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5月12日消息】    我叫刘晨,是北京工商学院二年级的学生,我母亲叫肖庆如,是北京市丰台铁路医院的医生。作为医生,我母亲正工作在抗击“非典“的战线上,近来,由于需要隔离不能回家,母亲为此忧心忡忡。母亲不是害怕接触“非典”病人,作为医生,她一直以能为病人付出一切为荣耀。她也不是放心不下我,我已上大学了,自己一个人已能自己照顾自己。让她忧心忡忡、放心不下的是,她怕隔离回家时,发现我们的家已经没有了,被强拆了,母亲和我要成为无家可归的人。

   我家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拆迁范围之内。自拆迁公告贴出8、9个月至今,拆迁公司从未找我们谈过拆迁补偿的事,反而一下子将我们推上了法庭,说我们占房不搬走,阻碍拆迁进度,后来拆迁公司自己撤诉了。一个自称代表政府的拆迁员说要给我们中南海里的二间房子,拿我们和国家开心。后来他们几次到我母亲工作的医院造谣生事,制造影响,说要随时强拆我们。因为要被强拆,母亲忧心忡忡,尤其在面临隔离不能回家的情况下。 (博讯boxun.com)

   我们一个邻居,男主人是一个医生,女主人是一个护士,就在前一段时间,“非典”已经肆虐北京的时候,他们家被拆了。那一天,我们这个邻居、医生、护士都在医院上班,他们完全不知道厄运已经降临到了他们头上,警察和区政府的工作人员趁他们两口子不在家,事先不知道,将他们的家强拆了,家中的一切搬到他们不知道的地方去了。至今,他们两口子无家可归,生活十分凄惨,工作受到极大的影响。每当想到这些,母亲就常常望向窗外的瓦砾,担心起我们不知何时也被强拆。有时做梦,母亲也曾被噩梦惊醒。

   其实对住房,我们没有什么非分的要求,我和母亲目前居住在一间20平方米的住房里,有自己的厨房和洗澡间,我们仅仅希望在拆迁后,能有相应大小的住房,可是拆迁公司就是不给我们,他们曾对我们说过给我们两万元钱,让我们到外边去租商品房去,等我大学毕业了有了钱再自己房商品房,拿我们一点不当人。在这次全国人民上下一心抗击“非典“的形式下,我们也不想拖国家的后退,我们只不过希望能有个立锥之地,有个安定的生活环境,好让我母亲能无所牵挂的投身于抗击“非典”的战斗中。

   一个忧心忡忡的医务人员的女儿

   刘晨

   2003年5月7日

   北京市西城区机织卫4号电话:66075586 我叫刘晨,是北京工商学院二年级的学生,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拆迁范围之内。现在我家住处周围已拆得只剩几间小房孤零零地立在废墟之上,不光卫生状况脏乱不堪,还不时有不明身份的人出没,何况与我相依为命的母亲,作为医生还要克服种种困难冲在抗击“非典”的战线上,这更令我担心不已。

   我母亲今年49岁,多年的操劳与照顾我的艰辛已令她过早地衰老了,健康状况也是每况愈下,患有严重的骨质疏松、高血压,本来就因神经衰弱长期睡不好觉,她还常常被半夜的施工的轰鸣声与怪声惊醒。每当这时,她总会起来心事重重地望向窗外的瓦砾,担心起我们的安置情况来。自拆迁公告贴出8、9个月至今,相关材料我们送了3、4次,拆迁公司从未找我们谈过拆迁补偿的事,反而一下子将我母亲推上了法庭,说她占房不搬走,阻碍拆迁进度,还数次到我母亲的单位造谣生事,制造影响,说要随时强拆我们。着给我母亲的经济和精神上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另外一个自称代表政府的拆迁员还说要给我二间中南海的房子。这更令我们无所适从。何况离我住处不远的一个医生家庭,在上班时,家就被警察和区政府的工作人员强拆了,家里的东西也不知所踪。我母亲也是怕有一天,她下班回来后无家可归。所以虽然医德与做人的良知让她不能不坚守岗位,24小时值班,为职工打预防针,有可疑病人时前去检查,到了下班时间往往因为忙还要义务加班半天,才能一脸疲惫地回家,我因“非典”学校放假,母亲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人在家,而担惊受怕,在单位发现一个“非典”疑似病人,要求隔离观察,她都不能去,这样不光她要冒着违反《传染病法》的罪名,还会给邻居和社会带来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我虽然很想做好她的后勤工作,让她抗击疫情,安心隔离,可我恐怕房子的事一天不能解决好,她就一天都不能放下心。其实我并没有什么非分的要求,在这次全国人民上下一心抗击“非典“的形式下,也不想拖国家的后退,只不过希望能有个立锥之地,有个安定的生活环境,好让我母亲能无所牵挂的服从单位的安排,隔离观察后继续投身于“非典”的战斗中。一个忧心忡忡的医务人员的女儿

   刘晨2003年5月7日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