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陈小平:我的护照延期申请如何被拒?

【博讯8月22日消息】    护照是护照持有人国籍和公民身份的证明。拒绝护照延期申请,护照便成为无效文件,护照持有人便无法以此来证明持有者的国籍和公民资格,事实上使护照持有者丧失了国籍和公民权利。由此可见拒绝护照延期的法律后果是非常严厉的。


一。突然被拒

    1997年8月,我持有效中国护照来到美国。5年之后,护照到期。今年6月24日,我到位于纽约12大道520号的中国纽约总领事馆申请护照延期。大厅是新装修的,一楼、二楼人声鼎沸,办理签证,取证,交费在大厅一楼,办理护照延期等在二楼。在二楼排了将近两个小时的队后,接待人员核验了我的护照延期申请表并让把照片、复印资料等留下,然后,告诉我可在7月1日领取新护照,并给了我一张收据。 (博讯boxun.com)

    从纽约回到波士顿的第二天,即2002年6月26日上午9点50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纽约总领事馆以电话留言方式通知我,告诉我护照延期申请被拒。通知全文如下:“你好,陈小平先生,我是中国总领馆,我们收到了你延期护照的申请,但是你不符合我们国家入境规定,所以说我们暂时不能给你延期。请你取回你的护照,再见。”

    这个通知对我来说非常突然。从纽约回到波士顿之后,纽约总领事馆漂亮的新护照签证大厅仍然留在我的记忆之中。进入纽约总领事馆不象进入联邦政府大楼那样要检查随身携带物,要经过金属探测器,把钥匙,钢蹦儿都给掏出来检查;那位接待我的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比我办理社会安全号码遇到的美国移民局官的态度好多了;那里面的厕所虽然已经没有手纸,但漂亮的黑色大理石地面表明它一点不比四星级宾馆厕所的硬件差;还有,从纽约回到波士顿之后,我正在琢磨是自己再到纽约去取回新护照还是委托纽约的朋友帮我取回新护照。想著想著,那边拒绝给我护照延期的通知已经下达了,而此时远不到告诉我取回我的护照的规定时间。


二。艰难的交涉

    在网络上找到纽约总领事馆的一个人工电话(212 4651708)。这个电话只在下午2:00-4:30开通2个半小时。打通之后,对方问我找谁?我说我的护照延期被拒应该找谁?对方给了我一个电话212 244 9392,这是纽约中国总领事馆的总机。

    找到这个总机号码,是我的漫长交涉的开始。无法想象纽约中国总领事馆那么漂亮的大厅中的电话是那么原始。每拨打总机转到分机后,如果没有人,你便得重新拨打总机,然后再转到分机号,然后一遍又一遍地去寻找你要找的人。尽管如此,电话问题仍然不是艰难交涉过程中的主要问题。只要有耐心,有时间,有钱,一遍一遍地拨打长途电话也算不得什么。

    最让人觉得艰难的首先是那种“冤无头,债无主”的感觉。你根本不知道到纽约总领事馆找谁。起初我心中略存侥幸,甚至天真以为给我的留言电话或许不是真的。于是,透过总机,我找到6007和6009分机。那天,接电话的是一位中年妇女。我告诉她我的姓名,她说她知道。我说我想核实是不是我的护照延期申请确实被拒了,她说是的。我进一步问:可不可以再给我些具体说法呢?她说,此事不归她管,她只负责传达。我说,我应该找谁呢?她说,你去找侨办。(我当时就纳闷,为何找锹侨办,但人家说了,我就试吧。)分机是1501至1504。

    我按照她给我的电话挨著个找侨办。终于找到某先生。他接到电话后,一听我说为护照延期申请被拒一事找他,他便惊诧了。他说,护照延期被拒怎么找侨办来了?完全不归他们管。他问我在哪?我说在麻州,他说这事应该找教育处的韩先生,他主管麻州和罗德岛教育,分机是8011。

    数次找不到韩先生,我只好留言,在留言中,我把我的情况向他“汇报”了一遍。他听完之后,甚觉奇怪,这事情怎么轮到他管?他告诉我,他的工作职责不管这类事情。我尽管觉得很不是滋味,但我还是忍耐著、问他,我到底该找谁呢?他说他去给我问问,要我过几天再给他打电话。除了等待,我能说什么呢?数天之后,我把电话打过去。这次找韩先生比较顺利,他还是那句话,这事不归他管。至于要找谁,他说他也不清楚,只是有一件事情他非常清楚:我的护照延期被拒这事不是他的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情。

    最终找到主事的戴领事已经将近7月中下旬了。他很忙,一般人也不知道他管这事。在找了几圈之后也不知道找谁之后,我再次把电话打到6007。是这个地方确认我的护照延期被拒的。于是,我再次问她们,我到底该找谁交涉?这次,她说可以打电话6008找戴领事。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我找到了这个戴领事。尽管过程艰难,我还是觉得欣慰,因为,终于找到要说话的人了。

    用不著我作介绍,戴领事说他知道我的事情。于是,我直接问他:“您能说说拒绝给我护照延期申请的理由吗?”

    他回答说:“我想你比我清楚。”

    说实在话,听到他第一句话,我甚觉气愤。拒绝我护照申请,等于是剥夺公民权利判决书,政府当局在拿不出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居然还要我自证其罪?象中国臭名昭著的劳教,都还得给编个理由解释为何要将老百姓劳教,而纽约总领馆剥夺公民权居然要自证其罪。

    我比较不客气地回答他:“正是因为我不清楚才打电话问你!”

    他说:“我没有义务负责解释。美国人拒绝给中国人签证给解释吗?”

    我说:“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是中国人。你怎么把拒绝给我护照延期扯到了美国人拒绝给中国人签证上去了?”

    他说:“我这是举例子说明。我是根据法律拒绝你的护照延期申请。”

    我说:“你根据什么法律拒绝给我护照延期申请呢”?

    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管理法。”

    我说:“我知道这部法律,能够告诉我那一条吗?拒绝护照延期申请类似于剥夺我的国籍,是非常严厉的一种惩罚。你们根据一个口头通知就可以作出这种决定吗?连个救济的程序都没有。”

    他似乎很不高兴,失去了与我接著对话的念头。他告诉我:“我很忙。我就说到这。你可以写信反应。”

    我挂断电话前对他说:“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你的解释。上面你的讲话也算是解释。不过你得对你的言论负责。我会把我们谈话的过程写出来的。”

    听到我的最后一句话,他似乎有些紧张。但是他仍然补充了一句:“我知道你的目的。”


三:纽约总领事馆太专横

    两年前,英文版的《天安门文件》一书两编辑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林培瑞以及哥仑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来哈佛大学演讲。在这次演讲中,我记得林教授在回答听众问题时,说到他被拒绝进入中国的故事。他说,在得知他被拒进入中国之后,他问中国官员,可以解释拒绝的理由吗?中国官员告诉他:“你心理应该清楚”。在当时听起来,这个故事象黑色幽默。但在与纽约领事馆戴领事对话后,联系自己的遭遇,我便不再觉得林教授的故事是黑色幽默,当时我最强的一一个想法是:这位官员太专横,他手上的权力太霸道。

    护照是护照持有人国籍和公民身份的证明。拒绝护照延期申请,护照便成为无效文件,护照持有人便无法以此来证明持有者的国籍和公民资格,事实上使护照持有者丧失了国籍和公民权利。由此可见拒绝护照延期的法律后果是非常严厉的。

    在比较刑法学中,剥夺国籍和驱逐出境性质同于剥夺一定的权利、禁止担任一定的职务、禁止从事一定的职业、禁止驾驶、剥夺荣誉称号、剥夺亲权及其他民事权利等资格刑之一。中国现行刑法的主刑和附加刑也没有剥夺国籍的规定。中国的国籍法和出入境管理法皆无赋予纽约总领事馆拒绝公民护照延期申请的权力。一个纽约中国总领事馆官员仅仅靠一个录音电话通知就可以否决公民护照延期申请,不给你任何事实和理由说明,其“株心之语”---“我想你比我清楚”,更成了赋予其行为合法性的源泉,而且其决定是最终决定,既没有行政复议等救济程序,更无任何司法审查,由此可见其专横权力之大,其对公民宪法权力蔑视之程度。

    面对如此专横的权力如何办?我虽是一介书生,我仍然无法沉默。我越来越理解至今仍在中国政府的监狱之中的我的校友杨建利先生在数次护照延期申请被拒之后,为什么要持假护照历险回国。我不认为杨先生之举没有意义,那是一种反抗。我的反抗是什么呢?那就是利用我对中国法律的一些了解和我对法律精神的理解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争取向纽约总领事馆讨回失去的权利和公道。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