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博讯5月04日消息】2002年04月27日11:503月9日上午,湖北房县城关,数不清的挽联花圈,2万多人的送葬队伍在低鸣的哀乐中缓缓移动。队伍中有老师、学生,更多的是学生家长,他们自发地从县城四面八方赶来,为军店镇下茅坪小学的谭荣杰老师送葬。

谭荣杰,一个优秀教育工作者,生前获得多项荣誉称号。他又是一个让县里官员又恨又怕的人,生前为“教师工资被克扣,正常教学得不到保障,教育官员贪污,私分教育经费”等,曾多次到省、市、县上访,使不少人受到查处。

3月6日,谭老师被军店镇教育组会计李永宪打死。然而当地媒体称,“对告状者打击不力”。“财源替代”克扣教师工资郭道明,军店镇刘畈小学教师,今年50岁,有30年教龄。他说,房县从1997年开始推行“财源替代”政策,教师工资被克扣。

什么是“财源替代”,下茅坪小学校长杨守成向记者介绍:“财源替代就是对部分拿财政工资的单位职工,每月只发80%的工资,扣除20%,由所在单位自筹解决。”

郭说,让我们自己解决工资缺口,实际上就是让老师乱收费。他拿出一份盖有“房县军店镇教育组”公章的《关于教育收费及标准摘要》继续说:“小学生书本费一年50元左右就够了,而镇教育组要我们1—4年级按140元收取,5—6年级按160元收取,而这个标准的根据是房县物价局文件房价字[1999]35号,县政府批准了的。每个学生多收100多元,这其实是强迫我们向学生乱收费抵工资。”

收费太高,学生家长对老师们有意见,老师们收不起来,工资不能全额发放,教师无心思教。郭说,这种被克扣还在年年增加。1998年人平月均扣70元;1999年人平月均扣120元;2000年至2001年人平月均扣260元,今年人均扣掉了47%,他本人的全额工资是570.5元,几年已被扣掉了9000多元。

这个镇的青年教师吴某,一家三口靠不足300元的工资维持生活和医疗费用,夫妻经常吵架,闹离婚,被逼放弃心爱的教育事业,外出打工谋生。教师们自己统计的一份材料说:“财源替代”强迫教师每年从学生头上收取近500万元解决自筹工资部分,直接加重了农民负担,全县中小学目前约有近千名适龄儿童失学。

副省长面前出了房县的丑向上级反映工资被克扣,教师们是从2000年底开始决心上访的。军店镇教师推举出的5名代表,他们是谭荣杰、吴先喜、袁达志、郭道明、杨海德。代表们对自己上访到各级有关部门都做了详细记录。

2000年11月14日给湖北省人民政府写信,反映房县政府以“财源替代”为由克扣教师工资的有关情况。省里批示后,11月30日县财政局一位副局长到军镇下茅坪小学调查,认定:“你们反映的情况属实”,但没有任何答复。

2001年2月24日,教师代表向十堰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法制科当时答复说已受理,但后来复函说:“你们反映的问题属内部工资纠纷,不属复议范围,我们不予受理。”

2001年7月20日,教师代表向中央领导和教育部写信反映情况,9月27日教委一副主任找代表们谈话后说:“不叫克扣,叫少发”,吃了一顿饭走了。

2001年11月10日,为了使工资落实后过年,代表们分别给县里主要领导去信。26日下午,教育局局长找到代表们说,“我县教师的工资是从1998年开始少发的,1997年秋一位副县长找我说我县财力有限,你们教育要搞财源替代来补教师工资的不足,我答应了。”局长安慰教师代表:“我县财力有限,你们作出点牺牲吧。”

教师代表们对局长的答复并不满意,他们说:“房县在十堰辖的几个县中,财政收入一直属中游,为什么教师工资是各县市中最低的,别的县为什么不搞替代财源。我县财力有限,一方面要老师做出牺牲,而同时又在大搞面子工程,经过县里的一条小河,山区又没有污染,县里却花巨资把两搞得彩砖铺地,亭台榭阁。”

教师代表们说:“他们有钱修面子工程,建安乐窝,就是没有钱给教师发工资。没有钱发工资,在上级检查时还要面子。”

据教师们提供的证据,这几年房县教育系统一律实行的是两种工资表,一种是县、乡镇领导内部掌握,迎接上面检查的工资表;一种是教师签字领取的工资表。为了应付检查,层层领导给教师们做工作,要求说好,不能说坏,并承诺只要老师们不在上级面前“出县里的丑”,以后全额补发。

然而上级检查过后,补发工资一事石沉大海。这导致去年腊月,教师代表们当着湖北省一位副省长的面,狠狠丢了一回房县的丑。

据教师代表郭道明、袁达志讲,他们获悉有一位副省长要来房县中小学去慰问,腊月初十,代表们等了一天,未见人影。第二天,谭荣杰、郭道明他们又去了。直到下午5点多钟的时候,副省长一行从竹山县方向过来了。

县委书记吩咐不准这些教师代表接触副省长。但当他们出门的时候,几位代表硬是跑上前拦住了这位副省长把材料递了过去,在场的书记、县长、局长非常恼怒。“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腊月十一的晚上,谭荣杰回家后,一个人坐着一声不吭。妻子况琳问“怎么了”,谭荣杰把下午拦住副省长递上访材料的经过讲了一遍。讲完后,他叹了口气说:“他们不会放过我的。”况琳说丈夫生前曾多次说过类似的话。

一次是去年,谭荣杰举报军店镇原教育组任国炎贪污教育经费18万元,检察院逮捕了任。谭荣杰却忧心忡忡,他说教育局和教育组的人脸色很难看,都对我很恼火。

任国炎被逮捕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把他们都得罪了,“他们会整我的”。在这之前还有两次是向上面举报教育组用教育经费养了一辆吉普车,吉普车后来被有关部门责令卖掉;教育组的会计王选福与个别校长私分1.8万元经费,有关部门查实后,钱被追回。

谭荣杰老师被打死了

一次次的举报,一次次的上访,谭荣杰把矛盾都集中到自己身上来了。杨守成校长说:“这就好比写文章留下了伏笔,谭老师躲不过迟早要到来的人祸。”

3月6日,人祸降临到谭荣杰的头上——据杨守成校长讲:“这天有县教育局的向科长、镇教育组长苏清河、副组长吴兴波、会计王选福,还有一般不经常到学校来的李永宪会计也跟着到了学校,说是检查开学工作。

没有一分钟,李永宪不知到哪里去了,我汇报了6分钟,一起到6年级教室清点学生人数,又过了几分钟,听到教室外面有吵架声,出来看到李永宪把谭荣杰推到门口水沟,赶出来抱住矮小的谭老师用力摔到门口的石头上,谭老师的头碰在地面的石头上,声音非常响。是我上前把谭老师拉起来的。”

袁达志老师说,我当时去了厕所转来,听到办公室传来“哎哟……救命”的呼救声,我急忙跑进办公室,李永宪正在打谭老师。谭老师的右手被李反扭在背后,弯着腰,我双手扯过李永宪的一只手,李一胳膊,一拳打在我左眼,我忙用双手去捂眼,等我睁开眼睛时,谭老师已被李永宪推倒在门外,重重地摔倒在石板上,这时,来的领导们已围过来,足足有两分钟没有一个人吱声,是杨校长把谭老师扶起来的。

下茅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任春林、任汉青,还有任丽丽他们都坐在教室靠窗户边,他们也看到了这一幕。

杨守成校长说:“当时,我心里非常气愤,两级领导都在,下面老师再错,上面当官的也不该打,而打了他们都不作声,我就不陪他们了。”

据老师们证实,检查的人走出门时边走边说:“这回可把他教训了一顿,给我们出了口气。”

10点多钟,谭老师开始吐秽物,杨校长让老师打110报警,打120急救中心。急救中心救护车来了后,任老师(任世宏)把谭老师送到房县人民医院。

任世宏老师说,医院给谭老师做CT检查后说“危险,恐怕不行了”。医院马上进行急救,下午4点钟手术完毕,送进特护病房。

7日凌晨5∶50,谭老师永远闭上了眼睛。

闻知谭老师的死讯后,军店镇教育组副组长吴兴波说:“我们组内安排,叫李永宪去轻微地教训一下,未想到会出这样的问题。”

人都死了,还说打击不力

3月8日,房县公安局法医鉴定出来了:死者颅骨广泛骨折,硬脑膜外血肿,脑组织广泛性挫裂伤,脑水肿及小脑扁桃体疝形成。其死亡原因为重型颅脑损伤死亡。

据杨校长介绍,李永宪做过体育老师,1.78米的个子,体重至少有170斤,而死者谭荣杰身高只有1.56米,不到110斤。

杨校长还介绍,谭荣杰老师死时只有44岁,199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调到军店镇3年多,在月明小学带毕业班数学时,不分白天黑夜,所带班有20多个学生升上重点中学。记者看到在谭老师的遗物里,有一摞厚厚的荣誉证书,其中就有1994年被原郧阳地区行政公署授予“优秀教师称号”。

谭荣杰老师死亡的噩耗传到老师和学生家长耳中,老师和学生家长都自发地到县城去吊唁他。

3月8日有1万多人,3月9日更是达2万人,一时堵塞了街道。老师们说,房县有关部门却认为出了政府的丑,是刁民在闹事,借此大做文章。杨守成校长说:“谭老师死后,有关部门怕我们向外面新闻单位和上级反映,做法更是掩耳盗铃得可笑,我们镇的一些学校和老师家里的电话突然都出了问题,打不出去了。”

房县领导对记者采访更是小心提防。记者采访车从十堰市出发时,同报料人电话联系过,记者还未到房县,房县的领导就到了报料人家中。记者直接到军镇下茅坪小学刚刚个把小时,房县宣传部的人就赶到了,对记者全程“陪同”,并对记者采访过程录音、照相。

3月24日,当地媒体在一篇署名记者邓传林的报道中针对性地称:“对无理闹事、告状者打击不力”……借群众之口“要求政法部门对这些闹事者进行打击”。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