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博讯2003年2月10日消息】       作者:谢志伟

     对于外来务工人员而言,恐怕没有比工资和暂住证更让他们闹心的了。拖欠克扣工资的丑陋行径无疑让他们既恨且怕,至于那本薄薄的暂住证,恐怕也足以让他们“夜半惊魂”。倘若漏办或因种种原因没办,一旦被查出“黑工”身份,除了挨罚,还可能被送进收容所,没准连小命都得搭上。 (博讯boxun.com)

      近日广州市就发生了一起暂住证引发的惨剧。据1月26日《广州日报》报道,5个被广州市白云区庆丰居委会治保队搜查出没有暂住证的外来工,被关上收容车后没多久,便从高速行驶的收容车上一个接一个地掉下来,除1人受轻伤当场“逃跑”外,已有2人被医院证实死亡,1人还在抢救中,还有1人下落不明。

     此前媒体曾披露多起和暂住证有关的案例。一名从湖南到广州打工的青年农民,没有暂住证而丢了性命(究竟是他杀还是失足坠崖,工友和治安队说法不一)。一个到广东东莞打工的四川妹,因暂时未领到暂住证,竟被查证的治安员打成脑震荡。

     暂住证是公民因务工需要,离开户口所在地而向务工地公安部门申请办理的临时身份证件。然而,正是这样一本对外来务工人员不可或缺的合法证件,却令他们屡遭“劫后余生”的痛楚。

     从表面上看,进城务工人员因为没有办理暂住证而被有关部门处罚,可谓咎由自取。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城市有城市的管理法则,而实行暂住证制度是城市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办理暂住证的手续并不复杂,且收费也不高,为什么有的民工却不愿意配合办理呢?在我看来,除了办证意识不强及存在某种侥幸心理外,不堪“证”负亦是一大要因。

     民工普遍惧怕办证,这是不争的事实。不仅因为办证必须缴纳费用,更让他们头疼的是,究竟该办什么证、证该怎么办,这并非每一个出门在外的民工都能弄明白的。有的民工顾此失彼,办了这证缺了那证,免不了挨罚。这也难怪,时下民工若要在无风险状态下务工,就得备齐多种证件,身份证和暂住证自不待说,还需有务工证、计生证、未婚证、健康证等,总之一证都不能少。毋庸置疑,办证成了民工的负担,为了尽可能降低务工成本,一些民工宁愿担当一定风险,和管理部门玩猫捉耗子的游戏。

     民工“逃避”办证,一些管理部门亦是难辞其咎。国家计委、财政部曾发布了《关于全面清理整顿外出或外来务工人员收费的通知》,规定暂住证收费标准为每证最高不得超过5元。但一些地方却对此置若罔闻,巧立名目多收费用。要不就是办证效率低下,曾有民工向媒体反映,往常只需几天就能办好的暂住证,现在却需三五个月。在一些管理部门眼里,收费比服务更显重要。变味的服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民工办证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某些编外执法人员的野蛮执法,亦是酿成悲剧的又一根源。一些管理部门出于自身工作需要,向社会招募临时性质的“编外执法”人员,并授予一定权限。有的编外执法人员本身素质不高,有的甚至就是当地的“地头蛇”、“土霸王”。让他们“执法”,后果可想而知:根本无视法律法规,想怎么胡来就怎么胡来,器械“执法”对他们来说犹如家常便饭。外来务工人员对这些人视若瘟神,惟恐避之不及。针对某些编外执法人员的胡作非为,有的管理部门却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事实上,如果没有强硬“保护伞”在背后撑腰,编外执法人员何敢如此放肆!清除混进编外执法队伍中的害群之马固然很有必要,但我以为,治标还须治本,这就需要管理部门端正风气,善待外来务工人员,切实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再不能让“暂住证命案”之类的悲剧重演! 中国青年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外来工没暂住证丢命 媒体呼吁荒唐执法该结束
  • 只因未办暂住证 老婆差点被当成“小姐”遣送
  • 只因未办暂住证 老婆差一点被当成“小姐”遣送
  • 收费不降反升,外来工对深圳暂住证新规定反应强烈
  • 妹妹,你在哪里?—因无暂住证遭警方抓走的“盲流”(收容遣送制度)
  • 小小暂住证引发多起恶性事件 另类"创收"在作怪
  • 北京推出绿卡暂住证便利外地投资客
  • 暂住证究竟该向何处去? 专业人士"解剖"暂住证
  • “无暂住证民工丧命”:因避清查而坠山?
  • 广东外来工倾诉心声:如此检查暂住证让我们心痛
  • 无暂住证打工仔如此害怕 见警察撒腿就跑被撞重伤
  • 广州保安查暂住证群欧打工夫妇 丈夫投诉被拒服毒自杀
  • 打工者何时才能解脱? 深圳暂住证背后的利益纷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