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血与泪的控诉--徒步中国的夫妇在山西平鲁的遭遇

【博讯2002年12月12日消息】     血与泪的控诉--徒步中国的夫妇在山西平鲁的遭遇内容: 血与泪的控诉--徒步中国的夫妇在山西平鲁的遭遇

   我的爱人(李春华)和我(陈月琴)是徒步中国宣传奥运的。

   2000年,我们从云南西双版纳的景洪启程,至今2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经走完了17个省。沿途,我们受到了各省人民的理解,鼓励,帮助与支持,山西省是18个省,到达山西省的第2天,也就是20002年12月2日晚20点,我们走到了朔州市平鲁区西水界乡政府所在地。由于沿途马不停蹄地赶路,我们非常疲劳,而且内衣也汗湿了,我们简单地吃完方便面后就打算休息了,我爱人整理床铺,我坐在爆米花大哥的火炉旁边烤火。大约20点20分时,走来一行人。 (博讯boxun.com)

   其中只有一个穿警服,警号050670,他满嘴酒气,醉醺醺的,穿警服的人含糊其词地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高声回答:“我和我爱人是徒步全国,宣传奥运的!”他又问一遍:“干什么的??”

   我见他摇头晃脑,酒气很浓,心里有些害怕,遂又高声回答:“我们是徒步全国,宣传奥运的我们从云南出发已走了十七个省刚进入你们山西省二天我可以拿证件给你们看。”

   不等我去拿他不友好地对我说:“奥运?什么奥运?奥运早成功了说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到底哪里来的”?

   我见他十分野蛮,不友好而且象审问犯人似的,用大人恫吓犯了错误的孩子似的语调训斥我们,我就对他说“我不是孩子了。”他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我的脸顿时就火辣辣的痛,眼镜也被打落在地,我本能的叫了我爱人的名字,“春华~!”

   我爱人闻讯赶到,他还不知道我被打,这个人指着我爱人吼道:“拿证件来!”我爱人对他说“要看证件好点说嘛!我可以看看你的证件吗?”这个人勃然大怒:“老子要你看我的证件!”他伸出手对着我爱人(李春华)就是一拳,我爱人(李春华)被迫还手自卫。这时,一旁的老大妈走过来,对这个人说“:别打了,他们是走中国的,不是坏人。”

   他对着大妈又是一拳,大妈被打倒在地,接着,我们立刻被几个人摁住拳打脚踢,他们打过我后,这个人才掏出证件,由于,他喝多了酒,证件掉在地上,有人给他拣了起来,他揪着我爱人(李春华)骂道:“你看看我的证件,看看老子是干什么的?!”

   这时,我们才知道,他就是西水界派出所的所长叫任秀,任秀收起了证件后,立刻又对我们拳打脚踢,我一看情况很危急,生怕他和他的同事会打死我们,趁机跑出了他们的包围圈,我先后跑进了饭店要求报警,可谁都不让我们打电话,无奈中,我高声喊道:“快报警~!”

   最终不知是那位好心人报了警,在等待110的漫长过程中,任秀象发了疯似的追打着我们,我爱人(李春华)被打的血流满面,由于知道了他的身份(派出所所长),我们一直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只是尽量的躲着他,这时,他又去打那个爆米花大哥,当时,我们已被他打了大概2个多小时,我们一直退守到墙角我们的小推车旁边,他忍让叫嚣着,要打我们,我们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我爱人拿出了行走北蒙时防狼护身的柴刀做自卫武器。但我们自始至终清醒且忍让。并没有用刀去砍他,只是对他说:“如果你们再打我们就跟你们拼了~!”他们这才有所收敛。

   110到了,我们连人带车被带到了派出所,我们一走进派出所的大门,任秀就下令:“锁好大门,不许放走一个人。”接着,又对我们大打出手,我们将所有的证件拿出给他们看,任秀指着炕上的高个男人说“他就是我们区公安局的高书记,你知道任宪吗?他就是我们市政府接待处的处长。我——就是他的二哥,是西水界派出所的正所长。”

   接着,任秀拉着我爱人(李春华)的头发强迫他脸朝墙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墙上玻璃框内的有关规定,他骂道:“看看是老子先看你的证件还是你先看老子的证件,你这个长毛流氓说这一路上你到底杀了几个人,你是怎样从云南骗到我们山西来的!”他一只手揪着他的头发强行将他脸朝下摁着,另一只手拼命朝他头上捶打,我忍无可忍,扑过去,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他被迫松开手后,又是几巴掌,接着,他又扯着我爱人(李春华)的胡须骂道:“你以为你是马克思?告诉你,就是江\泽\民来我这里,我不认他这个主席他也一样是个罪犯。”他狠命的扯着,我爱人(李春华)自始至终打不还不手,骂不还口保持沉默,我惊悸交加,晕倒在地,我爱人(李春华)掐着我的人中我醒来后,我想喝水,任秀说:“派出所没有水给你喝”。

   眼看着我不行了,有人用一只脏兮兮的杯子倒了一杯水给我,任秀却对着我大骂:“你装,向你这样的,我们见的多了!”

   在一旁的高书记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你别打了,这会你捅的篓子可大了~!”后来,任秀用手机拨了个电话,说是他的弟弟任宪的,他强行将我拉出去叫我接电话,我听手机里一个男的对我说:“你敢在这里打人?等着吧,你!”

   任秀抢过手机,对着我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我被打的跌倒在地失声痛哭,区公安局的高书记让我们跟他去区公安局,接受处理,匆忙间,我们只拿了相机和盖章的本子,车和其他东西,全部被扣在派出所。

   在区公安局做完了极不公平的询问笔录后,任秀又追到了公安局对我们拳打脚踢,大骂不止,旁人熟视无睹,我敢怒不敢言,有人送了2张单子给我们,上写:“事由:殴打他人,行政拘留15天,并处赔偿医药费”

   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没有做任何做任何调查,访问,轻而易举做出了这样的处理意见,那么我们呢~!又被无辜打伤,投进了拘留所。只因为打我们的是一个地方势力强大派出所所长大人。只因为他的弟弟(任宪)是朔州市政府接待处的处长。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们于2002年12月4日晚18点被释放。

   同时,公安局又给了我们夫妻俩2张单据上写:“殴打他人,妨碍执行公务,拘留2天,立即释放。”

   接着,高书记来对我们说:“这是一场误会!”最后,在我们的要求下,他派车到西水界派出所,将我们的小推车拉到看守所,我们看到小推车的门锁被撬,除了被子外,其他的物品被洗劫一空(3个呼机,奥运金银徽标各一枚,胶卷6个,男士手表一块,国庆50周年纪念明信片(56张民族服饰套票),充电电筒一个,干电池电筒一个,微型电子电筒一个,镀金打火机一个,不锈钢微型手机型打火机一个,镀金项链一条,链条锁一条,备用轮胎3套,镀芯管旗杆一个,板凳一个,衣物等总计20多样物品),其后的2天里,我们一直要求会见公安局局长,而他拒不接见我们。

   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虽然身心受创,却没有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我们只是希望任秀这样的野蛮行径,能够得到有效遏止,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希望行凶者能够得到惩罚,同时,更希望省 市 区的各级领导能为我们伸张正义,平鲁区公安局蓄意的隐瞒事实真相,颠倒黑白,制造假相和所谓的“误会”之说,这种行径为人所不耻,更令我们气愤不平。

   在党的16大刚刚闭幕不久,就发生这种警察殴打老百姓的恶劣事件希望能引起山西省政府有关领导的重视,我们希望 山西省政府能够澄清事实真相,实事求是,给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

   在我们这个社会中,除了政府和军队,老百姓和警察在一起总是处与相对弱势的位置,尤其是我们夫妻俩传播的是一种中华民族的气魄和精神,又怎么可能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殴打人数几倍于我们的警察呢~!?试想,拉着5,6百斤重的物资一直走路到晚上20点累的,衣服都汗湿了的俩个风尘仆仆的徒步者,还会去惹是生非,找人打架吗?与情与理说的通吗?!当然,平鲁区公安局要想存心要上演一场“欲加之罪,何况无词”的冤案在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普通老百姓如我辈者,又该如何呢?

   李春华 陈月琴夫妇于2002年12月11日于山西太原发

   敬请各大网站转发谢谢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