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丁柯:“非典型”麻木 ----<我眼中的法轮功>一文引起的联想
(博讯2003年8月28日)
    鲁迅在日本攻读医学期间,有一次目睹了一个纪录片,介绍的是日本军人当着许多中国人的面杀害另一些中国人的场面。现场观看的中国人所表现出的麻木令鲁迅深受刺激。他意识到中国人的心出了毛病。与其做个医生使中国人躯体强壮而心灵依旧麻木,不如拿起笔修复中国人心灵的麻木。自此,鲁迅弃医从文。

    鲁迅的抱负早已立竿见影,中国人的确有了长足的进步。最近的证据就是侵华日军遗弃毒剂伤人事件在中国大陆的引起强烈愤怒。详见新华社的报道: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3-08/10/content_1018910.htm (博讯boxun.com)

    不过,这种麻木远未根治,只是有条件的得到缓解。怎么讲呢?依笔者观察,但凡日本人杀中国人,一定会引起国人的同仇敌忾。也就是说,那些死难的中国人都是名正言顺的中国人,值得同情,值得声援,没有“麻木”问题。

    一旦被杀害的中国人死于他人手中,死难者是不是中国人就难说了。假如他们死于共产党之手,一些中国人的态度简直和鲁迅当年在纪录片所见的中国人的麻木如出一辙。不过,这种麻木毕竟有所不同,故称为“非典型”麻木。

    为什么共产党杀中国良民很难引起中国人的愤怒呢?大概是因为死难的这些中国人都是“日本公民”吧?要不就是中国宪法一定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享有对中国人的任意生杀大权。无怪乎中共自1949年起残杀3千多万中国人依然可以自称为中国人的“三个代表”,而诸多中国人对此仍喜闻乐见。好象54年来死于共产党之手的三千万中国人根本没有发生过;好象1989年的6-4屠杀也只是CIA编织出的“神话”。一句话,共产党杀中国人"天經地義",日本鬼子杀中国人“大大”地不行。

    不仅如此,被杀者的亲朋好友还不能鸣冤叫屈,为死者申辩。一旦这样做了,帽子随手抛来。什么这类鸣冤叫屈“很令人讨厌”啦,好象一遭共产党的毒手,中国死难者就该死,他们的亲朋好友只有忍气吞声的份儿。“麦收期间”,只能在家割麦子。不能去和平抗议共产党的邪恶。总之,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可点灯!我猜抱这种观点的人要是生活在满清占据北京的时代,大概会乖乖地削发,留起辫子的。若生活在日本侵华期间,碰上“麦收期间”估计会老老实实地在家收麦子。

    <我眼中的法轮功>一文对共产党封锁新闻,垄断网络的批评颇有新意。“如果除消网禁,老百姓看到满眼的法轮功的漫骂和造谣,不用中共出面,让老百姓自己就把法轮消灭了。”

    只可惜该文作者没有仔细想想为什么中共不敢消除网禁或曰开放报禁,反而不断强化这种限制措施,牢牢把中国国内的媒体控制在自己手中,并一再通过大把金钱在海外扶植亲共的华文媒体。再者,不知该文作者想过没有,在海外,如在台湾不存在“网禁”问题,为什么那里的老百姓没有“把法轮消灭了”?不仅没有去“消灭”,反而自中共镇压4年以来由数千人发展到今日的20多万人?!

    写到此,我突然想向一些笔友提个问题:中国共产党代表中国吗?如果中共代表中国,那当年的满清朝廷是否也代表中国?如果反抗中共迫害的民众不值得同情,那反抗满清的国父孙中山先生是否还值得纪念?!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来稿】我可怜的姐妹:为天下千千万万法轮功姐妹一哭!
  • 法轮功否认攻击中国卫星干扰电视
  • 法轮功干扰中央电视台 鑫诺卫星被插播“起诉江泽民”
  • 法轮功近日多次干扰大陆电视广播
  • 美抗议美籍法轮功成员受虐
  • 中共开播诽谤电视剧 法轮功称将采取法律行动
  • 新华社: 致死17人 浙江苍南“法轮功”痴迷者投毒案纪实
  • 河北法轮功学员熊凤霞生前惨遭凌虐 遍体外伤(图)
  • “追查国际”调查指浙江特大毒杀案 新华网嫁祸法轮功(图)
  • 浙江警方破获“法轮功”分子特大系列投毒杀人案
  • 河北省180名法轮功成员遭当局逮捕
  • 河北非典时期破获81起“法轮功”犯罪案件
  • 国安部一文件称蒋彦永医生有“法轮功”背景
  • 首次由科学鉴定证实: 自焚事件是中国官方构陷法轮功的一个阴谋
  • 中国驻加官员殴打法轮功学员被查出
  • 两香港永久居民因法轮功在国内被非法判刑
  • 3月份中国传出70法轮功学员被虐杀
  • 中国释放法轮功女学员滕春燕(图)
  • 人权组织关注澳洲遣返法轮功学员
  • 仅仅因为修法轮功 黑龙江一家人被虐杀、判刑、劳教、流离失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