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博讯2003年6月09日消息】    王维洛——受他人之托转发

   先生,您到过长江三峡吗?您见过三峡地区那根175米的淹没红线吗? (博讯boxun.com)

   我家住在长江边的奉节县,就是三国刘备托孤白帝城的奉节县。我祖上是从中原逃到三峡来的,在这里已经十几代了。

   十多年前,村长带了几个从上面来的人,在我家房子的墙上画了一根红线,又用红笔写上了175米的字。他们告诉我,三峡工程蓄水到175米,正好淹到我家房子这里,所以我们必须搬迁。邻居老王家的房基地比我们家高3米,他们运气好,不用搬迁了。

   您说国家建设三峡大坝,是世界上最大的工程,给中国人争气,我们老百姓能不支持吗?我们可没找过村长的麻烦,领了发放的移民钱,又问亲戚邻居借了一些,就在村外的一块高地上新盖了一座房子。那时我担心这地是不是会被水淹了,村长说不会的,房基地在182米,是县里来的工程师给测定的。要是这里被淹了,那老王家的房子早就完了。我想村长说的对。

   房子盖好后,李鹏总理还到我们新家来参观,赞扬我们为三峡工程做贡献。李鹏总理说我家门前风景特别好,他指着长江说,将来库水上升到175米,可以坐在江边的大石头钓鱼,江面上是万吨大轮船,轮船一鸣笛,我家坡上的桔树上的柑桔都噼噼啪啪掉到地上,日子美着呢。李鹏总理走后,村长常常带上边来的人上我家来参观,都想看看将来能在长江边上钓鱼的好地方。这些人都问我们,移民后生活是不是好了?我说收入比原来多了,大概十多年的三倍吧。可是……村长表我说得好,就是后半句话不让我说。可是用这钱还买不到以前一半的东西。您说,现在这东西贵得和以前不能比……好了,不说了。否则村长要骂我了。

   前天,老王家的大小子上我家来,说是要告诉我家闺女一件重要的事,但不许对别人说。老王家的大小子有出息,前两年考进了万州的三峡大学,将来可以进城挣大钱了。他说,他家也可能要搬迁。说是北京的一个大教授说了,三峡水库不是平的,是斜的,大坝那里175米,我们离大坝150多公里,就要比175米高。还说毛主席写的“高峡出平湖”不全对。还有我家墙上画的那根红线也不全对。什么?毛主席写的“高峡出平湖”不全对?我家墙上画的那根红线也不全对?

   我对老王家的大小子说,没关系,国家不能让老百姓吃亏。要不你们就在我们家旁盖个新房,虽然说窄了一些,但是我们是多年的邻居了,再说……

   什么,我们这儿也要被淹?我们这个新房?村长说,这是县里的工程师测定的,不会被淹的!那李鹏总理对我亲口说,水库的水就只升到175米,我还可以坐在江边的大石头钓鱼呢!听说人家李鹏总理可是留苏的,也是喝洋墨水长大的。他不会错吧!

   那个北京的一个大教授叫什么?他比李鹏总理还能耐?他是留学美国的。是胡主席的老师!什么?那根175米的红线也是他批准的!当时是看花眼了!他花眼了,还有别人呢,别人也都花眼了?那李鹏呢?还有村长,他总没有花眼吧?

   老王家的大小子让我们千万不要说。我能不说吗?淹我家的祖房,我说什么了没有?没有!我借了这么多钱,到现在还没有还清呢。您说,建三峡大坝这么大的事,光来我家参观的干部工程师就不下千来个,他们都是说三峡水库蓄水到175米,水就涨到红线这里,不会再往上涨了。都说“高峡出平湖”。不能是那个留美的教授说了算。

   什么,还有一个留美的教授和他吵,吵得不可开交。要把白帝城改成杭州的岳坟?把那个教授和其他一男一女铸成铁象,对着夔门(瞿塘峡口称夔门)跪着?大小子,您说说清楚,哪个留学美国的教授要跪在夔门口?

   不行,我得找村长去说说。不能去?不能去,那我的新盖的房子怎么办?我还能到哪里去?(标题“红线错误”是博讯编辑所加)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三峡蓄水第9天:张飞庙进水 川江浅窄险道消失(图)
  • 金刀:三峡蓄水高峡出斜湖
  • 三峡蓄水第八天 长江中游部分航道告急出现碍航
  • 宜都长江堤坊崩岸险情 疑与三峡蓄水有关
  • 三峡蓄水诱发地震不可避免
  • 三峡水位上涨神秘悬棺开启 发现数件宝贝(图)
  • 华盛顿邮报:三峡工程是北京的一场豪赌
  • 三峡工程蓄水至135米 水位淹没将涉及12个区县(图)
  • 三峡大坝蓄水动物集体大逃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