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世界最大的李奇观特务案,是一起沾满血泪和冤魂的世纪大冤案

【博讯2003年7月01日消息】     冤案更多文章请看冤案专栏

    (编者按:以下内容是来稿,希望关心此案的人士根据电话采访李奇观) (博讯boxun.com)

    50年代的中国,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特大特务案,中国公安侦破哈尔滨市参议会秘书邵玉魁全家为美蒋潜伏特务,中国各大报纸刊登了这个扑朔迷离的故事,以此故事拍成的电影“徐秋影案件”红遍全国,成为人们最喜欢的故事片。30年后的1987年,在身陷囹圄的邵玉魁的持续申诉下,最高人民法院宣判这是一起假案。

    邵玉魁全国特大特务案,只是发生在一个家庭内,涉及的最高层面也仅止于哈尔滨市参议会,和李奇观特务案相比,只能是小巫见大巫。李奇观因为被中国某些反动政客诬陷成为美国、日本、台湾收集情报的世界级特务,而且是世界各国入侵中国的特务中,能够打入中国最高领导层的超级特务,而被他们在中国公安、情报系统的法西斯同党不惜动摇国本,耗费了巨大的资源,历时十余载,在世界范围内侦查和迫害,手段之残忍,令人触目惊心。下面是他的陈述:

    我出生在上海市上海县陈行乡李巷村,现居住在美国洛杉矶,老家还有我年迈的父母和唯一的弟弟。我因为在1983年和上海市领导有些接触,而被一些公安、情报机关中的败类谎报军情,当成间谍案来侦查,因为查不到证据,也就沉寂了下去。在90年代,这个案子又沉渣泛起,被某些反动政客利用,当作一张铲除政敌的王牌来死缠烂打,只要和我沾到一点点边的人,就关押逼供,而且心怀鬼胎,手法特别偷偷摸摸。由于找不到证据,这帮反动政客就伪造罪证,制造假案,他们采取了一系列高科技暗杀的手段,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世纪大惨案。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恳请中国政府,一定要把这些灭绝人性的高级罪犯绳之以法,为民申冤,为国除害,昭彰正义。


一.1983年-1990年,谎报军情,把我当作间谍来侦办。

    1。间谍案起因于上海市委付书记陈沂。(陈沂原来是总政的文化部长,以敢言著称,1957年被划为右派,关在狱中,刚复出来上海履新)1983年初上海七一公社开庆祝会,当时我大学刚毕业,分配在被人们羡慕的宣传部的官位上,我就请我的大学同学、上海电视台文艺部的唐伟捷邀请文艺界明星来助兴,他就介绍我认识陈沂的秘书刘同尧,后来陈沂带了上海市文化局长和多位影歌星来参加了庆典。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单纯的事,但被公安、情报部门中擅长于谎报军情,邀功请赏者,捕风捉影,无事生非,当成间谍案来侦办。我是一个视理想和抱负高于一切的人,对升官发财不感兴趣,所以在宣传部只待了几个月,就辞去了人们梦寐以求的官饭碗,尽管领导因为赏识我的才干而再三挽留,家人也一致反对我离开这条通向高官的黄金通道,亲友盼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而拼命规劝我,但这些都无法改变我去实现理想的决心,1983年中,我无偿地在上海郊区开始了我的改革开放理念的试验,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

    2。侦查和美国人的关系。1985、1986年间,在上海锦江饭店工作的同乡毛顺龙给我介绍了几位美国人,如郑克基、康妮、柯朴霞等,他们给我讲解美国大学情况、入学申请、来美手续等问题,在他们的指导下,我也顺利拿到了美国印第安那大学的入学许可。他们想尽了一切办法来侦查我是否为这些美国人提供情报,但这些人都是纯粹的学生或老师,不涉政治。我也真的不是间谍,因为做间谍的人要利欲熏心、见利忘义才行,对于我来说,即使给我金山银山,我也不会干。

    3。侦查和赵启正的关系。1986年10月,在上海县党校当老师的同乡宋正龙为我介绍上海市副市长、组织部长赵启正的办公室主任陆和勋,帮我解决改革开放冤案(我一生致力于改革开放、国情国策的研究,还因为实施改革开放的试验而在1986年6月被莫须有的罪名惩办)和去美国留学的事。但他既没有帮我解决改革冤案,也没有给我公费留美的名额。后来赵启正来美国访问时,他们专程派人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又严密地监视我,但我既不爱做官也不想发财,他们也不可能查到什么。

    4。他们安排我和唐伟捷在美国巧遇。我是经唐伟捷的介绍而让陈沂来七一公社的,他们怀疑我和他是合伙的。1989年我和他在美国纽约移民局大楼不期而遇,从此以后,我和唐伟捷在美国开始了交往。他们窃听我们的电话,跟踪我们的行动,期望“巧遇”这一招能查到间谍的证据,但他们侦查了好久,也查不到什么证据,最后我和唐伟捷也失去了联络。

    5。我自己的几个涉外关系,更成了他们重点监控的对象。

    朱雯Chu Wen:他是我的老师,上海师范大学外国文学研究院院长,著名翻译家。我和他亦师亦友,自1978年以来一直有往来,他曾请求美国学者为我寻找经济担保人。

    张金伯Chang Chinpo:他是我的同乡,住美国纽约。

    董财兴和杜引宝Dong & Du:是我唯一的海外亲戚,住香港,曾帮助我打理去美国留学的事。

    川越Kawa Koshi: 因为既找不到美国经济担保人,又拿不到公费名额,我横下一条心,1987年去日本打苦工赚钱,为自己担保。川越是我打工的日本快餐连锁店“越乃家”的老板,有经济实力,但更重要的是他的管理方法是中国所没有的。我就帮助他设计去中国合作的计划,因为我感到中国不能沿着西方国家走了上百年的老路爬行,而要开展一次新洋务运动,旁征博引,兼收并蓄,借风使力,加快腾飞,这不是洋奴哲学,而是振兴中国的一项国策。我就带川越和他的助手来到中国,展开不涉政治的纯商业活动。但中国公安人员把川越等人搞到侦讯室通宵审问,对我也进行恐吓,并命令我写书面交代,因为他们查不到证据,最后放了我们。我们都被搞得非常恐惧,川越等人也没有和我告别马上回日本去了。但当我看到几年以后,中国友好地向外商招手时,我也尽释前嫌了。

    唐大康Tang Dakang: 他是一位杰出的中年画家,他的名作“月光曲”受到世人称道,并被世界短跑名将刘易斯收藏。我们在美国的中国文化中心相识而交往。因为他在为从台湾来的一些悠闲女士教画,而被苦于找不到间谍证据的谎报者们,当成了一个重大发现。


二.在权力重组的十四大来临之际,他们用暗杀来做伪证;十四大后,又用暗杀来湮灭罪证,杀人灭口。

    在权力重组的90年代,此案又被筛选出来,而且当作特大间谍案来打造,作为反动政客铲除政敌的工具。

    他们调动一切高科技手段,化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侦查我的间谍证据,也抓到了不少副产品,连累了不少人。但我是一个小节不拘,大错不犯,在原则问题上更不会含糊的人,所以他们连半点间谍的证据也查不到。

    在这伙反动政客的一手操纵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帮人就伪造证据,开始了血腥的屠杀。

    1。他们选择我的三个叔叔做内线,最后全被毒死。

    他们选择我的小叔叔李林欣,他是上海县杜行镇供销社党支部书记,对组织很忠诚。他常常向我打听有没有特殊任务。他们又策划他小儿子和我小妹妹联姻,并且一直瞒着我们,等到我父母因近亲而反对时,米已成炊。我们兄妹4个找对象都和家人商量,最后由父母作主,所以此事令我们非常震惊。因为我小叔叔讲不出我的证据,90年后,他们用高科技让他太太致癌,然后迅速毒死了她,派一个女人和我叔叔同居,希望通过两性的赤诚相见来取得我做间谍的证据,但还是拿不到,最后也用高科技致癌技术把他毒死了。

    我的大叔叔李幸福,他做了20多年我老家李巷村的党支部书记,他们也选择他做内线,但因为没有成效,90年后也用高科技致癌技术把他毒死了。

    我的另一个叔叔李引标,他虽然不是干部,但他的连襟胡福全是陈行乡的乡长,是我十多年的老领导,家乡的父母官,他的儿子李金昌和我一起长大,又是上海石化总厂车队的党支部书记,对组织非常忠诚,他们就用这三人做内线,因为毫无成效,90年后也用高科技让他们致癌,然后把3人全部毒死。

    2。我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的积极支持者,在国运国策方面,是一个有远见有思想有研究的人,不但在早期提出了许多政治经济改革的新理念,还甘冒犯法坐牢的危险,破天荒在上海郊区华文集团搞试验。他们为了查证据,就为集团董事长陈文龙委派了一个副手,并让副手的姘妇勾引他,最后以所谓的强奸罪把陈文龙抓了起来,拷问有关我的罪证。因为拿不到证据,他们在1992年暗中用高科技毒死了他太太,派一个女人和他结婚,希望用两性的亲密无间来得到我的证据。

    3。1992年他们杀害了我前妻。我1988年来美以后,曾经2次为她和我儿子申请留学签证,但没有签出来。所以我们决定由我先取得绿卡,然后干脆申请母子移民来美。前妻是一个没有文化的老实人,和我父母相处和睦,我在美国常常寄钱给她,她也非常知足。但1992年初她突然搬出了我的房间,断绝了和我父母的关系,把我当成民族仇人,并在1992年3月竟然和一个特殊男人同居。由于查不到证据,他们在1992年6月用高科技让她致癌,又让她暴死。

    4。1992年9月,中国十四大召开。9月12日,他们收买人制造了一起恶性车祸,我在美国洛杉矶10号高速公路上,连人带车被撞到半空中,车子全毁,如果不系安全带,我的命早就没有了。

    5。1992年14大后,我家所在的李巷村李家塘生产队队长李顺根的太太先在白天倒地而死,后来李顺根也在晚上死在水桶里,他是受他们收买秘密监视我家的,但因为他没有作出半点成绩,所以被他们杀人灭口。

    6。他们收买我前妻的大侄子李新国做内线,由于查不到证据,也在92年让他患了癌症。

    7。他们也从我妹妹处查我的证据,但因为我没有做间谍的事,她实在讲不出什么证据,他们还以为她不老实,暗中用高科技手段让她在1992年患上了癌症,我可怜的妹妹不得不拿掉了女人最宝贵的子宫,她伤心得号啕大哭,我也难过得直流泪。

    8。我在胡福全做陈行乡乡长期间,做过十多年的农业研究。在我蹲点的陈行乡友建村,我和村干部康龙欣一家关系很好。他们就展开了侦查,先是他的在商店工作的女儿康新娣被上司强暴,几乎神经失常。接着他们用高科技让他太太致癌。后来又派康龙欣做我前妻的上司,希望通过他从我前妻身上得到证据,但因为没有成效,他们暗中用致癌技术毒死了他。接着他们又迅速毒死了我前妻,以便让下面的公安马上搜查证据,嫁祸于我(他们所作的案,下面的公安是不知的)。但当公安搜查前妻的遗物,从她的抽屉里发现我常常寄钱给她,再说我人在美国,他们就嫁祸于我父亲,并在乡政府当众训斥一个为国为民奉献了一生的老人。

    9。我的父亲一生忠于人民的教育事业,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做了50多年的校长,为国家培养了无数人才,退休以后还义务主编地方志,抢救文化遗产,晚年却要蒙受不白之冤。我来美以后,我父母更加疼惜我前妻,叮嘱我一定要把母子俩接到美国去,要向同乡张金伯学习,张虽娶了洋太太,但常常回中国看望乡下的老婆和孩子。我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努力地在1991年6月申请了移民,只是在等候排期。但我前妻在他们的唆使下,从1991年年底起,常常恼我父母,使两个老人非常苦闷,我父亲就请她最尊重的亲戚王财欣来劝导,他们就把王当成绊脚石。王财欣是上海市丝绸服装进出口总公司四达厂的干部,比较有智慧,我们常有往来,因为工厂专做外商生意,需要形象,我曾经受他的请求,请陈沂办公室安排上海市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杜宣和总公司领导为工厂题词,请上海市电视台为工厂做过报道。由于我们关系密切,他们就让他做内线,最后因为一无所获,于1992年用高科技致癌技术把他毒死。

    10。他们因为从王财欣身上得不到什么,就采用了另一种方法,通过我妹妹介绍,派上海市丝绸服装进出口总公司女干部周建军到美国和我见面。因为我不是间谍,她无法完成他们交托的任务,她又知道内情,于是在1992年偷偷用致癌技术把一个年轻的外贸人才毒死了。11。我有个同学叫郑亚瑾,在上海市外事办工作,和我有联络而被侦查,但他们认为她不老实,他们就先害死了她先生,后来又让她患了肾绝症,终身受折磨。

    12。我在陈行乡友建村搞调研时,和村干部钱林芳关系比较好,他们就派她的领导瞿龙兴套她的口供,因为一无所获,他们认为她狡猾,也用高科技手段让她患了肾绝症,受苦一生。

    我前面提到5个被他们重点监控的对象,更是一个个被暗算,无一幸免。

    13。朱雯:他们对这位著名的外国文学专家侦查了很久,甚至还侦查他女儿和他在美国的学生和我的关系,但因为查不到证据,留着是个祸害,所以90年后,用高科技生化毒物迅速毒死了他。

    14。张金伯:因为我在美国纽约时住在他家,他们对他严密监控,还派女人和他在外面开房同居,打听我在美国、日本、台湾的关系,但他讲不出有用的证据,90年后,他们先害死他太太,然后也用高科技害死了他。

    15。董财兴夫妇:因为是我唯一的海外亲戚,他们查遍了他在大陆的所有关系,甚至连我儿子寄宿的人家也去侦查,由于什么证据也找不到,他们在1992年用高科技毒死了他太太,再派上海川沙的一个女人和他同居,打通了枕边关节。

    16。川越:他们对他的侦查更加离谱。1988年他被中国公安审讯后一直没和我联络。听说在1992年,他们把我的学生戴菁送到了川越身边,住在他家,因为查不到我做间谍的证据,他们就收买凶手把她杀了,我听得目瞪口呆。戴菁的父母在上海市建筑材料公司工作,我在日本时,我家造房子时曾帮过忙,她写信向我表达过要来日本留学的意愿,但因为我在1988年7月幸运地拿到了去美国的签证,戴菁不懂日文,虽然我有中国朋友在日本,她的父母还是不放心让独生女去日本。想不到这帮法西斯份子,为了伪造证据,把她送到日本,又残忍地把一朵尚未开放的花朵摧残了。

    17。唐大康:因为在教台湾贵妇人画画,他们对他抱着很大的希望,认为可以拿到我做间谍的证据。所以跟踪、监听我们的言行,并常常通过他给我做生意,然后侦查我的人脉关系,还安排女人到他身边,向他讨口供,在他身上化了好多功夫,但最后连半点证据也没有拿到,他们就用高科技致癌技术毒死了他,扼杀了一个中年英才。

    18。我对改革既有热情也有研究。而且不光是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的先行者,也是教育改革的领头羊。在政府推动的对学生进行理想和前途教育的运动中,我以自己的满腔热血,唤醒了千千万万迷茫的学子,我写的演讲稿“一步一回头”,因为思想新颖,感染力强,在演讲大评比中被评为第一名,受到教育局教学研究室主任赵孝思(教育家、著名艺术家徐玉兰传的作者)的赏识而引为知己,我提出的教学改革思想更让他叹为观止,并在教学大评比中也获得了第一名,从此我成了他的教改试验田,常常为他做观摩教学,赵孝思也因此被他们侦查。我出国时,他请书法家送我书法条幅和镇纸石,他们派人用卑鄙的手段在美国纽约拿走了镇纸石。由于在赵孝思处查不到我做间谍的证据,90年后,也被致癌毒死,死时正值年富力强,令人唏嘘不已。

    科学家发明了致癌技术,但他们培养癌细胞,是为了制造抗癌疫苗,最终消灭癌症。(据报道,科学家已初步研制成功抗癌疫苗,并在人工致癌的白鼠身上做试验取得成功)而这帮谎报军情、伪造罪证的人,居然用高科技手段来屠杀百姓。

    19。1993年11月,认识上海市前市长朱熔基的秘书王家乐。

    1993年9月,我任职的美国DC公司突然收到我表弟朱正明的传真,说要和美国做生意,之前他从来没有和我联络过,我对他的底细一点都不了解,所以很犹豫。在中国广州的电脑商NORMAN的游说下,公司老板陈道(Daw Chen)信心十足,一定要去,于是同年11月我陪他去表弟的公司考察生意。期间我顺道去上海市旅游接待办公室看望陈沂的秘书刘同尧,不意他已调走,但碰到了朱熔基前市长的秘书王家乐,他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希望我为中国招商引资效力,我因此为他介绍过1、2个外商,也不知成不成。

    1998年6月,他们派北京市一个大集团的领导专程从北京来上海,邀请我去北京参观,并热心地为我介绍朱熔基总理的现任秘书,但我因故没有去北京游玩,再说人家总理这么忙,我也没有什么大事要拜托。

    1999年,朱熔基总理来美国访问期间,他们对我进行了严密的监控,还给在我家卧底的中国公安李浩装置了监控设备,但什么证据也抓不到,反而暴露了他们的丑恶面目。

    20。孙林桥邀请我帮他做事,他在为上海市市长做重点工程。

    他们曾经派我的同乡、李巷服装厂董事长陈公超到美国来访问我家(以前我们从来不联络)。他的大哥陈公约是中国仲义建设集团董事长孙林桥的核心幕僚,二哥陈公标是我妹妹公司的董事长。我对他们三兄弟的事业留下了印象,但当时我还没有回去发展的意愿。后来有一次,我在美国的中国文化中心看书报,一位书友给我一篇介绍中国仲义建设集团董事长孙林桥的文章,他在帮助上海市市长搞重点工程,事业做得很辉煌,他还有一个耀眼的头衔-中国国家建设部顾问。孙林桥也是我的同乡,而且是同事,当年他人称是组织部的干将,我是宣传部的才子,每天我们俩会提早一小时上班,他会聆听我对国策时政的宏论,他是唯一支持我在1983年离开官场,投入改革开放试验的知音。

    孙林桥于1996年2月邀请我帮他做事。96年我住在仲义集团的“月笼沙”别墅,这名字大概取自杜牧的诗句“烟笼寒水月笼沙”,上海市市长来考察工作,会在此驻足,小憩。我不会为人贴金,只想讲几句大白话:上海市长自奉甚俭,月笼沙不但饭菜简单,甚至连桑拿浴室也没有,更不用说陪伴小姐了,接待是一位纯朴的张姓中年妇女。但这里风水极好,坐落在梅园里,高洁清雅,钟灵毓秀,是激发灵感和描绘鸿图的通灵宝地,许多重大的建筑物、公路、桥梁、高速轻轨、老城改造、新区建设,就是从这里诞生的。

    1997年,仲义集团为我在绿梅新村装修了一套房子送给我,我就离开了月笼沙,住进绿梅新村。但我没有接受他馈赠的房子,也没有拿他的工资,因为我和一般人有点不一样,我视理念高于一切。

    21。1994年,他们收买了我岳母家最好的朋友彭碧林,并邀请他去中国,让他在我美国的家安插内线,精心策划让我大舅子的女儿和已经论及婚嫁的男友分手,然后通过彭把一个男人介绍给她。由于她也讲不出我做间谍的证据,失去了利用价值,就用他们惯用的恶毒手法让她致癌,有一天,我太太要我去看望她,我看后没几天她就死了,他们就派人放出风声,说我“有没有给她吃东西”等等,妄图把他们犯的罪栽在我身上。

    22。他们还在我家开辟了第二内线,收买我大舅子的仇人陈静江和我二舅子的太太联络。她多次劝我和她姐姐一起去中国做生意,说她姐姐很有钱。她多次在我太太不在家时打电话给我,后来我干脆她的电话也不听了。我虽然有时小节不拘,但在原则问题上从不含糊。由于在她身上化的代价得不到回报,他们也用同样卑鄙的手法让她得了癌症。最近我太太叫我去她家吃饭,我托辞身体不好而没有去。

    23。他们还邀请我太太的同父异母兄弟Taong Ung去中国,并给他做生意,做他们的长期耳目。

    24。我太太有个柬埔寨的二伯叫李璧,他们也让他做内线,让他介绍上海外贸学院的吴经熙和我做生意,他们又邀请他去中国。他多次叫我去柬埔寨和他做生意,我以语言不通为由婉拒了。他也多次要他太太去柬埔寨住,她开始不愿意,但最后还是去了,因肾衰绝死在柬埔寨。

     25。他们因为在我妹妹身上得不到他们所要的证据,所以在我的表弟媳朱青梅身上下了很多功夫,给她做服装和纽扣的生意。我妹妹多次怂恿我和她做生意,并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了我,要我和她联系,但一方面她是我亲戚,另一方面没有生意的由头,所以一直没有联络。后来美国有人要和我做纽扣的生意,我就和她联系上了。我和外销员去浙江临海纽扣厂看样品,想不到她也要跟去,我们三人就去了临海。我是一个做事很有分寸的人,为了避嫌疑,我到临海拿了样品以后,就独自先离开了。他们看到我没有中圈套,就设计让我的妹妹召集我的亲友寻找我们两人,还紧急电召我的表弟从浙江桐乡赶回上海寻找我们,制造假象,用心非常险恶。由于两个女人都讲不出我的罪证,他们都下了毒手,让我的表弟媳和我妹妹都患了癌症,拿掉了子宫。

    我以上所述,仍然不是他们犯罪的全部,我希望中国领导能重点清查90年代活动经费和高科技毒物的流向,来厘清事实的真相。总之,有经费的地方就有犯罪,有毒物的地方就有命案。


三.直接制造假案陷害我

    这帮谎报军情、伪造罪证的人,是无所不能的,也是无所不为的。他们有最好的武器,有大量的活动经费,有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有最高级的通讯和监控设备,随时监控着我,只要逮到机会,不管事情大小,就制造假案来陷害我。

    1。先讲一件小事,有一次我亲友买了我的车,但后来又不要了,去买了一辆别人的二手车,搞得我们之间很不愉快,他们看到机会来了,第二天就把那辆二手车打破了。

    2。1993年,我和DC公司的老板Daw Chen在中国期间,一直遭到中国公安的监控。返回美国以后,他们更加变本加厉,收买公司老板,挑拨离间,制造我们之间的对立。有一天刚巧会计休息,老板正好有事要出去一下,我在后面的仓库工作,造成前面办公室一时无人,他们乘机拿走了2台价值昂贵的手提电脑。老板半小时后回来,居然不让我申辩,马上开除了我。我被公司开除不久,他们感到陷害我的机会来了,就买凶手去洛杉矶市郊的Santa Fe Springs市杀害了公司的人。

    3。在为仲义集团董事长孙林桥工作期间,我曾去拜访了十多年没见过面的堂叔李国兴,他是研究航天电池的总工程师,并邀请他第二天到仲义集团来聚餐,希望能为仲义集团做点贡献。但他没有来聚餐,并表示没有合作的意愿,我就没把此事再放在心上。但过了2天,他们通过我妹妹打电话来,说李国兴变痴呆了,我感到很吃惊,他正值壮年,是一个很有才华的科学家,复旦大学培养的高材生,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害他呢?即使中国科学院院长也要和外国朋友应酬啊!再说他们监控着我,知道他没来应酬,我们总共只见过一次面,为什么还要毁灭他呢?

    4。我家附近有个徐汇区牙防所分部,技术水平和国际接轨,但很贵,所以我母亲叫我去私人医生那里治牙,她植个牙才15元,但我还是选择了贵的。但不幸得很,这帮伪造罪证的人连我治牙都不放过。我化了1200元植的牙,没多久就掉了,我就去责备了他,不过我也算了,准备找人另做。他们看到陷害我的机会来了,就把这个中年牙医搞成痴呆,诊所也关闭了。

    5。1998年我在美国开了一家餐馆,取名“家苑”Panda Delight,有熊猫和合家欢宴的意思。由于名字优雅,菜单精美,生意蒸蒸日上,我们准备开连锁店。他们就倾尽全力来破坏,用高科技窃听客户资料,派人打入我餐馆,破坏生意,但这些都没有搞垮我们。他们就请熊猫快餐Panda Express的董事长程正昌和我餐馆的房东-新世纪宝马汽车New Century BMW的董事长林子健到中国。后来熊猫快餐的律师团控告我们不能用这个名字,美国用熊猫做名字的有千千万万,在程正昌以前就有好多人用熊猫做名字了,我和他的名字和图案都不一样。程正昌是一个有450家餐馆和数家银行的大企业家,我很钦佩他,就向他求情,他亲自打电话来告诉我:“没得商量”。我知道我有理,但我没有这么多钱跟他打官司,只能放弃,最后他们指使人以1万5千美元拿走了餐馆,又马上转手以12万美元卖掉。看着心血白白付东流,我数月不思茶饭。这看起来象天方夜谈中的故事,但却是事实。

    6。没有了餐馆,怎么生活呢?因为我擅长于事业的策划,我就分析了当时的保健品市场,发现美国华盛集团的绞股蓝生意做得轰轰烈烈,但没有开发有60万人口的越南市场。我就写了策划书给华盛集团总裁王耀民,他独具慧眼,和我几次交谈以后,就让我负责策划和开发越南市场。经过4个月的考察、布点、宣传,广告设计、越文翻译,推向市场的条件已经成熟,王耀民就叫我买下了第一批货上市,以后可以先卖后付。但就在这时,他们出现了,从我手里拿走了越南市场,交给他们的代理人,我只能留下帮他们开拓市场。我再三争辩,到处奔走,最后连王耀民也爱莫能助,他们真是无所不为,又无所不能!为了生活,我只好留下打工。我为公司付出了很多心血,我设计的市场策略很成功,并且我从不休息,一星期做7天,晚上还加班,而且没有要加班费。公司总裁John很器重我,任命我做总经理。他们介绍中国糖尿病专家吕树文和我们合作,吕树文是中国政协委员,又是上海市市长徐匡迪的朋友,他表示在为徐匡迪治疗糖尿病时顺便治一下我父亲的糖尿病。他很欣赏我的才干,我为他写了人物报道,为他的产品设计了广告,他非常满意广告的新颖精巧,广告界也认为是一流的水准。尽管我们后来成了很好的朋友,但我从未因此而攀附徐匡迪,因为我的志向和平常人不同,不会去巴结显贵求升官发财。后来他们用卑鄙的手法撤了我的总经理职务,使我离开了公司,为此公司总裁John痛苦了很久。

    7。派中国公安打入MCM。我后来到MCM长途电话公司工作。我到任何地方工作,都被认为是最有思想和智慧的工作狂,我分析了电话市场以后,设计了相应的销售策略,使我取得了全公司最好的成绩,被公司领导当作员工的典范。为了帮助其他员工进入最佳的工作状态,我用周末休息日编写了销售策略纲要,公司领导看了很赞赏,就给销售员人手一份,现住他们就用这份纲要进行工作。这帮法西斯份子见不得我好,他们先派人搞破坏,但不成功;后来又以假的高薪、高职务引诱我跳槽,也不成功;最后他们派中国上海市公安局的侦警李健Li Jian打入我公司,用大量的活动经费,收买公司高级主管,破坏我的业绩,减掉我的工资,拿掉我的佣金,监视、跟踪、威胁,最后断了我的柴米之炊。

    8。派中国公安打入我家。我家是宽敞的独立楼,所以住有房客,他们先用卑鄙的手法赶走了我的房客,然后安插中国烟台市公安局的侦警李浩Li Hao一家3人住在我家,一方面对我监视、窃听,另一方面搞破坏。他搞得厕所的粪便溢满在地,破坏了我家的地毯;他又把骨头塞在水管里,造成从楼上到楼下的水管全部破裂,需要打开墙壁才能换水管,我看着家里一片汪洋大海,伤心得直流泪。

    9。以性为陷井来陷害人。

    我太太有个交往密切的亲友,他离婚以后,有人介绍了中国汕头市的阿红姑娘给他。他们就用毒打的方法,让阿红姑娘多次请求我太太,要住到我家,我太太也数次要我去把她接来,开始我一直不同意,最后拗不过我太太叨,就开车去把她接了出来。但我想到后果将会很严重,就在半路停了车,打电话叫她先生来领了回去。

    我太太的小弟离婚以后,有人介绍了中国台山市的阿青姑娘给他,他们就给阿青监控工具,让她刺探我家的消息,但由于没有成效,他们就策划让她来我家住,也是用毒打的方法,打了以后还设计让警察把她抓走,关进了警察局。她就多次要求来我家住,但我感到让小舅子的老婆住在我家,实在太不伦不类,所以婉拒了。

    14大来临前的1992年初,他们收买了我妹妹的朋友孙小红,也用毒打的狠招,设计让我妹妹的先生去她公司打她,而且打得她在公司满地爬,颜面全失,活活地拆散了一个美好的家庭,当时她小孩已10多岁了,然后由孙小红介绍她和一个男人结婚,在我家作长期卧底,为他们提供情报。

    1992年初,他们也收买了我前妻的朋友莫明娟,设计让我前妻断绝了和我家的关系,然后介绍她和一个特殊男人同居,又在1992年6月把我前妻毒死。

    更可恶的是,他们又策划让我儿子拜莫明娟为干妈;让孙小红的女儿做第二代的卧底,和我儿子结婚,让这个假案世世代代做下去。他们已经害得我们这一代家破人亡,还要继续害无辜的孩子,我知道这帮法西斯份子是无所不能,无恶不作的,所以我恳求中国政府,能及早地为民除害。

    这帮谎报军情的人,千方百计伪造罪证加害于我,但是没有演过反派的人,再怎么化妆也装不象。我家世代清白又清贫,不犯罪,不敛财,却平安。祖辈们都是自学成才,而成为乡梓翘楚的。我也练就了很强的自学能力,从小下田劳作,真正的学问都是在工余农闲时学成的。我也许一饭之德必偿,但绝不睚眦之怨必报,因为我要实现能折射阳光的人生,追求能引领时代的思想,所以一生宵衣旰食,苦学好思,身居斗室,世事洞明,有远见和思想,谙兴国利民之道,并不吝把自己的知识和智慧贡献给社会。


四.当他们知道我要去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的消息后,我兄弟俩几乎被毒死打死。

    这帮谎报军情、伪造罪证的邪恶者,把我诬陷成打入中国最高层的世界头号间谍,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的血案。他们位高权重,草菅人命,我知道和他们斗,无疑是自找死路。但是,一个有理念、有正义感的热血汉子,为人民揭发这帮谎报军情、伪造军功、荼毒人民的恶魔,义不容辞!这是大忠;我虽然上有80岁年迈的父母,下有10岁幼儿要抚养,有孝道和责任在,但这仅是小我,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为了人民的大忠,我豁出去了。

    2000年8月15日,我结束了在美国的工作,卖掉了房子,车子,决定去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他们。他们刺探到这个情报以后,先对我唯一的弟弟下了毒手,2000年8月31日晚上,他们用国库的钱,高价收买了5个流氓,手执铁棍,打断了他的手,打破了他的头,这帮丧心病狂的歹徒,还打碎了他的头颅,几乎把他打死。2000年9月9日,我按既定的日程搭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5984航班去北京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在孤苦无援的半空中被空务人员下毒,我痛苦得无法入座,只能爬在地板上抽搐,哀求他们用广播叫医生,他们也不肯。幸亏我有医学常识,(曾任美国Princess Lifestyle制药集团总经理)服用了随身带的应急药品,才免于一劫,但留下的后遗症将陪伴我终身。

    我个人势薄力单,为了把凶手绳之以法,我希望各界善心人士能伸出援手,帮助我讨回公道 。我已是一个没有奢求的人,能讨回公道,已很满足,所得赔款,会如数捐出做公益。


四.90年代以来的血腥大屠杀,是为了铲除政敌而策划的阴谋

    1。为了给政敌伪造罪名。

    这帮血腥伪造罪证的人,是掌控着中国政法系统的反动政客,他们之所以丧心病狂地毒害善良的百姓,是为了伪造里通外国的间谍证据,从而可以对政敌治罪。因为他们懂经济,会治国,有名望。而这伙奸臣不但治国无能,还要利用他们掌控的国家机器,谎报军情,伪造军功,陷害忠良。

    2。最恶毒的权力斗争手段。

    中国的权力斗争从来是你死我活的。在新中国历史上,有中国国家副主席高岗在东北谋反而被诱捕;有四人帮(毛泽东夫人江青,中国副主席王洪文,政治局常委张春桥,政治局委员姚文元)用批邓来拥戴女皇登基,最后反被一举捉拿;最惊心动魄的是中国副主席林彪的小舰队,策划在杭州、上海、南京炸毛泽东的专列,事败后仓皇出逃,摔死在蒙古温多尔汗。而当今这伙政客采用的是最残忍的,以屠杀无辜的百姓作伪证的手段。他们也明白在金钱美女的诱惑下,没有诬陷不成的事,没有办不了的罪,他们本身就是金钱的俘虏。他们在我面前设置了无数的陷井,但我恰恰是一个崇尚理念的特立独行的人,我虽然小节不拘,但你要我做间谍这样丧失人格的事,不要说给我活动经费,就是半壁江山,我也不会干。他们在我这里碰了壁,就对我的亲友设下陷井,我的亲友们一个个都跳了进去,被害得死的死,关的关,象我的表弟朱勇明,是一个非常热情开朗,有品位的年轻人,和我很投缘,他们为了从他那里拷问我做间谍的证据,就设计让他跳进了经济犯罪的陷井,关了7年。出于政治目的,设计陷害人,是非常恶毒的行为,害人者应该和被害人同罪,因为他们为社会制造了罪犯,在常态下,这些被害人不至于走上犯罪道路;因为他们是执法、司法队伍中的败类,践踏了国家公器必须恪守的公正、超然的神圣原则。

    3。多行不义必自毙。

    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领导人,都以民为本。胆敢屠杀人民的人,就是法西斯分子。1936年,日本政府成立细菌毒物研究机构“关东军部队防疫给水部”,组织3000多名科学家研制鼠疫菌、霍乱菌、伤寒菌、炭疽热菌和坏疽病毒,在中国人身上做试验,然后通过731部队毒害中国人民,这些法西斯分子,包括医生都受到了人民的审判。而当今这伙反动政客,为了铲除政敌,不惜用更高级的致癌毒物、致肾衰绝毒物、致脑痴呆毒物来毒害无辜的百姓,他们也要受到正法,不能让他们逃遁。14大以后,这帮屠杀人民的凶手,自1993年起,擦干了血迹,转移了屠刀,既把自己隐蔽起来,又把罪行嫁祸于人,手法恶毒到了极点。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隐藏得再深,他们犯下的法西斯罪行最终还是暴露出来了。再说这伙法西斯份子本来就是一伙劣迹斑斑,声名狼藉的人,反动、权谋、邪恶、贪渎,做了不少祸国殃民的事。报刊曾披露过他们贪渎的事件:

    年份 事件 牵涉金额(人民币)

    
1986 他们掌控的“安亚技术”“海南安义”集团倒卖军火及批文 1000万
1993 他们涉及沈太福长城机电非法集资案 10亿
1993 他们掌控的三峡实业公司倒卖大批二手车 巨额
92-98 他们拍板的三峡工程,北京西站工程,严重舞弊。 损失惨重
94-97 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走夫人门,送出六颗钻戒 巨额
1996 国家审计署揭发南水北调经费,被他们控制的华能公司挪用 6500万
1997 他们的亲信华能国际副总查克明受贿 50万美元
1998 新国大期货倒闭,他们是幕后老板 5亿
1998 他们为一艘被截获海军走私船说情 巨额
1999 他们的子女涉及中国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走私汽车案 1000亿

    他们中饱私囊,而人民却被搞得倾家荡产,象被新国大期货骗得一文不名而多次在北京游行示威的受害者就是。

    这伙法西斯份子之所以牢牢抓住政法系统这个专政工具不放,因为有了它,既可以贪赃枉法,又可以陷害忠良,来掩盖他们的罪行和巩固他们的权力。

    多行不义必自毙。犯罪是掩盖不了的,只是时间问题,古今皆然;妄图嫁祸于人,制造冤案,更是欲盖弥彰,罪加一等。在历史上,明朝的魏忠贤权倾一时,自称九千岁,他利用掌控的特务机构“东厂”,结死党以谋私,害忠良来掩盖罪行,但在作恶8年后被逮捕,惧罪自缢。还有象南宋抗金名将岳飞,被诬谋反下狱,最后被宰相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当时虽然不能昭雪,但后人为他讨回了公道,人民在杭州为他建了坟墓,塑了英雄人像,旁边捏了个秦桧丑像,供人唾骂。当今这伙法西斯份子是人民的公敌,世界的公害,要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4。让冤死的亡灵安息

    这起发生在改革开放年代的特大冤案,把我搞得家破人亡,对我的亲友进行杀戮,这也是为改革开放而付出的代价。要是我一念不慎,跳进他们的陷井,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一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也许就要重写。我恳请中国政府能早日惩办这帮国奸民贼,为死者申冤,并善待死者的家属,给予适当的抚恤,以便让冤魂得到安息。并为国家除去隐患,不让他们继续害国害民。

    人类的知识太有限了!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只是沧海中的一粟,人类只有一万多年的历史,而通过哈勃常数法测得的宇宙已有130-140亿年历史。外星球的飞行物常常在我们上空晃来晃去,当我们用超音速战机去追逐时,它用神速一闪就不见了。这正应了中国古代的一句格言:“举头三尺有神明”。

    中国领导人为我的亲友申冤,他们地下有灵,会祝福你们的。

    我和史学家一样,也喜欢读史。但他们侧重于史料的收集、甄别、归纳、整理;我偏好对古今中外的史实作思考、类比、激荡、升华,特别潜心于对革新、变法、新政、国家中兴、文艺复兴等历史现象的研究。这让我当年在实施改革开放时很受用,如我首次提出的市场经济、第二职业、城乡无界、大户连耕等都取法于此。战国时秦孝公重用商鞅实行变法,改帝王之制,商贾云集,买卖自由,除井田,富者田连仟伯,使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变成战国七雄。

    因此,我希望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不要停顿,而要继续深化。在此,谨寄上我的祝福:改革开放,春色弥望,国泰民安,繁荣兴旺。

     李奇观 谨上

    美国地址:P.O. BOX 4876, EL MONTE,

     CA 91734, U.S.A.

    电话: 626-452-098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中国地址:上海市上海县陈行乡李巷村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李奇观:揭发政治SARS 消灭国家瘟疫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美国洛杉矶居民李奇观被诬陷美国间谍,在回国航班上被下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