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李寒秋:进口的流氓与国产的流氓──兼谈爱国与排外

【博讯3月17日消息】 深居陋室,昧于时事。看了王小东先生的文章后才知道,美国流氓马克,在深圳非礼中国妇女,被警察批评教育了一番后,道了个歉就放走了。晚上此人又在一家餐馆借酒装疯,打人砸东西。此事在互联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我认为,王小东先生的看法是切中时弊的。我们的政府是把那个以强盗、流氓与骗子行为闻名于世的国家惯坏了。结果是那个国家的随便一个什么小流氓到中国来跟中国人打交道的时候都狐假虎威,趾高气扬。这些人到中国来撒野,大概以为中国又处在半殖民地时代了,任西方人在自己的国土上横行霸道,为所欲为也只能忍气吞声。虽然有些关注我的网友劝我写篇文章发点议论,不过我在这些琐事上一贯比较隔膜,不想多嘴。再说王小东先生的的文章已经说得很透彻了,再发表议论也是重复劳动,不会有什么新意。

不料刚过一天,就发现了一篇妙文──《在中国犯法撒野似有幕后黑手,建议国安部细查外国流氓的背景》。其内容是针对王小东先生的文章上纲上线,不仅恶意诬蔑王小东先生“鼓吹仇美思想,挑拨中美关系,攻击我国政府的对外政策。”而且把中国的民族主义者批评美国流氓非礼中国妇女的言论与纳粹德国策划德国国会纵火案以嫁祸于共产党人,借机大开杀戒清除异己的行为进行类比。任意想象,胡乱比附,亲美爱美之心天日可鉴。只是这种阴险动机与拙劣手法令人觉得又气愤又好笑。

中国各级政府和人民一贯囿于传统美德,厚待远方的来客,不分贫富贵贱把他们都当作了重要人物来接待。其实都是一些厚往薄来和修仁义以来远人的善意动机。常常是自己人不能够享受的待遇,就优惠提供给他们。根据西方心理学的研究,一个人在受到特殊的敬意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注意自己的身份与言行,使之表现得比平时更好一点。没想到这个美国流氓不识抬举,给美国人民丢了脸,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影响了中美人民的友好关系。站在亲美爱美的立场上,也应该对此加以谴责。

不过这些“自己国家的外国人”最大的本事就是自命中立,在中美两国间搞等距离外交。老是说别人心态不正,其实自己更加没有平常心。投鼠忌器,爱屋及乌。美国什么都是好的,连美国的流氓都是好的,干了坏事都不能教训一顿。身居中华,心向北美,唯财是亲,唯美是对。对于任何敢于对美国有不敬之词的人士,扣帽子,打棍子,泼脏水,挖陷阱,什么下流的勾当都能够使出来。

这些唯理主义兼唯美主义者,把某些民族主义者出于一时气愤之下的发表的情绪化的言论抓住不放,上纲上线为恐怖分子或者是纳粹分子。自己是心安理得,冷静客观地发表标准学术性的卖国言论。还不准别人挑错,否则便是钳制言论自由。只看见他人眼中的刺,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责人以苛而至于酷,责己以宽而至于无。真是“颠不喇的见了万千,似这般可憎汉的嘴儿罕曾见”。

在他们的眼里,中国人爱自己的国家就叫狭隘的、极端的民族主义,美国人偏向自己的国家就叫世界主义和人道主义。这种双重标准分明就是明目张胆的歧视,恰恰就是违背他们所崇尚的个人主义和世界主义一视同仁的原则的。从以法治国的角度出发,在一切破坏中国人民基本人权与侮辱中国人民人格尊严的案件中,我国政府对国人与外人应该一视同仁。不管是国产的权贵和流氓,还是进口的权贵和流氓都应该遵照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在中国的土地上接受法律的审判与制裁。

一切关心我们伟大祖国的前途和命运的爱国者都知道,我们的祖国现在还很落后,很多事情没有办好,因此很多热爱她和关心她的人们有些失望与焦躁。但这决不是仇视自己国家的理由,更不能自暴自弃,指望外国政客来对中国指手画脚,纵容外国流氓到中国来撒野。有一句深受亲美爱美人士欣赏的美国海军学校的格言是这样说的──“我的祖国!希望她将永远正确。然而,是对是错,她仍是我的祖国。”不过,这句话我是希望针对我们的祖国──中国的,而决不会用在美国身上。

那些强盗、流氓与骗子民族曾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大搞种族清洗,殖民扩张,贩毒贩奴兼自相残杀,最大规模地破坏全世界人民的人权。经过了几百年的遮掩修炼,终于可以扮演“人权卫士”这个光荣神圣的角色了。令我们羡慕不已。当然,在上帝面前每一个人,每一个民族与每一个国家都是平等的。因此,这个几百年的时间,我们也应该坚决为我们伟大的祖国争取到。任何国家也无权要我们做出让步!我们也应该有足够的耐心与信心。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争取中国人民权利、幸福与尊严,要实现国家伟大与民族复兴的目标,全靠我们自己而不是美国的“人权卫士”!

当然那些人也是爱国的,只不过他们爱的不一定是自己的祖国,而一定是那个最强大最富裕的国家。当然那些人也排外,但是他们排斥的是那些贫穷落后的民族,而决不会是那些高贵富有的白种人。那些人在以各种恶毒的语言发泄对祖先与同胞的蔑视与愤恨的同时,一想起一个半世纪前,那些亚当·斯密思想商宣队与军宣队忍受了恶劣的条件,不远万里到中国来送物质与精神的鸦片烟,这些人就热泪盈眶,柔情满怀──这些勇敢坚强、胆大心细的自由战士们有没有晕船啊?有没有呕吐啊?有没有水土不服啊?做生意有没有亏本啊?船上一个女人都没有,忍受了性饥渴,有没有年轻漂亮的女人来安慰他们啊?可别变成境遇性同性恋了!那些野蛮落后的民族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落后就要挨打,不必讲客气。应该用先进与科学的手段狠狠地教训他们,把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真理灌输进他们的脑子里,叫他们永不忘记,终生受用!

说到底,那些人什么高尚情操与正义理想也没有。他们仅仅就是埋怨自己的祖先们当年为什么在一切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不去杀人越货,殖民扩张,好让自己可以享受祖先余泽,仗势欺人,到别的国家去作威作福。其实既然有这种自我中心主义的想法,那么,临池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就从现在做起,就从自己做起吧!就去“对内民主,对外扩张”吧!好让自己的子孙们在将来夸耀与敬仰自己。只恨自己一身克服不了的毛病,想立又立不起来,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崇洋媚外,趋炎附势最有效率,最方便,最保险。一劳永逸,一本万利,何乐而不为之?

这种逆向型、自虐型的种族主义偏见痼疾已深,改也难。

写于2002年3月15日夜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