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对华援助协会:家庭聚会是非法的吗?
(博讯2003年8月25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家庭聚会是非法的吗? 全文公布北京市家庭教会基督徒刘凤钢的自述近期被抓经过

    对华援助协会:费城(2003-8-25):近期对华援助协会不断收到中国国内的报告有关宗教活动场所被取缔, 强行封闭, 甚至推倒拆毁, 一批家庭聚会基督徒被非法关押.拘禁.罚款.劳教.判刑. 从十几个省市传来的大量图片.文字证据表明,有关当局正在进行一场以强行登记为名,打压一切非三自教会的全国运动。以前是强行搞登记,现在是强迫信徒全家无论信主与否都要照相、按手印和在一份不知名称的文件上签字。有时警察甚至故意搬来许多过去从信徒家中查抄出来的教会书刊堆放在信徒家中,然后要求他们站在当中进行拍照。这种做法明显示为将来进一步打击迫害教会做准备。 (博讯boxun.com)

    总部设在美国费城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再次吁请国际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对此向中国有关当局表达关注, 呼吁中国有关当局遵守法治精神和公民信仰自由的承诺,立即无条件的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和平教会人士, 对华援助协会近期将向国际社会公布一批第一手图片.文字资料.对华援助协会同时公布北京一家庭教会基督徒对刘凤钢弟兄的评价.若需要进一步联系刘凤钢弟兄,本协会将代为收转.

    (前北京市委党校讲师, 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 威斯敏德神学院哲学博士候选人): 傅希秋

     2003年8月25日 于美国费城对华援助协会
China Aid Association, Inc.
P. O. Box 263,
Glenside, PA 19038 USA
TEL: +1-215-886-5210
FAX: 215-886-1668
EMAIL: [email protected]

    家庭聚会是非法的吗?

      2003年8月17日,我和一位主内弟兄在北京市密云县大城子乡墙子路镇北沟村马淑兰家庭聚会店参加家庭聚会。上午10时30分,忽然有姊妹跑进来报信说:“警察来了!”。这时候聚会的弟兄姐妹没有一人有惊慌的表现。有两位弟兄立刻低头祷告,传道人这时向信徒说:“基督徒连仇敌都爱,更何况是警察呢?”。

     不一会儿,就有7,8个警察和几位便衣来到我们的聚会当中,喊着说:“谁是这家的主人?”这时马淑兰姊妹一边忙着给警察及政府官员让座一边说:“我就是这家的主人”。马上就有一位自称是民委的官员,手拿着一份《北京市宗教事物管理办法》,对她说,你这个家庭聚会是非法的,违反了《北京市宗教事物管理办法》第27条,非法设立宗教活动场所。 有一位弟兄问那位民委的官员说,家庭聚会不是合法的吗?民委官员说,国务院19号文件所指的家庭聚会是以亲友在自己家里聚会为主的,你们这些人不但不是亲友,还有的是跨区来这里的。所以不属于家庭聚会。这时另有一个便衣警察显些有点不耐烦了,打断民委官员的话,说:“快宣布!快宣布!”。这时候民委官员又拿出一张纸来,上面已经预备好了一份手写的《决定》,说:下面我宣布密云县大城子乡墙子路镇北沟村家庭聚会店为非法宗教活动场所,现给于依法取缔。所有聚会人员登记以后立即解散。然后转过身来向我和另外一起来的一个弟兄进行证件盘查。得知我们是北京市内来得后,说,念你们不知道这个聚会点是非法的,而且态度表现好,决定不追究你们法律责任了,但是你们必须得到派出所接受进一步审查,于是我告别了聚会点的弟兄姐妹,被带到了大城子乡派出所。整个过程都有民警进行拍照。 上午11时,我被带到了大城子乡派出所,填写了一张传唤证后,就对我们分别进行了一个多小时 的询问盘查。所问的无外呼只有三个问题,第一:你们来这里之前时和谁联系的?第二:你们在聚会当中都讲了些什么内容?第三:是否带有宗教宣传品?最后又让我保证不组织参加这里的宗教活动,我向他表示,这里的聚会点本来不是我组织的。我可以保证不在这里组织,但是你们无权干涉我与这里信徒的来往。警察说,你们私人往来我们不管,但是不要组织聚会,要聚会就到城里的教堂里去。我对他们说,让山里的老年信徒每个星期到百里以外的市内教堂聚会,是不现实的。况且他们往返的路费对于山区的农民是吃不消的。盘问我的警察苦笑着说:“没办法,我们远郊区县里就没有一个基督教活动场所,以后是否批准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就这样结束了谈话。   从10点到晚8点,作完询问笔录后,我们一直滞留在派出所,连上厕所都有专人看管。8点以后来了一位自称是海淀分局的警察,冲我喊着说:“刘凤钢,你说这段时间派出所已经接你几躺了?你还有完没完?你一边拿着国家的最低生活保证金,一边全国各地满处跑,你到底有病没病?今天我们到密云接你来,下一次又说不定到什么地方接你呢。我们知道你家庭生活困难、又有病,你应该想办法挣点钱,让孩子上个好幼儿园,让媳妇穿的漂亮点,可你倒好,一天到晚的到处跑,是不是想当中国的大主教呀?三自教会的牧师已经不在你的眼里了吧?”我苦笑着对他们说:“我要有当主教的想法,怎么会往这穷山沟里跑呢?”就这样我们又很快结束了谈话。   最后有两个海淀区西三旗派出所的民警把我送回到家中。 亲爱的同工们: 我是北京的弟兄,凤刚的同工,多年来一直对国内教会所受的迫害深感痛心,并对国内当局不择手段的逼迫基督徒的做法强烈不满。

     认识凤刚大哥后,我相信定有神的美意。因为我和凤刚大哥也是在一次聚会被抓时认识的,我们一起因信仰被抓进北京北七家派出所,一起被他们拘禁超过48小时,我和凤刚等诸位同工一起禁食祷告,向公安人员传福音。

     经过一段时间的彼此之间的了解,我知道凤刚大哥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对国内所遭受迫害的教会提供援助。他帮助被迫害的教会,为他们找辩护律师,向他们进行普法教育,让他们懂得用法律保护自己。并且还经常记录下来他们所遭受迫害的真实情况及信仰生活的真实写真,把这些信息再通过你们让世界知道。

     他为中国真正的信仰自由,不怕劳苦,长期外出探访,不能经常陪在妻子、儿子身边,儿子常哭着找爸爸。也不怕警察的调查、跟踪和骚扰,因着对中国教会的负担,他也曾多次被抓到派出所、公安局。他并不是牧师,但只要信徒有需要,他就马上到信徒家中交通,为他们提供各样的帮助。他也不是记者,但是只要他听说哪里的肢体教会受到迫害,他就会出现在哪里。即使在患有重病的情况下,他也从不推委。

     我信主已多年,也经常外出探访及接待一些主内同工、传道人等,但是真正象凤刚大哥那样刚强壮胆、竭力护教的弟兄实在太少有了。

     最近有一个深夜,他得知++地区又有教会遭到迫害后,他心里非常着急,整夜睡不着觉,就连夜收拾行李,做去探访的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就去车站买票了。他这次外出和以前不同,因为他刚出院。

     今年五月份他去安徽探访时,在蚌埠突发心脏病,发生了生命危险,在蚌埠市人民医院接受抢救,后来又转到北京社会福利医院接受抢救治疗,经确诊是急性心肌梗塞。

     目前他正处在在家养病期间,因得知++肢体造迫害后,他将自己的安危放在了一边,立刻就动身去了。他走后,我们在北京一直为他代祷,求神保守他手中的工作,祝福并医治他的身体。因此我也将这信息转告与您,请您和您的同工也为凤刚大哥祷告。

    一北京主内弟兄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对华援助协会紧急呼吁:华南教会龚圣亮牧师被监狱当局打成重伤奄奄一息
  •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再遭拘留
  • 对华援助协会紧急呼吁: 释放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