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博讯7月28日消息】    北京晨报:拖欠民工工资,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往年高峰期多在春节前后,而今年才到年中此类事件就频频发生,7月26日,本报报道了有民工为讨工钱,爬上塔吊以自杀相威胁的消息,而近一段时间来,类似的事件时有发生,还有一些外来务工人员为讨工钱而实施抢劫、盗窃等犯罪行为。记者昨天就此走访了几家工地。


  孩子等我给交学费呢

     据了解,在京的民工有北南之分。北方民工讨工钱有三个高峰期,即夏收、秋收和春节;而南方民工主要集中在春节。

     近来“讨工钱”的主要是北方民工,他们急于回家夏收,需要钱。记者在采访过程中还发现,民工出现“讨工钱”的高峰,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每年子女开学时需要交学费。

     陈师傅是一位来自河北的农民工,40多岁了,说起工钱的事就非常着急。他说,现在工地每个月就给他们一百多块生活费,上半年工钱说是上个月结,但是一直没有给,工头说是施工单位没有钱。

     他说,照往年也就忍了,但今年他的孩子刚考上高中,得花一大笔钱,所有的开销就等着自己这点儿工钱了。“学校可不能让他拖啊!”因此,他找了几回包工头,但是都被挡了回来。据了解,像陈师傅这样的民工不少。


  “扎”钱成了一条龙

     民工为什么要不到工钱?一位项目经理揭了内幕。他说:“一些开发商不管自己有没有资金,只要是工程就敢接。假如只有100万元资金,他就敢做标的1000万元的活儿。”这样一来,资金自然是捉襟见肘。

     王先生说,现在是开发商“扎”施工单位,施工单位“扎”材料供应商和民工工资。所谓“扎”,就是欠钱。

     据了解,工程开工后,施工单位一般先给每个民工每月100到150元的生活费。尽管施工单位和包工队的合同约定,按工程进度每月由施工单位支付80%左右的工钱,但是真正做到的很少。“总之一句话,施工单位本身没有钱。”王先生说。


  包工头可能幕后策划

     近来,讨要工钱的不单是民工,包工头也开始和普通民工一样,向施工单位和开发商讨要工资。7月25日,在朝阳路富华家园工地上,就有一个小工头为讨工钱欲跳塔吊,最后被救了下来。

     一位工地管理人员说,现在有的民工上塔吊,背后就有包工头在出主意,有的是工头亲自“出马”。他说,有些平时在工地喝五吆六的工头,其实却是家徒四壁。原来,由于工程拖欠工资,民工的家属到工头家里要,把工头家里的东西搬光了。“现在,民工要工资时,包工头就同民工一起要,甚至在幕后策划。”


  为什么不愿打官司

     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为什么不找有关部门或法院呢?据记者了解,除了民工合法维权的意识比较淡薄外,他们还另有苦衷。

     一位民工说,他们没有时间打官司,因为民工索要工钱,时间性很强。民工一般是在家里夏收和春节时开始索要工钱,由于回家时间紧,因而耗时耗力、程序烦琐的“法律途径”对他们来讲有点不现实。另外,目前行业管理力度不够或者不到位也是原因之一。


  怎样合法讨到工钱

     据分析,外来务工青年缺乏法律知识,不懂得如何维护自身权益。而社会又缺少主动为他们提供的援助。这些务工青年在自身权利受到损害时,就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结果使自己陷入了犯罪的泥潭。

     有读者认为,行业监管、法律救济和社会参与,在解决此类问题中不可或缺。司法机关也应当根据“工钱纠纷”增加的情况设立“便民法庭”,简化打工者维权的程序。另外,也应该鼓励一些民间团体或者“劳工律师”站出来为民工撑腰。

     晨报记者 赵中鹏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 上海市公安局长竟说雇一个警察不如雇四个民工(附:吴志明真实简历)
  • 陕西54民工被骗河南做奴隶
  • 南京百余民工围殴民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