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博讯2003年3月28日消息】    作者:杨银波(斗志)/采访

   以下这些或者十多岁或者二十多岁的青年其实就生活在你我的身边。这次采访我将全部一字不删地拿出来,就是力求最真实的声音得以传播。在阅读本文之前,我呼吁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多关注中国的民生民权,多想想这个国家还有那么庞大的一个群体生活在几乎被覆盖了的社会最底层。 (博讯boxun.com)

   (一)采访对象:叶老三,贵州正安人,17岁,简称老三

   斗志:正安如何?

   老三:不发达。

   斗志:家里呢?

   老三:9个人,父母,姐,哥,嫂,侄子3个,姐和哥照样打工,我是我哥的三弟,打工人,一个字:苦。

   斗志:谈谈学生生涯。

   老三:我不行。小学一般,老师全是王八蛋,水平差,又蛮横,钱没的几个,又爱高姿态,我们看不惯,反感。初中也一般,在庙嘴初中,老师还是王八蛋,我现在一想起那些人,心里头就有复仇感,什么东西,自以为是,没什么真知灼见,就是照本宣科,????嗦嗦唧唧歪歪婆婆妈妈,以为大我们几岁就高好长一截,我操,给我发工资我也会!高中呢,没考上,想读书但没机会,看不惯贵州的教育,不能教我们赚钱的东西,全是废话,没用,形式主义。

   斗志:所以,就出来了。

   老三:纯粹是无聊,家里面耍起还是耍起,耍了两三个月,耍得人都要死了,买支冰棍都没的钱,为啥子不出来?11月25号到了广东番禺,跟哥嫂一起住,小侄儿叶前远也在。4个人一间80块钱的房子,挤是挤,好在不怎么嫌弃我。上回跟嫂子说我现在身上没钱,能不能借100块钱给我,我去租房子住,查暂住证的来了我也有办法躲,嫂子不干,她说我又没嫌弃你叶老三,你挤著住,我当嫂子的没的意见。

   斗志:刚上班头个月一般没有工资。

   老三:我想想啊,12月5号我找到这里的昊骏木材厂,今天12月15号,10天了,还有20天,20天一过,下个月就有钱了,有了钱一定要租间房子,一是寄人篱下不是滋味,二是干扰我哥嫂的夫妻生活,哈哈。

   斗志:累不累,工作?

   老三:撑得下去,马马虎虎。一个月头10天上夜班,晚上7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后20天上白班,早上6点半去,7点上班,上到下午6点。就是些简单的工作,那种破了的木板,我拿胶布把它们粘在一起。就是灰尘多,所以这几天老是咳嗽。至于噪音嘛,我听过的噪音够多了,所以麻木了,不觉得影响好大,但是从厂里出来,耳朵还是轰隆隆的,这就像坐了长途火车,下了车,脚著地,还觉得地在左摇右摆。第一个月没的钱,第二个月就有了,500多吧,我这人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打牌四不嫖色,钱还是能存点,少是少,但来得干净,用得心安。厂里头有些人我觉得就是傻逼一个,一天24小时白班夜班都在上,赚了点钱,打它一个通宵,输得第二天喝豆浆都喝不起,这种人依我看,就是脑壳有问题,傻逼。

   斗志:谈谈你爸妈和你哥。

   老三:我跟我爸特像,脾气暴躁,妈比较温柔,我从来没挨过妈的板子,爸打我打得比较多,但他的性格我喜欢,为啥子不打?儿子不争气就要打,我确实不争气,老叫他们失望,挨打是应该的,落后就要挨打,现在为别人下苦力,我也认了,谁叫我没多读几本书?打就打吧,你打我我就让你打,我就不信哪天我打不得你!我哥这个人呢,娃儿三个,瘦不拉几的,身上担子重,以前还不是打牌?一天晚上就输几千块钱,后来戒赌了,欠了一身债,我爸妈没怪他,大家都有难,难兄难弟的怪什么?但我不会走他的老路,看见人家赌钱我就走开,眼不见心不烦,喝酒是好心,打牌是贼心,就是拼命想著对方包包里的钱,一个一个跟贼似的。

   斗志:将来有什么打算?

   老三:赚点钱,起两间房子,再结个婚,生个孩子,要他好好读书,别走我的老路。其实我也想读书,但没机会了,现在贵州那些学校,读不读一个样儿,教出些混蛋,耀武扬威的,我这个人就认命了,不做混蛋。

   斗志:对社会是什么看法?

   老三:有点讨厌,太现实,你看,我也成了这种人,是社会改变了我,我却改变不了社会,我无能为力,就是一颗灰尘。

   斗志:有没有想过找女朋友?

   老三:女朋友?哈,甭提了,年龄还小,又没赚多少钱。要在读书,说不定找了,回顾过去,就是有点后悔,没读好书,书呆子谈恋爱专看成绩好不好,我不行。但话又说回来,那些当年跟我同窗十余载的人,现在也差不多出来找钱了。你现在看广东那些吃穿不愁跳得八丈高的同龄人,不识人间冷暖。上回看一大堆人来这里冬游,面包咬了一口就丢了,矿泉水、烤鸭、海鲜弄两口就扔,扔得乱七八糟一大堆,我就想,这钱是他妈捡来的!

   斗志:贵州为什么穷,想过没有?

   老三:人口众多,土地稀少,资源匮乏,教育也差,东边的人不过来,经济吸引不了人才,投资也少,政府无能,福利做得也差,再有,贵州人的性格比较复杂,好些外地人很难过来相处,像上次中国搞法官考试,你说上海百分之八十几都通过的人,你拿六千块一个月给他,他会看得起?西部无论怎么开发,人的观念转不过来,一切都是白搭,我对贵州没抱什么希望,穷呗,穷就穷吧,饥寒思奋斗,吃得太舒服了人就越空虚,这社会是个病态社会,我看不惯发达地区的人,可以说是嫉妒吧,但没我们真实。虚伪、狡诈、势利,他们什么都占齐了。你别跟我提什么人才,在我看,人才就是把人炼得跟油似的,滑腻腻的,不硬直,不义气,比不上一天吃两顿炒饭的江湖朋友。

   斗志: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老三:走到哪个山头唱哪首歌,能够出来,还算比较顺利,我的要求不高,钱少无所谓,活得像条狗就像狗吧,你说现在这个社会还有几个像人?

   (二)采访对象:贾福政,贵州正安人,19岁,简称贾大

   斗志:以前听叶老三说你在家中是长兄,妹妹在深圳玩具厂,还有一个妹妹在读初三,一个弟弟在读初一,担子重啊。

   贾大:二妹在深圳打工,17岁,年纪太小了,这社会欲望横生,也要懂得自我防范,还好那边还有些亲人。三妹读书也不行,怕她走我的老路,她要考不上高中,我准备让她复读。四老弟也不行,前些日子他还跟爸妈吵了一架,说干脆不读书了,读书在学校没意思,还要被打得血长流,上课迟到了要被罚站四节课,搞得不好还要被拳打脚踢,他想跟我一样找钱来买变形金刚、玩具冲锋枪。

   斗志:有能力供他们上学吗?

   贾大:嗨,现在是自身难保,心有余而力不足,走一步算一步呗。

   斗志:原来是上到什么时候出来的?

   贾大:卫校以后。初中没考上高中,在正安最好的高中是正安一中,其实分也不是很高,我就是上不了。后来我被我爸揍了一顿,他们让我上卫校。其实那时我就知道这卫校算个什么事儿啊!都是父命难违,硬撑的。我们就是最后一届,卫校跨了,没钱,办不下去。我们这一届最无聊,学校几十台电脑就让它灰尘铺满,我们连碰都没碰过,现在连字都打不来。校长是根混帐,对我们又不管,在学校专心上学的人顶多占百分之二十,其余的全是图好耍。今年中专一完,我就去了深圳,是六月份的事情,找不到工作,又回去考兵,谁知道又落榜了。

   斗志:考核严。

   贾大:严,对我来说算严了。各项考核都过了,就是体检出问题。说我转安□偏高,肝功能有问题,我不信,去复查,转安□正常,又去找人,但别人解释说考兵体检时用的药要比在普通医院用的药敏感,血是抽了,但没辙。

   斗志:走后门没有?

   贾大:本来是有关系的,但我爸这个人特别硬,就没去拉关系,现在想来也不怎么后悔,目前来看还算过得去吧,走一步算一步。

   斗志:跟叶老三是怎么认识的?

   贾大:同一天进昊骏木材厂,又是老乡,他这人年纪小,但讲义气,常在一块儿。

   斗志:你们在厂里算是年龄偏低的人,那些兄弟还能处下去。现在我在这边跟老表、小舅共租一间屋,呆会儿还要出去买菜。

   斗志:家中怎么样?

   贾:人多,有时七八百,还行。但土地太少了,那时我爸只分得有2.6亩地,2.6亩地现在供6个人。贵州这个地方,比如我们正安吧,就只有煤,树木早些年被大量砍伐,就出了几个大老板,赚的是狠心钱。工厂又少,西部大开发要在我们那里搞大行动,我看恐怕是个大玩笑。不过现在路修通了,电话也装上了,每村至少有一部电话。

   斗志:现在做体力工,10年以后呢?

   贾大:其实这也是我感觉到的紧迫感。将来我们也许就是下等人中的下等人,你看我在卫校学的是医士专业,但出来又好像没多少用。大学也是一样,学费一年比一年高,学的东西又跟社会脱节,耍的时间多,无非拿个文凭,文凭吃苦了我,中国形式主义太厉害,真正的人才有许多都是在起跑线上过五关斩六将,是个病态中国。政策杀人。

   斗志:对广东这个地方是何态度?

   贾大:没感觉,没感情。当地人始终歧视外地人。竞争比较大,人品差,不耿直。但对贵州也没感情,广东贵州都一样,飘呗,飘到哪里算哪里。

   斗志:希望为家里实现什么愿望?

   贾大:把爸的胃炎医好,其他的就是让兄弟妹妹多读书,不求富贵,只求平安。以前爸总是骂我百事无成,我也确实让他们失望太多了,现在想争口气。像我这样的人,活在这个时代,文凭是卡死了的,人们太势利,只能该忍则忍。

   斗志:漂泊的生活是何感慨?

   贾大:哪个地方都不喜欢,但不喜欢也无济于事,觉得哪个地方都无所谓了,混呗,不自高自大,做个平凡人,苟且活著,谁知道明天是个什么样子。

   (三)采访对象:郑传余,贵州正安人,28岁,简称郑哥

   斗志:出来几年了?

   郑哥:5年多。现在广东番禺市桥一个私人食品厂,干了两三年,后到番禺顺丰饮料厂,干了一年,最后到这里,昊骏木材厂,才进来不久。

   斗志:23岁以前干嘛?

   郑哥:在家搞火炮厂,算是乡镇企业吧,但被公安部门查封了,这年头规章管理多,我们火炮厂规模比较小,也就五个人,那时有400多块一个月吧,上税比较多,百分之二十,查封之后没办法,南下广东找口饭吃。

   斗志:家中情况如何?

   郑哥:除了我妈,都是男人,我们有四兄弟,我老大,老二在深圳做保安,还没老婆,光棍一条,老三在大来牧业场,老四在深圳龙岗五金厂。贵州太穷,开发不起来,政府条款又多,屁眼大个事情都要这样证那样证,这个费那个费,有几个在搞本地钱嘛?遵义、贵阳要好点,前些年搞建筑有搞头,现在就难了,旅游业也开发不起来,治安比较差,胆子大的才敢来,老呆在贵州没意思。

   斗志:孩子呢?

   郑哥:两个喽,大的个,7岁,小的个,5岁,都在念书,这些年吃点喝点用的,生活费、租房子、带孩子,再拿点钱给父母,毕竟人家给我带娃儿,一年拿七八百吧,剩下的钱真是不多。小的个娃儿跟我在广州呆过一段时间,在番禺这边也拉扯他到5岁。哎,娃儿啊,一有娃儿啥子事情都累起来喽。

   斗志:这些年怎么撑下来的?

   郑哥:身为老大,不撑起来就不像话。爸妈也一大把年纪了,几个兄弟有时又出点事情,娃儿又不懂事,不撑起来的话自己没的脸。钱这个东西,找来就花得差不多了,将来还要撑下去。唯愿娃儿多读点书,管他文凭费好多钱,值不值得都要拿几年搁进去,现在搞啥子事情没的这张纸那就是麻烦!

   斗志:23岁做食品厂,有没的搞头?

   郑哥:厂小,刚进去300块钱一个月,后来干了大半年才好说歹说涨到600,销得还是快,厂小是小,但它就产一种食品,就是我们贵州的洋芋,弄成粉,压成吃的,运出去,广州批发市场、大理批发市场、花都批发市场、陈村批发市场都在卖。我们搞头不多,广东老板吃钱凶得很,厂里员工最多时才12个人,最少才7个人,老板钱赚了一大把,还有点蛮不讲理。最后我干脆走了,但他把工资卡住,我有300多块钱遭那狗日的吞了,吞了就吞了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所以就到顺丰饮料厂去了。

   斗志:搞饮料的多半是半年好半年差,夏天好,冬天差,我看前几天顺丰又在招工,估计是储备员工,现在你去搞个泥水工,指不定还要24个钟头去当搬运。

   郑哥:你说得对头。顺丰有1000多个员工,厂比较大,你看你桌子上的这瓶“雪柠”饮料就是顺丰产的。说白了,广东这个地方就是资本主义,而且还不是正常的资本主义,没有考虑你是打工仔,你辛苦,他不考虑这些,他就图捞几个钱,你要钱你就来,一来就卡住你,你要走可以,对不起,钱可能只结账百分之五十,你要不要,不要就一分没有,你反正就是条狗,奴隶,廉价劳动力,这是他妈人吃人的社会!

   斗志:现在的昊骏呢?

   郑哥:还不是一个逼样子!一进去没的钱,我还算好,但关系在里头,像我进去的时候,只做了10天实习,按理说,该做30天实习,但我只做10天,10天里老板给我算了8天工钱,马马虎虎吧。8天工钱有120块钱,他要扣掉厂服费100块,这样还有20块来抽烟喝酒。

   斗志:嫖赌呢?

   郑哥:有个老婆了还嫖啥子嫖?那天跟你一路到月亮贺卡那个地方去,你要去搞采访,你看那些“鸡”,没几个入味道,这边的人好多领了工资就过去放几枪,我就不干,就像一跎屎,这个苍蝇日一下,那个苍蝇日一下,越日越臭,我就不想日。赌也不来,你有几个钱赌得起?打金花两块钱垫底,五十块封顶,那都是打小耍,真要赌起来,一晚输你个十几万,你有几块大洋输得起?

   斗志:在这个地方有啥子打算?

   郑哥:找不到钱就不回去,要是找到几个钱的话,回去还是干老本行,把火炮厂弄起来。我爸妈土地少,我们全家人还两亩地都不到,他们就喂几条猪,搞点副业,谷子一年倒可以产1000多斤,我就叫几个老手来把火炮厂、搞起来,哪个不想多弄点钱?现在这个社会,说得正规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说得土俗点,就叫弄钱,有钱就是大哥,没钱你把嘴巴跟我闭好,有钱就是大哥,没钱就要让女的把屁股抬高点,要日哪个洞就日哪个洞,没钱就看著人家日。

   斗志:在广东呆了五年,对广东印象如何?

   郑哥:广东呢,你说找不到钱,偏偏又有人找到了钱,你说找不到钱,你看我又没的几分钱,哎呀,做啥子事情还是靠自己,做这样那样都要靠自己,广东人呢,不怎么好,反正你是打工的,你就是被人家看不起开,你说的是四川话、贵州话,你不是人家啦呀啊呀那个语气,人家就是把你当外人,这些年,我们四川、贵州的人越搞越聪明了,像隔壁这个东升农场吧,四川当总管的越来越多,鬼点子、馊主意越出越多,所以叫川耗子嘛。贵州还不是一样,聪明人越来越多,老子就是看不来老乡吃老乡,中国人该对外不对内,现在是自己人整自己人,不整你整哪个?

   斗志:对这个社会怎么看?

   郑哥:难说。为啥子要说难说呢?你说不好吧,但又有好的地方,你说好吧,像我们这种,打工的有时候饭都吃不起,比讨饭的还不如,这样费那样费一交,还有几个钱?只不过呢,出门在外,江湖朋友多多结交,你我今天好,那我们就掏点钱来看买把面,打二两酒,弄半斤花生,生活还不过了?到了哪个山头就唱哪首歌,不平的事情是多,这社会没有人把“公平”两个字写得清楚,但都是看情况,兄弟好,你被欺负,我站出来就是,车上哪个钱被摸了,关我锤子大爷个事!

   斗志:你自己如何评价自己?

   郑哥:没的钱,就是没能力。这社会,没的钱就弄钱,有钱就图名气,你看旁边这农场的大老板曹先生,他在全国各地那么多厂,资产可能好几千万,钱不够光?锤子大爷才相信!无非弄个名气,你就是垮了一个厂,把上千上万的员工赶跑,把厂烧了,他还是不怕,他怕没的这几个钱?

   斗志:不平感看来不小。

   郑哥:是不小,我承认。他是人,他可以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晚上换三百六十五个小姐,他可以吃好喝好还有人献殷勤拍马屁,为啥子我就不行?还是要承认人家有靠山有能耐,你管得人家现在如何,人家比你眼光看得远,看得到钱罐罐,你就是不行。运气也在内,像我们这种前无杀手后无救兵的人,没朋友提拔,没人看得起,活得像条狗,人家看你就是狗屎,你就是厕所里头的大粪。话说回来,再有势力的人,没的钱也是白搭,你官再做得大,没钱你还是升不上去。

   斗志:只好默认了?

   郑哥:默认?有啥子办法?但是有一条,你没把我欺负到原则上我可以接受,我就给你当狗,但是你弄得我鬼火冒上来了,我二两酒一喝,就要跟你斗一下。我有几分钱,我可以喊个杀手来杀你,我才不信你的头是铁做的,铁做的钢锯都锯得下来!

   斗志:人有权有势,还得讲点情份,不然等于后院起火。

   郑哥:兄弟这句话说得好,现在世界上这些国家,包括中国,干啥子事情还是要有情有义,一不讲义气,看你不顺眼,就要跟你搞,不要小看了老百姓,一小看,你的今天就一辈子成为过去!

   2003年3月19日/原标题: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有人把“公平”两个字写得清楚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 民工太饿吃光蛆虫饭
  • “民工之歌”引发争议
  • 政协委员建言:收容遣送不能成为对付民工的手段
  • 大陆七成民工工资遭到拖欠
  • 武汉一民工上110米塔吊讨工钱(图)
  • 三民工在山东采取极端方式讨要工钱犯案被判刑
  • 广州收容车上掉下5名民工 造成2人死亡1人受伤
  • 中国取消流动民工限制方案
  • 南京300欠薪民工示威讨工资(图)
  • 工资一年未发 民工示威追讨工资过年
  • 民工恶性讨薪事件升级 舆论指"国家威信"正流失
  • 年关将至 各地民工跳楼讨工钱
  • 山东民工与老板“同归於尽”
  • 十多民工住茅草棚轮流打电话讨工钱(图)
  • 中央要求严肃查处四川南部民工“自焚讨薪”事件
  • 民工讨工钱被打住医院
  • 民工该不该跳楼讨工资“跳楼秀”考验城市保障体系
  • 民工跃进冰窟勇救落水儿童
  • 受伤民工被肇事者弃荒野(图)
  • 辛苦半年工钱无着落 武汉60民工要讨钱回家
  • 流汗之后还要再流泪 民工讨要工资为何那么难
  • “无暂住证民工丧命”:因避清查而坠山?
  • 沈阳数百民工忍寒挨饿苦等血汗钱 政府介入调查
  • 贵阳高校发生戏弄民工事件
  • 百万民工子女读书难
  • 河南一大桥合龙时倒塌正在施工的民工10死2伤
  • 中国民工露宿街头(图)
  • “黑心”老板克扣工钱 一民工在济南被逼跳黄河
  • 民工向记者揭露“豆腐渣”工程耳朵险被刀砍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