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为何在法律和正义面前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却不敌村霸 ----中国百姓难得公正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3年6月05日消息】    中心提示:这是发生在一位国安家里的事,他(李宇宙)渗透北京新青年学会,他为了营救被冤屈入狱的新青年学会成员暴露身份,已于2002年7月叛逃离开了祖国!

   他们的耕地都面临着被政府征用,而一次次的土地征用赔偿款都不知了去向,当然农民得到的赔款只是地上附着物的赔偿款,多数失去土地的农民除了变为失业大军,只得到微不足道的赔款。而抗争不会获得公正,只能带来无尽的灾难! (博讯boxun.com)

   将所有的材料和证据复印多份,分别寄往山东省各主管部门、中央各主管部门,甚至也寄给了江泽民、李鹏、朱镕基、罗干。可到头来,所有的信件都回到了盛庄信访办!这下,李廷佐可惹了大祸,他被戴上了破坏地方形象的罪名!

   一次回家的路上,李廷佐夫妇被村支书的轿车截住,被辱骂恐吓,扬言马上有人到家里去抓捕二人,吓得两老人不敢回家!

   在上访没有结果的情况下,盛庄建委和大菜园村委会先是向李廷佐发了最后通牒,命令先铲除果树,而后用高墙将果园圈进了电厂扩建工地,使李廷佐无法进入果园,后来又用推土机在未告知李廷佐的情况下,强行推翻了部分果树。

   强令李宇宙在校就读的女友参加计划生育检查;现在又借修路的名义,强拆李廷佐家的住房。

   

   李靖 于 [博讯论坛]

   中共官员官匪勾结鱼肉百姓的现象层出不穷,而地方保护、法制虚设和整体腐败是这种丑恶现象的保护伞。受到迫害的平民百姓,不论如何抗争,都难得公正,只有一难接一难的屈辱和痛苦!山东农民李廷佐的果园征用赔偿案,再一次向世人充分地说明了这一事实。

   象中国很多农村一样,李廷佐所在的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盛庄办事处大菜园村也面临城市化变迁,他们的耕地都面临着被政府征用,而一次次的土地征用赔偿款都不知了去向,当然农民得到的赔款只是地上附着物的赔偿款,多数失去土地的农民除了变为失业大军,只得到微不足道的赔款。而抗争不会获得公正,只能带来无尽的灾难!

   2001年9月份,年过60岁的李廷佐王家秀夫妇接到村委会通知,他们苦心经营十多年的果园将被征用,以备临沂市发电厂扩建使用。紧接着,临沂发电厂扩建办公室派员对李廷佐的果园进行了细致的测量,对果树品种和果树粗细、数量也都进行了认真统计。当时代表地方政府的盛庄办事处建委官员也在现场。可测量统计完之后,所得的数据结果没有交给李廷佐一份,这是不合法的行为。

   2002年一月,村委通知李廷佐到村委取钱,村支书李敬友、村长李敬松在没有出示任何文件和标准的情况下,宣布赔偿李廷佐果园征用费1、8万元,标准是一亩地一万元,所有果树必须尽快处理掉。而李廷佐的果园实际面积是3、4亩,其中承包地2、4亩,自留地1亩。而赔偿标准不应该按亩计算,而是按具体果树品种、生长年限、果树数量计算。李廷佐提出质询,答复是“这都是政府的命令,没的商量,不行也得行!”李廷佐不服,表示要问清楚。李敬友和李敬松威胁,那样会坐牢,赔偿也一分钱别想拿到。

   尔后,李廷佐到盛庄建委问询,建委顾主任和副主任杨在田答应给问问,说可以加点钱。李廷佐回到村委,李敬友和李敬松二人象做生意一样,一千两千的把价钱长到了三万元。李廷佐的意见是,赔偿应该有个标准,按照中国国务院和山东省土地管理部门的具体标准,以及临沂市对此次征地的具体标准,李廷佐的果园赔偿金额应在二十万元以上,而村委只给三万元实在太少了,太不合理了。

   李廷佐的意见招致村支书和村长的无理拒绝和蛮横威胁,他们训斥李廷佐道:“给你三万不少了,你从现在到死还能赚三万元钱嘛?”李廷佐表示,只要公平合理,就是只给一千元也满意。而后,李廷佐再到盛庄建委咨询,不是不接待,就是无理训斥和侮辱。

   李廷佐在村委和建委之间来回争取十数次都没有结果,没办法找到盛庄办事处,办事处主任姜伟也是一次次推托不管,找到罗庄区主管土地征用的土地局和副区长姚明,他们不是把责任推给盛庄办事处,就是推给临沂市政府、临沂市土地局、临沂市建委以及临沂市林业局。可怜李廷佐老汉拖着病残之躯在这些衙门来回折腾了不知多少趟,累得拄着拐杖都走不动了,他的腿因为在果园搭架子而被水泥棒砸成粉碎性骨折。

   跑了近两个月,人瘦得都没人形了,可除了白眼和训斥,他只得到临沂市土地局的一句答复:“以往的征地款都让盛庄办事处截流了,这次也一样,我们也没办法啊!”

   不知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盛庄办事处,相当于乡镇级政府,却敢一次次截留国家财政拨发的征地赔偿款,而市区两级政府明明知道却不去管,而村民的耕地赔偿只有一亩200元,果园和其他建筑用地也不到一亩一万元,临沂发电厂向律师公布的价格却是一亩7万元,那一亩6万余元的赔偿金都去了哪里,被谁截流瓜分了?

   事实很简单,主管官员就是想通过黑箱操作和威逼恐吓,迫使村民就范。而气愤难平的李廷佐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走上了上访的路。当时因为征地,有很多村庄集体上访,而被军警镇压。李廷佐先是到盛庄办事处信访办公室,可一次次等到捱上号,主管主任孟祥斗除了推拖不管,就是威逼利诱,信访办“为民说话”的承诺纯粹是无耻谰言!因中国法律规定,上访不能越级,否则是违法,所以必须先到盛庄信访办,才能再逐级上访。而越级上访之前,要与盛庄信访办签订责任合同并交纳最低2000元的风险金,如果李廷佐的上访内容不属实或属实而不被上级认定,就要负相应法律责任,风险金也一同没收。这是哪家的无赖王法!!这还让百姓活吗?

   为了争个公道,李廷佐先后到了罗庄区信访办、临沂市信访办上访,一路受到的都是搪塞敷衍,还经常受到盛庄信访办和村委会的恐吓。后来,李廷佐的儿子李宇宙将所有的材料和证据复印多份,分别寄往山东省各主管部门、中央各主管部门,甚至也寄给了江泽民、李鹏、朱镕基、罗干。可到头来,所有的信件都回到了盛庄信访办!这下,李廷佐可惹了大祸,他被戴上了破坏地方形象的罪名!

   一次回家的路上,李廷佐夫妇被村支书的轿车截住,被辱骂恐吓,扬言马上有人到家里去抓捕二人,吓得两老人不敢回家!

   在上访没有结果的情况下,盛庄建委和大菜园村委会先是向李廷佐发了最后通牒,命令先铲除果树,而后用高墙将果园圈进了电厂扩建工地,使李廷佐无法进入果园,后来又用推土机在未告知李廷佐的情况下,强行推翻了部分果树。

   到六七月份的时候,果树错过了移植季节,全部糟蹋了,那些生长了十多年的果树,粗如碗口,都变成了枯木。 李廷佐被逼无奈,到临沂市最好的三辰律师事务所请律师打官司,可孙律师和宋律师收了两千元律师费后,只是简单调查了一下就草草收兵了,法院连受理都不同意,理由是牵扯政策性问题。这就是中国的司法“公正”!!

   实际上,在果园赔偿案上的无理打压,除了官员一窝全贪,村委也对李廷佐故意打击报复,因为,李廷佐曾经向纪委、检察院等有关部门检举过村委的违法现象,包括村委违法强拆民房;村委财务不清;村干部严重超生;村委聚众赌博;村委勾结流氓恶霸威胁操纵村委选举等(实际上村支书李敬友和村长李敬松就是恶霸头子,其丑恶嘴脸比土匪还要凶恶无耻)。可检举材料最后竟从盛庄信访办落到了村委会手中!村支书李敬友扬言,不论天大的事,就算闹到联合国,最终也还要到村委解决。当时村支书李敬友和村长李敬松曾因此对李廷佐及其家人当面进行人身安全的威胁恐吓!

   然而李廷佐家受到的报复还没有完。村支书和村长设计陷害李廷佐打架斗殴,收买派出所警察将其拘留罚款;在李廷佐家前院开办污染严重的塑料加工厂;因李宇宙检举塑料加工厂污染严重,打110报警电话超过三次,而被拘留;强令李宇宙在校就读的女友参加计划生育检查;现在又借修路的名义,强拆李廷佐家的住房。他们的报复永远都不会完,因为他们的张狂使他们丢掉了人性!他们用村民的血汗钱贿赂和收买了靠山,他们作威作福有恃无恐。

    李廷佐已经崩溃了,他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到孩子身上,他的儿子李宇宙当时在中国人民大学上大学,李宇宙在北京通过法律援助机构等多家渠道,终于找到一条可以伸冤的路,找全国人大代表帮忙。

   当时正值2002年三月,北京在开两会,李宇宙通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与大学生会谈的机会,将案情材料交给了一些代表和委员,他们都表示认真对待,两会之后,代表和委员都告诉我已经将材料以议案形式呈与全国人大常委会。

   李宇宙找过的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有:梁建国(0722-3310795)李文海(010-62512854)陶武成(0713-5062528)绍树人(13607145636)陆学艺(010-65248032)郭国庆(010-62511577)徐庆平(010-62518259),此外,所有的材料也寄给了“南方周末”报(方三文13910878679)、中国法制报(王光哲13601087428)、“中国改革”杂志(李昌平010-62138900)。

   几个月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批文也层层下达到了盛庄办事处,可办事处的领导根本不作重新处理,只是逼迫李廷佐签字画押,承认纠纷已圆满解决。被李廷佐拒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权威在这些村官、镇官的眼里算什么呢?真象知名的全国人大代表梁建国以及李宇宙的校长李文海所讲,这种冤案在全国太普遍了吗?人大代表也只能递递议案吗?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共中央三家一体的最高信访办也帮不了我们,人民的疾苦怎样才能解决?那些从全国各地而来,长年留京的上访户们,被训骂而从最高信访办嚎哭着爬出来!看着这种惨象,心灵是怎样的镇痛啊!

   直到今天,李廷佐的官司仍在继续,李廷佐的苦难也依然在继续,而那些贪官、赃官和匪徒们的黑暗统治和压迫也依然在继续!!而李廷佐的儿子李宇宙,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怀着一颗火红的心加入了北京国家安全局,以图为国效力,为正义请命!可毕业后,他看透了中共的丑恶本质,决定反戈一击!他为了营救被冤屈入狱的新青年学会成员暴露身份,已于2002年7月叛逃离开了祖国!不知有多少像李宇宙这样的青年不得不与腐败和罪恶同流合污,不知要有多少像李宇宙这样的青年最终会走向反叛?不知何时祖国才会重现明媚的春天!不知何时才能与家乡父老相见!不知何时,天哪!您才会开眼!不知李廷佐老人会因此又招来几多灾难!李廷佐 地址: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盛庄办事处大菜园村19号电话:0539-8595205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