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16岁少女讨要3元冷饮费 遭砍杀倒在派出所门前 行凶者逍遥法外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3年8月09日)
    店老板拿着一把大菜刀对着爸爸猛砍。我跑到旁边的派出所高喊‘外面杀人了’,里面有人竟然说‘这不关我们的事’.行凶者至今逍遥法外

    这就是所谓的“新社会”的派出所。这个店开在派出所旁边,想必和派出所关系不一般。但什么样的社会,警察可以对当街杀人置之不理?如果说古今中外绝无仅有,并不为过吧? (博讯boxun.com)

    现代快报讯(记者姜天蔚) 8月5日晚上8点多,在白下区止马营派出所大门前,16岁的徐州少女孟思为了讨要被拖欠的3元冷饮费,竟然和父亲一起遭到当地一名店主的菜刀狂砍,行凶者至今逍遥法外。由于伤势严重,没钱住院治伤,孟思一家已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一、花季少女惨遭砍杀

       昨天,记者在医院见到了被砍伤的孟思和其父孟亚。父女俩头上都缠着绷带,孟亚躺在病床不能动弹,腰上、腿上也缠着绷带。孟思身上血迹斑斑,身上多处青肿。孟思家住徐州邳县邹庄镇韩家村,由于家境贫困,父母不久前来南京止马营摆地摊挣些辛苦钱供孩子读书。刚参加完中考的孟思趁暑假来到南京看望父母,同时帮父母照看生意。她介绍说,8月5日晚上8点多,她替父母照看摆在止马营派出所门前的一个卖瓜子、冷饮的小摊,看见几天前买冷饮没给钱的女子走过,便向这女子讨要拖欠的3元冷饮费。不料这女子不仅不付钱,竟然泼口大骂,两人拌了几句嘴,这女子竟然跑到旁边十几米外的“六合家常菜馆”叫来一个中年男子。

      孟思哭着说:“这男子是餐馆的老板,个子很高,样子很凶,过来就用一条湿毛巾狠抽我,边抽边用肮脏不堪的话辱骂我,足足抽了半个小时。我大声哭喊求救,但没有人来管。我被打得实在疼痛难忍,就拿秤砣朝他扔了过去但没砸到他,他捡起秤砣朝我的腰上狠砸。这时从餐馆里冲过来几个人把我的摊子掀翻。我找到爸爸,爸爸来和他们理论,不料那店老板拿着一把大菜刀对着爸爸猛砍。我跑到旁边的派出所高喊‘外面杀人了’,里面有人竟然说‘这不关我们的事’。我又跑出去,看到爸爸倒在地上浑身全是血,那个店主带着几个男子,每人手里挥着一把大菜刀高叫着‘杀完你,老子照样开店’。我说‘你不要跑’,谁知那店主回过身来走到我跟前,举起大菜刀朝我的头上狠砍下来,我顿时昏死过去。”

      孟思每说几句话都要伏在桌上喘息一会儿。她说头痛、头昏。记者看到,她的病历上写着“必须住院治疗”。但是由于没钱,她至今没能住院。从她头部的X光片上可以明显看出骨头被砍裂的伤痕。一个医护人员悄悄告诉记者,孟思刚送来医院时惨不忍睹,头上的骨头都被砍了出来,不知道什么人这么凶狠。

      二、行凶现场在派出所门前

      记者来到止马营事发现场,看到被掀翻的摊子里依然洒落着遍地瓜子。记者量了一下,这个小摊距离止马营派出所仅有10步远。“六合家常菜馆”距小摊有十几米远。16岁的孟思一到这里就不由自主地浑身颤栗,不住地说“害怕,怕他们再来砍我”。

      记者看到“六合家常菜馆”门上挂着锁,从玻璃门望进去,里面有人在看电视。记者敲门说明来意,里面的人转身躲进里屋,无论记者怎么敲门,都不开门。记者多方努力,想和店主及店里人面谈,但都没能见到人。

      记者向附近住户了解情况,不少人说看见了当时的砍杀现场,但是都不愿介绍详细情况。几个老太小声嘀咕:“那店主多凶哦,家门口的谁敢说啊,不想活了?谁会为一个摆小摊的外地人惹这麻烦啊?”

      在母亲的搀扶下,孟思颤抖着、步履蹒跚地走过了这段“血”路,来到止马营派出所。止马营派出所民警说店主也受了点儿伤,目前正在按程序处理此事。快报对此继续关注。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