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吴文秀老汉呼吁书:政府可以放火,百姓就不许点灯吗?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9月15日)
    吴文秀:政府可以放火,百姓就不许点灯吗? 附:吴文秀老汉上访记 给公安部门的信


政府可以放火,百姓就不许点灯吗?

     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少数腐败官员,干予市场经济活动、违法行政,给投资人造成巨额经济损失,令人痛心的回忆历历在目。

    2001年9月3日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办公会议决定在西单过街天桥筹建市场,我们得到消息喜出望外,奔走相告。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支持政府“繁荣市场、搞活经济”的举措,决定投资筹建“西单金桥”商场。几家亲属不惜背负巨额债务,筹集壹仟余万元组建商场。建成后的商场取得明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使数百人获得了就业机会,方便了老百姓的购物需求、政府也增加了税收……利国利民万人称颂。不料西城区政府内个别官员背信弃义,以行政手段干扰经济活动,在市场运营八个月后,突然决定撤市、拆房,投资人血本无归、损失惨痛。几位投资人由于债台高筑、无力偿还,流落街头成为沿街乞讨人。

    我们是2001年11月27日与北京西单“联达物业”公司签订了为期三年的租赁承包合同(物业公司法人代表刘东升,投资人法人代表陈国英,经平等协商签约),为表诚意投资人予先支付了第一年的租金300万元。合同具有法律效力,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违反。而西城区政府内的个别官员却视法律为儿戏,置党纪国法于不顾,不与经营人协商、不办理法律手续、没有善后处理方案的情况下,“政令突改”——撤市、拆房。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可怜投资人本钱都未收回便遭此厄运。

    2002年8月31日前,北京西城区政府强迫200余位与承包经营人签订过合同的商户撤离金桥商场,区政府为此指派五、六十名行政官员组成撤市工作组,副区长曹增森任组长、西单管委会主任王福俊任副组长。撤市工作持续一个多月,期间不许投资人过问、也不办理撤市法律手续。投资人抗议政府侵权、践踏法律行为向政府讨要公道,政府置之不理,副区长曹增森甚至说:“……政府决定就是法律!政府没钱,不负赔偿责任,有意见你向法院起诉呀?!”我们投资人是守法公民,我们响应党的号召,我们坚持诚信、守法经营,凭什么逼我们走对簿公堂的路?强迫撤市不给赔偿又凭的哪条法律?是可忍孰不可忍!

    党有党纪、国有国法、杀人偿命、欠帐还钱、天经地义,守法人难道还怕蛮横霸道的违法人不成?投资人向一中院堤起诉讼。在法院审理期间理应停止行政行为听候法庭宣判。可是区政府内个别官员竟冒天下之大不韪,先发制人——2002年10月20日深夜,滥用手中职权,调动百余警察、警车数十辆包围金桥商场,雇用百余民工砸门撬锁、破窗而入,在不通知投资人的情况下,打、砸、抢、拆、偷,恣意妄为。玻璃碎片到处飞扬,浩劫现场一片狼籍,其惨烈场面如同“文化大革命”重演。被抢走的物品据不完全统计有:44台空调、百余部电风扇、桌椅百余台套、拆卸钢材百余吨……;强拆民工用二十几部车,拉了一个多星期才清理完毕,可见物品之多。按法律规定即使是合法拆迁,也应先做好财产保全,可是西城区政府指挥部却连张白条也不给,抢劫记录也不做,区政府个别官员虎狼百姓、鱼肉人民可见一斑。值得一提的是:区政府指挥官员边抢、边卖,拆运途中变卖投资人财产,不少小商小贩途中抢购“便宜钢村”。请问区政府:拆卸下来的钢材到底是谁人的财产?你们有什么权力私自处分公民的财产?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西城区政府官员羞也不羞?

    投资人在强制拆除现场连看一眼的权利都没有——区政府指挥人员不准投资人接近,周围布满森严警卫,仿佛大敌当前。我老汉年近七十,经历过几个朝代,都说日本鬼子坏、都说国民党腐败、可如今可是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呀!怎么比日本鬼子还霸道、比国民党还不讲理呢?比土匪还野蛮?!我老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讲理的时代、这样不讲理的政府官员!不由我老汉仰天长叹“天日昭昭!天日昭昭!”打着共产党招牌的西城区政府个别官员就这样把“共产党”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2003年6月26日,一中院作出判决(我没有花一分钱的贿赂费——真理是用钱买不来的):以区政府为一方的侵权责任人败诉。判决违约方赔偿投资人经济损失170余万元。这虽然距实际(评估)损失五百万元相差甚远,投资人总算讨回小小公道。之所以说是“小小公道”因为侵权责任已然判明(被告不敢上诉)。可区政府内个别官员还在继续耍花招、使手段、支持违法一方赖帐不还,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如今我老汉只拿到一张“胜诉”白纸,现金一分未见到,天下何处讲理? 为维护正义、教育腐败官员、给投资亲属一个交待,一年多来,我不断上访申诉,可“公仆”们——区政府的官员就是不接待我。本来区政府规定:每星期三是“区长接待日”。可每星期的这一天我去找区长,区长都避而不见,我常常从清早等到傍晚,也见不到区长的影子。一天天、一月月转眼过去了大半年,这期间我不知吃了多少苦,严冬里我顶着凛冽的寒风,酷署中我头顶灼热的骄阳,不管走到哪里我都向人民大众宣讲“三个代表”的光辉思想。然而我的努力换不来个别官员的良心,腐败分子怕见阳光,怕正义的人们跟他们讲理,为了压制正义他们滥用职权,一次次对我实施迫害,他们调动警察跟踪、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今年3月“两会期间”警察把我强行押送回老家对我实施“软禁”,“两会”过后又无数次用警车把我带到派出所非法拘禁,查扣我用来宣讲党的政策、国家法律的私人物品。反而污蔑我影响了市容,防碍了社会秩序,天呀!世道真的变了!西城区政府个别分子制造冤屈洒向人间全是怨,老百姓喊冤叫屈却横遭指责!无过错公民当权者想抓就抓!腐败分子祸国殃民,警察视而不见;主人向公仆反映问题,公仆充耳不闻;主人宣讲真理、宣讲马列主义反而要受警察的拘押;腐败分子可以“把夭桃砍断,杀它风景,鹦哥煮熟,佐我杯羹,碓琴、裂画、焚砚烧书、毁尽文章抹尽名”;而“剩席帽青衫太瘦生”却“不许长吁一两声!”颠狂甚!!我们老百姓没做对不起共产党的事,可我们得受人迫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打着共产党招牌的政府个别官员,干尽对不起我们老百姓的事,却弹冠相庆、尽享荣华富贵。何时我们小小草民才能够享受《宪法》第35条的权利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建议个别政府官员考虑:能不能把《宪法》35条删除?免得让人说“挂羊头卖狗肉”!镇压起来不是也更明正言顺一点了?!即可以当婊子、又可以立牌坊,何乐而不为呢?只是别忘了:历史是人民用鲜血写出来的,而不是腐败分子用浓墨写出来的!

    胡绵涛主席强调:“群众利益无小事”,又说:“重复上访、问题仍得不到解决,究竞属何原因?是不是符合政策规定,还是我们官僚主义?能否做点具体分析?关心群众疾苦是具体的必须狠抓落实”。信访工作是加强党风建设的重要环节,是密切联系群众,倾听群众呼声的纽带和桥梁,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温度计、寒署表。我老汉文化水平低,听到这些话总觉得很亲切,但我体会不出更多的感受,真想听听西城区政府里“青天大老爷”的“学习体会”。虽然,很难说由青天大老爷出来主持公道就是民主,但也还是让我老汉多少看到了一点希望。因为我想天不会总是黑的!被颠倒过去的逻辑总有一天会被颠倒回来。

    北京西单金桥市场案件上至党中央、下至老百姓都很关注,新闻媒体尤为重视,《光明日报》等五家报纸分别做了报导。北京市西城区政府个别领导人想要压制正义、“不许百姓说话”,那样的强权政治是行不通的。我们的记者尊重事实、主持公道、揭发党内的腐败现象,他们相信中国不会永远没有公正。中国人民有这样的好儿女,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也是我们党的骄傲!中华民族大有希望!

     立言人:公民吴文秀 2003年9月6日星期六


吴文秀老汉上访记

    (揭露西城区政府违宪、违法拆迁行为)

    申诉人:吴文秀 男 67岁 联系电话:13051308544 欢迎各界新闻媒体采访

    家住:

    北京市西城区、西单北大街61号

    人近古稀,人称“老上访”的北京市公民:吴文秀;响应北京市西城区政府“招商引资”的号召(区政府办公会研究决定[2001.9.3]:在西单科技广场二层南北两侧连廊兴办商场),法人代表陈国英、吴老汉等几位亲属,筹资1000余万元在该地开办商场名曰“金桥”;安排下岗就业人员百余人,并与联达物业公司经理:刘东升签订承包、租赁合同,为期三年(年租金300万元),并予付第一年的租金。岂料商场才经营了八个月,区政府政令突改——强行撤市(2002年8月31日),区政府派员五十多人组成“撤市工作组”(副区长曹曾森任组长,西单管委会主任:王福俊任副组长)200余家商户被强行撤离,在没有办理任何法律手续、不给付拆除补偿的情况下,将商场强行拆除。2002年10月20日深夜,强拆人员撬门砸锁、破门而入,在上百名警察的维持下,动用警车十几部,将商场包围,场内所有设施抢掠一空(空调、吊扇、钢材等价值数百万元),把商场拆了个净光,吴老汉及其他集资人毕生血汉损失殆尽。抢拆人员说:“我们是代表区政府执行命令的,什么法律不法律的,我们不知道?政府需要就是法律!”。拆迁过程中区政府雇用运输车辆二十余部,抢行拉走商场设施(时间长达一个多星期),而且不给经营人开“收条”,不做财产记录保全。在强制拆除的过程中甚至不允许合法经营承包人进场查看,强拆执行人一面哄抢场内东西,一面以极低的价钱出售经营人的财产(政府不是财产的主人,有什么权力私自处分公民的私有财产?)。

    吴老汉怎么也没想到在共产党领导下、在国家领导人多次强调‘要依法治国’的现代社会、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出现如此土匪式的抢劫、拆迁场面,吴老汉又气、又急、又心痛,情急之下,向代表区政府执行强拆任务的西单管委会主任:王福俊,长跪不起,要求制止抢劫行为,办理拆迁法律。这位区政府官员无动于衷,一边抽着“中华烟”一边继续指挥抢劫。(这哪像是政府官员,简直就是地痞流氓,土匪头目),吴老汉眼见“世无公道”,被逼无奈走上了“上访申诉”之路(区政府逼迫所致)。通过“上访”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另一方面吴老汉通过司法机关向政府讨要说法——“政府强制拆迁行为真的合法吗?政府行为不可抗拒吗?”,上访活动坚持近一年,申诉无数次毫无结果——区政府不给答复,副区长曹长胜反而指令警察对吴老汉施行日夜监视,限制人身自由,多次动用警车将吴老汉带回派出所“审讯”,不许吴老汉上访告状。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党中央十六大会议召开期间,竟在无任何刑事理由的情况下,将投资人——吴老汉强行送回老家施行异地监控——“软禁”。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3年6月26日开庭审理了吴文秀老汉的法人代表:陈国英诉“金桥商场合同纠纷案”,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各项财产损失费170万元,官司以原告胜诉结局。虽然判决并没有完全挽回原告及吴老汉近300万元的损失,但毕竟有了个说法。

    但时至今日被告仍拒不履行判决生效的法律义务,吴老汉至今也没有拿到一分钱的损失补偿金,上访还在继续。

    另据可靠消息:区政府自知理屈词穷;自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强盗行径不得人心;在法院判决生效后,申诉有效期内,不敢让被告“上诉”。可背地里却支持被告对抗法院判决,托延时间,不情愿赔偿权利人的财产损失(即已抢到手的财富,他们是不愿轻意放弃的,政府官员腐败至如此程度让人咋舌)。于判决进入执行期后,指使被告向法院提起“上诉”,称被告无力支付赔偿金,要求法院减轻、缓期、免除赔付责任,并拒不缴纳法院审理费用。被告企图依靠政府部门的行政支持,以不具备赔偿能力为藉口,不赔偿财产权利人的损失。(实际情况是:被告是有名的千万富翁,有房产、有高级轿车、有自己开办的买卖、有很强的经济实力)。

    胡绵涛讲话:群众利益无小事。原国家主席江泽民讲话:要依法加强监督和管理,保护私人财产法律制度,促进非公有制经济的健康发展(十六大报告用语)。从本案不难看出西城区区政府中某些腐败官员,完全不懂法律,他们滥用职权,心目中根本就没有人民利益,没有法治观念,想拆就拆,想建就建,朝令夕改,有法不依,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随意侵害公民权益,建设时发号召,让人民投资,拆迁时巧取豪夺,分文不付;老百姓上了他们的当,他们装聋作哑,老百姓起来向他们讨要说法,他们就动用警察做帮凶残酷镇压,吃亏的总是老百姓,占便宜的却总是他们,他们已经堕落成一帮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土匪!为了创造业绩的需要,他们不惜借助黑恶势力,打、砸、抢、偷无恶不作,甚至极力袒护、包庇、纵容、利用黑恶势力,而一旦利用完成,随后又把黑恶势力当成牺牲品。党中央领导的讲话成了他们的护身符。难怪老百姓指着他们的鼻子骂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昏官不除,国无宁日。” 具状人:吴文秀老汉 2003年8月3日星期日


给公安部门的信

    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区公安分局

    提笔写这封信恐怕又要打扰各位领导了,很过意不去,但又无奈。借这支笔谈自己见解总还合法,所谈事理是否正确还请各位领导指教为盼!

    金桥市场案件上至中央、下至百姓都很关注,特别是新闻媒体都很重视,《光明日报》、《报刊文摘》、《中国青年报》、《老年报》分别做了报导,说明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想要压制正义、搞“不许百姓说话”那样的强权政治是不得人心的。我们的记者尊重事实、敢于为百姓伸张正义、敢于拿起笔杆子揭发党内的腐败现象,不由人肃然起敬。他们从不考虑个人安危“心底无私天地宽”、他们相信中国不会永远没有公正、他们敢于为蒙冤受屈的“草民”说话,为“民告官”的百姓“鼓与呼”,这种精神何等的可贵啊!中国人民有这样的好儿女,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也是我们党的骄傲!中华民族大有希望。

    因为我忠於于党、我追求真理,我不会见风驶舵,我也不会屈从于暴政,邪恶势力也永远不能把我征服。我曾在风雪中渡过严冬,我曾在骄阳下渡过酷署,不管走到哪里我要把“惩治腐败、依法治国”的思想宣传到哪里。

    政府腐败官员可以泯灭天良、唯所欲为,但中国人民的良心是永远也不会因此而灭失的。我为中国记者的勇气而欢呼,中国需要这样的记者,这样的记者越多越好,腐败官员的日子才不好过,人民才能像人一样的生活,而不是被奴役的牛马、人民才会有人权。

    与有志气的中国记者成鲜明对照的是;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们,他们明知腐败官员罪恶昭彰,却还在拚命为腐败官员卖命,他们无数次把遭受迫害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的老百姓当成敌人对待,任意抓捕、拘押、殴打。为了能得到腐败官员的赏识(或许还为了将来能受到腐败官员的提拔),自甘堕落充当腐败官员的走狗、帮凶。只要主子一发令,不惜动用最残忍的手段镇压无辜人民,真可以说是“卑鄙之至,无耻之尤。西城区二龙路派出所的警察公然放言:“……政府不对,我们也得支持政府,我们是政府的专治工具,(我们)一切就得听政府的,我们得维护政府的威信。让杀就杀、让抓就抓。……什么罪名?说你是什么罪名就是什么罪名!。”(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只许“政府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旧时的传言,竞成今日现实,这是现实中国的耻辱、是时代的悲剧。西城区政府可以打、砸、抢、抓、拆,可不许无辜受害人上访告状,这是哪家的法律规定?警察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压制正义、支持邪恶、侵害百姓人权、对人民施行专政,你们对得起养活你们的“纳税人”吗?你们的良心何在?欺辱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你们不觉得脸红吗?

    我与共同投资人创办的“金桥商场”被区政府强制拆除,使我和共同投资人损失300余万元,这样一个明显侵权事件,区政府不负民事责任,分明是欺我无权、无势。而今一中院已经判决(且已生效)被告却不敢上诉,(虽然判赔数额远小于实际受损)但侵权责任已然分明。区政府不知悔过自新,反而大耍无赖,支持刘东升欠债不还,使我至今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区政府越愈理上亏理。区政府逼我“上访告状”,区政府不要脸,却怪我丢了他们的脸,天理何在?为了求得问题尽快解决,我每星期三(区长接待日)都走访区政府,区长千方百计回避(公仆自知理亏,不敢见主人)。多少次我从清晨等到日落,呼天不应、叫地不语。我只好每天立在区政府门前(“区青天”每天必经路口),向区长宣讲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我高咸:“政府官员请注意:要按三个代表精神办事,不要只落实在口头上。”“胡总书记说:群众利益无小事!”“关心百姓疾苦!不给百姓办事迟早会下台的!”“明年就是换届选举年!”我这样做是《宪法》所赋予我的权力(见宪法第35条),宣传党的政策何罪之有?

    8月18日清早我脚踩高跷(为了引起区政府官员的重视)又一次来到区政府门口,遭到了警察的无理拘押,拆、抢市场警察做帮凶,而今我我踩高跷警察又来制止,众多警察把我摔倒在地,强行托进警车,把我当成“法轮功”分子对待,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时间长达十四小时之久。在西城区二龙路派出所警察没收了我所带的所有物品,如钱包、服装、高跷等等(在我的抗议之后又改换名堂——“暂扣”)。所加罪名是:影响不好(国家哪项法律中哪一条规定)?扰乱社会秩序(莫名其妙!上访和扰乱社会秩序能够挂钩吗)?区政府违法行政、有法不依就不扰乱社会秩序吗?“金桥商场事件”以政府为首的一方败诉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真理所属已见分明(见多种报纸报导),我依法维权警察却说我丢了西城区政府的脸,这是什么逻辑?毛主席说:对错误的路线、错误思潮、错误思想要坚决抵制,不能绝对服从。打着共产党招牌干尽缺德事的是西城区政府中的腐败官员,他们不能代表共产党。警察应维护的是共产党的威信而不是腐败分子的威严。身为警察丑恶不分、黑白不辩不配当警察,我坚决不服西城区二龙路派出所对我的处罚,对我人格的侮辱,对我人权的侵犯,我要上诉、我要控告警察侵犯人权、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行为。我盼望有一位清官出现,对发生在8月18日西城区政府门前的事件做出公正处理。

    西城区政府所干的丢脸的事全世界都知道,对他们深恶痛绝,我做为受害人,也做为护法维权的忠诚卫士,我要同西城区政府内的腐败分子斗争到底,我不怕牺牲,不怕西城公安分局治安处对我打击报复,往最坏处想他们为了保住乌纱帽,最多把我打死而已,我不情愿、但也不惧怕成为第二个孙志刚,不过如此而已。我深信我乐于献身的事业是正义的,我同样相信天不会总是“黑”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而不是被“牧”的小民,政府工作人员是人民纳税养活的公仆,而不是“大老爷”,人民有不平完全有权利上门向官员讨个说法,以为人民服务为职责的公仆理应把它当成头等大事认真对待,依法办理,这才是正理。然而,如今事情却颠倒过来,主人求公仆,公仆爱理不理。主人找张三、求李四,最后终于有一位“为民做主”的青天大老爷出来主持公道。这当然总算不错,但是,公仆“为民做主”就是民主吗?人民,反而得感谢公仆代替他做了主人,不显得可笑吗?

    无权的小民上访有罪(最少有过),有权的“公仆”解决问题(哪怕并不圆满)有恩,这种颠倒的逻辑,什么时候才能颠倒过来呢?

     立书人:吴文秀 2003年8月23日星期六

    《网路文摘》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