《民法通则》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和第七十一条之规定,并与《合同法》第三条、第四条及第七条之规定相悖。明显违反《宪法》、《立法法》等多部国家法律。2、更为荒唐的是:《条例》将解决纠纷的权利交给了双方中的一方。如《条例》的第十六条规定不论是否达成协议,只要裁决书送达,不等法院判决结果如何,诉讼期间不停止拆迁的执行。如此规定形同虚设。因为:按该《条例》的规定,《宪法》、《立法法》、《合同法》的相关条款都不及《条例》的效力大,它可凌驾于法律和宪法之上。

    3、利用强制手段让被拆迁人按照拆迁人所确定的价格成交,这是在强迫交易,《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6条对强迫交易属犯罪之举的法律界定是非常清楚的,拆迁人以暴力、威胁的手段强迫交易,应受到《刑法》的严惩。当代北京大规模的拆迁改造表现为买卖与否、买卖时间、价款、买受及卖予对象这些买卖关系的基本确立因素,都是以政府强制力迫使房屋所有人被强迫接受的。以至造成首都北京违法拆迁比比皆是,甚至“不惜运用犯罪手段”(见《中国经济时报》2003年7月30日报道“棒子队在行动”[附件一]),因此弱势群体得不到法律保护,致使上访人员数以万计。

    法律不能保证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这是一切对国家抱有责任感的法律工作者和中国共产党的耻辱,当法律一旦丧失固有的逻辑、功能,成为强势的走卒,社会危矣!因此,我们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请委员会对上述《条例》进行审查,并依照《宪法》第六十七条第(七)、(八)项规定,行使人大的职权,予以撤销。或者按《立法法》第八十八条第(二)项的规定先予撤销行政法规。

    为了便于了解实际情况,特附上2003年4月30日《中国经济时报》——“危改比非典更可怕”[附件二]和8月5日《中国房地产报》第5版“危改拆迁纠纷上诉难,有奥妙吗?”[附件三]供您们参阅。

    4、值得一提的是,《城市拆迁管理条例释义》(知识产权出版社)第60页[附件四],为强制拆迁引用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7条作为法律依据,但解释人头脑发涨,有意忽略了该《解释》的第九十五条的规定:

     “第九十五条 被申请执行的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准执行: ……

    (二)明显缺乏法律依据”的;

    (三)其他明显违法并损害被执行人合法权益的。

     据此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准予执行。”

     遗憾的是,人民法院也“忘记”了该《释义》的相关规定。 以“司法解释”作为国务院制定条例的依据,违反了《宪法》第八十九条(一)项的规定相违背的。也就难怪北京市拆迁工作中引发的“行政诉讼案”,冤、假、错案层出不穷。

     谨呈 望求人大常委会慎重审查

     此致,顺致诚挚的敬意!

    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法律工作委员会

    静候赐复

    上书人:列出六位代表名单(其他签名人名单从略)

    郑 志 (110103340111121)朝阳区安华里2区16楼2门402号

    马捷民 (110102460311277)本城区葡萄园4楼三单元102号

    刘景全 (130102450420031)朝阳区南新园15楼206号

    蔡玉英 (110105194805130429)朝阳区南新园15楼206号

    李 华 (110101196005260026)崇文区花市中三条38号

    丁家祥 (132928193806150017)崇文区花市上头条49号

     2003年8月30日星期六

    附件1、《中国经济时报》[2003年8月6日]“棒子队在行动” 2、《中国经济时报》[2003年4月30日]“危改比非典更可怕” 3、《中国房地产报》[2003年8月5日]“危改拆迁纠纷上诉难,有奥妙吗?” 4、《城市拆迁管理条例释义》(知识产权出版社)第60页

    (此件已于2003年8月31日以特快专递方式发给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工作委员会。现继续征集签名人,欢迎广大民众在此件附页上签字。此件欢迎复印)

    《网路文摘》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