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社会主义中国岂能容忍侵害劳工权益

【博讯3月28日消息】 功 化

曾任职于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广东省分公司直属第二支公司的业务员罗昌,由于事先进入该公司时,公司只是单方面要其交付押金、担保书等,并没有签定对双方都有约束力的劳动合同,却办理了工作证和工卡,造成事实劳动关系。到了发工资时,罗昌据理力争,要求保险公司兑现当初承诺的三个月底薪900元,谁知不但没有拿到一分钱,反而被某中层主管粗暴无理地“开除”,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只凭一句话,造成其应得的劳动报酬(续期保险费佣金)近万元,至今没有得到,使他身心造成了严重伤害。为了给自己找个说法,他曾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仍然得不到解决。为此,广东《南方工报》曾作过专门报道。

在当今社会,保险业是一项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新兴金融事业;保险,是未来深入到千家万户每个人生活中的必需品。我国即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国内保险公司面临着服务体系完善,管理经验丰富的外资保险公司的严峻挑战,作为一家堂堂的国有保险公司,如果对自已的业务员都不守承诺,又如何保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给投保客户以信心,从而巩固和拓展自己的保险市场?

类似罗昌这样的劳动者被用人单位欺侮、侵权甚至比其更加悲惨的事例,在珠江三角洲、广东乃至全国,还有很多。不少人早就向劳动部门投诉过,但不少投诉得不到及时而应有的解决,结果恶化了劳资关系,以致于打工妹投水、工人报复老板、集体怠工罢工等事件也时有所闻。劳工问题已成了一切善良正直的人们,一切关心社会进步与发展,关心民生与人权,民主与法制等社会正义人士不得不关注,不得不研讨的重大社会问题。

由于近年来,下岗人员增加了,在劳动力市场供大于求,一些企事业单位的负责人利用人们求职心切法律意识淡薄的弱点,在用工之初,事先不讲清用工福利待遇,故意不与劳工签定用工合同,其管理不是通过合理的制度,而是根据个人好恶来内部操作,有时明知企业用工制度与法律相冲突,也置若罔闻,我行我素,他们认为:反正“制度”由我定,由我来随意解释,我对你不顺眼,就可以开除你,不用任何理由。结果员工发现自己的权益受害时,由于拿不出书面依据,而造成“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的惨痛局面,难以向法院申诉,每每只得听凭用工单位恣意妄为;如此以来,以个人意志取代法律或以权代法的现象便在地下畅通起来,而某些业务员法制观念淡薄,片面相信市场竞争优胜劣汰,轻信用工单位在事实合同关系上对员工的“道义承诺”,而给某些不良的老板以可乘可机,造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假象,员工们即使不满,也无可奈何,真是令人叹惜!

虽然劳动者有权在自己所在的单位参与和组织工会,但事实上,很多企业老板根本就不愿也不希望员工组建自己的工会,工人即使组建了这种工会,又不能象国有企业那样,得到党和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和保护。因此,工人们通常缺乏团结和群体力量,加上许多工人不懂法,或者不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明知在人际关系上、财力上“斗”不过厂方,力量太悬殊,就是打官司也得事先掏出一笔律师费诉讼费,这笔费用甚至常常超过自己要追讨回的金额,况且官司有很长的时效性,时间精力花费太多,得不偿失,故在自己受欺辱时,常常忍气吞声,某些老板迫于工人的压力或者为了不使自己生意受影响,还会勉强拿出属于工人的一部分血汗钱,但问题仍得不到根本解决,受害的始终还是劳动者。更有甚者,某些大型企业,自恃财大气粗,再加上某些地区存在着地方保护主义和灰色关系网,他们以此作后盾,常常有恃无恐,牛气得很,根本不把员工们放在眼里,万一被告上法庭,即便一审官司打输了,他还会通过上诉、二审拖得那些告他们的员工弹尽粮绝,精疲力竭,无法打下去。这些大型企业,经常与一些大搞特权的贪污腐败分子相勾结,气焰嚣张,无法无天,或一手遮天,视劳工生命财产如同草芥。社会主义中国岂能容忍侵害劳工权益,我们呼吁党和政府一定要加强对私营企业、三资企业职工权益的管理和保护,是否可以成立一个国家主管那些缺乏党组织的非国有企业的员工权益保护机构,由它领导私营企业、三资企业的工会并保护员工权益呢?

劳工权益缺乏保障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劳动行政机关对用工机构监察不严、不到位,不能及时纠正违法行为,特别是一些领导以怕破坏投资环境、吓跑外商为由,对劳工权益问题视而不见,对此,劳动部门的人或声称这类事件太多,标的太小,人手不够,忙不过来;或以不属本部门管辖范围而推诿。另外,由于法制不健全造成就业人员被侵权现象也时有发生,碰到这种情况,造成某些就业人员常常状告无门。

奇怪的是,像劳工被侵权这类问题通常被认为算不上或者并不上升为法律争议,而得不到法学界、舆论界或其他社会阶层的重视,专业报纸(如劳动报、工人报)该方面的报道虽为数不少,但不痛不痒。某些记者在拜金主义的影响下,为百姓办事要钞票开路,只要涉及社会焦点或雷区,就退避三舍,一些不怕吃“豹子胆”真心干事的记者,往往要承担着来自顶头上司的压力,有可能遭到被采访用工单位的压制与报复,新闻记者自身缺乏法律保护,遇事小心谨慎也可理解;但如此以来,作为社会底层的劳工权益若受侵害,要想引起社会重视就更难了。对于常常孤立无援的劳动者来说,用工单位无疑属于强势集团,社会上缺乏自上而下的权力监督机制,同时也缺乏自下而上的监督机制,即弱者对强权的监督、失利阶层对获利阶层的监督、民间社会团体、公民对政府的监督。在这张缺乏监督机制的铁幕下,人们呼吸着种种谎言而习以为常。古老中国的“指鹿为马”与安徒生笔下的“皇帝的新装”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屡屡发生。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在二千年的今天,共和国已经历了半个世纪,工人阶级早已成了国家的主人,岂能再允许有人搞新的剥削,违反国家劳动法等法规,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大施淫威?否则,革命先烈的鲜血岂不白流?

在现阶段,我国社会福利保障体系还比较滞后,工人通常就是靠那么一点点工资待遇过活,对有的人来说,甚至是靠出卖廉价劳动力才赚来一点血汗钱。这在某些大搞特权的人们眼里,的确算不得什么,但它却是工人们的生存来源,切断了它,可想而知,将会产生怎样的社会隐患。种种不法行为和侵权行为被掩盖且得不到及时而有力的揭示,久而久之,在劳工心中暗暗滋生了怨恨的情绪,有的干脆对自身或他人受侵权的现状听天由命,有的甚至只求保住饭碗,不惜牺牲人格尊严,任由用人单位“宰割”。 劳工权益牵涉到社会大众的切身利益,积怨若不能通过合法手段解决,一些劳工难免产生对政府某些部门的不信任,轻则导致怠工罢工和劳资冲突,其中一些激进的劳工还会采取种种非理性手段,如报复老板、企业等等;重则引起社会动荡。我们要珍惜开放改革二十多年来经济迅速发展的可贵经验,最大的珍惜莫过于消除造成动乱的隐患,劳工权益受侵害的问题,如果长期得不到解决,后果将不堪设想。

维权从自我做起,要相信气正道大,邪不压正。维权,对于一个处于弱势的劳动者说,是一个艰辛的历程。我们呼吁社会各界正直而不失良知的人们对此予以关注与参与,全社会公民加强权利保护意识,同时期待国家尽快完善与健全相关法律。在现阶段,尤其需要加强执法力度和新闻监督的力度,同时,希望新闻媒体充分行使党和人民赋予的舆论监督的权利,引导更多的普通群众去关注劳工问题,如实揭示社会的不公正和阴暗面,及时为处于社会弱势地位的广大打工者呼吁,同时通过舆论监督给那些自恃财大气粗的不良用工单位、藐视法律尊严和新闻媒体的不法商人、老板以狠狠地打击。值得一提的是,在罗昌事件中,毕竟有一些不失良知的人们,如那位《南方工报》的记者、某些律师以及善良正直的劳工和其他阶层的人士关心此事,使势单力薄的罗昌感到自己并不孤单。

“人类永远不能忘记善良的力量”。我们坚信,社会主义中国绝不能容忍劳工权益继续遭到侵害,那些仍横行于中国大地的不法分子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二OOO年六月三十日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