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天安门升旗仪式染上了铜臭味

【博讯8月20日消息】    紫百合 于 [博讯论坛] 题记:我所写的是我今年八月一日在天安门广场上亲身经历的事件,很抱歉我摧毁了各位心中对神圣庄严的天安门升旗仪式的印象,我的心情也很沉重。从北京回来的半个月,我一直想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我能理解武警们的行为,在人员这么密集的地方,维持秩序是必要的。但是,升旗仪式被如此商业化,大大伤害了我的感情,相信大家也有同感吧。

   ---------------------------------------------

   八月一日我在北京观看了升旗仪式。特意选在建军节这天,为的是表达对人民子弟兵的崇高敬意,也因为这天的升旗仪式格外隆重,更有看头。 (博讯boxun.com)

   翻看《北京晚报》,八月一日这天太阳升起的时间是5点13分。此前早就听说观看升旗仪式的人很多,三四点钟就有人在场内等候。我的同伴阿欢是个刚毕业一年的四川姑娘,坚定的要绝早赶到广场,以占据最佳观看地形。于是我们凌晨1:30就出发,打的前往天安门。路上行车很少,一刻钟以后我们就到了目的地。我们惊讶地发现广场周围已聚集了很多人。天安门已经清场,有武警战士不停地在周围巡逻。人群都聚集在广场东西两侧的人行道上,三三两两的,或站,或坐,或卧。我和阿欢也只好在东侧人行道上等,听有人说广场里要到4点钟才放人进去。正是北京最热的桑拿天气,白天最高气温达到了44度。

   虽是凌晨,丝毫不见凉爽,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没有一丝凉风。我们焦急地等待着,汗水早已顺着脸庞、脖颈淌了下来。周围的人群,有的围在一起打扑克,有的躺在地上已打起了鼾声。不时有小贩在人群里穿梭,兜售小红旗。一个推自行车的男子在叫卖旧报纸,一块钱两张。有站累了的人就买来铺在地上躺下歇息。头一回知道旧报纸也这么值钱,真是君子生财,取之有道。二点钟以后,来到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人行道上已是黑压压的一片。阿欢不住地叹惜失算失算,早知如此,还不如在酒店里等呢。我劝她既来之则安之,看到有着和我们一样高涨的爱国热情的人如此之多,实在令人高兴。不过,在闷热潮湿的深夜里眼巴巴地盼望天亮无论如何也让人高兴不起来,我们的心情如同空气一样低沉郁闷。

   将近3点时,忽见人群一阵骚动。原来有人冲破了武警的封锁线,正向广场内跑去。口子一旦被撕开,人群就像哗啦啦的洪水一样,从东西两侧向广场内倾泻。我和阿欢也急忙跑向升旗台。顷刻间,人群已沿着护栏将升旗台围了个水泄不通,里里外外密匝匝站满了三四圈,足有一千多人。个个神情急切,仰着脖子张望空荡荡的旗杆。而这时才刚3点钟,离升旗还有两个钟头呢。我们站在人群里侧,后面人的热气呼在背上,汗水早已浸透衣衫。时间好像停滞了,感觉像过了很久很久,只站得两腿发酸,看看表,才刚3:30。这时,广场里来了一队队的武警,要将人群往南边赶。没有人愿意挪动,武警们大声呵斥着,开始用手推。人们很不情愿地后撤,缓慢地、艰难地、一步一步向后挪。武警们从东往西,拉起绳索,把人群一直向南推,直到离升旗台一百米外才停下。诺大的广场,被分成南北两半,北边空荡荡的,只留下遍地垃圾;南边的人群排成三四队,黑压压的一直从历史博物馆延伸到人民大会堂。阿欢和我很不明白为什么要把人群赶离升旗台这么远,前面空着干什么。我们的疑惑后来得到了答案。

   源源不断的人群仍然从四面八方向广场赶来,武警们又拉起防线,把后来的人隔离在第一道人墙十米以外。4点钟时,从我们所在的位置一直到纪念碑前已拉起三道人墙,每道人墙都有结结实实的六七排人,前排的人席地而坐,后面的人坚定地站着。还有很多不堪拥挤的人退在人墙之间的空隙处,散坐在地上。闷热的天气,密集的人群,汗臭味交织着牢骚声在空气中弥漫回荡。放眼望去,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蔚蔚壮观。这一夜,足有上万人聚集在广场上。此情此景,不由让人想起了当年那场“风波”,恐怕只有那时,深夜里的天安门广场有过如此多的人。不同的是,眼前除了等候观礼的人群,满眼都是武警,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散落人群里,非常警惕地打量着四周。一些武警排成纵队,在人群里来回走动巡视。他们个个精瘦黝黑,目光犀利,表情严肃,神色紧张,如临大敌。也难怪,谁让河南人在这放火呢,谁敢说这些爱国人群里就没有法轮功分子呢。不过,这种场面却大大出乎我的预料,让我惊叹不已。我拦住一个从跟前经过的武警战士,询问他是不是每天都有这么多人。这位战士处变不惊地说,暑假里,每天都这样,都是外地游客,今天因为节日,人比平时又多了两成。

   4:30分,天有些蒙蒙亮,广场上的灯突然灭了,喇叭里开始播放观礼注意事项,清洁工开始清扫垃圾。这时,一辆辆的旅游大巴开过来,嘎然停在广场两边的马路上,头戴各色旅游帽的人群在导游的带领下不慌不忙地走向刚才我们被驱赶的地方,紧挨着升旗台,在东西两侧排起了队。我和阿欢恍然大悟,原来观礼的黄金地段已被出售给了旅行社,想站个好位置观看,就得掏钱!!!阿欢很气愤,凭什么旅行社就有权把彻夜等候的人们赶走。她还不明白,爱国热情哪有金钱效应实在呢。市场环境下,连升国旗这样神圣庄严的仪式都和经济利益挂上了钩。这可是无本万利的买卖,还有比这更赚钱的风水宝地吗?谁不做,谁是傻瓜。再说。武警战士们这么辛苦,牺牲睡眠,维持秩序,尽职尽责,也得有点补助吧。广场管理方干脆卖票好了,既可名正言顺的创收,又能有效控制拥挤混乱的场面。只是,连升国旗都商业化了,这个世道还有什么不沾铜臭味的?

   我开始后悔来这里,酷热潮湿的天气中三个多小时的等待,我早已疲惫不堪,观看升旗的热情也早已蒸发掉了。向后张望,想找出去的路,却发现这时想走也走不掉了,人群已将路严严实实地堵死。抬眼望去,到处都是疲惫不堪但仍竭力坚持的身影,年轻的父母抱着婴儿,稚气未脱的学生,身背行囊的游客,目光里都流露着虔诚。

   经历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的等待,5点钟终于到了,升旗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人群开始骚动。前面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后面的人使劲往前挤。第二道人墙以后的人拼命想冲破武警的封锁线,有人趁武警没注意,出溜钻了过来,立刻又被逮住,遣送回去。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恳求武警,想把孙女送到前面来,我们的武警战士不为所动,喝令他们原地站好。后面的人大声嚷嚷看不到,武警们声嘶力竭的喝令前面的人都坐下观看。我和阿欢面面相觑,从小到大,升国旗时都是站着行注目礼。每次集会,国歌声一响起,全场起立。我们一直被这样教育,也自觉实践着,以虔诚庄严的心情对待我们的国旗国歌。而当我们来到了在国人心目中最神圣的升旗地点,却被命令坐下观看。我和阿欢稍一犹豫,立刻招徕武警的训斥。终于,生平第一次,我坐着观看了升旗仪式。

   我们虽然坐在前排,可离升旗台也有着十万八千里,前面又有旅行社的人挡着,最想看的国旗班战士护卫国旗从金水桥走过来的情景是看不到了。国歌声响起,远远地看到两个战士升旗,结束,一点不比每学期开学时在学校的升旗仪式上多看到点什么。牺牲了一夜的睡眠,就换来这两分钟。人群像退潮一样迅速散去,我和阿欢拦下一辆的士,逃一样地离开了天安门。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