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中国二等公民》:农民地权有多大?

【博讯3月16日消息】   白沙洲

  中国农民对土地的爱恋是怎么说也不过分的,他们把土地当作命根子。但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农民对土地的感情却越来越疏远。他们对土地粗放耕作,弃耕、甚至造成大量良田荒芜。《人民日报》一位记者在湖北省广水市发现,这个市杨寨镇刘畈村的个别村民小组有一半以上农户举家离开农村,数年不归。他们的责任田有的被其他农户以低价承包,有的乾脆抛荒。(1)

  从人民公社到家庭承包责任制,中国农村改革了什么?把土地承包给农民耕种,这是共产党最为自豪的仁政。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陈锡文把家庭承包经营看作是农村改革「伟大成就」之一。

  (2)原中央政研室农村工作研究组的霍泛说:「在我过去四十年的农村工作中,前後两次真正看到党的政策发动了农民。一次是1942年在太行区黎城县的减租减息和退押运动(我当时任该县县委书记)……第二次,就是这次建立家庭联产承包制。」(3)

  与人民公社时期的土地集体所有制比较起来,今天的农村土地制度虽然仍然叫集体所有制,但集体所有制的所有权与使用权被分割了,国家承认了农民以家庭承包形式获得土地使用权。因此,由承包权产生的土地使用权是农民在农村改革之後获得的一项新的权利。

  农民的这个新权利出於一种什么状态呢?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位研究人员说「近年农民信访中,约半数涉及土地承包权被侵犯问题。」(4)

  侵犯土地承包权的最严重情况是一些地方自己制定土政策,拒不执行土地承包权制度。「八十年代中期以来,为了解决所谓的家庭承包责任制下的『规模不经济』、『土地分割零碎』、『狭小的土地与现代化生产不适应』等矛盾的现实行动,某些地方以集体名义开始搞『归大堆』、统一经营。个别地方在试办『合作农场』时,实行责任田反租,一度引起农户『闻合色变』。(5)

  侵犯农民土地承包权的最普遍形式是不尊重土地承包关系,视承包合同为废纸一张。一些地方可以根据「村规民约」或「村民代表大会」的决议剥夺农民的土地承包权。(6)在一些地方则可以根据村党支部书记的一句话中止土地承包合同。山西孝义市贺岭村党支部书记王清礼就是这 干的。(7)

  中央说土地承包15年不变、30年不变,但在农村,「普遍是3~5年调整一次,少数村甚至年年有调整。由於土地变动较多,农民缺乏稳定感」(8)据调查,从1978年以来,农民承包的土地已经平均调整3.01次,至少有超过60%的村庄和60%的农户经历过土地调整。

  (9)一项对浙江、河南、吉林、江西8县800人的调查显示:尽管中央政府有延续承包期30年的规定,但到1996年底,虽然超过一半的村子重新调整了土地,但只有20%的村子按照政府的指令签定了30年的合同,其他大部分只签10-15年,甚至更短。(10)

  缩小土地承包面积,随意扩大机动田,这是另外一种侵权形式。党国印的一篇文章指出:农村的权势阶层「弱化承包权,强化所有权」、「热衷於搞双田制、机动田」。据中央政策研究室和农业部的抽样调查,14,625个村庄中有23.8%留有机动田,平均每村达23.8%,大大超过农业部5%的规定。(11)

  农民的土地使用权当然地包含农民的土地经营权,但这项权利是最脆弱的地权之一。在农村,比较普遍的问题是,政府当局行政手段指定农民或农业组织必须种植某一作物,在播种面积、农产品销售数量和品种上定指标,定任务,要求农民将生产的农产品出售给指定部门。例如,湖北盐官地区的一些乡镇,在蚕茧收购季节出动乡镇全体干部,「封锁」乡镇范围内的所有路口,阻止农民把家里生产的蚕茧卖到其他地方。农民挑著蚕茧到处跑。(12)

  在中原某乡,当地政府居然租用4部拖拉机强行将一个村的56亩已经抽穗扬花的小麦犁掉,强迫农民种烟。1986年,这个乡强迫农民种葡萄,结果收获时,几分钱一斤也卖不出去,1990年为了接待上级参观,这个乡又强迫农民沿乡公路100米搞麦田套采,结果没有实效。1993年强迫农民种「红富士」,结果种出来的象鸡蛋黄那么大,3毛钱一斤没人要。1994年又强迫农民种槲桑,结果第二年蚕茧大跌价,农民只好将其刨掉。1996年,小麦已经种上了,乡政府又强迫农民将公路两边的麦子改成大蒜,结果最後6分钱一斤也没有人要。1998年,当地烟叶严重积压,又发生了强迫农民种烟叶的事情。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白沙洲:农民种田不如当囚徒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十亿农民的呐喊:天啊!这就是我的祖国?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九亿农民还要忍受隔离和歧视多久?
  • 可怜可怜中国的农民!(上部)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胡锦涛说大陆需要调整农村结构增加农民收入
  • 朱镕基《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扩大内需和增加农民收入
  • 中国入世后农民何去何从( 3 )
  • 中国入世后农民何去何从( 2 )
  • 去年7800万农民外出打工
  • 入世冲击浮现 东北农民垂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