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博讯8月10日消息】     自1960年代初传颂至今的著名长篇通讯《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讲的是1960年2月3日风南公路张沟段61位民工集体食物中毒全国各地日夜驰援的故事。这就是曾经震动全国的“平陆事件”,后来拍成电影,写成话剧,编进教科书,对全国人民产生过极大的鼓舞和教育作用。这篇文章作为高中教材沿用了近四十年,知道《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故事的人恐怕不下2亿人。

    42年来,在党的教导下,各阶层国人的道德、文明水平与时俱进,对千倍于当年中毒人数的事件总不会反而漠不关心起来吧?这里指的是王维洛先生7月30日在《华夏快递》上发表题为《七论红线的崩溃──三峡水库涪陵防护工程》的文章,指出,三峡库区涪陵老城区的六万八千多民众正面临灭顶之灾:由于三峡水库存在大于万分之零点一三(即每100公里水面升高1米3)的水力坡度,当三峡大坝坝址处的水位每年十一月初蓄到海拔175米时,483公里以外的涪陵老城的水位就将超过海拔182米,而这里的拦水坝堤顶的标高也是182米。可以想见,生命财产受到威胁的不仅是涪陵城里的六万多居民,还有三峡库区万州、云阳、忠县、丰都、重庆等市县及重庆到万州、万州到宜昌的高速公路,万达铁路、万宜铁路、渝涪高速公路,石雷公路,319国道、渝怀铁路沿线182米高程以下的工矿企业、居民区……难以计数的鲜活的生命!

    简而言之,王维洛先生写了十几篇论三峡水库移民红线的文章,就是要问一个问题:当三峡大坝处蓄水到175米时,涪陵的水位是高于海拔182米还是低于海拔182 米? 王维洛先生所提出的这个问题不仅引起海外专家学者的注意,关心三峡工程的华人华侨也议论纷纷。 有关文章出了不少,但迄今不见国内有关人士和部门的解释或回应。悬想:不论是以乡情论抑或以专业论,这样的问题都应该而且不难得到官方正式的解释和答复,传递中的回音不知道卡在那里?

    王维洛先生认为,涪陵防护工程的堤顶标高海拔182米,坝址处的水位海拔175米,两者的相对高差为7米。涪陵老城到三峡大坝的距离为483公里。只要三峡水库在这两点之间的平均水力坡度大于万分之零点一三,涪陵老城的水位就将超过海拔182米。这仅仅是最保守的计算,即长江枯水季节的情况,没有考虑任何洪水来袭,没有考虑乌江被三峡库水抬高的影响,并且有葛洲坝实例为佐证。若是乌江或涪陵上游洪水来临,远在483公里以外的三峡大坝全力泄洪也来不及了!在汛期,要是三峡水库的最高防洪蓄水位是三峡工程总公司陆佑楣经理98年透露的海拔180.4米,相信涪陵防护工程堤坝处将有至少20至30米高的洪水往涪陵老城里灌。同时重庆市亦在被淹之列。

    王维洛先生是位旅居德国的海外学子,从1980年到1984年曾参加三峡国土规划,1985年赴德国留学,93年完成博士论文并在德国多特蒙德大学从事工程评价和规划与决策的教学工作。他倾注了所有业余时间研究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分文不取,数年如一日,以其宝贵的专业知识研究中国的水利工程。他的三峡工程问题论著洋溢着一派关切祖国、爱护同胞的拳拳之心。他担心的是“三峡移民红线”划得有问题,他不愿看到悲剧发生。

    我们曾经熟读的名篇《为人民服务》中指出:“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 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 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

    为此,我呼吁,为了拯救千倍于当年61位阶级弟兄的三峡库区父老乡亲,请把王维洛先生的问题传回国内,让主持其事的部门和人士知道有此一议,并给个说法。

    驻外使领馆、教育处的女士们先生们,你们觉悟最高。在国外众多中文网站被封的情况下,你们最可能将这一情况反映上去; 新华社的记者们,你们是党的千里眼和顺风耳,请以“内参”的形式让上层了解这种险情;

    公安、安全部门的干警们,你们的同事们当年出动专机运送中毒的民工和救命的药品,体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伟大精神。你们有条件接触互联网媒体,为了“六万一千”父老乡亲,请你们伸出援手。

    举手之劳,公德无量!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三峡移民在青岛抗议遭逮捕
  • 9.5秒连续爆破七百余次 三峡下游围堰爆破
  • 各类安全事故所造成年损失相当于两个三峡工程
  • 郑义:三峡大坝之谜
  • 三峡工程永久船闸工地突发重大安全事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