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上海浦南医院妇产科草菅人命

【博讯2003年4月23日消息】    战争,SARS...

   这个世界已经有太多的不幸... (博讯boxun.com)

   在中国大陆,各家媒体争相报道纷飞战事,却鲜有SARS疫情的真实报道。又一次证实了他们惯于遮羞、掩盖事实的劣行。再想想,象这么大的事都可以欺骗百姓,何况只是一件关于我们一个小家的医疗事故呢?不过,我不能缄默,我抱着希望投搞到博讯,只求讨回一个公道的说法!

   女士/先生

     医院怎么能够随意编造谎言和病历来欺诈家属?
  医院还能蒙骗管理部门吗?医院还能蒙蔽法律吗?
  我们有哪些权利?关注民主与法制,且看人民的根本利益将如何被维护!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在2003年2月18日开庭审理一起行政诉讼案,详细内容见附件,近日将作出审理结果,让我们一起关注事件的发展。


附件: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南医院妇产科医疗事故

   发生时间:1999年7月23日凌晨

   发生地点: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南医院


1.发生在医院的事实经过

     1998年,本人妻子怀孕,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南医院做全程产前检查。99年7月22日上午10点左右,到浦南医院本院(浦东南路)做产前检查,胎龄38周,首次胎心监护的NST指标不及格,第二次,在推动胎儿后取得合格指标,医师认为胎儿状况良好,并且约定下周的7月29日再来检查,没有建议住院观察和采取其它保守疗法。

     7月23日凌晨开始宫缩腹痛,立即送浦南医院在东方路上99年新建造投入使用的住院部,凌晨2点多送到后家属到浦东南路浦南医院本院挂号急症拿病历和财务科交费,此时孕妇在急症室内待自然分娩,床头有心律听诊器监测胎心,病历记录胎心律正常(140次/分),没有做胎心监护。不久,床头扬声器内胎心跳动越来越微弱,最后没有声音,陪同的只有当值女护士1人,她随即通知产科手术医生,有一医生用竹筒式胎心律听诊器人耳听测后,告知孕妇不要担心,马上实施手术抢救。随后入手术室,记录显示时间为3:30分,同一时间,医生找家属签字。家属(我母亲)已经办完手续从本院走回,因院方告知我母亲不具备签字资格,遂院方电话通知本人速去医院,等我赶到,医院告知因情况紧急,孕妇已经进入手术室。病历记录开始手术时刻为4:45分,到4:51分手术分娩出一女婴,据手术医生反映新生儿存活43分钟(印、封的病历中没有新生儿护理抢救记录,病历记录新生儿在4:53已经死亡)。不久手术医生抱出死婴,说新生儿皮肤暗紫,肺有问题,腹部肿大,肝脏肋下9指,胎儿有畸形。

     当天8:30分左右,医务科人员经了解情况后向家属解释,新生儿死因怀疑为先天性畸形,待尸体解剖后可查明具体原因。我质疑胎儿在22日产前检察的时候是"正常"的,为何在23日凌晨就死亡了?表示请律师处理尸解。随后,该医务科人员解释,医院没有存放死婴的条件,因天气较热,最好马上送检。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匆忙间签字办理尸检,由浦南医院代送。7月23日当天下午,死婴被送到上海医科大学妇产科医院围产儿病理室,48小时之后,7月25日做解剖,解剖结束后遗体当即被火化,9月20日出报告,报告显示新生儿存活43分钟,死亡原因为:双肺原发性发育不全、先天性白血病。

    遭此天怒,家属认为浦南医院在该事件中没有过失责任,放弃提出异议,只能接受现实。期间,医院只字未题胎儿宫内窘迫、窒息,以及由此对死因和病理产生的影响。

     现在看来:

     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南医院在医疗事故发生后,利用家属缺乏医学和法律常识,对家属实施欺诈和诱导,一方面刻意安排尸体解剖规避法医鉴定,另一方面在积极寻找新生儿的其它死亡原因未果后。最后,依据第三方造假的尸解报告,向家属故意隐瞒新生儿死亡真相,同时医院违反事故上报规定,违法编造部分病历,向上级主管部门故意隐瞒事故,达到医院在该起医疗争议中"免责"的目的。家属由于以上障碍一直以为"新生儿的死因系先天原因、自身因素"!在2002年8月,一直认为浦南医院在这起事件中没有过失和责任。

     直到2002年9月9日,从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南医院复印出病历,经咨询和查询相关资料后方才得知并且认定:在该起医疗争议中,浦南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直接导致死亡事故的发生,并且上海医科大学妇产科医院(现名: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协同隐瞒事故!经过分析和了解,在这起医疗事故背后,医院还有违法违纪行为!


2.医疗事故致人身损害事实

   (1)孕妇在浦南医院本部做产前检查时,宫高从1999年5月28日(胎龄30周)起到7月15日连续七周超出上限,7月1日最后一次B超羊水检测结果显示羊水量偏少,医院没有对此引起重视。从复印出的病历来看,7月1日B超记录上前后有二种笔迹,事故发生后羊水范围数据被涂改;

   (2)1999年7月15日(胎龄37周),胎心监护时间24分钟,NST(无激惹试验)在推动胎儿后取得合格指标。胎儿生长迅速,已经存在宫内窘迫,但是宫高超常的情况依然没有引起医生的警觉,由此埋下事故隐患;

   (3)1999年7月22日(胎龄38周),孕妇一周内体重增加2kg,腹围增加2cm,首次胎心监护NST不及格,第二次在推动胎儿后胎心监护取得合格指标。医生仍然盲目地认为胎儿状况正常,约定下周的7月29日再来检查,而没有采取住院措施和保守疗法,导致死亡事故发生;

   (4)1999年7月23日凌晨2点多住院后,因宫缩胎儿的供氧情况越来越差,院方让孕妇在99年浦南医院新建的住院部急症室内待自然分娩,没有入待产室。从送到医院至开始实施手术最起码有2小时,再次错过了理应及早和尽快的手术时间和抢救机会。

   (5)浦南医院没有新生儿抢救护理记录,向家属编造"新生儿存活43分钟",在急症室内胎儿失去胎心跳动声音后已经宫内窒息,病历记录也显示新生儿没有"存活43分钟"。连机器都检测不到胎心跳动声音,有医生确能以竹筒器具听测出胎心,并以此作为手术抢救的依据,实为掩盖事故。

   (6)产妇最后一次听到扬声器内胎心跳动声音是在急诊室内,在急症室内待自然分娩的过程中并没有做胎心监护,手术室内也没有做胎心监护,1999年7月23日的胎监报告是伪造的。(2002年11月18日,浦南医院对该报告解释为胎心监护报告是医生根据机器显示的曲线作出的,当时没有打印图表。)

   (7)上海医科大学妇产科医院围产儿病理室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安全行业标准对尸体解剖取样的要求时间,故意拖延时间,实际解剖发生在死亡时间48小时之后,其组织细胞学等各项结论不可靠。

   (8)胎儿因宫内缺氧和窘迫,肝脏肋下9指,器官存在长期缺氧,其病理诊断结果之一:"各器官急性缺氧性改变",实为掩盖死因和配合浦南医院"存活43分钟"之说,与病历存在明显的矛盾。

   (9)胎儿因长时间缺氧排出胎粪,使羊水被长时间污染变质成胎粪样、粘稠,从而存在影响肺继发性发育不良的情况。尸解报告对肺的病理诊断仅仅是"双肺原发性发育不全",以此死因达到浦南医院在该起争议中没有责任的目的,然而死因与病历明显不符,在浦南医院的刻意安排下,该报告协同掩盖事故的真相!


3.事故处理

   2002年9月18日,家属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医疗事故处理办公室提出医疗事故申请;

   9月24日,被通知不予受理,依据是超过时效;

   9月29日,家属向上海市卫生局书面提出行政复议;

   11月11日,卫生局撤销浦东新区医疗事故处理办公室的决议;

   11月16日,收到浦东新区社会发展局的不予受理通知书,依据是浦南医院已经在1999年7月处理完该医疗争议;

   11月18日,家属对上海市浦东新区社发局的行政行为再向卫生局提出行政复议;

   12月25日,上海市卫生局维持社发局的决议,认为社发局的不予受理通知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依据正确"。

    2003年2月18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将维持社发局的行政决议。

   (编者按:此文日前曾发表,重发)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misc/2003/04/200304221328.shtml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