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不平则鸣]

李少民:大学校长是学术领导还是投机政客?

【博讯6月30日消息】   我在去年2月进中国大陆时被秘密警察非法逮捕, 5个月后被秘密审判,中国的法院拿不出任何证据,只好用秘密警察自侦自证的 “工作说明” ,指定一个没有名字, 不知存在与否的人为间谍, 以此为证据,给我强加了“间谍罪”,用“驱除出境” 把这个“抓间谍” 事件收场了。 然而这件事在香港还没有完。我是城市大学的教员,从我被捕到现在,城大校方在这件事上是如何处理的呢?最近当记者问城市大学校长张信刚时, 他说 “对李少民已仁至义尽了”。校方的处理,不是私事,应该让公众知道。

  我被抓之后

  我在中国被秘密扣押后, 我妻子刘英莉找城大校领导要求帮助. 副校长黄玉山接见了她. 英莉写了两份求助的信, 一封致校长张信刚, 另一封致香港特首董建华.英莉请他代转这两封信.没想到转信这样一件简单的事, 竟然使黄副校长十分为难,他不敢接英莉的求助信.他说如果校长不接受,他接受了,就很不妥.他需要先请示校长是否接受.后来,他来电话,说校长答应接受英莉给校长的信,但拒绝接受转送给特首的求助信. 学校的教员出事, 教员的家人写信请学校和政府的领导帮忙, 结果副校长不敢把信转给校长、校长拒绝转给政府, 这就是张校长讲的 “仁至义尽”。

  后来校长接见了英莉,对英莉讲,现在谍影重重,美国政府是不会救你先生的,因为他不是在美国出生的。不信你可问问在座的黄副校长。张信刚不仅没有帮助我的家庭,而且是叫我的家庭放弃获救的希望。

  我出来后知道了校长的这样的”帮助,”使我十分吃惊.我马上想起,我一被抓,中国的秘密警察就对我说,不要指望美国政府会救你,虽然你拿美国护照,但你是中国人,不是白人。张校长也是美籍华人,在美国最好的大学受教育,然而他回答下属求救时, 却和审问我的秘密警察一样。

  为了营救我和其他的学者,美国国会专门通过决议案;布什总统往中国打了热线电话,并为此给我女儿写了回信。美国国务院和大使馆一直为我奔走。这就是美国对她的公民的态度。张校长这位美国公民对自己的国家就是这样无知。

  我后来读到城大的校刊,上面说,校长在我关押时访问了大陆,但他不是去救助我,而是“以兴奋愉快的心情”去旅游;而我被放出来,又把他的旅游计划 “打乱了”。与此同时,在华盛顿的美国大学的校长,也到了中国, 不过他并不是去旅游,而是不远万里去营救该校被抓的一位学者。

  回到城大之后

  恢复自由后,我以为可以回家,回学校继续我的工作了. 但很快我就知道我想得太简单了. 张校长告诉报界, 我能否返回城大,要由中央及特区政府决定,他做为校长只不过是大学的一名雇员,做不了主。7月30日我们全家返港,香港政府准许我以城大工作签证进入, 我以为恶梦结束了。

  谁知校长又突然改口, 说城大有学术自由, 要另外独立地决定我的去留。如果香港政府不让我入境,我自然回不了城大。但没想到香港政府让我回来了。他显然对香港政府让我回家不满,对记者说:“不知道特区政府为了什么原因让他入境。” 所以这件事在城大还没有完。

  很快人事处通知我开会。在会上,人事处长古罗燕兰对我没有问侯,一上来就问,你有没有带录音机?我们都没有录音机,你也不要录音。她对我在中国监狱里的处境毫无兴趣,一味问讯我去深圳干什么? 我在中国都有什么活动,我周末去深圳,有没有请假?周一能不能回来? 我的护照上有没有被中国盖入境章?对我的判决是什么?

  我在北京受了5个月的审讯, 回到城大还得继续接受审讯。我告诉当时在场的校长特别助理,让她告诉校长, 我被关押, 校长不敢过问; 我被放, 校长还要审查是否解雇我。我被关押时,秘密警察用死刑来威胁我都挺过来了, 让不让我留在学校,不算什么。

  后来,校长说没有证据, 算了。于是对我的 “审查” 不了了之,我算是回到学校了。

  在监狱里度假

  “审查” 虽然完了,但事情还没有完。我收到人事处长古罗燕兰的信,指责我在被抓的周末到深圳没有请假;我在监狱里没有主动告诉学校我想如何处理我的缺席。人事处长还指出,我在监狱里把假期预支光了,但还不够,需要扣工资.我无端被中国安全部非法关押5个月,现在不仅今后没有假期,还要被扣工资.英莉也被告知,她离开香港为我的释放奔走,也用完了她将来的假期,也要被扣工资。

  最后,我向学校申请无薪假期。教员申请无薪假期,到其他机构访问,是十分经常的。但校方不准。我问是根据什么理由? 校方答说, 我是合约雇员, 不得请假。我查了规定中没有这一条。校方又翻出1990年的一纸通知, 做为规定。

  后来,我的几位同事悄悄告诉我,不仅按规定“所有职员” 都可以请假,而且有好几位合约雇员请假都被批准。原来校方拒绝我请假的根据,例如用已经失效的12年前的文件,统统是欺骗。一个公家机构怎么能欺骗雇员?我请校方解释,校方最后说,没有必要解释,就是不批准你。要请假,就辞职。

  “紧跟中央”

  张校长的做法, 招致了批评。许多人认为他的做法不可理解。但如果从“和中央保持一致” 来看,就可以理解。中共把我“驱除出境” ,他就应该把我“驱除出校” 。但是这样做,他在国际学术界就无法做人了。所以他对我的事情的处理,就是要让中共理解,他留我是不得已。虽然留下我,但并没有便宜了我。

  大学校长,首先是学者,而不是政客.政客需要看风使舵、投机取巧。如果大学校长争著当政协委员, 比赛谁更加 “紧跟”, 学术自由就不可能有保障。港大前校长干涉民意调查事件就说明这一点。

  张校长的 “紧跟”, 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他作 “总策划” (大陆发明的头衔)的 <中国文化导读>, 贯穿著革命历史唯物主义,以阶级斗争为纲。在张校长写的 “序”中,提到 “南港中央研究院” 。我从来没有听说有这样一座研究院。打听之后,才知道张校长所指的是台湾的中央研究院! 张校长 “紧跟” 到连 “台湾” 两个字都不敢用, 令人称绝! 这位校长是在台湾长大的, 不知道他平常怎么称呼他长大的地方─ “那个祖国宝岛”? 难怪张校长说我给他带来了 “ordeal” (煎熬) 。 沾上 “台湾间谍”, 还得了?

  台湾已经实现了民主政治,中共是独裁政权。在这两者之间,我的政治倾向是很清楚的:我认同民主和自由,并公开认为大陆应该借鉴台湾经验、向市场经济和政治民主过渡。这就是我用台湾的基金做研究、在大陆做调查的结果。这就是我的 “罪行”。被一个不遵守自己的法律的独裁政权平空指为间谍的,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我宁愿公开说台湾比大陆进步而被“驱除出境”,也不愿和高唱“捍卫学术自由”而实际胆小如鼠的人为伍。张校长在加入美国籍时应该曾宣誓保卫美国宪法。但不知道张校长真的会这样做、还是拿美国护照仅仅是为了方便? 如果一面紧握美国护照,一面讨好中共、连养育自己的地方的名字都不敢提,以这样的品格,做个公民,虽然不合格,如果不担任公职,也不会影响公众。我和张校长没有个人恩怨,对他个人这样做,顶多只是不赞同而已;但是大学校长是学校的领导,如果校长不能在人格道德上为学者做表率, 他领导的大学怎么能成为世界一流?想到这里,我真为在城大工作的许许多多的优秀的学者和学生感到悲哀。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李少民:政协委员李秀恒剽窃事件【来稿】
  • 李少民:中国法院的 “一审” 和香港<明报>的 “二审”
  • 宁肯做李文和, 也绝不做李少民、高瞻
  • 李少民被逼离开香港
  • 美籍华人学者李少民不满香港城市大学将辞职返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