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5月28日消息】    以下是博讯刚收到的来信,希望读者朋友们关注。

   尊敬的编辑先生: (博讯boxun.com)

   我们是外商独资苏州市陆加福制衣有限公司董事会。因为我们长期订阅你们的报刊,知道你们是具有正义感的新闻媒体。现在将我们公司所碰到的事件向您叙述。我们希望该事件能够对正在或将要到中国大陆投资的海外华侨有所警戒,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在您收到此信时,我们外商独资企业合法批用50年的土地被当地政府拍卖掉了,企业的房产可能已经被当地政府强行拆迁了。以下是该事件的概况。

   按照原苏州市吴县土地管理局与本公司签定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吴地让合字95年第10号)和国有土地使用证上明文规定本公司土地使用期限从1995年至2045年,至今尚余42年的使用权。8年内,靠着公司全体员工的辛苦耕耘,在这块3无(无电、无水、无任何基础设施)的荒地上建立了陆加福制衣有限公司。其中的辛酸和心血不能用文字来表达,更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公司取名陆加福,其意就是加拿大外商投资在苏州陆慕-这块福地上,充分体现了公司董事会对当年邓小平同志倡导的50年不变精神的信心和决心。

   从1995年至2002年,公司一直在不断的完善厂区的基础建设。在1997年8月通电通水后,开展经营运转。我们公司经过8年的建设努力,整个厂区现在拥有可以容纳200多个职工同时生产及生活的2890平方米的综合楼、生产车间、生活宿舍及生产生活配套设施。其中包括了880多平方米,18间已经在营业的店铺。除前期投资12万美金外,当时在苏州市内,我们还有一家中外合资的企业被拆迁,合并入陆加福公司,该公司的22万美金资金也全部投入到陆加福公司的基础建设之中。8年内,公司总共投入了60多万美金。

   1999年初,在原吴县市陆慕镇政府的统一号召部署下,大干快上的在原陆慕镇和原里口镇之间的数公里公路旁一下兴建了数百家楼房店铺,号称家具一条街,并且接通原里口镇的全国家具城。形势逼人,在前任政府强大的压力下,我们企业为了配合政府发展家具市场,出于无奈、作为计划外投资,开发建设了沿街5层综合楼。当时,一切以党委和政府的号召为主题,服从全局为前题,边上马、边申办手续,不存在被后来新政府所提出的违章建筑之说(为了掠夺早期外商投资的既得利益,就将此称为违章建筑)。该项目的1期工程(底层)作为家具市场的配套,是该家具一条街上最迟兴建的建筑物。2期工程(其余4层工业用房)在地块被拍卖后,停止了施工,造成公司的正常经营和发展规划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和损失。同时工程未完工而无法进行房产用途更改手续。我们公司的董事会成员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外籍商人,知法守法是我们最基本的处世之道,公司名下的建筑物都有合法的房产证。公司的成立和每一次发展计划都体现了海外华商配合中国改革开放和报答祖国家乡的一片赤子之心。

   陆加福制衣有限公司在2001年1月就明确了今后10年的发展计划,在劳动密集型制衣业的基础上,充分发挥自身国际背景及地理位置和土地资源优势,向新型的快餐物流业发展,我们准备二次创业。在2002年6月公司和国际品牌加盟商签定了合作发展快餐配销物流中心协议后不久;在没有经过我们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在批用土地8年以后,未经外商独资苏州市陆加福制衣有限公司同意,企业合法批用的50年使用土地为什么被当地政府下属部门单方面第二次出售(拍卖后半年,区土地局才补回收土地公告)。作为当地政府,应该考虑如何来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利不受侵犯,并得到充分履行,体现政府依法行政的水平。 但为什么投资者的合法权利会如此轻易简单的被剥夺?企业的损失、资产及资产运作的损失,信誉的损失和国际影响的损失将如何弥补?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相城区政府下属部门提出对陆加福公司的补偿仅为276万元左右。假设现在还可以在附近批地的话,那276万只能购得3亩多农地,其它也同样一无所有。陆加福公司董事会全体成员对这一严重脱离实际(相邻一座200多平米的民居的拆迁赔偿是近人民币40万元),公司所处地块拍卖成交价是73万多元/亩、侵犯投资者合法权益方案感到震惊和无法接受.;对苏州市相城区国土局滥用职权、任意践踏、非法侵吞投资者利益的行为(有事实证明)提出严重抗议。拆迁方是否可以以改变当地土地使用用途为理由,就可以以象征性的价格剥夺50年土地使用权的外商权利,并直接损害侵占外商投资的应得利益。拆迁方就凭一纸当地政府的拆迁公文和所谓的276万人民币的补偿,就可以达到它的拆迁目的。而被拆迁方所提出的换地搬迁移建、机器设备和厂部人员安置等等问题都可以置之不理(自有被拆迁消息后,我们就无法再组织生产了, 而我们企业就1999年至2001年完成生产外贸出口服装贰百多万件/套)。

   公司总经理在2月中旬,特别取消了年假,回国主动相约当地政府有关领导商谈,配合政府处理公司被拆迁事宜。我们采取积极的态度,前后4次主动和相城区有关部门主管领导沟通、对话。董事长罗荣福先生因病不能回国处理该事,恳请与区政府负责的领导电话沟通、商量妥善处理公司被拆和安置事宜,但是被断然拒绝。特别是在5月6号收到5月10号调解会议通知后,为了准时赴约,董事会的二位成员不顾被传染SARS的风险,从澳洲出发,辗转日本后飞上海,抓紧时间准点赴约。区有关领导甚至在唯一的一次拆迁沟通会议上公开叫嚣:不要说是告到国务院,就算是告到联合国也没用。 非典SARS不可怕,人为的‘杀死’苛政猛如虎啊。中国共产党的三个代表精神具体体现在了什么地方?

   我们企业在沿公路造的880平方米(18间)店铺实际是一幢面积达4000多平方米的五层综合楼的底楼(可以实地考证)。如果全部完工,每年出租的租金估计在60万左右(店铺年租在20万左右)。本公司单是此项在尚余的42年投资中收益为人民币2500万。这是很保守的估计,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该五层楼是商用设计的综合楼,与普通的平房不一样。按国家建筑设计和施工规定的该五层楼的地面下的造房基础最起码相当于地面上两个楼面的平房水泥建筑。目前已经造好的第一层和地面下的五层楼基础,应该折算为1760平方米建筑面积,也就是说厂区总的建筑面积赔偿计算应该调整为3775平方米。拆迁方对公司的工业和商业建筑物的赔偿为83.7万多人民币,折算每平方米222元人民币(该金额可以媲美在当地建造农畜用房成本)。公司在水电系统等不可再移用的主机设施和设备投资额达到近40万人民币。拆迁方对厂区内的环型水泥马路、地下的排污管道和基础设施、用水管道和设施、供电电缆管道、高围墙等巨额投资没有任何的补偿方案(而我们用于各类装修就远超80万元)。

   在本公司不知情、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本公司拥有50年使用权的土地被相城区政府以73万/亩的价格拍卖掉了。在一个正在推行法制的国家里发生这样的事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我们先后5次派人当面要求相城区政府予以纠正,但被置之不理,反将受害者强行拆迁,请问国法何在?公理何在?谁在违法侵犯和蔑视法律?谁在掩耳盗铃?它们责令一个外商独资生产型企业在一天内搬迁完毕,这个现实吗?合理吗?是哪一条法律规定一天时间的?合法吗?

   外商独资苏州市陆加福制衣有限公司董事局

   以下是公司大股东Professor Brian Gleeson写给苏州市市长的信。


尊敬的苏州市市长杨卫泽先生: 我在4月28号曾经向市长先生发过一封信,不知您是否收到?为了更好的叙述,我请我的中国太太把我的口述用中文表达。

    我太太在5月10号到苏州,为了我们在苏州相城区投资的权利受到侵害事宜洽谈。非常感谢你们安排建设部门接待她。值得提出的是我们的合法权利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而是继续受到侵害。这个政府部门所做决定是一种掠夺和侵吞国外投资者利益的丑陋行径。它无法面对事实真理和国际舆论。

    我们不能理解这种破坏中国和中华民族形象的事情还在现代的苏州市里存在,因此我请求市长先生亲自调查这个事情。您是不是允许这种与现代文明、与中国同世界经济接轨相反的事情继续发挥破坏作用。

    在此,我简单叙述这件事的过程。

   1995年,经过我的岳父再三劝说,我和我太太的家族一起集资,投资12万美金,和中国苏州市国土部门签约6400平方米的土地出让合同,为期50年,成立陆加福制衣有限公司,还有42年合同。我占60%股份,委托我的岳父罗荣福先生为董事长,管理这个工厂。这个公司现在拥有近3000平方米建筑物,包括了880平方米的18间商用店铺。它拥有可供200多人同时生产和生活的设施。

   因为我们要在一块农地上建造一个企业,所以不断的在后来的8年里增加投资。我向我的父母借钱,向银行借钱,总共借了50多万美金。

   对苏州市来说,可能这个公司的贡献不大,但它是我和我太太将来培养后代和养老的计划。当我向朋友们讲我的200多人的中国工厂故事时,我为他们的羡慕眼神而自豪。

   2002年8月,当地政府将我们的土地第二次出售,但是这没有得到我们的同意。这种行为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还有42年土地合同怎么办?这个是不是侵犯了外国投资者权利?

   我是一个热爱亚洲文化的加拿大人,理解和支持中国的改革开放。当相城区的官员向我们解释这是为了苏州的城市发展需要时,我最终同意和他们商谈补偿方案,因为我的太太是苏州人,我也希望她的家乡建设的更好。

   经过几次商谈,相城区的官员提出600万人民币的补偿,说是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如果我们答应,可以马上定案。因为我们认为这个和实际价值有距离,我们不是财务和法律的专业人员,所以没有马上做出答复。

   没有多久收到来信,他们改变了方案,只能补偿233万多元。信上说经过调查,我们的土地按照原值加上每年5.6%利息,只值126万元,建筑物只值83万元。这些钱远远不够还我所欠的债务。我们不能承受前后的反复,我们的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心灵创伤,我们有美国和澳大利亚专业医院证明。

   在我们人生最黑暗的时候,我的父亲,前加拿大伦敦市市长,建议陪我一起前往中国考察,在完成原来中国科研计划的同时,深入实地的探访这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在我前封信寄给您后不久,相城区官员叫我太太去参加和解会议。她满怀希望,冒着感染SARS的风险在5月10号准时赴约,尽管他们不让我太太发言,但是她最终向他们表达了我们的身心感受,也表达了我们的诚意。在这个象审判会议的和解会上,没有对方的合作,还是原来的补偿方案。他们说是完成法律程序,可以对我们的房产进行强行拆迁。如果我们不服,可以去起诉。我是个研究航天材料的教授,有一定的理解能力,如果他们有困难,可以和我们商量。我们开始同意和他们谈补偿方案,因为我爱我的太太,希望她的家乡发展。我到现在还是不懂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来对付外国投资者,这简直是一种强盗行为。这是为了达到掠夺我们的资产,宁可被法律制裁,而故意去犯罪的野蛮作风。我对中国文化的概念彻底改变了。

   我们不知道苏州市的法院在什么地方,我们也没有必要去和这些白痴去打官司。我们知道他们将在5月24号后强行拆迁,我们不会去搬出公司里的任何东西,甚至是张椅子。我们没有必要奉陪这些强盗玩低能游戏。让他们去抢,让他们去拆,让他们把这些野蛮行为在国际媒介面前尽情的表演。

   因为您是苏州市市长,所以相信您会答应这个请求:请您帮我们保管好两架古董钢琴,一架琴键是象牙的,另一架是德国绝产名牌演奏钢琴,全世界只剩6架。它们是我们在中国的最大收获,一直放在公司里。我们将在适当的时候捐献给社会。。听说在不久前,我们的工厂受到偷窃,我们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指使的。如果这两架钢琴有所损伤的话,那将是人类文明的悲哀。

   太太告诉我这件事情可能是一些人的个人行为,她相信大多数中国官员都具有正义感。我们听说在中国有市级政府、省级政府和中央政府,每级政府都有让人投诉的办公室。我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去中国,请允许我和我的家人和记者到你们的办公室去向您当面投诉。不知道我是不是第一个去投诉的外国人,但是我希望是最后一个。

   我出身在一个正直的家庭里,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从来不侮辱人。今天,我用以前从来没有用过的文字来表达我内心的愤怒,我发誓将尽我一生精力,无论碰到任何困难和险峻,一定要找到这事件的公正答案。

   请允许我借用一句对掠夺者说的话:真主将在地狱里煎烤他们的胃。

   Yours truly,

   Professor Brian Gleeson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