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博讯2003年5月02日消息】    坦率地说,我并不是一个亲美份子,但对美伊战争我更同情美国而不是伊拉克的萨达姆,因为在战争和独裁两坏中更坏的是独裁而不是战争,对这一点中国人应该有更深刻的体会。如果说伊拉克人民能够牺牲几千人换来一个民主和富裕的国家难道不值得吗?想想我们在六十年代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中饿死近二千万人,在文革狂潮中死去几百万人,超过任何世界大战,但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又换得什么呢?

   看看我们的反美和抗美历史吧。五十年代的抗美援朝,中国志愿军靠人海战术牺牲一百多万人保住了金日成父子独裁政权,从此同美国交恶,失去了解放台湾的机会,换来了北朝鲜人民几十年的受苦受难,不但北朝鲜人民不感激中国,连他们的朝鲜战争纪念馆也不提中国军队的牺牲,认为只是伟大领袖金日成领导朝鲜人民军取得的胜利;六十年代穷中国人勒紧裤带支援越南抗美,换来的是他们用我们制造的枪炮子弹打中国人,排华反华,所谓的中越自卫反击战中国军人牺牲了十几万人,让我们尝到了”同志加兄弟”的亲密滋味;七十年代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大力支持柬博寨的波尔布特抗越反美,结果造成波尔布特对金边的大屠杀,在仅有七百万人的柬国竞然杀了一百多万人,成为世界人民痛恨的罪犯;九十年代末我们从思想感情和新闻与论上极度同情和支持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政权反美,天天在广播和报纸上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结果南国战败,南斯拉夫人民自己把米氏送上海牙国际法庭,并从此建立了民主政权,比以前过得好多了。 (博讯boxun.com)

   中国人应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这么多年的外交政策,我们总是瞎吹自己是”朋友遍天下”,可最后连一个铁哥们也没有,几十年来拿出多少资金和物资,交的最好的朋友数下来就是:朝鲜的金日成父子,阿尔巴尼亚的独裁者霍查,同志加兄弟的越南,杀人如麻波尔布特,被人民枪毙的罗马尼亚独裁者奇奥塞斯库,被送进监狱的米洛舍维奇,现在又极度同情伊拉克的萨达姆。

   在外交头关糸上,我们到是应该学学美国,不要以意识形态和思想感情来判断和处理事物,而主要以国家利益为准绳。中国现在最大的利益问题其实和美国一样也是石油,我们不能承受长期的高油价,如果美国速战速决尽快推翻萨达姆政权,恢复石油生产和供应,世界石油价格将很快回到合理价位,这是最符合我们国家利益的事,何乐不为呢?中国政府现在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伊拉克的战后重建中抢过来一、二块油田由我们承包开发。

   有人说他们反对美国主要是美国没有经过联合国同意就开打,太霸道了。但我们也应该明白,反战最激烈的俄国和法国是有很多私利的,比如俄国承包了伊拉克的许多油田,并借给萨达姆二百多亿美元债务,法国同伊拉克有大笔的武器供应合同,一旦萨达姆战败,他们的经济利益损失很大,可我们中国有什么必要在里边瞎掺和呢?我们还可以再想想,1979年时,中国已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可我国政府想”教训教训”几十年同志加兄弟的越南,我们不就说打就打了吗,我们甚至想都没想过还要征求联合国的意见,连这个概念都没有。联合国毕竟不是一个政府,世界毕竟还不是一个国家。

   萨达姆完全可以避免战争,那就是选择流亡,凭他在国外银行的几十亿美元存款,他们全家和一帮亲信可以继续过奢侈豪华的生活,美国也希望他能这样选择,并保证不冻结他在国外的存款,但对强权政治独裁者来说,是宁可牺牲人民也不愿意丧失权力的。

   人们把美国称作”世界警察”,这是很形象生动的比喻,我们平时非常讨厌警察的傲慢无礼、态度凶狠,但如果政府真的宣布撤消公安局不设警察了老百姓肯定十分恐慌,这不流氓翻天天下大乱吗?同样道理,虽然我们反感美国的傲慢和老大作风,但如果没有美国出头充当警察,试想万一萨达姆、金正日、米洛舍维奇、本拉登以及塔利班等狂徒掌握了原子弹等核武器后,你我还有安全感吗?所以无论最后是否在伊拉克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通过美伊战争警告了大大小小的独裁者和恐怖份子今后别想制造并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一点绝对对世界安全有深远意义。

   对于美国即将使用军事手段解除伊拉克武装,无论在西方人还是中国人中,都引起很大的争论,其中批评者的一个理由是,这是美国人为自己国家利益的行动。但这个批评根本没有力量,因为任何国家的建立,它对外的第一个最重要职责是保护本国人民的安全,其次是维护本国人民的利益。现在联合国的192个成员国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对外政策不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全世界无论大国小国,外交都以本国利益为核心,没有例外。

   这里唯一需要探究的是,美国对外政策核心中的“国家利益”是和人类的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有一致性,还是有对抗性?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从美国在二战、冷战、冷战后(至今)这三个近代历史时期中的对外政策来看,它的国家利益和人类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完全在一个轨道上:

   二战的历史非常清楚,美国的对外政策首先是为本国安全,结果促进了世界的安全,结束了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在德日意三个“邪恶轴心”侵略屠杀时,正是美国的参战,才扭转了战局。美国为此阵亡了41万官兵,伤残100多万。没有美国的参战、没有美国人的巨大牺牲,整个欧洲都会被纳粹践踏,整个亚洲都会成为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奴隶。

   美国受到最多非议的是后冷战时代的对外军事干预,但从美国对索马里的人道救援、对海地的军事干预(帮助民选总统阿瑞斯蒂复位)、捉拿巴拿马独裁者诺瑞加(使巴拿马走向民主稳定)、结束塞尔维亚人对波斯尼亚人的屠杀(使穆斯林人为主体的波斯尼亚获得独立和自由)、制止南斯拉夫对科索沃的种族清洗(使80%为穆斯林人的科索沃获得自治),干预印尼军队对东蒂汶人的屠杀(使东蒂汶获得独立),军事打击伊拉克(使科威特从萨达姆的占领中获得解放)、铲除塔列班政权(使阿富汗人民从炸毁千年佛像的中世纪统治下获得自由)等等,都可以看出两点,第一,美国的军事干预,不是以占领、殖民、掠夺那个国家和土地为目的;第二,美国的军事干预全部都受到那些国家的人民和新政府的欢迎。有人说美国是“新的帝国”,但它和以往的罗马帝国等性质完全不同,因为美国没有在它所干预的任何国家建立殖民地,而是促使那些国家走向自由经济和民主政治!且不说在上述干预中大多数都属于人道干预,美国并没有多少利益可图,即使有,美国这种国家利益,也仍然和人类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在一个方向。

   美国对外政策中,第二个最重要的组成部份,是它极力推销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全球化。市场经济是美式民主的最重要基础,它的根本价值还不在经济层面、平等或繁荣,而是人的自由。我们每一个人生存的资本是自己的智慧和创造能力。人和人最基本、最健康、最正当的交往是trade(交易、交换),通过交换,人们可以互享劳动成果,提高生活水准,丰富生命。正是由于智慧的交换,才有了今天巨大的物质文明,所以,自由贸易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最重要价值之一。正是为了保护这个价值,美国才致力在全球推广市场经济。

   中国现在人民生活水平比过去大幅提高,毫无疑问原因是中国走向了市场经济,人们的经济自由度远比毛时代大。所以美国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扩大进出口贸易)而推行全球市场经济的外交政策,同样和人类自由、民主、安全、繁荣的共同价值在一个轨道上;它不仅对美国本身,也对其他国家走向繁荣和稳定有重大益处。今天中美之间的巨额贸易,当然给两国都带来了巨大经济利益。

   所以说,美国的两个最基本、最重大的外交政策,推广民主政治和自由经济,在保护美国自身利益的同时,都和人类共同的安全、自由、民主价值有一致性。除此之外,美国是全世界最慷慨、最具同情心的国家。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向世界各国,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了大量经济援助,总数已超过一万亿美元,是全球捐献最多的国家。

   美国政府设有专门的“对外援助署”(USAID)。上星期布什政府提出的2004亿财政年度预算(从今年10月开始),对外援助的额度,从本年度的245亿美元,增到274亿美元,增幅11.6%。这还不包括布什在国情谘文中承诺的向非洲提供150亿美元的艾滋病基金。美国下年度的对外援助,主要是对非洲和中亚国家,仅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三个中亚国家获得的援助,就比去年增加了55%,达一亿七千多万美元,仅对阿富汗教育的单项援助,就有一亿四千三百万美元(中国给了阿富汗20万美元援助)。而联合国虽有192个成员国,美国这一个国家一直承担33%的费用,直到前年才减到25%,仍是四分之一。中国承担的联合国费用少于1%。

   美国并不是富得有钱没地方花的国家,美国有太多的领域需要资金。仅以纽约为例,很多中国人抱怨,纽约地铁太破旧,远不如上海、香港、台北的地铁乾净、高级。纽约地铁一年收入约20亿美元,上面提到的美国下年度对外援助的274亿美元,就相等于纽约地铁13年的收入,这笔钱可以改造、提升整个纽约市的地铁系统。911后,美国联邦政府给纽约世贸大厦等经济损失的补助款是60亿美元,还不到美国一年对外国经济援助的四分之一,也不到美国向非洲提供艾滋病基金的150亿美元的一半。有不少美国人抱怨,美国为什么要管非洲的男人们是不是带保险套,这应该由那些国家的政府来管,由联合国救援机构来管(南非现在三分之一的成人男子是艾滋病患者,每6秒钟就发生一起强奸案,但那里的前总统曼德拉却有脸不断发表反美演说,而不致力管好自己的国家)。但这就是美国人的慷慨!它宁可不花钱改造提升纽约的地铁等很多急需资金的项目,而向其他国家提供经济援助。

   即使对独裁者金正日统治的北朝鲜,美国仍是全世界最慷慨的人道援助者。据美国副国务卿阿米塔吉上周二给国会外交委员会的报告,自1995年以来,美国向北朝鲜捐助了价值六亿二千万美元的食品,仅去年就提供了价值六千三百万美元的粮食。

   美国除了由政府支出的对外援助以外,还有无数民间组织向世界各国提供巨额援助。这和美国人的慈善文化(当然还和捐款额免税)有密切关系。最近几年美国人捐款的数字是:1991年,美国人捐出1,108亿美元;1992年,增加到1,243亿美元;到1996年,则上升到1,507亿美元;1999年是1,380亿美元;2000年增至2,030亿美元。即使在美国经济衰退、科技股票缩水70%的情况下(54%的美国人拥有股票),2001年美国人的捐款额仍高达2,120亿美元(80%是个人捐的,70%来自普通人)。

   2,120亿美元是个多大的数字?中国外汇存底才是2,024亿美元(全球第二,第一是日本)。这就是说,美国人仅仅一年捐出的钱,就比中国这样的大国过去几十年积攒的全部外汇还多。可见这个捐款额度多么大!我无法查到这个巨额捐款中到底有多少用于援助外国,因为美国数不清的基金会在援助世界上各种项目,从教育,到文学艺术,到妇女儿童健康等等。仅比尔.盖茨和他妻子的基金会,就在预防艾滋病、儿童教育和健康、图书领域向全世界(主要是非洲)提供了240亿美元的捐助,这个数字相当于本年度美国政府对外援助的总额。

   那么美国是不是就美如天使,“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当然不是。它首先利己,其次利人。在有牺牲可能的情况下,它是非常不情愿、甚至不可能单纯利人的。例如,二战时,如果美国早一点投入反法西斯的战争,就会早结束邪恶轴心,挽救更多的生命。但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前美国的民意调查,高达82%的美国人不愿卷入二战。美国是被炸到自己的珍珠港了,才无法不奋起反抗。这次对阿富汗的战争,也同样是由于911炸到自己土地上、近3000平民的生命消失了,才肯攻击塔利班,才有阿富汗人民得到解放的今天。如果伊拉克的大众毁灭性武器不直接威胁到美国的安全,今天就更难说服美国人民同意去解除萨达姆的武装,因而也就无法有伊拉克人民尽快摆脱独裁奴役的可能。

   但无论如何,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无论是从美国的立国之本、自由精神,还是美国的传统价值、道德准则,对邪恶,美国无法不行动;对苦难,美国无法无动于衷,无论这要面对全世界多少曲解,多少咒骂。

   对于美国,1999年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教授于2001年底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演讲时引述说,“从政治与经济上看,美国的崛起确实是当代最伟大的事,它改变了世界的政治历史。”而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则在上星期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欠美国一笔巨大的债:我们的自由,我们的繁荣,我们的民主……美国不仅是我们的朋友,他们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每当我看到美国星条旗,我看到的不只是那个国家的代表,而是民主和自由的象征。”

   (读者推荐)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