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不平则鸣]

南京鼓楼医院见闻(少见多怪 !?)

【博讯6月14日消息】 一天上午八点半多钟,在南京鼓楼医院急救中心二楼心电图室外候诊,见一老年病人站在心电图医生办公室门外朝里面质问道: “哎医生,你们既然说我迟到了又说等了我好半天,为什么又叫我站在这里等了一刻多钟?”

这个老头的洪亮嗓音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时办公室一位年约三四十岁的女医生探出头来左右张望了一下,大概看到两条长板凳都坐满了候诊的病人,就态度生硬地对这个老年病人说: “我们不能为你一个人单独准备一张椅子吧!”

看老头的脸色肯定气得够戗,也许在强忍着吧, 他没反驳,但看得出来手有点儿抖。我挪动了一下坐位,并请旁边的一位候诊老者拿起放在长板凳上的一点儿东西,腾出个位子请那老头过来坐下。

我问他心脏什么毛病,他说: “是频发性室性早搏”,我不假思索地说了一句“频-发-性-室早?”

他对我的快速反应也许有点意外,带着一种疑问的口气看着我说:“是啊。”

这老头看上去身体很好,但对这病的性质很可能缺乏常识。俗话说,久病成良医。我是个“老资格”的心脏病患者,也曾经有过“室早”,不过是“偶发性”的。这“频发性室早”,据我的常识,象他这样的年龄,如此怄气,很可能会引发“室颤”,从而再引发心脏的“停跳”!我在网上下载了一篇《早搏也有良与恶!》的文章,这种频发性室早显然属于恶性的一种!我劝了他几句。他说: “路上堵车,我是迟到了十几分钟,她已经呱嗒了我好一会了,我什么话也没说。既然说我迟到了,又说等了我好半天了,为什么又叫我站在这里等了一刻多钟不理不采地!”

老头终于进去披挂那个二十四小时心电图仪器了。一会儿工夫,室内又传出了老头那洪亮的嗓音: “你们八点五十多才给我挂上去,又叫我明天早上八点一定要到医院下下来,这不是不到二十四小时吗?”

这时我也凑到那门口“看热闹”。还是那位女医生,不无烦躁地对老头说: “这是我们的规定!...好,明儿我们单独为你一个人去买一个仪器!”

老头以颤抖的声音对她说: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请问你贵姓?”

那位女医生的态度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她,一位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竟然对这样一个有严重心脏病的老年病人暴跳如雷地大吼道: “怎么!要告状吗?你告去好啦!你就是告到江*泽*民那里我也不怕!”

老头气得脸色煞白!我真担心他会在这个“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的淫威下气昏过去!我是来“求”医的,当然不敢插嘴!隔壁那主任办公室出来几个医生,把那位暴跳如雷的“白衣天使”拽进了那个办公室。

一位男医生劝说着老头离开了“战场”。可就在这时,那位“白衣天使”又把门拉开对着老头的背影右手一扬头一昂,吼道: “你告去吧!告到江*泽*民那里去!”

我看着那位男医生掺扶着的老年病人的背影真替他担心!可我更替那位“白衣天使”担心!如果那个老年心脏病人被你气昏过去,你怎么面对这身白大褂!?你又怎么面对“南京鼓楼医院”这块金字招牌!我真不明白,鼓楼医院怎么会把这样一个烦躁不堪的女人安排在这样一个位置上!难道你们不怕她给医院添“麻烦”吗?!或许正象一位候诊者对我的耳语:“这个女人可能有什么背景,不然怎么会这样!”哦,你们拿她也没办法!

一个“求”医的旁观者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澳洲华人投诉:医院治死病人拒不认错,公安玩忽职守
  • 又闻建宾馆 不见盖医院
  • 武警医院盗卖活人器官、被害者有冤无处伸
  • 昨(6月4日)成都新华医院发生罢工抗议千人围观
  • 安徽一医院直接采血输血 患者感染艾滋病获赔70万
  • 女生在军队医院拍照被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