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博讯2003年3月01日消息】    自由人民中国更多文章请看自由人民中国专栏

《自由人民中国 》汪洋 为以正视听,为让海外的爱国人士,爱国同胞进一步了解中共法西斯反动独裁统治集团真独裁、假民主的丑恶面目,彻底揭开盖在中共法西斯反动独裁统治集团脸上的遮羞布,我们在西部开发地区比较富饶的一些县、镇、乡进行了全面的了解,所接触到的事物使我们每一个人触目惊心。

   走进西南部的一个县,这个县经济基础比其它地区的都要好,然而老百姓的生活却依然如故,各村建起的一幢幢小楼,和傍边的土房成了鲜明的对照,这些豪华的住宅都是当地或本村当权者所建,显示出权者与弱者之间巨大差别。 (博讯boxun.com)

   村民委员会选举,是中共法西斯反动政权及其媒介标榜为当今中国民主改革的典范,碰上这里各村村民委员会选举,让我们从正面和侧面全面看一下是什么样的典范吧。

   选举在村里一家杨姓祠堂开始,乡里和镇上领导都来了。选举也正式开场,主持会议的人给每一个参加选举的公民发下了一张选票,选票上写好了下一届村民委员会负责人员名单,主持人说:“大家按照选票上每一个名字的后面划叉或画圈,划完以后将选票投入票箱就行了”。选票才发到村民手中,大家一片哗然,村民表现出了极大不满,几个村民就说:“既然已经定好了,还要我们选了干什么?”主持人说:“这是给你们每一个人的民主权力,没有选举,村委会照样合法。”村民三三两两就叫开了,说“历来选举都是上边定好才叫我们来画圈,这样还不如不要选举还好。”说归说,最后还是按上面的意思进行了“民主”选举。

   事后我们走访了一些村民,和他们交谈中我们了解到这里的一些真实情况,农村基层选举,说白了只是走一个过场,那一个人担任什么职务,都是上边已经内定好了,前两年选举时村民就没有按上面的意思办,而是在选票上写上其它人的名字,所有指定的人都被选取掉,但结果还是那些人继续当权。有一个村子曾经发生过一桩事,乡里用乱摊乱收来的费用给每一个各村村委会成员发了一套毛料西服,这个村的村长对乡里发衣服的人说:“你们这样搞来的衣服我不敢穿,我还是穿我自己的土布好。”不到一个月,这个村长就被莫明其妙地撤职,并安排他到远离村子的山里守山,一个月很难下山一次。

   同样也是在这个镇,原镇政府书记张XX,现在是该县一名付县长,张书记主持镇上工作,是以效敬大小任用下面干部,一乡政府书记刘XX,由于本人不愿盘剥乡民,手上也拿不出钱效敬他的张书记,张怀恨在心,先以行政手段将刘调到山上一个乡做书记,最后又将刘完全撤职回家,在开欢送座谈会上,刘痛心地对这名张书记说:“我现在没有钱,不能为老百姓做事了,等我以后有了钱,又来吧。”

   经过老乡的指引,我们找到了刘,和刘交谈了很久,他对我们说:“这样的事不是这个乡,基本上各地都是这样。”从刘的谈话里看出了当地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

   这个乡到现在为止,欠信用社贷款几百万,所有的钱都进了贪官污吏的口袋,原乡书记(当地称为办事处)倪XX在乡里主持工作,强迫村委员会向信用社贷款修建一砖窑,砖窑建成不到三个月就全部破产,因为当地的土根本不能用来烧砖,倪XX大捞了一把,拍屁股到另一个地方照样做他的书记,而所有贷款就留给了这一个乡。倪就住在镇上,在这个镇上没有一个人不认识倪百万,就是这个倪百万,家里的孩子在上大学,老婆做农活,还养着一个老母亲,他本人当书记的薪水每月不到三百元人民币,家中居然有百万存款,这其中的奥秘不是很清楚了吗。

   张XX当镇党委书记期间,只要有钱,什么样的人都能当上干部,在张的庇护下,倪某一走了之换个地方照样做他的乡书记,这时一个建筑包工头陈某盯上了乡里的位置,为打通关节,陈某不惜花大钱为张书记在县城建了一幢房子,当然,陈的钱不会白出,他有更高明的手段把所有出去的钱捞回来。在张书记的一手安排之下,建筑包工头陈某堂而皇之地加入了中共,不到一个月,名符其实成了这个乡的书记。如今张XX走马上任付县长,而这个陈某,却成了当地一名土皇帝。

   当上了乡书记,陈某并不满足,他将到手的书记位置运用的淋漓尽致,统一承包下全镇所有建筑工程,如果单纯是这样,任何人也不好说他,问题在于从陈任乡书记以来,这个乡各个村出现了大量贷款和卖土地还债现像。远的不说,就去年底发生的事就足以说明陈是用什么手段捞钱了。乡里有一个村子,过去老百姓自己筹钱建了一座寺院,由于资金不足,寺院只是普普通通,陈看到了机会,他对这个村的干部说:“现在上下都在宣传党的三个代表,我作为一个党的基层领导,理应带头将三个代表落实到实处,你们村里现在道路要修,寺院也要修,村子口的阁也要重建,你们发动村民捐一部份钱,其余的由我垫款帮你们村建,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付就行了。”

   鉴于其它村的教训,村老年协会的几个老干部和退休还乡人员坚决反对这样做,因为在乡里其它村开始也是这样,陈花言巧语地说服人家建寺庙或者以修路为名,谎称自己先垫付,以后有钱又还,动员村民捐款及强行派款,作为工程启动资金,将工程自己独揽,等不到工程完工,陈书记又以各式各样借口强迫村委会到信用社贷款或卖土地归还工程款,其价格超出正规承包两倍之多,这个镇许多村子都已经叫苦连天。

   然而老年协会的意见根本不起任何作用,陈利用他在这个村子一手拉起来的一个小兄弟强行通过让他承包工程的决定。这个村长为什么同陈狼狈为奸,当中又有一段特别故事。上次所谓的民选,村民们对他已经是万分痛恨,大家一致选举了另一人当村长,谁也没有想到,乡上陈书记来宣布新的村委会,还是此人是村长,村民们是告状无门,只好强忍下这中怨气。

    原来这个村长早就和陈书记相互勾通,现在陈书记的安排,他当然要投桃报李于书记。

   全村道路长仅800多M,按原标底还不足十八万,在陈的授意之下,每个村民被强派了捐款,大人小孩一个样,还没有开工,捐款就进了陈书记的口袋,等水泥路刚一完工,陈竟然索要三十六万元,拿不出钱,行,到信用社贷来付工程款,到现在为止,该村卖山田得来的款八十多万元一分没有了,还欠下信用社贷款,村口的阁实在付不出钱,陈书记一把锁将大门锁上,什么时候付了钱,什么时候又开门。

   山上的寺院也修好了,但同样在等钱,村民们上那里去筹这部份钱呀?本来这些村的经济状况都不错,但在“三个代表”的折腾之下,不仅没有了一分钱,还欠下信用社大量贷款,村民现唯一出路只有卖土地,在本来就人多地少的县乡,农民的出路在那里。

   就要离开这里,村民和我们又说到陈书记又在发动另一个村修建老君寺,迫于陈的压力,那个村长也同意建老君寺。就是这个陈书记,上届选举不仅闹了一个天大笑话,他让根本不是党员的老爹参加支部会议,并为他的连任投下了一票。全乡选举,陈被选掉了,可后来仍旧是他的书记,看到乡民满面愁容,我们的心同样难过和愤怒到了极点,但在中共极权统治之下,村民们上那里去求助?

   我们不仅看到了中共法西斯反动独裁政权鼓吹的村民所谓“民主选举”,同时也看到了中国农民现在生活现状和所受到中共法西斯反动独裁集团贪官污吏残酷压榨,在农村,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已经让老百姓无法生存下去,一个小小的村长,在村里修建一个不到两万元人民币造价的公共厕所,村委会几个人竟敢报出六万多元,多出的四万元就进了这几个“先进代表”的私人腰包,农民一年到头的收入,交完各种收费到自己手上已经所剩无几,看到和听到四处怨声载道,这难道就是中共法西斯反动独裁政权所标榜的农村基层全面实现民主?

   这就是“三个代表”的精神灵魂,也是中共法西斯反动独裁政权所大力倡导的共产党员的先锋和模范作用最真实的体现。

   注:本文中所有的姓氏和人物都属真实,所涉及的事完全经得起(除中共法西斯反动独裁政权)任何国际组织和机构查证。

    《自由人民中国》2003年2月于中国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自由人民中国”致“辽沈工伤车祸残疾人团结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