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就孙志刚被毒打致死事愤而撰文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3年5月02日消息】    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发文

     年仅27岁的大学毕业生孙志刚被毒打致死,时至今日已有半月之,但至今仍未看到任何相关单位追查责任的报导。孙志刚之死4月25日在《南方都市报》见报后,未见有任何破案线索。我无法想象在这些天,孙志刚的父母和亲人的心情;多亏记者在这方面的克制和冷静,使我们免于想象中的恐惧和巨痛。 (博讯boxun.com)

     我没有去过孙志刚去过的派出所、收容所,我也无法想象在这些地方可以私设公堂、严刑拷打无辜公民。但是有关执法者毒打弱势群体者的报导并不罕见,报刊文摘上曾登载一则采访,一位被怀疑卖淫的女子被抓后,执法者搬张凳子坐在她背上,两个凶手轮番毒打,使她整个下体(从脚掌到小腹)全部变色。

     这当然不是执法,而是滥用权力、施行暴力,是不折不扣的虐待狂。可是,为什么在执法机关会有虐待狂?是什么样的体制一直在纵容这些虐待狂?如果法律的权力落在虐待狂手里,谁最容易遭受飞来横祸?

     对于前两个问题,研究犯罪学的专家、研究法律的学者能够做出更好的回答。但对最后一个问题,我哪怕没有研究,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我有一个像孙志刚那样的儿子,我是一个母亲。

     以前儿子在我身边,看到类似报导我就对他说:如果你蒙冤被抓,千万不要吃眼前亏。你马上告诉对方,我妈是著名教授,她的学生在省公安厅,你今天动我一个指头,明天全广州缉拿你。我还说,你立即打我手机,我一定飞奔而去解救。

     老实说,我这些话纯属虚张声势;但可信的是,在今天这个时代,可曾有社会关系强大者的子女轻易被打死吗?问题就在这里。

     社会关系正是权力之一,而大量到广东来寻求工作者、大量在珠三角地区无私奉献的外来民工,他们全都是缺乏社会关系、即缺乏权力资源的人。这就是他们最易受伤害的地方。我们还没有强有力的机制保障他们在资源、权力和言论上的平等。作为外来人口,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可能暂时没有暂住证,都可能不带证件上街漫游,他们都有可能失去工作,立即成为有理由被收容的人。

     收容机构,顾名思义,只能接收、容纳,按政府相关政策接收中转;它应该为无家可归的人提供庇护,它只能做它职能范围内的事情,怎么能成为活人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魔窟?!穿警服的警察,是人民生命安全的指望,警察队伍里又怎么能容对公民下毒手的凶犯?!怎么能想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改革开放、鸟语花香的地方?有几千万外来民工生活在广东,广东省有今天在全国举足轻重的经济地位,其中浸透了外来民工的心血和汗水。多少民工离乡背井,把青春留在广东!广东政府应该做的是加大政策力度,改善外来工的福利待遇,在广东省媒体上,也应该有更多外来民工的声音。

     孙志刚是无数默默无闻的外来工之一,但我还要强调,孙志刚不是一个普通工人,他受过高等教育,是公司设计师。我不同意说,我们不应该强调他的特殊身份,因为问题正在这里:如果连他这样的人都无法躲过执法者对外来工的无情蔑视和残暴杀害,多少外来工要生活在恐惧中?广州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每天的楼盘广告都在渲染新生活的美丽;但如果一个外来工无权享受夜晚上街的自由,这种美丽又有什么意义?广东的经济发展有待吸引更多的国外投资,然而如此光天化日下的凶杀,无责任、无追究,我们社会的公理何在?正义何在?我们有什么脸说我们生活在保障公民人权的社会?

     这些日子,死亡消息不断。张国荣死了,万人空巷,全世界都在悼念。抗击非典的医生死了,我赞成降半旗志哀。可是,他们的死,或者出于遂愿,或者是难以避免,而孙志刚的死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孙志刚被乱棒打死,他死得比非典病人还惨。他在绝望中死去,他被蓄意谋杀。孙志刚尸骨已寒,他在农村的父兄眼泪留干了,最后绝望地说:不该让他读书明理;这真是哀莫大于心死。我英勇的广东、广州警方不知破获过多少大案要案,这个案件决无难以侦破之可能。如果说无人承担责任,那就只能说所有责任者都在包庇凶手;而滥施暴力、包庇暴徒,这是执法机构内部的毒瘤。毒瘤不去,孙志刚的悲剧注定还会重演;谁能保证下一个牺牲者不是我的儿子、我的学生,甚至我自己。作为女人、母亲、教师,我向我们广东省人大主席、政协主席,广东省两会代表呼吁,呼吁你们维护弱势群体权力、保障外来民工安全,严惩杀害孙志刚的凶手。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被封杀的孙志刚事件后续报道
  • 南方都市报未发出的关于孙志刚非正常死亡的后续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