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博讯8月04日消息】    虹影

     以下是我于今年七月十五日发给《中华读书报》的声明,题为《虹影辟谣》:

      关于我的小说《K》所谓“诽谤先人罪”,贵报在今年6月12日刊 登了傅光明整版长文《K案的来龙去脉》,同月26日又刊登了傅光明半 版文章《虹影是在说谎吗?》。案件正在长春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两文 中的许多毫无根据的指责在法庭上没有提出,当然也没有交验证据。因此, 傅光明所说的,实际上是在法庭外提出假证据,试图影响法庭判定。为此, 我不得不就其中最重大的一项,发表声明如下:

      傅光明《K案的来龙去脉》一文,开始就说:“台湾尔雅出版社中文 繁体字版的《K》是1999年5月出版的,虹影在自序里即不讳言:此 书讲述的是30年代在武汉,现代著名才女作家凌叔华。”

      傅光明意思是我“改口狡辩--在台湾说一套,在大陆另说一套。”, 现在我把台湾版的自序传真寄送贵报,请看哪里有此话?这是睁着眼睛说 谎。借读者没有台湾版核实的机会,有意行骗。洋洋大文,开场最基本的 事实,都如此明目张胆造谣,对其它诸种指责,我也不用一一说明了。

     此短信,连同台湾版《K》原序言,传真到《中华读书报》编辑部。半个月过去,《中华读书报》没有刊登此短信,也没有给我任何解释。我无法可想,只有写此公开信给你们。法庭判决至今未下,我当然希望法官也看到这封短信。

     《中华读书报》是个大机构,在中国读书界著作界影响巨大。一个人被机构不公正对待了,以前说,“被母亲错打了,还能责怪母亲吗?”不是想不想责怪,而是无处去责怪。我遇到作家同行,他们说:“你不是在台湾版序里自己承认的吗?”我怎样才能向一个个人说明?

     “时代知行”在6月26日刊出编者按,说是该报在《K》案上没有“厚此薄彼”的意图。让单方面毫无根据地长篇造谣,重拳伤人,然后宣布“不打了,这游戏规则改了。”这样的裁判兼赛场主人,还好意思说是公平?

     不仅如此,《中华读书报》6月19日曾刊登我对傅光明整版攻击的简短答复,其中我说,傅光明作为原告的利益代理人,拒绝和解,坚持到不同法庭连续再告,是讼棍行为。该报编辑把这话删掉了。

     我承认,《中华读书报》编辑有删稿权,正如你们有拒绝刊登权。但奇怪的是,一个星期后,此报刊登傅光明长达几千字的再次造谣攻击,文中竟然指责我说他是“讼棍”!

     这就奇了,既然已删,傅光明何以见到?惟一的可能是《中华读书报》编辑部中,有一位或数位人物,偷偷把尚未删的原稿给傅光明看了。

     如此缺乏起码职业道德的编辑,我还从未见到过!我认为《中华读书报》应当内部调查谁做出这样的事。

     但是该报不让再谈这事,厚了就厚过了,薄了就薄过了,但是造谣变成了伪证。报纸是国家的一个机构,我是个人。机构欺侮了我一个自由撰稿人,而且是在决定案件判决的大问题上,是不是我应该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对任何无权无势的人,机构能否用这种态度?

     无法可想,无处论理,我寄出此公开信,请大家说说,也请你们回复。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