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中国高校第一冤案」 儿被枪杀上诉无门(图)

【博讯2003年2月06日消息】    博讯曾于2001年8月报道了这个案子(见底部连接),没想到受害家属仍未能讨会公道。

   大纪元记者唐青采访报导/“这是中国高校第一冤案,建国来没有过的。为什么没有人来管,没有人去调查,我们真的不甘心,不明白。”死者父母许春、曾洁女几次对记者这样说。 (博讯boxun.com)

   图为许小慧档案照。

   

   死者许小慧,海南省临高县新盈镇新兴街人,年仅20岁,三年前为兰州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旅游专业一年级学生,2000年2月29日凌晨被兰大保安吴敏晓枪击死亡。有关当局认定吴敏晓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死者父母要求重新认定、要求查阅有关证据材料,遭有关部门拒绝、搁置。三年来许小慧父母上诉、申诉、控告,寄材料,上网,传真材料,去电去信兰州市的、甘肃省的、北京的、海南的各个部门、各种电视电台、报刊媒体和中央领导人,但石沉大海。


*官方描述的案件经过

   事件发生后,许春和曾洁女去了兰州,但只得到由兰州市人民检察院和兰州市公安局盖章、2000年3月21日联合签发的“关于对许小慧被枪击死亡事件的调查情况和处理意见的通知”。

   

   通知指出,许小慧死前因对一女同学产生爱意并遭拒绝,之后形成钟情妄想,且逐渐严重,事件发生时已达到精神失常、行为失控的程度。2000年2月29日凌晨2时许,许小慧再次精神严重失常,将部分衣物及床上用品扔到地上,并大吼大叫,凌晨3时30分左右,舍友梁业传不见许小慧情绪好转,便找到公寓管理员说明情况,公寓管理员给校保卫处(兰大派出所)打电话报告了情况。接报后,李军、吴敏晓等四名干警先后来到204宿舍,公寓管理员送电开灯。吴敏晓到宿舍后,要求其余同学全部离开204宿舍。通知说,当吴敏晓看到许小慧头部及上身套著一条白色线裤,并自言自语,念念有词的异常症状,怀疑他炼法轮功走火入魔,即从其它宿舍同学处借来照相机拍照(记者注:知情者告之,中共把一切和镇压法轮功挂钩,拍照片栽赃炼法轮功会“走火入魔”,配合当局的妖魔化宣传,干警将因此而获得奖赏。吴敏晓拍照动机基于此。采访中,许春和曾洁女表示一家从未接触过法轮功。官方定论许小慧行为异常是因为爱恋女生遭拒导致精神病,而不是因为法轮功)。之后,吴敏晓及其他干警怕许小慧自杀,而轮流给其做思想工作,在干警们劝说无效的情况下,他们打电话叫来了班主任杨发明与校团委书记曹国林,但二人劝说仍不见效果。通知指“许不仅不听,反而不时地使劲挥舞著双刀,怪声吼叫”。后又指出,“经检验;该刀长6.5厘米、刀宽1.3厘米、刀柄长7.6厘米、刀柄宽1.5厘米。”

   

   五时许,吴敏晓指挥其它三名干警采取简单粗暴的方法──用拖把顶住许小慧去夺其手中的铅笔刀,第一次没有成功,接著,他们又用同样的方法,第二次夺刀(铅笔刀),由于这种手段过于激烈,而使许小慧情绪更为异常,当吴绕到许侧面夺刀时,调查通知说,“突然室内电灯熄灭(经查系保险管烧坏)”,许小慧一声吼叫,跳下床来,李军等三名干警各自夺门外逃。“吴敏晓因在许侧后面未能退出室外。许小慧下床后便将房门锁上并拉过门两侧的双层铁床将门顶上。”

   调查通知描述了吴敏晓和许小慧在室内经过了一番打斗后,吴朝许臀部开了一枪,“许中弹后,跳到自己床上,摔倒在其床与墙之间的地上。”

   但曾洁女的诉状引述同学说,当时有人提议砸门而入,以防里面发生意外,而干警们劝阻了。此时,室内较为安静,既没有听到有打斗声音,也没有传出吴敏晓的指令和求救声,门外的干警也只是消极等待,里面到底发生著什么,谁也说不清楚──除了吴敏晓。二、三十分钟后,204宿舍里传出枪响,这才有人用凳子砸去一块门板,并伸手去打开房门,此时,许小慧已躺在自己床边的地上流血......小孩被枪击后,整个兰州的110、120都说没有车。小孩被枪杀后,班主任杨发明和同学们打破门冲进宿舍把小孩从床上抬到校门口去找的士送到急救中心。但院方不抢救,说要押金。班主任杨发明打电话回宿舍,叫学生捐款四千多元,等到小孩的班长送钱到医院,小孩因流血过多,于29日早上7:00在医院死亡。

   通知说,事件发生后,兰州市公安局和兰州市人民检察院成立了联合调查组,调查结论为:“吴敏晓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法律责任。”通知指出,经法医鉴定,“许小慧系因枪弹击中左大腿致大隐静脉左股动脉破裂造成大失血死亡”,而吴敏晓被法医鉴定为“轻微伤”。司法精神病则鉴定,许小慧当时属精神病发作而行为失控。

   据曾洁女说,许小慧1米65,吴敏晓50多岁,但比许小慧高大。

   *三年投诉路漫漫

   对官方的认定和处理,许春和曾洁女极为不满,要求重新认定和查阅有关证据材料。这一要求被有关部门拒绝或搁置。就连多看一眼儿子和送儿子最后一程也不行,同时连一份法医鉴定和死亡证明也拿不到。二人质疑为什么公安和校方躲躲闪闪?二人在兰州总是被校方跟踪和监视。

   他们表示,三年来,他们上诉、申诉、控告,寄材料,上网,传真材料,给有关部门。在兰州当地请律师起诉,曾经与兰州市的、甘肃省的、北京的、海南的各种电视,电台、大报、小报、新闻媒体,中央领导人,新华社内参,中国法制日报,广州南方周末等等,通信、通电,花费大,接触面广,但仍象石沉大海,毫无音信。

   二人发了许多求助信,国内没有一家媒体采访他们,国外也只有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采访过。“新华社内参”驻海口办事处替他们采访报导需要2万5千人民弊,“北京案与法”驻海口办事处替他们采访报导则需要3万人民弊,他们付不起这个钱。

   甘肃地区所有的法院都没有立案,不受理他们的起诉。他们请当地律师,(已交律师费)在律师取证期间,兰州市公安局,兰州市检查院,层层阻拦,原始材料不给律师看,暗中给律师施加压力,最后把律师给吓跑了,找不著人了。曾洁女说,因为案件兰州市公安局和兰州市检察院已作出《调查意见通知》,在中国是官官相护,所以他们都不理。

   许春和曾洁女表示,三年来,他们孤老二人,心在不停地流血,每天过著痛苦的日子。他们说,最感到莫明其妙的是,法院不受理他们忍著,可上网材料也被删掉,一上网马上就删掉了。

   *文化不高,有冤难伸

   许春和曾洁女50多岁,文化不高,尤其许春带著浓重的海南口音,记者用普通话和他们沟通有不少困难。许春目前作临时工。

   记者询问许小慧是否有精神病?父母都否认。许春说“那都是由他们说了,他们可以编造。”许春表示孩子在家好好的,在海南读书还是优秀班干部,99年刚考上兰州大学,读了半年,年底回来过年,2000年初刚回校上学,一切都很正常。曾洁女说,即使孩子是精神病,也不应该被枪杀。

   许春和曾洁女表示事发时他们远在海南,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们也不清楚。许小慧同学被班主任、团委召去警告不许乱说。学生、老师都顾忌校方,他们从同学处也没有获得多少信息。同学透露的一些信息也与官方的调查通知有出入。

   “这是中国高校第一冤案,建国来没有过的。为什么没有人来管,没有人去调查,我们真的不甘心,不明白!”许春、曾洁女几次对记者说。三年的投诉无人答理,已使许春对社会感到怨恨,曾洁女则语带悲伤。他们说,一位工作过30多年的海南法官告诉他们,建国以来从来没有过学生在学校、在自己的寝室被学校保安枪杀,文革也只有学生打死老师。

   *采访公安难于上青天

   记者2月5日花了3个多小时拨打大陆电话。曾洁女提供的许小慧同学和老师的学校电话,没有一个电话有人接。大概大年初五,学校还没开学。三年了,同学们也可能早已换了宿舍。仅有的一个同学家里的电话,也因为搬家了找不到人。许春提供的诉状说,吴敏晓原为兰州大学保卫处,兰州市城关区公安分局兰大派出所保卫干部,记者拨打兰州市公安局、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兰州大学保卫处查找此人,没有结果。兰大查号台提供了一个电话931-8911-527,但没人接。

   提到案情,兰州市公安局则推说找兰州市检查院,或找宣传部,但又不肯提供具体电话。找到兰州市检查院则说已经下班了。

   对此,曾洁女说,他们官官相护。

   相关电话:

   死者父母许春、曾洁女:898-618-4116

   吴敏晓931-8911527

   兰州市公安局 931-846-2851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 931-846-5116兰州市人民检察院 931-846-5621兰州大学保卫处值班室:931-891-1110 兰州大学派出所:931-891-1119 兰州大学副校长郑晓静 931-8911-727

   *采访后记

   采访后记者心情非常沉重。一对50多岁的老人,寄托一生希望的大学生儿子就这样去了。官方说枪击是“正当防卫”,死者父母叫冤,谁是谁非,记者不是包青天能判案,但是社会至少应该给以弱势群体公正合理的表达申诉机会。记者发现,三年的漫漫投诉路,无人理睬,已经使老人怨恨绝望。一味压制、漠视不理弱势群体的权益,整个社会麻木,缺乏正义和良心关怀,这样下去,投毒报复社会等将层出不穷,我们每个人都身在其中的中国,未来将是一个什么样?

   照片为曾洁女强行要求去儿子宿舍收拾衣服时拍下的血案场面。

   (http://www.dajiyuan.com)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