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不平则鸣]

村支书800万家产的来由

【博讯6月03日消息】 [博讯论坛] 我是安徽省怀远县包集镇包集村村民,我们全村人民皆生活在包集镇的土皇帝宋家文的重压之下,不堪重负。今天冒着“三、四万元买人命”的村支书政策下,向你们讲述我们村宋家文千万家产的来由,恳请你们能够重视农村问题,铲除恶棍当道的宋家文!

宋家文是包集村的支部书记在他任书记以来,十余年来没有为当地的老百姓着想,而是绞尽脑汁从老百姓的身上榨取钱财以满足他自己的贪欲。在工作中如有谁违备他的命令,轻则对其辱骂,重则指使他人对其进行欧打。在生活中,他故意挑拨群众互相争斗,以使他在处理时从中渔利。由于他的挑拨离间,许多好邻居反目成仇,有些农民仅仅是因为一些小事却对薄公堂。宋家文更是见人说人话见说鬼话,极尽挑拨之能事。不少群众都说,宋家文挑拨群众互斗,其实是在为他的父亲报仇。

因为宋家文的父亲曾经是国民党时期的伪保长,后来受到了人民的惩罚。宋家文本身原是社会渣滓,整日游手好闲,为非作歹,在其35岁时还没成家,在我们当地是个老混混,后来通过诱骗手段和一个已有儿子的外地妇女成家!尽管宋家文长年横行乡里,无法无天,但无人敢对他说不字。他曾经扬言说:“我有的就是钱,哪个不快活我就去告。县里、市面上里我有的是人。实在把我逼急了,花个三万、四万我就能把他的命买来。”嚣张至极无人敢碰。我们都是被宋家文逼上绝路的人,也是仗着胆子来告他的。恳请上级各位领导能在百忙之中过问此事。让我们能感到党的温暖、政府的温暖,以维护党和政府的权威,法律的威严。让全镇人民不在生活于宋家文这个土皇帝的重压之下。再次恳请上级领导能给我们主持公道、伸张正义,保护我们的权益。此致

敬礼

具状人:宋在亮、宋长亚宋长飞等人2001年7月15日

宋家文违法乱纪劣迹实录一、

经济方面

1、 1990年安徽发洪水期间,怀远县包集镇属于重灾区之一,得到了上级政府和领导的关心与爱护,但是宋家文却把绝大部分的救灾物资及救灾款个人私吞,并于当年私自增加包集村每人村提留15元,但是全村2000多人的钱款不知去向。从此以后,他每年都增加农民的提留款至今全村共加有二、三百万元之巨,但是除了宋家文和村会计之外无人知晓这些钱的去路。

2、 村委会的经济问题他一人说算,村主任和会计都无权过问。村里的各种花费和发票都是他一人自报自销。

3、 以他弟弟宋家全的名义在包集镇开了一家饭店“聚仙楼”,村里的各种吃喝都在其中,每年都要吃掉好几十万元。另外利用他的权力和各种关系,少缴税或不交税,十年来一直如此,致使全村被吃掉几十万、国家丧失了几万的税收。并且吃喝帐目只有他一人签字、付款,其中原委不得而知。

4、 从1990年起,包集村建了许多厂,但是建一个倒一个。1990年建一挂毯厂花费约十万元,但是没过多久即倒闭。宋家文与其他村干部以要帐为名多次到北京等地游玩,每次都在半月左右,费用仍然由村委会支出。

5、 包集村的水泥制品厂从建造到出租全由宋家文一人负责。他的独断专行造成该厂濒临倒闭,以致造成高达18万元的损失。后来宋家文把该厂承包给赵东胜,在赵东胜承包的三年时间里曾给宋家文5万元,但是宋家文并未把该款入帐,而是私人侵吞,还向其他村干部解释说该厂经营不善,无力给租金。现在宋家文把他的一个亲戚安排在厂并以第年1000元的租金承包给他的朋友。

6、 包集村养鸽厂,全部亏损。现变成其情妇的住所。建设费用和亏损额村委会根本就不知道。在经营期间,宋家文指使其小孩姨夫宋家洪到外地买草籽充当小麦卖给养鸽厂。在该厂还未倒闭期间,宋家文以买鸽为名多次到杭州旅游,费用从养鸽厂支出。由于该厂经营不善,致使该厂倒闭,损失15万元左右。

7、 包集村养鸡厂建于包集东粮站内,建厂花了18万之巨。宋家文借口考察到六安、霍丘、合肥、海安等地旅游,花费由村委会支出。该厂现已基本倒闭,但是没有留下任何帐目。该厂现已交给外地人“老毛”负责,分文不取。并且宋家文让“老毛”在此超生两孩。

8、 身兼数职,任包集管电组副组长、包集党总支片书记、包集书记、包集镇卫生组组长、包集建安公司经理。利用手中之权,钻法律空子知法犯法,偷税漏税倒买倒卖国有土地。1) 伙同镇主要领导倒买倒卖镇政府后面包集中学前的土地,建楼房32间,以每间2000元买,4500元卖,从中谋利8万元。2) 建花生市场占用良田百余亩,建时没有相应的审批手续。建成后自己赚有底12间、上12间楼房,约值36万元之巨。该地原属包集村新建组,占地款已由镇政府交给宋家文,但新建组群众分文末得。3) 对包集医院南排的房屋买空卖空,买为26万(14间门面),卖为6.3万元一间,牟取暴利60多万元。4) 包集面粉厂到包集信用社之间的土地由宋家文与他人合伙建楼房20多间进行倒卖,所得暴利数万元。5) 包集村粮站前排门面24间,宋家文出面承包,1万元一间买,3.5万元一间卖。建房约需用1.5万元,牟取暴利48万元左右。6) 包集村前进组宋同友的商品房用地,原属包集汽车站,后宋同友给宋家文15万元让其从汽车站要回该地,但15万元被宋家文独吞。7) 包集村委会院内的房屋都被宋家文的亲戚朋友占有。

9、 朱容基总理到安徽视察时曾关注过农民的负担问题,但是宋家文竟然顶风而上,于当年对包集村村民每人增加提留款10元。

10、 包集电灌站造价3万元,但在建电灌站期间让工头徐某为其建楼房6间和修建院落。后来宋家文给电灌站报销建房费用12万元。

11、 包集面粉厂原由包集村出地,包集粮站出钱。后来包集粮站支出20万元,被宋家文和村委会主任拿走,去向不明。

12、 1990年至2001年上级发放的各种奖金和回扣钱,皆被宋家文个人领取,村委会其他成员概不知晓。

13、 1988年包集村进行房产登记。全村500多户每户收登记费30元共2万元左右去向不明。

14、 包集村曾办旅社但旅社收入不知去向,现旅社已停止营业,旅社的床铺皆被宋家文之弟宋家全占有。

15、 206国道包集段的各种维护工作由包集村负责,宋家文利用空闲时间让农民去干义务工,不仅不给村民工钱而且还向上级政府要工钱又让村委会支出工钱,宋家文从中获利15万左右。另外包集街道的各种规划费用支出也和公路大同小异。

16、 宋家文当书记以来,十余年的计生收入除他之外无人知晓。

17、 包集村建小学曾由宋家文牵头向包集各机关集资约15万元左右,但从1999年至今宋家文仍私自增加包集村村民每人建校费30元去向不明。

18、 从宋家文任书记以来每年向群众增收各种集资款(计划生育抚育费、农机费、水电费等)数目之巨无人知晓,去向更是无人知道。

19、 2000年合徐高速路包集段征地费群众不清楚。公有空地如沟、渠、废地的征地费用都被宋家文一人拿走约12万元之巨。

20、 包集村曾建商品房50间左右,但建房花去多少钱,卖了多少钱只有宋家文和村会计知道,从未向群众说明此事。

21、 宋家文现在包集村北以他人名义建一炼油厂,没有任何证件并不上交税收。

22、 包集镇曾有面粉厂、油厂等准备出卖但别人出再高的价钱也不能买到,而宋家文却用几万元就购得一厂,然后以十几万元转卖给他人。从中获利十万元左右。

二、计生问题

包集村有村民500多户约有300户超生。包集村前进组从闸口往北206国道两旁家家都超生。宋家文自己也超生,曾以罚款500元处理掉该事。宋家文的两个弟弟都超生。宋家文的侄子宋长宏也超生,宋长宏的大女儿现15岁左右,长子10岁左右,现又有一子但夫妻双方仍未结扎,群众敢怒不敢言。宋长勤(宋家文挚友)现53岁左右,已有三个孩子现又得第四个孩子名叫双寒,在黑龙江的黑河出生。宋家文经常在其家吃喝、赌博、鬼混。每逢上级计生部门来检察,宋家文都用钱来收买检察人员,使得包集村在每次的计生检察评比中都能获一、二等奖。外来人口也超生。宋家文的计策原则就是“谁送礼,谁可生”。每逢上级检察,宋家文就派人挨门挨户的通知超生户,让他们把超生的子女送走,以蒙蔽检察人员,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

三、生活作风问题宋家文现经营一家色情场所——玫瑰园夜总会。该场所的服务小姐由宋家文到蚌埠邀请。该夜总会的舞厅是每人每小时50元,包房100—200元不等到。由于客人争风吃醋酿成了好几起打架斗欧事件,并使得有些人被关进了牢房。另外宋家文还多次于妇女发生不正当的关系。宋家文曾扬言说:“包集的妇女,我想玩谁就玩谁,作为村书没有七桌、八桌的女人,就不配当村书记。”另外他还挑拨群众互相争斗,造成多起打架斗欧事件,致使不少村民造成不应有的财产损失,并对薄公堂。

包集村每年都在农历三月初八举办物质交流大会,宋家文都以村委会的名义邀请各类演出团体到包集演出。在这些团体中,有不少就是宣扬淫秽、色情的团体。更有甚者在去年和今年的物质交流大会上,宋家文竟邀请跳裸体舞的团体到包集演出。许多群众前去观看,影响极坏。

各位领导,包集镇是安徽省重点建设的小城镇之一,竟然会有象宋家文这样败类坐在村支书的位置上。欺上瞒下、招摇撞骗、为非作歹是他的一贯作风。在他一人身上竟然有高达七、八百万元的不明帐目。在他当书记的这些年里,我村的超生率远远高于国家的标准,给附近各村树立了一个极坏的典型。这类人员丝毫不具备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品质,严重损害了党在群众中形象和威望。现在全国正在进行三讲教育、以德治国的宣传工作,宋家文显然在与党中央作对,对此类人不进行打击很难平民愤。以上所例事件,件件真实,恳求领导一定要派人来查,如有违造愿负法律责任。

具诉人:宋在亮、宋长亚宋长飞等人2001年7月15日

注:就在我给你们发此封信时,此事已在当地闹的满城风雨,原因是当初我举报到安徽省纪委,后被转到蚌埠市纪委,再被转到怀远县纪委,最后被转到包集镇纪委书记,遗憾的是包集镇纪委书记恰恰是被举报人:宋家文的拜把兄

尊敬的父母官:您们好1就在举报信被宋家文知道后,我家遭到了一连串的打击报复.

1\2001年6月我家刚建的居住性住房,被镇政府说是违章建筑,要求给予拆除,我们家几十年的血汗劳动要被无情的拆毁.

2\我们家90年的建房,被宋家文的走狗们硬说是建在他们的土地上,并于2001年6月一纸诉状到包集镇法庭,法院由于该案比较可笑,转给了包集镇政府,由于宋家文已操纵镇政府,所以很快镇政府就做了一个行政取权,把我家自留地兼四间瓦房取权给了宋家文的走狗:宋同才和宋长林,我家于10月份向怀远县行政诉讼厅提交了诉状,被告为包集镇政府,后镇政府在开庭前撤消了对我家土地的行政取权.

3\宋家文纠集了宋同旺\宋同才\宋同富\宋英松等人,到我家门口滋事,并把我的父亲宋在亮\母亲崔西珍打伤住院,到今天已花去医疗费3000元,至今没有说法!

4\直从我们举报宋家文开始,我家时常接到一些莫名的恐吓电话,现在我的父亲一听到电话响,就浑身发抖,无法控制

http://www.bengbu.gov.cn/

Email: [email protected] - fm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